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嫁个北宋公务员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嫁个北宋公务员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4-27 09:07:00阅读 本文有2749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第一章  悲催的穿越 宋小花对着院子里那颗满树金黄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树,再度重重地叹了口气,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身后,立时尘土飞扬。 宋小花本来不叫宋小花,不过叫什么已经...

第一章  悲催的穿越

宋小花对着院子里那颗满树金黄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树,再度重重地叹了口气,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身后,立时尘土飞扬。

宋小花本来不叫宋小花,不过叫什么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她现在只能叫宋小花,一个宋朝的,七品芝麻官的,续弦。

作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她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比自己更加悲催的,反正,她已经自怨自怜了好些天。

好好的睡一觉,没招谁没惹谁,眼睛一闭一睁,莫名其妙就从二十一世纪某个在公司混饭吃的小白领,变成了一千多年前原则上大字都不识几个的小媳妇儿,这也就算了,可居然还是个续弦,还是个小小县令的续弦,而且,还是个穷得掉渣的贫困县的县令。

看看自己现如今洗衣板一样的小身子,想想以前那凹凸有致的喷血身材,宋小花越发觉得悲催起来。

推荐阅读:致命书法

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要钱没钱要男人……基本上可以等同于没有,反正一个穷乡僻壤的芝麻官男人有了还不如没有,这样的人生,要怎么继续下去啊!

“娘亲!”一个脆生生的娃娃音,让宋小花的悲催瞬间到达了顶峰。

靠之!真他妈是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老娘的悲伤!

这宋小花是邻县人士,自小父母双亡由兄嫂一手带大,小家小户小日子过得也还算殷实,半年前定下了一门给‘兄弟县’——北崖县新上任的县令续弦的亲事,一个月前跋山涉水地嫁了过来,路上不慎感染了风寒,自此一病不起,呜呼哀哉的那一刻,某个倒霉蛋稀里糊涂地‘魂穿’了……

这些,是现如今的宋小花通过旁敲侧击家里唯一的‘兼职帮佣’——张婶所得知的。

瞧瞧,人家一穿越不是皇宫就是大宅门,身边杂七杂八的丫头老妈子认都认不过来,她倒好,这些天基本上眼面前能见着的就只有一个看上去大约四十来岁的‘钟点保姆’。就这,还是因为她前段时间病得快要死掉了,那个从未谋面的老公临时请来帮忙照看的。

说起这个,张婶的感恩戴德之情立马溢于言表,谢天谢地谢皇上给北崖县派来了一位如此尽公不顾私的父母官。

而宋小花则翻翻白眼,在肚子里把那个只顾着去指挥什么秋忙而罔顾自己新婚妻子死活的家伙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PART 1 穿越鸟

哇!红廊绿瓦,哇!酒池肉林,谁家这么牛,咸鱼咸肉当作装饰品挂满整个院子,整个屋子可以俗得这么厉害,红绿配成一团。

林无鸟木然地仰视!

“女儿哎……”随着一声凄厉的“女儿哎”,从院落的尽头,滚来一个肥婆,她脸上的粉有城墙厚,腰圆肚肥,每一步踏在地上,都会抖起身上一层又一层的肉浪,最为神奇的是,她的鬓角还插着一朵红灿灿的石榴花。

真是美绝人寰。

“女儿哎,你醒啦!”她喘着气就要扑过来。

“哎,你在叫我?”林无鸟的神志还处于混沌状态。

“无鸟,你犯什么傻哦,难道你睡傻了?”肥婆绞着手帕,很纠结地娇嗔。

林无鸟的额头上很快就渗出了密密一层冷汗,我的娘哎,这下看清楚了,肥婆居然还穿了一身对襟的大花长袍,真是够古韵的。

“无鸟,你不逃避了?”她问。

“哎?”

“你看,你连素材都准过了5分钟,她手机响了,老公破天荒地要来陪她逛街。备好了。”她惊喜,指指林无鸟手里的环保袋。

“哎?”

