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冥信片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冥信片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08 08:30:00阅读 本文有2392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将妻子推下山崖之后,阿隆收拾好行李,退掉酒店的房间,坐上了回程的班机。 香格里拉最大的优势不过是它的名字与众不同而已,在飞机上,阿隆这样想,这地方没什么好,要不是为...

将妻子推下山崖之后,阿隆收拾好行李,退掉酒店的房间,坐上了回程的班机。

香格里拉最大的优势不过是它的名字与众不同而已,在飞机上,阿隆这样想,这地方没什么好,要不是为了实现诺言,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来这个地方,既然她这么喜欢,就永远留在这吧。

新生,终于开始了。

阿隆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在同事面前,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状,甚至还跟邻座抱怨说,妻子昨晚看电视声音太大,打扰到了自己睡觉。

临下班前,前台的姑娘告诉阿隆,有他的明信片。

他从那一叠卡片中抽出自己的,瞬间大惊失色—竟然是妻子的字迹。

推荐阅读:邪念之亡人遗物

隆,香格里拉的雪很干净,天也很蓝,要是我们能永远生活在这里就好了。

背后的照片是蓝天下的雪山,近处一个女人的身影,穿的跟妻子死的时候一样,从香格里拉寄来,邮戳是杀死她的第二天。

阿隆急忙将明信片收进包里,生怕被人看到他异样的表情,转身走进了电梯。这是什么拙劣的恶作剧?他想不出有谁能模仿妻子的笔迹,更想不小丽哭的声音更大了:“一个修电视的。。。呜呜呜。。。”到如何这么快速而轻易地用自己的照片做明信片。难道她没有死?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她头部着地摔在悬崖下的大石头上,脑浆混着血流了一地,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这是巧合,是某个字迹相像的朋友也去了香格里拉,一定是这样,—定是的。

他把明信片扔进垃圾桶,系上围巾,缩了缩胳膊,融入了冬天的夜幕之中。

一切如常的日子只过了两周,第二封明信片就到了。

阿隆原本已经把这件事忘了,但当他漫不经心地翻开夹在信件堆里的明信片时,那熟悉的字体又照着他的脑门打了一棍—

隆,听说谁要是淹没在天使之城,就再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日期在一周前,这个邮戳阿隆认得,是泰国曼谷,背后的照片是一尊佛像,一双细长的眼睛像是嘲笑一样地盯着阿隆,疑似妻子的女人跪在它面前。

她又跑去泰国了吗?

阿隆想象不出一具尸体如何跑到泰国,捂住脑袋上的窟窿的女:哼,我就知道你准备留着自己吃!是左手还是右手?脑浆洒在邻座衣服上了,她有没有跟人说对不起?请人拍照的时候,有没有先把脸上的血擦干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祥最近被自己的梦困住了,这些梦基本都是一个场景:母亲穿着破旧的棉袄,独自一人坐在床边,眉头紧皱,眼窝里还有泪意。

醒来后,刘祥更加难过,看来梦中的母亲一定是遇到难事了。可梦毕竟是梦,如今他和母亲已是阴阳两隔,纵使自己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把梦里的事给解决了啊。

这天,刘祥偶然听说有一个高档催眠会所,叫“圆梦空间”,能模仿出人的梦境,然后把人带到其中,去圆一些自己特别想圆的梦,但收费颇高。刘祥忙不迭地找到那家催眠会所,把自己反复梦到的场景跟催眠师说了下。

催眠师详细问了他老家的布局和母亲的长相,然后在电脑上操作起来,并再三叮嘱,他和母亲在梦里相遇的时间很短,很珍贵,要尽快弄清楚她不开心的原因。

此时,刘祥已迫不及待地躺到床上。催眠师把刘祥推到梦境空间的机器中……

刘祥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老家门前,他赶紧推门进屋,发现母亲像自己梦到的那样,正眉头紧锁地坐在床边,他眼圈一红,泪珠滚落出来。

母亲先是一惊,接着一喜,立刻迎上来问道:“儿啊,今天是腊月二十九了,我还以为你又不回来了呢。”刘祥哽咽道:“妈,我回来晚了,儿不孝啊!”

母亲开心地拉住刘祥的手,说:“儿啊,你还没吃晚饭吧?我这就给你做好吃的,你最喜欢吃的。”说着,就要开门往外走。

刘祥见状,赶紧拉住母亲:“妈,我不饿,我这次回来,就是着急想问你个事……”

母亲笑得更开心了:“儿啊,我今天特意给你留了好吃的,你等着……”说着,又要往外走。

刘祥心想,时间本来就紧,如果母亲这一出去,再回来做饭,时间肯定不够了,他连忙拉住母亲说:“妈,我真不饿,我现在真的想问你一件事。我刚才进屋,见你坐在那里眉头紧锁,好像有什么烦心的事啊。”

母亲笑道:“我高兴着呢,刚才就是想你了。好了,我去院子里拿点儿东西做饭给你吃。”

刘祥着急了:“妈,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时间紧,就怕您在家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有啥不开心的,一定要告诉我。”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阿隆感到一阵恶心,这个女人,活着的时候给我添堵,死了还不让人安心。于是他跟前台的姑娘们说,以后只要是寄给我的明信片,一概不收。

到公司门口的时候,已经迟到了三分钟。坐在位子上,没有人在意他的迟到—很好,和往常一样。一个下属抱着一叠杂志走过来,“组长,”那人从杂志间抽出一张卡片,“有你的明信片。”

妻子的明信片。

隆,金阁寺看起来好没真实感,就像纸糊的一样,不信你看背面。

日本,京都,时间一周前。

“谁让你拿过来的?!”阿隆猛地站起来,劈头盖脸地大声质问对方。下属惊愕地望着上司,表情就像恐怖片里的主角,定格在初见恶鬼时的那一帧。

阿隆翻过明信片,金阁寺在远处,如同葬礼上纸糊的祭品,站在镜头前的,是妻子惨白发绿的脸。阿隆胡乱地把卡片揉作一团,大声吼道:“这破公司没法待了,你们别在老子眼前晃了行不行?”

