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夺命桥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夺命桥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08 04:29:00阅读 本文有2747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嘉庆元年,明永县的交通要道西福桥被洪水冲毁,上任不久的赵知县责令下属尽快修复。可是大家都反对再修石拱桥,还说这是上一任知县下的令。赵知县勃然大怒,派亲信去找造桥的师傅。...

嘉庆元年,明永县的交通要道西福桥被洪水冲毁,上任不久的赵知县责令下属尽快修复。可是大家都反对再修石拱桥,还说这是上一任知县下的令。赵知县勃然大怒,派亲信去找造桥的师傅。

奇怪的是本县工匠一听说是修西福桥,不是推就是躲,几天下来连个石匠也没找到。赵知县纳闷了,便微服到一个老师傅家里暗访。他刚提到造桥的事,老人立刻变了脸色下逐客令。赵知县又走了几家,结果无一例外都吃了闭门羹。

赵知县回到县衙,气呼呼地命人重金悬赏寻求造桥师傅。花红贴出去不久,有个叫邹兴丁的外地人前来应招。赵知县很高兴,任命他为监工,要他立刻动工。

第二天,邹兴丁便带上徒弟伍四海和几个外地的石匠以及本地征调来的民工进了山。开山取石既艰辛又危险,邹兴丁丝毫不敢大意。可是才开工没几天,他们发现在一块磨盘状巨石下压着一个人,大伙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巨石撬开,一看,死者已被巨石砸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赵知县听说出了命案,带着捕头林金武赶赴现场。仵作验尸后发现,除了发现死者死前喝过酒外,没有其他可疑迹象,民工则证实巨石是昨天傍晚从山上被撬下来的。

怪了,死者上山干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当时都没能发现巨石砸人?如果这不是偶然,又有谁能够搬得动那小山般的巨石呢?

推荐阅读:[奇闻怪事]嘉庆朝令人啼笑皆非的马屁:皇帝圣明教化了蝗虫

案子破不了,麻烦来了。死者家属把尸体抬到县衙门前,坚决要求给个说法。人们纷纷指责赵知县,说是因为他要修拱桥才会发生这样的怪事。桥还未修就有人死了,以后不知要死多少人!赵知县不为所动,仍是坚持修桥。他判邹兴丁监工不力,负责死者的丧葬费,又从官库中拿出一些银子来抚恤死者家属,此案便不了了之。

邹兴丁平白无故赔了银子,很是气恼,此后的工作中更加小心谨慎。围堰、打桩、下基脚、砌桥墩,每一个细节他都亲自过问,劳心劳力,其中的辛苦自不必说。

担惊受怕好几个月,眼看拱桥即将竣工。这天,邹兴丁正在桥头欣赏自己的杰作,伍四海急匆匆跑来,愁眉紧锁。邹兴丁心里一惊,忙问出什么事了。伍四海忧心忡忡地说:“我刚才听一个民工说,当地流传,凡是砌拱桥的师傅必有大难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有个农夫非常喜爱自己的马,他依靠这匹马为他耕作。但是有一天它终于倒下了。农夫由于没有马的帮助,什么事也干不成。

这下可惨了,他想。因为他的口袋里只有一个卢布,于是他来到二十里外的马市上,希望用一个卢布能买一匹马。

他到的时候马市还没有开张,他就坐在路边,掏出随身带着的—些面包屑和几条小干鱼,以及一小瓶伏特加酒吃了起来。

有位绅士模样的人骑着一匹很漂亮的马走了过来,他看见坐在路边的农夫,就停住马跳了下来。他与农夫闲聊了一阵,农夫将自己的遭遇和希望告诉了他,他毫不犹豫地就将那匹漂亮的马和马鞭,卖给了农夫,他还告诉农夫:“你永远不要结这匹马吃东西,但必须经常用这根皮鞭拍打它;你越是打它,它干活就越卖力。”说完这些以后,绅士就拿着一个卢布走了。

农夫骑上马往回走,他不时他用皮鞭抽打这匹马。在以后的几年中,这匹马工作得非常卖力,而且不需要吃任何东西。

有一个圣诞夜,农夫和全家人正坐在桌边吃火鸡,那匹马的鼻子突然从一扇开着的窗户伸了进来。农夫发觉马的那对聪明的眼睛里有泪水闪现,所以他大发慈悲地从桌上拿了一片面包,走到这可怜的牲畜面前,将面包喂给它吃。

