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4awbnqbf'></small><noframes id='upmrk1ml'>

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灵异真实事件>科幻故事片段(科幻故事片段100字)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科幻故事片段(科幻故事片段100字)_灵异真实事件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7-09 16:28:05阅读 本文有6645个文字,大小约为30KB,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简介:1.作文编写科幻故事怎么写啊豆豆小心翼翼地按下黑色按钮,作文机里马上传出一个声音:“请告诉我题目”豆豆对着作文机说:“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作文机绿灯亮了,里面嗡嗡...

1.作文编写科幻故事怎么写啊

豆豆小心翼翼地按下黑色按钮,作文机里马上传出一个声音:“请告诉我题目”豆豆对着作文机说:“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作文机绿灯亮了,里面嗡嗡响着。豆豆想,嗯,这一定是机器在帮我写作文了。忽然,作文机里又传出一个声音:“现在请你告诉我,你的爸爸身高多少厘米?体重多少公斤?眼睛有几寸?眉毛是什么形状?鼻梁有多高?两个鼻孔间隔多少?两只耳朵有多大?头发的颜色?数量?皮肤是什么颜色?胡须有多少?……”

科幻故事片段(科幻故事片段100字)

2.编写科幻故事的作文怎么写啊?

??作文机绿灯亮了,里面嗡嗡响着。豆豆想,嗯,这一定是机器在帮我写作文了。忽然,作文机里又传出一个声音:“现在请你告诉我,你的爸爸身高多少厘米?体重多少公斤?眼睛有几寸?眉毛是什么形状?鼻梁有多高?两个鼻孔间隔多少?两只耳朵有多大?头发的颜色?数量?皮肤是什么颜色?

3.科幻故事的精彩片段【资料】

当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在沉思时

响起了敲门声《天使时代》片段:

对桑比亚国的攻击即将开始。

执行“第一伦理”行动的三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到达非洲沿海已十多天了,这支舰队以林肯号航母战斗群为核心展开在海面上,如同大西洋上一盘威严的棋局。

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舰队的探照灯集中照亮了林肯号的飞行甲板,那里整齐地站列着上千名陆战队员和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站在队列最前面的是“第一伦理”行动的最高指挥官菲利克斯将军和林肯号的舰长布莱尔将军,前者身材欣长,一派学者风度,后者粗壮强悍,是一名典型的老水兵。在蒸汽弹射器的起点,面对队列站着一位身着黑色教袍的的随军牧师,他手捧《圣经》,诵起了为这次远征而作的祷词:

“全能的主,我们来自文明的世界,一路上,我们看到了您是如何主宰大地、天空和海洋,以及这世界上的万物生灵,组成我们的每一个细胞都渗透着您的威严。现在,有魔鬼在这遥远的大陆上出现,企图取代您神圣的至高无上的权威,用它那肮脏的手拨动生命之弦。请赐予我们正义的利剑,扫除恶魔,以维护您的尊严与荣耀,阿门――”

他的声音在带有非洲大陆土腥味的海风中回荡,令所有的人沉浸在一种比脚下的大海更为深广的庄严与神圣感之中,在上空纷纷飞过的巡航导弹火流星般的光芒中,他们都躬下身来,用发自灵魂的虔诚和道:“阿门――”

主席站起身,试图使美国代表平静下来,然后转向依塔,眼里含着悲愤的泪水说:“博士,您和您的国家可以违反联合国生物安全条约的最高禁令,对人类基因进行重新编程,但你们不该如此猖狂,竟到这个神圣的地方来向全人类的脸上泼粪!你们违反了第一伦理,你们抽掉了人类文明的基石!”

自人类基因组测序完成以后,人们就知道飞速发展的分子生物学带来的危机迟早会出现,联合国生物安全理事会就是为了预防这种危机而成立的。生物安理会是与已有的安理会具有同等权威的机构,它审查全世界生物学的所有重大研究课题,以确定这项研究是否合法,并进而投票决定是否终止它。

今天将召开生物安理会第119次例会,接受桑比亚国的申请,审查该国提交的一项基因工程的成果。按照惯例,申请国在申请时并不提及成果的内容,只在会议开始后才公布。这就带来一个问题:许多由小国提交的成果在会议一开始就发现根本达不到审查的等级。但各成员国的代表们都不敢轻视这个非洲最贫穷的国度提交的东西,因为这项研究是由诺贝尔奖获得者,基因软件工程学的创始人依塔博士做出的。

