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间奏的琴弦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间奏的琴弦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08 05:09:00阅读 本文有2843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夜,月朗星稀,夜空中灌满了萧瑟的风。 我跟室友阿力翻过图书馆的围墙,在夜色的掩护下,顺着楼梯一口气跑上图书馆十二楼。我们可不是江洋大盗,夜闯图书馆只是为了一探图书馆里传说...

夜,月朗星稀,夜空中灌满了萧瑟的风。

我跟室友阿力翻过图书馆的围墙,在夜色的掩护下,顺着楼梯一口气跑上图书馆十二楼。我们可不是江洋大盗,夜闯图书馆只是为了一探图书馆里传说中的魔琴。对于一个热爱音乐的人来说,钢琴就是我们的第二生命。

而关于这架琴,校园间曾经有许多的传说……

“嘿,阿信。”阿力兴奋地撕开厚厚的封条接着三两下撬开琴室锁,看到钢琴阿力一脸兴奋:“古典的耶,连踏板都是木的,阿信,想不想听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阿力迫不及待地打开琴盖,琴声如水一样在空气中流泻。

我环顾着琴室四周的布景,心想阿力这小子肯定是弹琴全神贯注了,琴越弹越动听,连琴盘最中间的“mi”键都弹了过去。关于这个“mi”键,一直是钢琴界的一个难题,音乐天才莫扎特小的时候,曾经有人跟他打赌——当他的两只手在钢琴的两侧弹奏的时候,一定没有办法弹到琴盘最中间的那个“mi”键,结果莫扎特赢了打赌,因为他用鼻尖点了中间的mi键。想不到阿力这小子还有两把刷子,以前看不出来啊。

赞叹着的时候,我猛然发现洁白的墙壁上有一个猩红的血点,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得很阴森恐怖。

推荐阅读:欲魂

“阿力。”我叫阿力。没人回答,这时候,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靠,想吓死我啊。”说完这句话后我猛然全身颤抖。我的身后依然是琴音声声,阿力还在弹琴,这只手是……

我战战兢兢地伸出手要拿开我肩膀上的手,瞬间这只手突然消失了,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一只手搭上了我的右肩。我被激出一身的冷汗,冷汗冰凉地挂在我脸上,我的头皮快要麻掉了,我绝望地大喊:“阿力。”空荡荡的教室里没有任何回应,只有钢琴空空的在弹“dodo mido mi fa……”

我转过头,阿力已经垂倒在钢琴架上,手还在琴键间机械地弹,我精神几近崩溃,疯狂地跑到门边,门却怎么也拉不开。

我靠在门板上,惊恐地回头,感觉到一只手滑上了我的脸庞,这只手柔柔的滑滑的,只是冰冰的,没有任何血的气息。我瞪大了眼睛,却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鬼人

那年,华北平原发生了一次地震。值得庆幸的是,地震不大,几乎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如果要说有经济损失的话,位于渤海边上的东古大队八队的三蛋可以说得上是最倒霉的了。他住的三间土坯房,给震塌了。因为他那三间土坯房实在是太糟糕了,东不挡寒,夏不避凉,整日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所以,全大队别人家都只觉得发生了地震,但啥事没有,三蛋却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说来也怪,这次地震虽然不大,但东古大队西边的一块地却裂了一条缝,有半尺宽,黑洞洞的看不见底。大队的米面加工房就在那里,但却毫发无损。

队长二愣看三蛋可怜,就对他说:“三蛋啊,你那房子塌了,一时半会小队也抽不出人来帮你盖,在野地里晃悠也不是个法,你就先在米面加工房对付着住吧!”

三蛋没有别的法子,就把自己那黑乎乎脏兮兮的破铺盖一卷,搬到了米面加工房。

正是七月流火的季节,蚊子肆虐,三蛋连煤油灯也不敢点,就一个人摸黑住在那里。

第二天,东古大队发生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三蛋莫名其妙地死在大队的米面加工房里。

队长二愣一大早起来溜达,想去看看三蛋,就在磨面房的墙根尿了一泡尿,哗啦哗啦的动静挺大,三蛋没听见。

二愣嘀咕道:“这小子睡得真死,夜里兴许又没干什么好事!”二愣嘴里叨咕着,就去敲磨面房的大铁门,边敲边喊:“三蛋,日头照腚了,快起来去放羊了!”二愣喊了一遍,没声音,又喊一遍,还是没声音。

二愣急了,用膀子往大铁门上使劲一撞,大铁门开了,二愣看到的场面让他浑身打颤:三蛋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衣服没脱,只是把裤腰带解下来了,两只大眼睛瞪得滴溜圆。

二愣壮着胆子上前一摸,身体冰凉,早就挺尸了。好歹也是个活生生的人啊,说死就死了,还死得不明不白。二愣赶紧往大队报案,大队又往公社报案,公社又往县里报了案。

第二件怪事,大队里最俊的姑娘荷花莫名其妙地疯了!

