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我想见李白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我想见李白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4-26 21:17:00阅读 本文有2797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楔子 “莫安小姐,恭喜您成为我们万大穿越研究室的体验者,您想好要去哪个时空了吗?” “唐朝。” “想要见谁?” “李白。” “好的莫小姐,请准备!本次时空旅行最终目的地...

楔子

“莫安小姐,恭喜您成为我们万大穿越研究室的体验者,您想好要去哪个时空了吗?”

“唐朝。”

“想要见谁?”

“李白。”

“好的莫小姐,请准备!本次时空旅行最终目的地:盛唐,长安。对了,戴好这个穿越追踪表,目标出现时它会有提示,出了问题也可以通过它联系我们。”

推荐阅读:我们都是鬼

“谢谢。”

“不客气!祝您旅途愉快!”

男神有点不一样

莫安看着身下满脸杀气的青年,脑子有点晕。

“你……你真是李白?”

青年生得极俊,然眼神却森冷得叫人害怕。莫安相信,若非他这会儿受了重伤,自己的脑袋早就被他像切萝卜一样地切掉了。方才那群杀手就是这样被他解决掉的。一刀一个,干净利落。

莫安想骂娘。她家男神明明是个神仙般潇洒俊朗的文艺青年,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煞神!

不知为何心中惊惧莫名,莫安揪住青年的衣襟:“你当真叫李白?字太白,人称诗仙的那个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的那个李白?”

李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她。

莫安急了,重重地戳了下他的伤口:“快说!”

李白闷哼了一声,半响,到底咬着牙硬挤出了一句“不是”。

莫安一听这话就傻了,半响往他胸口一趴,哭得死去活来:“我就说不是吧!我家男神又文雅又潇洒,怎么会是你这样?可追踪表明明显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啊?所以我被坑了是吗!我要回家呜呜呜……”

本就因受伤有些眩晕的脑袋更晕了,李白铁青着脸,整个人都要脱力了:“闭、嘴!”

莫安没理他,她正伤心呢。费尽心机耗尽积蓄穿越而来,只为见一见心中的男神,可穿来之后……

被困在深山老林整整一个月,为了保命还给山上的老猎户当了一个月的保姆。好不容易下了山却遭遇集体斗殴事件。意外听到男神的名字不顾危险奔上前,最后……差点被男神宰了。

想到那巨额的体验费和如今这凄凉的处境,莫安顿时肝肠寸断。

李白失去意识之前想,他或许会成为这世上第一个没被杀手杀死,却被一疯丫头吵死的倒霉鬼。然后成为一个流传万世的大笑话——大唐那个肃王最后怎么死的?被人生生号死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杀人

陈亚楠最近烦得要死,他的情人胡莎莎逼着他出钱给她买个角色来演。胡莎莎是个不入流的女演员,一心想靠着陈亚楠这棵大树出人头地。陈亚楠打电话给当导演的好朋友乔子高说这件事,乔子高当场就开出了五百万的价钱,陈亚楠当然不愿意出这么多的钱,但他还没有给胡莎莎明说,事情就这样拖着。没有想到,这天快要下班的时候,胡莎莎忽然给他打来电话,说如果在今天晚上12点之前她还没有收到钱的话,就会把她和陈亚楠的关系公开。陈亚楠的妻子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再说他生意上很多人际关系还需要妻子来打通,如果被她知道的话,陈亚楠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陈亚楠心烦意乱地开着车去了胡莎莎的家。他在门口按了门铃,胡莎莎把门打开,让他进去,然后说:“楠哥,家里暖气坏了,还没有修好。”听她这样一说,陈亚楠才注意到胡莎莎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

胡莎莎又说:“楠哥,我的事情怎么样了?”

陈亚楠没好气地说:“现在没有好的剧组,等过段时间我给你买个好角色。”

胡莎莎冷笑了一声说:“过段时间?这话我都听了三百多遍了。楠哥,我年纪不小了,等不起了,要是楠哥不愿意给我买角色,那也成,你给我五百万的青春损失费,咱们的账就算两清了。”说完满脸不屑地看着陈亚楠。

陈亚楠被她激怒了,他强压怒气说:“五百万,你要价也太高了吧,就凭你这样的女人也值五百万?”