依塔博士走了进来,这位年过五十的黑人穿着桑比亚的民族服饰,那实际上就是一大块厚实的披布,他骨瘦如柴的身躯似乎连这块布的重量都经不起,像一根老树枝似的被压弯了。他更深地躬着腰,缓缓向圆桌的各个方向鞠躬,他的眼睛始终看着地面,动作慢地令人难以忍受,使这个过程持续了很长时间。印度代表低声地问旁边的美国代表:“您觉得他像谁?”美国代表说:“一个老佣人。”印度代表摇摇头,美国代表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依塔,“你是说……像甘地?哦,是的,真像。”

本届生物安理会轮值国主席站起来宣布会议开始,他请依塔在身旁就座后说:“依塔博士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人,虽然近年来深居简出,但科学界仍然没有忘记他。不过按惯例,我们还是对他进行一个简单的介绍。博士是桑比亚人,在三十二年前于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4b893e5b19e31333264626562麻省理工学院获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而后回到祖国从事软件研究,但在十年后,突然转向分子生物学领域,并取得了众所周知的成就。”他转向依塔问,“博士,我有个问题,纯粹是出于好奇:您离开软件科学转向分子生物学,除了预见到软件工程学与基因工程的奇妙结合外,是不是还有另一层原因:对计算机技术能够给您的祖国带来的利益感到失望?”

“计算机是穷人的假上帝。”依塔缓缓地说,这是他进来后第一次开口。

“可以理解,虽然当时桑比亚政府在首都这样的大城市极力推行信息化,但这个国家的大部分地区还没有用上电。”

当分子生物学对生物大分子的操纵和解析技术达到一定高度时,这门学科就面对着它的终极目标:通过对基因的重新组合改变生物的性状,直到创造新生物。这时,这门科学将发生深刻变化,将由操纵巨量的分子变为操纵巨量的信息,这对于与数学仍有一定距离的传统分子生物学来说是极其困难的。直接操纵四种碱基来对基因进行编码,使其产生预期的生物体,就如同用0和1直接编程产生WINDOWS XP一样不可想象。依塔最早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他深刻地揭示出了基因工程和软件工程共同的本质,把基础已经相当雄厚的软件工程学应用到分子生物学中。他首先发明了用于基因编程的宏汇编语言,接着创造了面向过程的基因高级编程语言,被称为“生命BASIC”;当面向对象的基因高级语言“伊甸园++”出现时,人类真的拥有了一双上帝之手。一个盲人摸索着来到一所实验室,这里的医生曾答应免费为他治疗失明。自从失明那天起他就一直盼望着能重见天日,可在此之前,他所有的钱都被另一个自称能治好他眼睛的骗子医生骗走了。

这里的医生热情地接待了他,并保证为他免费治疗,只是请求他先与自己合作做一个小小的实验。盲人虽然愉快地答应了,但他还是感到奇怪,医生能和他一个瞎子合作什么呢?“您现在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医生解释说,“但通过这个实验,您就可以看见电线里的电流和空间里的电波,也就是说能看见电子的运动。”“这不可能!”盲人不相信医生的话。“当然能!”医生坚持道,“咱们身上的每个器官对外界的刺激都会有反应,比如在耳边敲一下东西,您就能听见声音;而无意中碰到眼睛,您就会‘眼冒金星’。现在我设计了一个小小的电子仪器,只要把它用导线和连接眼睛的神经连起来,你就能通过它对电子产生反应并看见电子的运动了。”

盲人半信半疑地同意参加实验。于是医生在他的眼睛上蒙上绷带,然后接好自己设计的仪器。盲人开始向医生讲述他所“看见”的情景:“四周一片漆黑!黑得像半夜,深得像深渊,什么都看不见。不过等一会儿……我看见了!看见了!”盲人突然大喊起来。

“你看见什么了?”医生激动地问他。

“我看见许多光点,像波浪一样有节奏地运动,而且光线有长有短。”

“这可能是发报机发出的电波。”医生猜测道。

“我还看见许多亮点和亮线,有斑点、圆点,还有弧线、圆圈,许多亮光横穿而过,互相贯穿过去,融合在一起,然后又分开流走……一个由光组成的网,上面布满了光的花纹!”