既然已经骂得人尽皆知,自然无人挽留,即便如此,辞职的流程也还是持续了将近两周。

终于完事了,公司地址跟自己再也没有关系,邮局送去只会查无此人,管你是人是鬼,爱上哪儿上哪儿吧。阿隆仿佛卸下千斤重担,头皮发麻和后背发凉的感觉都减轻了不少,今晚大概不会再梦到推她下山的场景了吧。

回到小区,他拿出钥匙捅开了门。有东西从门缝里掉了出来,是张明信片。

明信片。

阿隆猛然感觉到夜晚的寒意,它就像一条裹满鳞片的蛇,正沿着阿隆的腿缓缓往上爬。

这次是从夏威夷寄来的。

隆,到处都是人,海风很暖,但我还是觉得冷。

阿隆颓然坐倒在墙边,呆看着背后的照片—妻子僵直的身体直挺挺地躺在沙滩上,开裂的伤口腐烂发黑。

我这辈子都摆脱不了你的纠缠吗?

卖房子很难,租新房还是挺容易的。

阿隆决定搬到东城去,他的东西很少,妻子的东西慷慨地卖给楼下的废品站。

书永远是最费事的,抽屉里零碎的单据、小饰物、小盒子,各种各样的卡片,有用无用都要分辨半天,再分门别类地装进袋子里。

一直忙到晚上,阿隆还留在旧房里收拾,时不时地就从角落里清理出很久之前遗失的东西:妻子的发卡,他的领带夹,心血来潮买的,用了两次就不见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以及一封压在箱底的明信片。虽然没有纸张发黄,但似乎也有些年头了,下面的内容很简短,是阿隆自己写的。

琴,希望你跟我一样喜欢远方,不仅是这里,还有更多更远的地方,香格里拉、曼谷、京都、夏威夷,我都会带你去的!

时间是五年前,邮戳就是这个城市。

这是他们结束两年的异地恋,妻子下定决心离开故乡的时候,阿隆写给她的,那个时候,他暗自发誓,一定要给她一份远比故乡更安逸更舒适的幸福生活。

只是后来越来越忙,越来越疲惫,那几个地方,一个也没有去成。再后来,争吵,冷战,厌恶,仇恨,直到动了杀机。

阿隆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所以,都结束了,你最终还是自己去了这些地方,不管是生是死,应该满足了吧。

阿隆扫视了一眼房间,关掉灯,准备离开,然后—

他听到了钥匙捅进门锁的声音。

缓慢而坚定地拧开。

月光照在手里的明信片上,照亮背面的照片,那是这座城市的风景,在左下角,还有阿隆写的一句情话:

但不管多远的地方,都不如我们共同的家。

门被推开。

吱—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农民正在用洪炉烤萝卜,这时来了一个鬼。鬼把手伸到炉子里,取出一块石头。他用力捏石头,手上的肉全陷进石头里。鬼对人说:“看到了吧,我也要这样来捏你。”

农民拿起了一根正在烘烤着的萝卜,用力一捏,萝卜汁全从手指缝里流了出来。农民对鬼说:“你也看见了吧,我要把你也捏出来。”

鬼很佩服人的力气,他说:“看来你比我力气更大些。我捏不扁石头,你却能把石头攥出水来。来,再比一次,看谁有力气!”

农民说:“我不想跟你比赛。比力气,你和我儿子比就够了。他在麦地里,不过他的耳朵有些聋,你同他讲话时尽量声音大些。”

小鬼到麦地里,遇到了一头熊。他刚刚走近,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熊一把抓在手里,坐到了屁股底下,压得小鬼几乎断了气。他好不容易挣扎着逃了出来,跑回到农民面前说:“行了,我服了,你儿子的力气比我大,你的力气肯定更大。咱们还是比一比谁跑得快吧!”

农民说:“我不想跟你比赛。你去找我的女儿吧,她在灌木林里。”

小鬼在灌木林里遇见了一只兔子。兔子一见他,撒腿就跑,跑得快极了,四条腿根本不沾地。

小鬼又回到农民身旁,对他说:“你的女儿跑得象飞一样,我肯定比不过她。你我还是比一比谁抛得高吧!”

说着小鬼从兜里掏出一个金纽扣,只一抛纽扣就飞上了半天空。从下面望去,只有一个小黑点。

小鬼把金纽扣递给农民,让农民也抛一下。农民接过纽扣,心中犯难:“我肯定抛不了那样高。这可怎么办呢?”

小鬼催促说:“你干吗站在那里不动?女:到底要卖谁?你在想什么?”

农民抬头一看,天上正有一团云飞来,于是回答说:“我在等那团云彩飘过来,我要把金纽扣抛进云端,让你永远也别想再得到它。”

鬼听了这话,急忙把金纽扣从农民手中抢了回来,三步并作两步,逃之夭夭,以后再也不敢露面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冥信片;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田头鬼

下一篇:大哥,带我一段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