“我的好女儿,你终于愿意为娘出头,参加林家的厨师争霸赛了啊!”她嚎啕大哭。

“哎……”

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一个怎么样混乱的局面哦。

她当然知道自己是谁。

林家有两宝:林有鸟和林无鸟。

这么油菜的名字拜林爸爸所赐,据说生林有鸟的时候,他正在烹饪一道百鸟朝凤的菜,油光一闪,美食谱就,一举拿下最杰出厨师奖。

对于一个以鸟字号成才出名的厨师,没有什么比素材更让他心安的了。

所以,为了纪念一个伟大的时刻,他将自己的头生子非常慎重地取名为林有鸟。

到了林无鸟出生的时候,恰巧禽流感横行,为了买只做素材的童子鸡,林爸爸走了足足一天路程,遍寻无果,一怒之下,给二女起名林无鸟。

无鸟无鸟,真是个衰败的名字。

这个衰名,伴随着她一直成长到成年。

并且一直衰到现在。

“妈哦,我穿越了。”她后知后觉,两个时辰以后,她才反应过来。

“女儿哎,穿越?不不不,你穿什么都好看!你看这绿的,这厚的,该又是哪里的稀奇货吧?”肥婆看她,简直满意得不得了,拉着她穿的军大衣,啧啧地称赞。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要不是她好死不死穿了过来,她的那所谓的丈夫,北崖县的‘人民好公仆’,陆子期同志,就等着回来红事变白事给自己的老婆收尸吧!真是个没人性的混蛋男人。

就算娶她过门是为了弄个长期保姆来照顾自己那个一出生便没了娘的宝贝儿子,也不能如此不把她当回事吧?死沙猪男人,臭拖油瓶男人……

宋小花还没来得及腹诽完,大腿就被冲过来的一个红彤彤的大圆球给一把抱住了,险些便被撞了个四脚朝天。

低头看着这个恰好等于自己目前身高一半的小鼻涕虫,宋小花忍不住又悲从中来。

放在以前,这么个小屁孩最多到自己的膝盖,随便一踢就能踢几个跟头。可现如今,是万万做不到了。

因为她本身只是个高度刚过一米五,年龄才满十六岁的半大孩子而已。而且,生得瘦瘦小小,浑身没有二两力气。亏得一张大病初愈的小脸虽然蜡黄蜡黄的,不过好歹还算得上是眉清目秀,皮肤也不错,比较有成为美女的潜力。

否则的话,她发誓,这世上必然再也不会有宋小花……

真真儿是作孽呀!弄一个屁孩来照顾一个小屁孩,好好的一个花季小姑娘成了别人的便宜老妈……

宋小花再度重重地叹了口气。自己现在是‘御姐’的灵魂‘萝莉’的心没错,但身为一个现代都市的时髦‘御姐’,她并未结婚更未有子,事实上,她向来是一看到小孩子就头痛,避之唯恐不及。

眼下可好了,居然弄了个‘小拖油瓶’,而且,还是个一看到她就像条八爪鱼一样死粘着不放的‘拖油瓶’!

有没有搞错啊,她是后妈,是后妈!哪有小孩子对后妈如此亲近的?拿出点正常的继子对后妈的态度来好不好……

“娘亲!”

是谁说小孩子天生可以分辨别人对其究竟是好是坏的?明明就是忽悠忽悠大忽悠!

宋小花与那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对视了五秒钟后,终于毫无意外地败下阵来,蹲下身子,不自觉便放软了语气:“凌儿,干嘛呀?”

小拖油瓶今年三岁,话还不大能说得利索,长得粉粉嫩嫩睫毛翘翘跟个洋娃娃似的,且几乎从来不哭不闹脸上一直挂着甜甜的笑,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捏上两把,大概也正因如此,宋小花才会无法真的对其拉下脸子不理不睬吧……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不过,看他的这幅好模样,爹娘的基因估摸着也差不到哪里去才是,这,是宋小花排山倒海般的悲催情绪里唯一的一点点亮色。

“爹爹!”

陆凌没理宋小花的问话,而是欢呼雀跃着向她正背对着的院门奔去,顺便,终于成功地把她给撞了个四脚朝天……

又气又晕地爬起来,转身,愣住。

我太阳你啊!贼老天!你丫就可着劲儿的耍老娘吧!