“太好了,您只要慢慢习惯,就能分辨出各种不同的电流。”

“对,现在到处都充满了光亮,有强有弱,有深有浅,还有各种颜色,浅蓝的、粉红的、淡绿的、深紫的……左边有个发光的大亮点,浅蓝色光线就是从它那里射出来的!它就像一个大蓝苹果,又像一个蓝色的小太阳……”

“天哪,您看见了门上的圆球把手!”医生惊呼起来。

“我没看见什么门把手,我看见的只是光点和从它身上发出的蓝光。大概是太阳把那上面的电子激发出来了吧?”

“对,一定是这样!”医生兴奋极了,“那您能看见电灯在哪里吗?”

“我不但能看见电灯,还能看见沿着天花板悬挂的电线,电流在里面流动……哈,墙角那里可有点漏电,您最好找个电工修理一下。”盲人兴奋地到处“看”,“窗外有许多用电线连起来的房子,电线交错,到处是灯!”

医生高兴地走过来,“那您能看到我吗?”

“当然能啦!看呀,这是您的头,而这是心脏。”盲人边用手摸边说道,“您的脑袋里发出柔和的淡紫色光,您思考的时候它们运动的速度就变快。而当你激动时,心脏里就像燃起了炽烈的火焰。”

“难怪!”医生表示理解,“人体里到处都进行着化学反应,您看到的是生物电!而人的心脏,特别是大脑,肯定就像发电机一样!”

接着医生开车带盲人去“观赏”街景,盲人感到眼花缭乱。只要哪有电流,在盲人“眼”里就成了光。街道两旁的高层建筑非常有趣,盲人虽然看不见它们的墙壁,却能看见许多由闪光的电线和电话线组成的明亮“笼子”,就好像摩天大厦的骨骼一样。最令人惊奇的是电车,盲人觉得它就像中国神话里的风火轮一样,一边前进一边抛出一束束像火星似的电子团,而悬挂在街道上空电线上的电车天线就像被熔化了一样,把周围的街道照得一片火红。顺着电线“看”去,在城市的边缘,盲人看见一片火的烈焰和光的瀑布,原来那里是一个发电站。发电站里安装着巨大的发电机,所有的火焰瀑布都是从那里流出来的。而抬头看去,则能看见天空中充满了无线电波发出的闪耀亮光,从城市上空一直到星空,天地好像连成了一片,组成了壮观的光的河流——这是宇宙中的电波!盲人长叹一声:“为了看到这些美丽的景象,肯定有不少科学家宁愿弄瞎自己的双眼!”

医生的发明引起了轰动,所有报纸都刊登了这条消息。盲人也接到了许多邀请:军事机关请他破译外国的电报,因为他根据光线的长短直接就能明白它们的意思;电气公司请他去检查地下电缆的漏电情况;……最后盲人接受了电力公司的请求,到那里的科学实验室做一个活仪器,检测各种试验62616964757a686964616fe59b9ee7ad9431333264626561。盲人开始了他的工作,每天在实验室里观察各种光电现象,然后由助手记录下来。由于他的帮助,科学家们解决了许多以前很难解决的问题,因此付给了他非常丰富的报酬。可盲人并不满足,他多么希望具有正常的视力啊!医生劝他再考虑考虑,不要轻易丢掉自己这么优越的能力,可盲人还是坚持这一要求。“我想有正常的视力,做一个正常人,不愿再当一个活仪器了。”盲人最幸福的日子终于到了,医生为他动了手术!他看见了医生苍老的面孔和护士冷淡的表情,看见了玻璃上的脏雨点和窗外的枯树叶,还看见了秋天那特有的铅灰色天空。看来大自然并没有用更加愉快的颜色来欢迎他,但是这并不要紧,因为既然已经有了眼睛,早晚能找到一切美丽的色彩!