胡莎莎把几张照片摔在茶几上,狠狠地说:“我不值这个价?你总值吧。这是我们的照片,如果被你老婆知道的话,以后你可就……”

胡莎莎没有把话说完,而是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陈亚楠。陈亚楠再也忍不住了,他看到茶几上的水果刀,顺手拿了过来,一刀捅在了胡莎莎的心窝上。鲜血顿时顺着刀子流了出来,弄得胡莎莎的身上和陈亚楠的手上都是血迹。

胡莎莎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陈亚楠,她嘴角动了动,没有发出声来,然后身体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陈亚楠等胡莎莎倒在地上才醒悟过来杀人是犯法的,他紧张地坐在沙发上,脑子里嗡嗡响个不停。他决定先把胡莎莎的尸体藏起来,反正胡莎莎是个演员,要经常外出,而且她在本地没有亲戚。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男神凶煞求不杀

再次醒来,已是傍晚,李白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破烂的茅草屋里。

摸着腹部已经被缝好也包扎好的伤口,李白有些诧异。这屋子里外破烂,十分简陋,窗外山林起伏,不见人烟,看着像是山中猎户的暂时居所……自己怎么会在这里?那疯丫头呢?

正思索着,莫安便端着一个破碗进来了。

“醒了啊……”她走到草席边坐下,把碗递给他,“喝吧。”李白紧紧盯着她,干涩道,“你救了我?”

“废话!若非身为大夫有着不能见死不救的职业病,我才懒得管你呢。你……待养好伤你便走吧。”莫安说完,便有些茫然地看着窗外。

方才她通过追踪表联系到了研究室的人,他们说系统出了点差错,导致她穿错朝代了。这里也是唐朝,不过不是历史上记录的那一个。还有眼前这人,他也叫李白,可却不是她要找的那个盛唐诗仙。

研究室的人还说,因为时空的错乱,她如今暂时回不去了……

李白拿着药碗,久久没有动。莫安回神见此,顿时皱眉:“再不喝就凉了没药效了,快点!”医生的本能叫她做不到视而不见。所以她将他带回了老猎户的茅草屋,还费了好大劲儿找来草药给他包扎了伤口熬了药。

李白还是没说话。

莫安眯眼,而后突然笑了:“哟,你该不会是怕喝药吧?”说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抢过药碗,捏着他的下巴就把药给灌了下去。

李白一时未防竟被得逞,顿时一张俊脸青紫变换。

谁知那粗鲁的死丫头竟还在一旁大声嘲笑道:“喝下去啊,不然还灌你!啧啧啧我家男神才不会连喝药都怕呢,你果然不是他!”

李白恼羞得耳朵都红了,眼底的杀意止都止不住。莫安见此顿时往后跳了两步,竖眉道:“喂,我可救了你啊!你若敢恩将仇报,我——”

话还未说完,便觉得脖子一凉,低头一看,是雪白的刀刃。

“属下来迟,请王爷恕罪!”几名玄衣赤带的男子如鬼魅般出现,将李白围在了中间。

王、王爷?

看着莫安一副晴天霹雳的样子,李白眯眼,盯了她半响,冷冷笑道:“带走。”

莫安双腿一软,眨了眨眼,凄厉地哭了:“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求王爷恕罪啊!我,我是一个大夫!来这儿就是为了找一个叫李白的诗人,并没有任何其他不良企图啊王爷!求不杀……”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李白:“……”他是不是遇到疯子了?

男神是个老色鬼

李白没有杀莫安,只是把她带回肃王府,叫她做了自己的第十七房小妾。

莫安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一回家就变成风流纨绔的青年,久久没有言语。画风变得太快她来不及接受啊!

