鬼故事电台网 > 真实鬼故事 > 农村真实鬼故事>名碑刘老头(一)起源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名碑刘老头(一)起源_农村真实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1970-01-01【农村真实鬼故事】试试听鬼故事吧

简介:一人一碑半余生................... 在讲故事前,我要先给大家道个歉,因为上篇文章《鬼席》里面,中间有段介绍刻碑人刘老头的事情,我错把刘字打成了张字,第二天回顾文章的时候才...

一人一碑半余生...................

       在讲故事前,我要先给大家道个歉,因为上篇文章《鬼席》里面,中间有段介绍刻碑人刘老头的事情,我错把刘字打成了“张”字,第二天回顾文章的时候才发现打错字了,还望大家见谅…….

       这次的故事主要就是讲讲关于刻碑人刘老头生前的故事,我也是从村里人口中了解到他的生前事迹,毕竟我才小学的时候刘老头就去世了,所以我自己对他的了解并没有什么,这其中也会表明一些因果关系(能够说明为什么我表弟会遇到这样的事)。

        记得那是很多年前七月的一天村里面来了个姓刘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瘦瘦的,一头短发,一双草鞋。刚进村的时候听大人们说这个人以前不知道犯了啥错做过劳改,后来期限到了就放出来了。一开始村里人和他还有点生疏,后面渐渐熟了都管他叫老刘,起初老刘在我们村里并不会做啥,说种地吧又没牛,给人帮忙背水泥修房子又没多大的力气,这种无所事事的状况持续了有一年。在来到我们村的第二年,村里有户姓李的人家老人去世了,就住在老刘的隔壁,而老刘也自然的去帮李家人办理白事,这家人特别的穷,甚至给老人立碑的钱都没有,买棺材钱都还是那东西佘的,而且家里就老李唯一一个男人手又是残疾的,这父子两相老婆接口说:“这事也不能全怪你,有些地方也怨我。”依为命过了大半辈子,现在就剩老李自己一个人了,老刘看了这情况,也是于心不忍,他想帮忙但又没钱,正当老李发愁的时候,老刘说:“要是不嫌弃,能不能让我试试帮老人立个碑?虽然我不是专业的,但以前做劳改的时候搞过石匠手艺。”男人听了想了想也就答应了,毕竟现在他们没其他办法。

        老刘当晚天黑就立即去后山寻石头,我们后山本身就有人开采石头矿石啥的,所以我们这里石头是最不缺的,但白天村里人一般不敢去那里张望,毕竟万一被人误会还以为是偷矿的,老刘趁着天黑挑了一块好的石头,顺势搬上找人借来的斗车里,推着斗车就回到了家中。到家后他开始愁了起来:这么大块石头,我一个人得凿到啥时候才能完事,而且人还有几天就下葬了,总不能等个月后再给人立碑吧。他正发愁的的时候突然想到我们村长家里有台切割机,要是能用着切割机,要不了几天就能完成。于是他拿着自己唯一生活吃的米和面去了村长家,村长听了他说的,也没有拒绝借切割机,只是这东西贵重的很,一旦丢了或者坏了那可是老刘赔不起的。于是村长就给老刘写了个借条,大致意思就是:东西借给老刘,一旦坏掉或者丢了,需要老刘把自己搭的木头房子给他们。老刘看了一下这借条顿时一肚子火,那房子虽说没啥价值,但那可是他劳改之前的积蓄搭起来的,也是他唯一的落脚处,村长写出这样的条件无疑就是要他连安身之处都没有。老刘没有答应,提着米和面回到了家。

        由于没能借到切割机,老刘第二天只能开始手动开凿,干到中午吃饭时老李来了,看着老刘这么一点点凿也不是个事儿,他提议还是去借村长的切割机,大不了以他的名义去借,而借条上也写他的名字。老刘再三劝阻,但最终还是拗不过老李的,因为以老李的话来说:他们父子俩相依为命了大半辈子,母亲走的早,自己又没娶家而且又是残疾啥活儿也干不了,老头子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真不容易,生前没能让他享福,现在人都走了,要是连个像样的坟堆都做不好的话,他也就没脸活着了,留着这房子又有啥用。老刘听完他说这话,叹了口气也没说啥,收拾了一下便跟老李一同前往村长家里。