4.科幻小说精彩片段

5.群星,我的归宿》最后一章。

第十六章

在普莱斯坦的星法院办公室里,福伊尔的神志开始清醒过来。他意识到,他已深陷绝境,面临生死的抉择。但是,他没理会周围的敌人,细细地察看着刻在机器人招待员脸上的那丝永不消失的微笑,典型的爱尔兰式的微笑。

“谢谢,”福伊尔说。

“先生,不用谢,”机器人答道,并等待着下一句问话。

“好天气啊,”福伊尔说。

“总有一个天气好的地方,先生,”机器人微笑着说。

“天气糟透了,”福伊尔说。

“总有一个天气好的地方,先生,”机器人说。

“天气,”福伊尔说。

“总有一个天气好的地方,先生,”机器人说。

福伊尔转过身来,指着机器人,对他的敌人说,“这就是我。这也就是我们大家。我们常会喋喋不休地谈论什么自由意志,然而,我们只不过按指定的规则作一些机械的反应。所以我来了,来到这个地方,等待着作出反应。你们按按键钮,我就会跳起来的。”他模仿机器人的录音说,“我很乐意效劳,先生。”突然,他挖苦地问,“你们想要什么?”

周围的人各个居心叵测,人人显得忐忑不安。虽然福伊尔遍体烧伤,筋疲力尽,面临责罚;但是,他控制着所有的人。

“如果我不配合,你们会把我吊死,拖死,让我五马分尸,在地狱里受尽折磨。我知道,你们会拿这些话来威胁我。好吧,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我要我的财产,”普莱斯坦说完,冷冷地笑了一笑。

“18磅普尔,是的,你出多少价?”

“先生,我分文不给。我要夺回我自己的东西。”

尤维尔和达根汉刚想开口,被福伊尔止住。“一次按一个键钮,先生们,眼下普莱斯坦企图让我跳起来。”他转身对普莱斯坦说,“按键钮要按很再重一点。说吧,血和钱。”

普莱斯坦咬紧嘴唇。“法律……”他说。

“什么?你威胁我吗?”福伊尔大声笑了起来。“难道我会被吓倒吗?别傻了,除夕那天,你是怎么说的?就照那个样跟我直说吧,普莱斯坦……没有怜悯,没有宽恕,没有虚伪。”

普莱斯坦喘了一口气,他已经不再微笑。“我给你权力,”

他说,“我收养你为我的后代,让你当普莱斯坦企业公司的合伙人,部族首领。我们可以一起拥有整个世界。”

“通过普尔吗?”

“是的。”

“你的出价我记住了,但我不能接受。你会出卖你的女儿吗?”

“奥利维亚?”普莱斯坦说不出话来,他握紧拳头。

“是的,奥利维亚。她在哪儿?”

“你这个畜生,你竟敢……”

“你愿意拿女儿换普尔吗?”

“愿意。”普莱斯坦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清。

福伊尔转向达根汉。“这回轮到你了。说吧,你出什么价?”

“荣耀。我们不能给你金钱和权力,却能够给予你荣誉。格列·福伊尔,使内太空星球免遭毁灭的人。我们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焚毁你的犯罪记录,给你一个英雄称号,保证你留芳百世。”

“不,”杰斯贝拉·麦奎恩厉声插话道,“不要接受他的条件。如果你想当救世主的话,那么,销毁那个秘密吧。千万不要把普尔交给任何人。”

“普尔是什么东西?”

“安静!”达根汉厉声说。

“它是一种热核炸药,只有思想才能使它起爆。”

“什么思想?”

“乞求它起爆的愿望。”

“我要你安静,”达根汉咆哮道。

“如果我们大家在他身上都有一次机会的话,我也要试试我的机会。”

“这可比理想主义更重要。”

“没有什么能比理想主义更重要。”

“福伊尔的秘密,”尤维尔低声说,“我已知道。眼下普尔相对来说并不重要。”他微笑着对福伊尔说,“谢菲尔德的助手在圣帕特里克教堂里偷听到你们的部分谈话。我们了解到一些空间跃飞的情况。”

办公室里突然安静下来。

“空间跃飞,”达根汉大声说,“不可能。你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说话当真。福伊尔的举动表明,空间跃飞不是不可能。他从外太空卫星跃飞60万英里到达‘诺曼’号的残骸上。

我以为,这件事远比普尔重要。我很想先谈谈这个问题。”

“大家都谈了各自的要求,”罗宾·温斯伯丽慢慢地说,“你要什么,格列·福伊尔?”

“谢谢,”福伊尔说,“我想受罚。”

“什么?”

“我想洗清自己的罪过,”他用一种窒息了的声音说,“我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接受惩罚;我想卸下压在我肩头、令我痛苦的十字架……我想做脑白质切除手术;我想——”

“你想逃跑,”达根汉插话道。“你根本逃不出去。”

“我想获释!”