突然,这匹马变成了一个人,更使农夫大吃一惊的是,这个人竟然是已经死去好几年的老地主。

老地主站在窗外说:“你知道吗,那个卖马给你的人是魔鬼。他让我们这些生前干尽坏事的人受到惩罚。在我活着的时候,我对拯救灵魂老公:“那你什么时侯有心情。”这码事从来不关心,却挖空心思地只想赚钱。我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从来都不害伯,别人诅咒我反而使我高兴。我折磨过许许多多农夫,他们都期望我赶快死去。正是这些诅咒,让我进入了地狱,魔鬼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永远也逃脱不了。虽然现在你使

我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但是我的魔鬼主人很快就会赶来,他会把我带回地狱的。”老地主一边说,一边伤心地哭了起来。

一阵喧嚣声突然由远而近地传来;不一会,那位卖马的绅士模样的人,已经站在了农夫面前。他对农夫说:“由于你没有听从我的话,给马吃了食物,所以它不能再为你服务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邹兴丁不信,伍四海急了:“师傅,是真的!您想想,如果没有蹊跷,为什么本地的师傅都不肯修啊?”邹兴丁一想也是,赶紧要伍四海问个清楚。

原来,大凡拱桥都是先砌好桥墩,然后由两边向中间砌桥身。在桥身接龙的时候,最后一块楔形条石的安放尤为重要,造桥成功与否就在此一举。当地人把这块楔形石叫做“肩石”,意为像人的肩膀一样要承担重担,安放楔形石叫做“杀肩”。据伍四海询问所知,传说“杀肩”之夜,造桥师傅必有血光之灾!

邹兴丁听后大吃一惊,却还是不大相信。伍四海说:“性命攸关,最好是找一个信得过的人问清楚一点好。”邹兴丁觉得徒弟说得有理,连夜就到一个远房表弟家里去住。伍四海不放心也跟去了。

伍四海跟着邹兴丁七绕八绕进了一座民宅,突然发现赵知县坐在堂上,慌忙退出。邹兴丁把他拽回来推倒在地,冷笑道:“既然来了,你就帮我把事情说清楚吧!”

赵知县开口道:“你所说的‘血光之灾’好像是有解的,对吧?‘杀肩’之夜,只要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溜到街上或者村里喊‘嗨哟,嗨哟……’,如果有人答话,那么造桥师傅的灾祸就传到他人身上去了!”

伍四海低头不语,邹兴丁问:“你跟我学造桥,然后想方设法要我来修这座桥,就是为了利用这个传说害人,对不对?”伍四海一愣,忙说不是。邹兴丁喝道:“别装了,我早留意你了!”说罢将几截龟叶藤丢在他面前。伍四海一见,吓得胆战心惊,不得不交待了犯罪事实。

他开始说,那块从山上落下来的巨石有一头被几根粗壮的龟妻子:你自己不是有私房钱吗?有了私房钱,我当然不能答应你。叶藤绊住了,石头是悬空的。那天收工后,伍四海发现有人醉倒在草丛里,便将那人绑了,背上山去。他先把人塞到巨石下面,再把那人身上的绳索割断,最后割断了龟叶藤……

邹兴丁怒道:“胡说!那死者身材高大,凭你这般瘦弱怎能把他背上山去?快交待主谋是谁,将功赎罪!”伍四海哭道:“师傅,救我!那个人不是我杀的,我只是负责放风,提供情报。我是被他们逼的,要不他们会杀了我全家!”“你知道他们是怎样利用造桥的传闻来杀人的吗?”赵知县迫不及待地问。伍四海摇摇头。上一页1234下一页

转眼就到了“杀肩”之日。这天一早,沿河两岸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人们等啊等,直等到申时过后才看到邹兴丁一行人从工棚里出来。人群立刻一阵骚动。邹兴丁摆好香案,祭拜一番。鞭炮响起,十六个大汉抬着一块三米多长的楔形条石上了桥,邹兴丁小心翼翼地跟着。条石刚放好,邹兴丁突然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不省人事!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邹兴丁被人扶进一顶轿子。身强力壮的轿夫拨开众人,抬着邹兴丁飞也似的离开了。有人大声说:“不知道那个师傅死了没有,还是快点回去管住家人的嘴要紧啊!”经他一说,刚才还幸灾乐祸的人们马上紧张起来,纷纷回家去了。

轿夫抬着轿子翻过一个山头后停在一处破庙前,此时天已经黑了。邹兴丁下了轿,伍四海早已等候在此。

邹兴丁和伍四海穿上夜行衣,骑马来到城北,把马拴在树林里,然后蹑手蹑脚来到一座大宅院前。四周死一般沉静,邹兴丁扯开嗓子喊起来:“嗨——哟——嗨——哟!”