荷花的父母急得唉声叹气,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遇到了什么。他们告诉队长,昨晚九点多钟,荷花急匆匆跑回家里,上炕就用被子紧紧蒙住头,大声哭喊:“快来救我,鬼来了!鬼来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喂,喂,同学,你怎么睡这里了。”我睁开眼,阳光从窗户外照进来,看到阳光我心情就很好,起码我现在还活着。此时,我和阿力正睡倒在十二楼琴室的走道外面。琴室的门依然锁着,门上依然是厚厚的封条,好像昨晚的一切从来不曾发生过。

看图书馆的大叔还在唠叨:“怎么晚上不回去,跑这睡来了……”

我看看身边的阿力,阿力也是一脸惊恐地和我四目相对。

当我俩回到寝室语无伦次地把昨晚的遭遇说出来时,遭到了全寝室的一致大笑:一定是昨晚偷偷跑去喝酒在哪里宿醉了……放心吧,年级主任没有来查房……一夜不归也不用找那么荒诞的理由吧。

我问阿力,你看到了什么,阿力说在弹着钢琴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上了他的肩膀,还以为是我的,用手一摸,冰凉凉的,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就晕过去了。

当我闭上眼睛躺在床上,满脑都是图书馆琴室的恐怖,于是我爬起来,试图去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去网络上查找,找学长学姐,问图书馆看门的大叔。最后我知道了关于魔琴最真的答案:03届曾有才子佳人扬柏和赵倩,两人在钢琴上的造诣可谓登峰造极,更令所有人艳羡的是,两人还是一对情侣,真可谓校园里的金童玉女。只可惜天妒红颜,学校每年只有一个保送到维也纳的名额,两人都想为对方让出这个机会。最后,善良的女孩赵倩为了让扬柏能义无返顾的去维也纳,从十二楼琴室跳下来自杀了,而悲伤欲绝的扬柏在接到维也纳音乐学院录取通知的那一天晚上,在同一个地点跳楼殉情了……虽然学校对这一段消息严密封锁,但凄美的爱情故事却在校园里一届一届地传了下来。

此后的无数个夜晚,我总是在做同一个梦,在梦里,我看到维也纳音乐厅金碧辉煌的顶棚,看到一个凄美漂亮的脸,看到琴室墙上那一滴鲜红色的血,还有一段钢琴上流下来的不知名的旋律,那琴声仿佛散不开的雾一样萦绕在我的梦里。

梦里的那张脸似乎在跟我说话,我隐约看到眼眶里面的泪水,可我什么也听不见,只听到凄美的钢琴音律。

直到有一天下午,我静静地坐在钢琴前面,回想梦境里那婉转的音律,心随所动地将梦里的曲子弹下来时,我知道了所有的答案。梦里的那一曲钢琴曲是《夜的第九章》,出自圣经,讲述犹大叛变的故事。在扬柏和赵倩的故事里,只有两个人,谁是犹大,当然是扬柏。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去图书馆查了两个人当年的成绩单,虽然两人同为钢琴界的翘楚,但赵倩明显要比扬柏优秀得多,7个A的成绩比扬柏的2个A不知道好多少。而更令我吃惊的是,扬柏和赵倩并不是一对恋人,所谓两人是情侣不过是扬柏一厢情愿的追求罢了。这点从赵倩在钢琴日记里写下的“我只爱肖邦”看得出来,扬柏是肖邦吗?当然不是,两个A的成绩连做肖邦徒弟的资格都没有。

那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过去残碎的梦境在那一天晚上的梦里完整地连了起来:赵倩就要众望所归的获得去维也纳的名额,但在一天晚上,扬柏把赵倩骗到了钢琴室奸污了她,赵倩羞愧地在那一晚跳楼自杀了,但灵魂却留在了钢琴里。每当扬柏打开钢琴,他就会受到痛苦的折磨,最后精神失控的扬柏也跳楼自杀了。

当我从梦里醒来的时候,阿力坐在我的床边,眼里放着光,对我说:“阿信,你的梦话我全都听见了。”