“这不可能,”尤维尔说。“藏在你脑子里的东西价值太大了,不能让你做脑白质切除手术。”

“我们也不会做像犯罪啦,惩罚啦,这样一些简单幼稚的事情,”达根汉补充道。

“不,”罗宾反驳道。“罪恶和宽恕永远不会消失。”

“得和失,罪恶和宽恕,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福伊尔微笑着说。“你们大家都那么肯定,那么简单,那么真诚。唯有我迷惑不解。我们来看看你们到底肯定到什么程度。你会放弃奥利维亚,普莱斯坦?把她交给我,是吗?你会把她交给法庭吗?她是个杀手。”

普莱斯坦竭力要站起来,然而又倒在椅子里。

“宽恕永远不会消失,是吗,罗宾?你会原谅奥利维亚·普莱斯坦吗?她杀死了你的母亲和姐妹。”

罗宾脸色苍白。尤维尔竭力想争辩。

“外太空卫星没有普尔,尤维尔。谢菲尔德暴露了这个秘密。你会拿它对付他们吗?你会把我的名字作为普通咒词……像林奇(用私刑处死人)和博伊科特(联台抵制)一样吗?”

福伊尔转向杰斯贝拉。“你的理想主义能使你回去服完徒刑吗?还有你,达根汉,你会放弃她?让她走吗?”

福伊尔顿了顿,又继续说,“生命极其简单,抉择也很简单,不是吗?我应该尊重普莱斯坦的财产权力?星球战争?杰斯贝拉的理想?达根汉的现实主义?罗宾的良心?按一按键钮,机器人会跳一跳。可是,我不是机器人。我是宇宙的一个怪物……一个会思想的动物。我立意要在这困境中认清方向。我应该把普尔归还给这个世界,让它毁灭自身吗?我应该教会世人怎么跃飞,让我们这些怪物遍布宇宙中的各个星球吗?答案是什么?”

机器人招待相当清楚地回答道,“答案是,应该这么做。”

“什么?”福伊尔吃了一惊。

“答案是,应该这么做。”

“谢谢,”福伊尔说。

“不用谢,先生,”机器人答道,“人首先是社会的一员,其次才是个人。你应该顺从社会行事,不论它选择毁灭还是不毁灭。”

“简直乱七八糟,”达根汉不耐烦地说,“把它关上,普莱斯坦。”

“等等,”福伊尔命令道。他凝视着嵌在钢制机器人脸上的那丝微笑说,“然而,社会可能会是那么地愚蠢,那么地混乱。

你已经目睹我们的谈话了。”

“是的,先生。但是,你必须传授,而不是支配。你必须教育社会。”

“教他们空间跃飞?为什么?为什么要涉足于星球和星系呢?”

“因为你还活着,先生。你倒不如这么问:生命为了什么?不必问,生命就是生活。”

“疯了,”达根汉低声说。

“挺有趣,”尤维尔说。

“但是,生命不仅仅是活着,它的内涵比活着更丰富,”福伊尔对机器人说。

“那么你自己去寻找吧,先生。不能因为你心里有疑虑,就要整个世界停止运转。”

“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向前运转呢?”

“因为你们各不相同。你们不是旅鼠。有一些人必须领路,并希望其余的人跟随前进。”

“谁领路呢?”

“那些强行逼迫大家前进的人。”

“择物。”

“你们都是怪物,先生。你们始终是些怪物。生命本身是个奇怪的东西。它的希望和荣耀也在于此。”

“非常感谢。”

“不用谢,先生。”

“你已完成今天的使命。”

“总有一个天气好的地方,先生,”机器人说。

福伊尔转向其他人说,“它说得对,而你们都错了。我们是什么人?我们能替整个世界作决定吗?让这个世界决定它自己的命运吧。我们是什么人?我们能向世界保密吗?让这个世界知道事情的真相,作出决定吧。到圣帕特里克教堂去。”

他纵身跃飞而去;他们在后面紧追不舍。广场街区仍然被封锁戒严。此刻,一大群人已将整个街区围得水泄不通。许多好奇者不断跃人被警察安上保护性感应场的烟火滚滚的废墟中。他们个个在磁性感应下惹火烧身,哭嚎着逃出去。