“喂,谁呀?”有人应了一声。两人大喜,转回树林骑上马又来到城南。城南可是县衙的所在地呀,不料伍四海却藏在一棵大树后面朝县衙后院喊起来。一连喊了几声都无人答话,他身后的邹兴丁突然大吼一声,县衙里顿时灯火通明。与此同时,一条黑影从县衙后院窜出,直奔邹兴丁而来。邹兴丁一看是捕头林金武,拔刀相迎。不料林金武却让过邹兴丁,一甩手打出两枚飞镖,伍四海应声倒地。邹兴丁哈哈大笑:“好身手,伏法吧!”一刀正中林金武的右臂。官兵一拥而上,将他五花大绑。

赵知县连夜审讯林金武,要他招供为何要谋害上司,又是如何利用造桥的传说害人的。林金武矢口否认。赵知县见他不招,命人带伍四海上堂。伍四海上堂之后,林金武扭头一看,惊得一张嘴半天合不拢来,只见一个麻脸汉子正跪在伍四海身旁呢!林金武彻底蔫了,交待了全部罪行。

原来,当地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凡造拱桥的师傅都会沾上邪气。为了解除邪气,造桥师傅会在“杀肩”之夜到处去喊话。如果有人答话,邪气就会传到答话者身上;如果没有人答话,造桥师傅便会生病甚至死去。林金武正是利用了这个传说,替人杀人。他让那个麻脸汉子出头负责接洽,自己则潜入雇主指定的人家里用毒针杀人。当听到外面有人喊话后,他替死者应一声,然后悄然离去。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是一件真事。现在都过去四年了,可是每当我想起来都觉得……不寒而栗。我父母的单位承担了青藏铁路的勘查设计工作。大家知道在青藏线上,因为环境的恶劣,死人是经常的事。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

那天是早上11点左右,从青藏线上传来消息,我们单位的一位总工在青藏线上翻车死了。这个人在青藏线上算一个重量级的人物,他的死非常可惜。本来死了也就死了,可是事后传出来的消息让我们单位陷入了一片恐怖中。

事情是这样,在他翻车的那天(周末)上午9点左右,他老婆在家看电视。突然有人敲门。他老婆就去开门,门外站了一个女人,30岁左右,穿的干干净净,但显得不土也不洋,有点怪怪的感觉。还没等他老婆开口,那女人就说道:“太太,请问你家有鞋吗?把你家的鞋给我一双行吗?”

大家知道现在这样上门要东西的乞丐很多也很烦,他老婆也以为是乞丐,所以当时想都没想就把门给关了。那人也没再敲。可过了一会儿,他老婆越想越不对,乞丐不该穿的这么干净啊?乞丐上门一般都是要口饭要点钱,哪有要鞋的呢?再说了,当时也没见到那女人光着脚的啊?

那老婆越想心越慌,就打开门去看,哪有人了?她又敲邻居家的门问。邻居说没有乞丐去她们家要鞋的。他老婆这时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但哪点不对又说不上。于是她就往她娘家打了个电话。她老家是农村的,她把这件事给她妹妹说了。她妹妹说,这件事绝不是好事,等她把这事算一卦,算好马上打给她。

大概过了半小时,电话打来了,她妹妹第一句话就是:“快!快把那人找回来!”她说:“那人早找不到了,怎么了?不好吗?”她妹妹急急地说:“姐啊,这是一个特凶的卦。那人不是问你家要鞋吗?鞋,就是‘邪’啊!你家有极邪之气,将遇大劫!那人是阴间的使者,她来问你家要鞋,是给你家最后一次机会啊,现在你把她赶走了,‘邪’就没要走,那你家……”说着她妹竟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他老婆一听就瘫了。但再怎么说他老婆也是个知识分子,虽说心里莫名其妙慌的不行,但还是强作镇定。结果,到11点多,青藏线的电话就来了。她老公,出事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夺命桥;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恶灵归来

下一篇:间奏的琴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