       这次到了村长家里后顺利的借到了切割机,当然还是写了借条按了手印,不过这次是以老李家的房子作抵押的。有了器具回去后老刘连夜赶工刻碑,期间老李也是时常过来陪老刘唠嗑,还送给老刘了一晚鸡蛋。一直到第六天,这碑总算刻好了,而且老刘还学着别的有钱人家的石碑那样给刻了花。老刘看着自己第一次帮别人完成的作品,觉得很满意,便叫老李过来商量立碑的时间(这里给大家说明一下,虽说老人已经下葬了有三天了但这并不影响立碑,因为在我们这里有个说法就是,人死后下葬只要招魂幡跟着的,就没啥问题,立碑是后事,在我们这里一般没人当时下葬就立马立碑的,有两个原因:其一,下葬当天同时立碑的话这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人才走还没过头七,而石碑是用来已故时日已久的。其二,立碑的吉日和下葬的吉日是相冲的,这两者的最佳时间没在同一天,就跟我们给新车上牌照一样,有时候我们也会选个好日子。)  按照老黄历选好时间后,两人便决定在下个月中旬后立碑,老李这下总算是解决掉了心结,老刘也从帮助他人的事里面获得了更多的信任。

       中午两个人一起吃了顿饭便拿着切割机准备还给村长,可当切割机归还时,村长却提出要先通电试试看看还是不是好的,老刘和老李两人自然没有多想,毕竟归还东西之前两人都试过没问题。村长叫两人先等一下,他先把切割机拿去擦一下,免得灰尘太多了。不一会儿村长就提着切割机在两个人面前通电试了起来,可奇怪的是插上电切割机并没有反应,老刘有点着急说:“村长,你家里不会断电了吧?”村长回答说:“不应该的,我家里电一年都不会断的,怎么会没反应呢?难道坏了?”一听这话,老李急了起来:“怎么可能坏掉!我们来之前还试过没问题的,怎么会到你这里就坏了?”村长打着笑脸说道:“你们别急,我也没有说是你们弄坏了的,我叫个懂这个的人来看看就知道了。”说完他便朝房子叫了两声人名,一个穿着打扮比较有文化的人走了出来,这时村长开口说道:“这时我们村的知青,他懂这个东西,让他看看,如果不是你们弄坏的,那我肯定不会故意为难你们。但如果检查出来是你们的原因导致坏了,那就不好意思了,就别怪我这个村长不近人情了啊,毕竟我们有借条协议在先的。”

         说完,这个知青便开始盘弄切割机,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知青开口说道:“这是因为长时间操作不停歇导致的机器发烫烧坏了,你们是不是一直不停的使用了?”老刘和老李听完立马开口道:“我们实际就用了三天,后面就偶尔用了一下,怎么可能是我搞坏的!”村长此时也说话了:“老李老刘啊,也不是我想责怪你们,这机器本身就挺贵的,村里面大家都知道一个村子就这一台切割机,你们现在搞坏了,以后村里要是有谁要借用,要我怎么帮大家伙啊。”;老刘一听,便上前跟村长和知青理论起来,动静很快就传到了村里其他人的耳朵里,很多人都跑来凑热闹。老李见状闷头想了一会儿便说道:“这样吧,东西我们搞坏了,按照借条上的约定,房子归你了,行了吧?但我有个条件,就是等我给我父亲立完碑再给你房子。”村长听完这话叹了口气:”唉,你说的我都答应,老李啊,也不是我想为难你,毕竟东西大家都要用,现在东西坏了,A:“都已经一个月了,还是什么也不和我说。”大家都用不了了,我只能按照约定把你的房子收了,然后再用房子换台新机器。”老李默不吭声,老刘想上去再争论却被老李拉住说算了,两个人就这样在村里人的眼光中离开。两人回到家里后,老刘直接找到老李要把自己的房子给老李,但被老李拒绝了,老李说:“我在这村里,也没啥关系,别人都觉得我是个窝囊废,连半个白事都没人来帮忙,只有你愿意帮我,就这一点,一个房子没了又怎样,你帮我完成了最大的心愿,别说房子了,我这辈子都觉得值了。”老刘听完这话突然老泪纵横,他一个外人来这里一年也是受尽了排挤,能站住脚活下去已经是不容易了,连现在住的这块地都是他花了大半辈子积蓄买的,而且还是村里最差的地,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关系好的人能跟自己合得来,结果却把别人家给搞没了,老刘想到这里就自然流泪不止。