尤维尔一个示意,感应场解除。福伊尔穿过滚烫的碎石破瓦,来到15英尺高的大教堂东墙。两个世纪以前,当传统宗教被废除,教徒们被迫转入地下活动的时候,一些虔诚的教徒在教堂里建造了这个秘密的壁龛。金色的十字架仍然闪闪发光。

在十字架底部放着一只小黑箱。

福伊尔一把夺过沉重的保险箱,纵身跃飞100码,跳到面对第5大街的台阶上。他在目瞪口呆的人群面前打开保险箱。

知道内情的特工无不惊恐万状。

“福伊尔!”达根汉大声叫道。

“看在上帝的份上,福伊尔!”尤维尔尖叫道。

福伊尔取出一块一支烟大小的普尔,对众人吼叫道,“普尔,拿着吧。这就是你们的未来。普尔!”他将那块普尔抛入人群中,然后大声说,“旧金山。”

他从路易丝·丹佛飞跃到旧金山,到达俄罗斯避暑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大街上挤满了逛街购物的跃飞者。

“普尔!”福伊尔大声喊道。他的脸涨得通红,他的神情令人震惊。“普尔!这就是危险!这就是死亡!这是给你们的。

让他们告诉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去诺姆!”他对追赶而来的人喊了一声,便又跃飞而去。

中饭时分,福伊尔飞到诺姆。从锯木厂里跃飞出来吃牛排和啤酒的伐木工们都被眼前这位虎脸人惊呆了。福伊尔将一磅重的一块普尔扔给他们,并大声叫道,“普尔!你们听见了吗?你们听着。对我们来说,普尔就是死亡。大家不要瞎猜。

让他们告诉你们这个东西的真相。”

他对紧追而来的达根汉,尤维尔和其他的人说,“东京,帝国宫。”霎时,他消失了。

上午9点,福伊尔到达东京。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高峰期的人流在帝国宫前来回流淌。一位凶狠的武士出现了,武士随即扔出的一小块莫明其妙的金属,以及武士那令人难忘的警告和劝导,都使他们惊讶得目瞪口呆。

福伊尔继续跃飞,曼谷,德里,巴格达,巴黎,伦敦。他在50分钟内,领着他的追击者飞跃地球四分之三的行程,所到之处,人们都被他的出现和规劝所震惊。

最后在伦敦,福伊尔让他们追上他,把他打倒在地,从他手中抢走小黑箱。

“剩下的仍足以发动一场战争,足以导致世界的毁灭……如果你们敢……”

“你知道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吗?你这个该死的杀手,”达根汉大声说。

“当然知道。”

“9磅普尔散发在这个世界上。一个思想,我们就会——不对他们说明真相,我们怎么可能把它们拿回来。看在上帝的份上,尤维尔,把那群人赶走。不要让他们听见我们的谈话。”

“这可不好办呀。”

“那么我们跃飞吧。”

“不,”福伊尔怒吼道,“让他们听听。让他们听清一切。”

“你疯了。这么做等于把一支装有子弹的枪递给孩子们。”

“别像对待孩子一样地对待他们。这样,他们就不会像孩子一样地行事了。”

“你在说些什么?”

“别再对待孩子似地对待他们。向他们解释解释装有实弹的枪。向他们揭示真相。”福伊尔残酷地大笑起来。“我结束了世界上最后一次星法院会议。我已经把最后一个秘密公诸于世。从现在开始,不再有秘密了……不再要告诉孩子们,最好该知道些什么,不要知道些什么。让他们统统长大成人,是时候了。”

“上帝啊,他现在简直疯了。”

“我疯了?我把生和死交还给正在生存和死亡着的人们。

普通人长期受像我们这样一些人的鞭笞和压迫。我们都变成老虎。我们3个人都是老虎。但是,仅仅因为我们有驱使力,就该由我们来替这个世界做出抉择?不,让世界自己做生死抉择吧。为什么定要把责任强加在我们身上?”

“我们不是被强加责任,”尤维尔平静地说。”我们被迫接受一般人都不敢接受的责任。”

“那么别让他退缩,不要再让他把责任和罪恶抛给第一个跑过来强争硬夺的怪物身上。难道我们永远充当这个世界的替罪羊吗?”