“爱妾,这院子以后就是你的了,高不高兴?”原本冰山雪莲般高冷的男神,此刻却一脸急色地圈着她的腰直将她往屋里拽。而他们身后,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漂亮妹子正满脸妒色地拧着帕子,这些,据说全都是这位爷的妾室来着。

莫安觉得有点恶心,然她这会儿被人点了哑穴根本不能说话,便叉伸出手,死死地戳着李白的伤口以示愤怒。李白痛得险些一巴掌拍死她,然想到此时的处境,只好生生忍了下来:“安分点,不然本王现在就弄死你。”他低头,状似亲密地凑到她耳边,冷声威胁道。

莫安抬头瞪他,心中狠狠呸了一声:姑奶奶才不怕呢,大不了鱼死网破。像是看懂了她的意思,李白徽微挑眉,不知为何心中竟生出一丝异样来。

他眯眼,没再说别的,只飞快地踹开房门,抱着莫安进了屋上了床,模样十分猴急。然待房门一关,他就马上放开莫安,恢复成了高冷的模样,还用脚将她往里头踹了踹,仿佛很是嫌弃。

莫安:“……”好想把这神经病毁灭怎么办!不过她这会儿也是转过弯来了,这厮显然是在做戏给外头那些人看呢,至于为什么……

谁会吃饱了没事儿故意搞臭自己的名声?想来是需要制造这种假象来麻痹敌人吧。就是不知这位王爷是求自保还是想夺位呢?

莫安正在深思,李白突然凑过来:“乖乖配合,本王许你黄金千两,后半生喜乐无忧。”

莫安回神,而后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儿。她要的是回现代或者去中国历史上的那个唐朝,他的利诱对她来说并没有半点用处好吗!

李白挑眉,叉道:“不配合,那就死。”

莫安立马很识时务地冲他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点头如捣蒜。

不知怎的,李白竟突然有些想笑。

男神家的祸国妖姬

“肃王新得一爱妾,日夜恩宠不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都。

“听闻肃王府那十七姨娘生得跟妖精似的,瞧上一眼都能摄人魂魄呢……”上一页1234下一页
人的脑子就是复杂,它不能空着,少了这件事儿,必然钻进来另一件事儿。刚才那会儿,阿智觉得发瘆时,总想着有个人同行就好了;可现在,看见了有同行者,还是一位年轻的女子,他不由得有些想入非非了。

阿智看着前面的女子迈着轻盈的步伐走着,便遐想了起来: 根据以往的直接经验和从书上学到的间接经验,凡是身材窈窕的女子,多是花容月貌、奇美无比的,相必此女亦是“钱有,痛苦没有。”如此。

啊!能与如此一位美女同行一路,真太惬意了,若是能够与她并肩而行,抑或 。 他想着、想着,便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步伐,力争离那位女子近一些、再近一些。

就这样,阿智其实是在一种近似追逐的状态下快步行走的,果然两人的距离渐渐地缩小了:不到三十米、二十几米、十几米了。此刻,阿智似乎已经闻到了女子身上散发出的阵阵清香,太迷人了!

今天车带坏得真是时候,否则上哪才能碰上这种天上掉下来的美事儿呀? 阿智美美地想着、云里雾里地沾沾自喜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阿智突然一惊:前面的女子猛地高了许多!他再仔细一看,女子的脚竟然离了地,大约有半尺左右。

莫非她会轻功? 阿智先是这样想,接着他又否定了原来的想法: 不对,有轻功的人,也不过是脚力快于常人,轻功再好也不能离地行走哇?! 前后矛盾的想法,使阿智糊涂了起来。

别是遇上晚饭后,我洗碗,老婆坐沙发上傻笑;我擦地,老婆还坐着看电视。了 ?! 阿智又想。他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激灵儿,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此刻,恐惧感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脑海。

思想至此,阿智连犹豫都没有,立即将车子一调头,赶紧往回走,他想等回到刚才经过的路口以后,再拐个方向,似此等高深莫测的 美女 ,还是不消受的为好!

可是,阿智低头往回走了几步,再一抬头,竟然看见前面十几米远处也有一个打着伞的窈窕女子走着,而且也是脚离开地的!阿智扭头往回看了一下,后面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她怎么又到了自己的前面?难道她会飞?! 阿智惊恐地想,是再调头呢?还是继续往前走?他真得有些犯难了。

就在此时,那个女子突然转身与阿智相向而行起来,两人相距只有六、七米远了,她的面孔可以看得十分清楚:哪里有什么花容月貌?分明是青面獠牙!而且她原本打着的伞也恍然变成了一个纸幡儿!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我想见李白;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