夜,月黑风高。

我跟阿力第二次在夜色下跑上图书馆十二楼。当我推开钢琴室的门,后脑勺突然重重地挨了一下。我摔倒在地板上,我挣扎着回头,阿力面露狰狞地拿着一根棍子站在我身后。

阿力把我击倒在地后声音亢奋地叫:“扬柏,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空气里悄然浮现扬柏那张阴森的脸。“扬柏,把你的才华附到我身上吧,我要去维也纳。”

我突然想起来,阿力一直梦想着去维也纳,而他那样的水平在这所学校里一抓一大把,连出色的边都摸不着。

扬柏声音恐怖地说:“我可以完成你的愿望,但你必须先把这个钢琴砸碎,那里有一个女人的鬼魂一直在折磨着我,有她在我再大的才华也无法展现。”

我对阿力说不,不要。可血已经往头上冲的阿力根本看不到扬柏说话背后暗含着的诡异表情。

我挣扎着爬起来,想挡在阿力前面,这个时候的阿力已经红了眼,已经不是那个我所熟悉的阿力了,他的表情和我在梦里见到的扬柏的表情一样狰狞。

还没等我站在阿力前面,阿力狠狠地朝我挥了一棒,接着又朝我狠狠地踹了一脚,我摔出好几米外,鲜红的血从我后脑勺流下来。

我绝望地看着阿力提着棍子一步步逼近钢琴,突然间,我的耳朵边仿佛有宁静的呼吸,一只柔柔滑滑的手轻轻抚摩我的脸庞,我头上血瞬在网上看个新闻:老公买了一只藏獒幼仔,没时间养,一直是老婆在养;一次两口子吵架,老公把老婆打了,结果藏獒冲出来把老公手咬了!间停止流淌,一个声音在我耳朵边说: “打开窗,让月光充满整个教室。”上一页1234下一页

1.

小学的一个暑假,因为没人看管我,我被安排在亲戚家借住。

广东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是那种2-3层的小楼,夏天又热,我就一个人住一间客房。

房间不算大,推门进去就是一张小床,上面铺了今天我生日,有什么比较贵的方便面牌子介绍下吗?卷竹席子,挨着床的是个木桌,平常我就趴在那边写暑假作业。

因为天热,白天开窗开门,整个室内与外界联通,风呼啦呼啦地吹着窗帘,过堂风刮起来实在畅快。

天黑时分,大家都坐在院子里吃晚饭,叽里呱啦地特别热闹,头顶上时不时有大蛾子飞过,撞得灯泡咚咚响。

我那时候怕蛾子怕得紧,夜里进了房间都是不敢开灯的,就怕飞进来几只肚圆头大的,翅膀滑腻腻,身子软乎乎,想想触感就令人发抖。所以只能早早地躺在床上,肚皮上盖着薄被单,对着月光啃手指,外加思考人生。

待到那月上中天之时,野地里虫鸣蛤叫,与狸的鼾声相映成趣。

转眼间假期过半,有天晚饭,我吃了很多的酿豆腐,后来跟着赖哥去小卖部灌了一肚子雪糕,睡前觉得肚子咕噜咕噜,不似往日从容,到了半夜,果然拉稀了。

我一向不起夜上厕所,一是害怕鬼,二是害怕桌子撞到脚。没想到那天晚上,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破功了。

来也匆匆,去也冲冲。

当我如释重负地走到房门前的时候,不知怎么,本来平静无风的夜晚,突然起风了。

窗帘随着风轻轻浮动,顺着看过去,云层掩映下,月亮上笼着一层光晕,朦朦胧胧的像罩了一层纱。

鬼月的夜让我的神经处于高度紧绷状态,一时间,从前听过的看过的此时全部具象化在脑海,配合着以前听到的顺口溜:七月半,鬼门开,毛毛月,魂归来……

我出了一身冷汗,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动,于是关紧了门,爬上床,躺了下来。

原本是个闷热潮湿的夜,可当我再回到床上的时候,却觉得席子突然变得好冷,好像风把一昼夜积蓄的热度全部带走了。

起先,我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裹紧了被子之后就闭上了眼睛。

直到半睡半醒的时候,我惊醒地意识到,有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阴冷,伴着无边的寒意从骨缝里侵袭而来,通过神经末梢传递到我的四肢百骸。我的牙齿开始打颤,身体变得忽轻忽重,像在海面上下浮沉,全身气力都被抽空,除却思维剩下身体的部分已经无法控制。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间奏的琴弦;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夺命桥

下一篇:我自己遇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