“你这个该死的!”达根汉愤怒地说。“难道你还没有意识到人民不可信任吗?他们连什么东西是对自己有利的都搞不太清楚。”

“那么让他们去学习,或者让他们去死,这件事与我们大家都有关系。我们活,活在一起;死,也死在一起。”

“你想在他们的无知中死去吗?你得想想办法,怎么样在不暴露真相的情况下,把那些金属拿回来。”

“不,我相信他们。在我变成老虎之前,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如果他们也能像我一样被踢醒的话,他们会变得不同寻常。”

福伊尔浑身颤抖了一下,突然飞跃到50英尺高的厄洛斯钢像的头顶上,大声地说,“你们这群猪猡。你们笨得像猪。你们非常富有,却节省得要命。你们听见了吗?你们有成千上百万元,却一分一分地花费。你们聪明过人,考虑问题却像傻瓜,你们都有一颗心,却感到空空的。你们每个人都这样……”

他的话在人群中引起一阵阵地嘲笑。但他继续歇斯底里地说,“让你们自己在战争中献身,在困境中思索;在挑战中成为伟人吧。你们这群该死的,懒坐着的蠢猪。我在向你们挑战。

不管是生是死,做个伟人吧。要么让自己进地狱,要么就来找我,格列·福伊尔。我会让你们成为真正的男子汉。我会让你们成为伟人。我会给你们星球。”

他消失了。

他沿着最短的时空线,纵身跃飞到另一个时间和另一个地方。他又跃飞回已与马尾藻行星连为一体的“诺曼”号上。马尾藻行星,占居在火星和木星之间的科学人种的家;那位名叫约瑟夫,将福伊尔刺上虎脸纹,并把莫利娅姑娘许配给他的科学人的家。

他终于又回到“诺曼”号上。

我名叫格列·福伊尔,

地球是我的国家;

我的住所在空间深处,

星球是我的归宿。

莫利娅在“诺曼”号的工具舱里发现福伊尔。他蜷成一团,前眼燃烧着神圣的启悟的火焰。他沉沉地入睡,反省沉思,品味着他所学到的一切。他从沉思中醒过来,飘浮出工具舱。对莫利娅,他视而不见,茫茫然地从这位跪在一旁,心中对他充满敬畏的姑娘身旁漂过。他在空寂的过道上徘徊。然后,返回工具舱,蜷成一团,昏睡过去。

她轻轻地碰了碰他,他一动也不动。她呼唤着刺在他脸上的名字。他没有回答。于是,她转身飞快地跑向行星的内层,跑进被约瑟夫统治着的神圣的处所。

“我的丈夫回来了,”莫利娅说。

“你的丈夫?”

“那个几乎毁了我们的基督。”

约瑟夫的脸愤怒得阴沉下来。

“他在哪儿?带我去见他。”

“你不会伤害他?”

“血债必须血来还。带我去见他。”

约瑟夫跟随她来到“诺曼”号的工具舱里,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福伊尔。惊异慢慢地代替了他脸上的愤怒。他摸了摸福伊尔,对他说话;然而始终没有回答。

“你不能惩罚他,”莫利娅说,“他快死了。”

“不,”约瑟夫静静地说,“他正在做梦。我,一个牧师,知道这些梦。过一会,他会醒过来,向我们述说他的人民,他的思想。”

“然后你就要惩罚他。”

“他已经自罚了。”

他在工具舱外安坐下来。莫利娅跑出弯弯曲曲的走廊。几分钟后,她端着一盆热水和一碟食物回来。她轻轻地替福伊尔洗完澡,把碟子放在他的面前。然后,她走出工具舱,和约瑟夫……和整个世界一起,准备去迎接苏醒。

《群星,我的归宿》作者:[美] 阿尔弗雷德·贝斯特

(本书资料收集于网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三体》中审判号被飞刀切成碎片,《黑暗森林》里灭世之战中水滴毁灭星际舰队、逻辑先生在最后对三体世界发出黑暗森林威慑,《死神永生》里太阳系被二维化。《球状闪电》里宏原子聚变……这些都是极精彩壮阔的画面。

大刘的水平,不逊色于任何一位世界级科幻作家

<small id='w0cu5cy4'></small><noframes id='kls12i7h'>

本故事的标题是科幻故事片段(科幻故事片段100字);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灵异真实事件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small id='vharw7z9'></small><noframes id='21zyloy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