         时间很快到了立碑的那天,老刘天没亮就推着装有石碑的斗车跟老李一同前往坟前。就在两人刚要刨坑立碑的时候,老李跟老刘说:“老刘,我想跟我家老头子说说话,毕竟都一起走了大半辈子了,我就唠嗑两句,完了我叫你。”老刘听完自然明白啥意思,他便离开去附近的地方歇着。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老刘还没收到老李的回复,他便想走近看看什么情况,毕竟这森山老林的,老李本身手就不好,万一再遇到个啥。可当老刘走近时竟然发现老刘此时正躺在地上,身体周围到处是血,鲜血甚至已经染到了石碑上面,而老李的肚子上也多出了个血洞。老刘急忙跑过去抱起老李嘶吼着:“老李!老李!你这是啥情况!刚刚还好好的!你咋突然就成这样了?”老李此时已经是浑身是血,面色苍白如纸,此时的老李感觉和死人没什么区别,老刘正悲愤的斯叫中,看到老李身旁有张白纸,老刘便连忙拿了起来,上面用铅笔写满了字,大致内容是:“老刘啊,我这辈子没啥朋友,就我把事情的原委和他一说,他呵呵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不就丢钱包吗,多大点事儿啊,爸爸的钱包里,肯定没多少钱……”你这么一个朋友,我跟你说个心里话吧,其实我知道那切割机不是你弄坏的,村长他的目的也不是要我的 房子,而是要我的房子里面藏着的东西,所以我只要活着一天迟早会被他们这帮人逼死,与其被他们逼上绝路,我还不如自己走个痛快。你知道为啥我母亲走的早么?就是因为我父亲学了这东西犯了五弊三缺里的一种,一辈子都不会女人陪伴终身,即使生下我,母亲也是没多久就离开人世了。而我这手残疾也是偷学那东西的惩罚,这个东西学好是有好处,但注定会犯五弊三缺之一,我不想让这个东西落在别人手里,怕万一会到处散播或者成为祸害,但我相信你的为人,也相信你会心怀善念对他人,那东西就被我放在我父亲的下葬的棺材里,我本以为找不到合适的人就想这东西永远归土算了,但我还是希望有人能善用,你去拿吧,一定不要让任何认知道,收藏好。”

          老刘看到这里已是哭的稀里哗啦,他抱着已经冰冷了的老李泣不成声,连续两天没回去休息,在老李父亲的旁边挖了个新坑,把老李放了进去,然后又取出了那个东西,原来是三本书,他也多少听说过这个东西的厉害,但他心不贪,只拿了一本,其他两本重新放回了棺材了,最后又做好恢复工作后给老李父亲立好碑便回到了家。

          老刘回到家后看到村长他们果然在老李的房子里面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边找还边骂。老刘没有理会,他回家第一件事情并不是急着拿起那本书看,而是连夜手工一点点的刻着老李的石碑,刻好后又给老李的坟立上了碑。

           但给老李的坟立好碑没到一年,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村长竟然疯了,据村里人相传的是有天村长去别人家里喝喜酒,在路过老李的坟堆前看见老李靠在那石碑前手里捧着一堆金元宝,村长看了眼睛立马发光,上去就要抢,结果一把抓上去抓到的不是金元宝是个断了的手臂,他吓的连滚带爬跑回家,回到家后啥事也不干,连拉屎拉尿都是在床上,从此疯疯癫癫生活不能自理,每天嘴里就重复一句话:你的手不是弄的,你的手不是我弄的……………….

          ^_^一直以来感谢大家的支持,刘老头这个篇章总共会分为3部分来讲,所以请大家多多支持,此部分为刘老头的起源,文章里面有很多隐藏的因果关系不知道大家看明白没,欢迎大家前来观看和讨论,再次谢谢大家!

本故事的标题是名碑刘老头(一)起源;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农村真实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