只见门口立着的那人,一手抱着凌儿,一手拿着锄头,高高挽起的裤脚露出脏兮兮的小腿,满是泥泞污渍的布衣短衫,黑一道白一道的脸上完全不辨肤色,还有乱蓬蓬乃至于有些虬结的头发……

这是县令?这是官儿?这是公务员?!这是……我老公?!!!

宋小花无语问苍天两眼泪花流。

————————————————————————

————————————————————————

陆子期看着站在院子里那个表情有些奇怪的女子微微蹙了蹙眉,怎的会跟媒婆当初所描述的相差如此之远,这般的瘦弱稚嫩,哪里像是个稳重能干当得起里里外外全部家事的人?

想是刚刚病了一场,面色还甚是苍白憔悴,不过那淡淡的眉大大的眼倒是带着几分很少在别的女子身上见到的灵气。

那日刚行完礼,还未来得及将她细细打量,便闻柳河突然决堤,全县半数以上待收的农田瞬间遭到了莫大的威胁,作为一方父母官面对这样的险情自是不能再耽于自己的儿女情长。匆匆离去后,听人来报说她因路途劳顿而病倒了,也唯有差人拜托了县尉的妻子张婶前来代为照料。

讲起来,这一回也确是忙中出乱安排不周,走得太急去的地方又太危险,不能将凌儿带在身边。只想着霍楠虽然告假还乡,但家里有个她暂时应当无虞。然则却不仅忽略了她的身体状况,也忽略了一个初来乍到的女子对一切都还很陌生,是否能照应得过来。

就算这个家简单得乃至于有些简陋,就算凌儿有着超乎年龄的乖巧懂事,但毕竟,还是太过难为了……

不过好在,眼下看来,她的身子恢复得还算不错,跟凌儿相处得也很融洽。

无论如何,心中对她总是有着深深的愧疚,只有留待日后再慢慢好生补偿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1、穿了 ...

黑黑的一片,好像有一点光出现,努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看的仔细,可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就这样努力的好久,总算睁开了眼睛。

咦,这是哪里?灰灰的房间,破旧的衣服,身上盖的被子也是左一个窟窿右一个补丁的,还散发出一股子怪味。不会吧,看了那么多穿越啊重生的书以后,杜伟铭发现了一个悲惨的事实,他好像重生了。

还记得前一刻好像还在和同伴们一起爬山,可是因为自己比较心急,所以就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发现了一个山洞,就立刻探头进去观察,去不想一脚踏空,从旁边摔了下去,以为这次要上天堂了,去不想来到了这里。

动了动身子,发现这具身体是真滴好脆弱啊,整个一皮包骨头,估计原先的主人就是饿死的。在床上躺了半天,总算有点力气了,觉得起床看看,肚子也在对自己发出严重的抗议。好吧,吃饭皇帝大,先喂饱肚皮再说。对自己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后,杜伟铭起床了,觉得吃饭后再研究一下周边的环境。

走出现在的房间,来到外面一间房,不是很大,东西也很少,只是大概放着一张四方桌子,几条凳子,再往外走就是厨房了,灶头倒是挺干净的,估计以前也是常用的。上面几个罐子,看了一下,小的那些估计是调味料,盐啊、花椒、醋什么的,稍大的一个估计里是白色的油脂,刮了一点看了一下,估计是某种动物的油脂。锅子里还有2个山芋,是熟的,只是现在冷掉了。去土灶后面找到了柴火,费了半天劲才用那传说中的火石点燃了柴火,狼吞虎咽的把那2个山芋吃下肚子。总算有点力气了,杜伟铭觉得探探周边的环境了。

从刚才屋内的情况分析,杜伟铭觉得自己不是在乡下的农村,就是穿到古代去了。但是摸摸自己的头发,估计是古代的可能性大一些。这具身体估计在10岁左右,因为太瘦,所以无法判断正确的年纪了。家里估计也就他一个人,因为从他醒着到现在也都没有人进来过,家里破旧的家具,和土灶上的碗筷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那么就出去探探吧。哎,不知道姐姐现在会怎么样啊,估计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受不了的。从小到大都是他们姐弟两人相依为命,还好,姐姐现在已经成家了,小孩也刚刚出生没多久,不然真怕她受不了这个打击。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嫁个北宋公务员;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主宰世界的魔法石

下一篇:无边风月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