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恶灵归来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恶灵归来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08 03:37:00阅读 本文有2676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一、惨死 郭利坐在诊室的椅子上,不知怎么,眼皮一阵突突直跳,心里像是有个吊桶在打水一般,难受得喘不过气来。他坐不住了,跟同事打了个招呼就起身回家。走到半路,想到妻子...

一、惨死
郭利坐在诊室的椅子上,不知怎么,眼皮一阵突突直跳,心里像是有个吊桶在打水一般,难受得喘不过气来。他坐不住了,跟同事打了个招呼就起身回家。走到半路,想到妻子最近身体不好,他又去菜市场买了只老母鸡,打算晚上炖鸡汤。
打开门,郭利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妻子坐在椅子上,儿子正跪在她脚边。儿子的神情,除了惊愕还是惊愕。
郭利急步上前,只见妻子嘴巴大张,眼睛向上,神情格外诡异。他颤抖着伸出手去探妻子的鼻息,早已气息皆无。
我、我下课早,一进家就看到妈妈这样,她、她是不是死了? 儿子不住哆嗦,明显带着哭腔。
郭利的脑子一片空白, 扑通 一声跪倒在地。中年丧妻,人生一大不幸竟落到了他头上。他紧紧地抱住妻子,用力摇晃着,泪如雨下。
当警察询问郭利关于他妻子最近的情况,郭利没有任何反应,悲痛几乎击垮了他。他只是喃喃地问法医: 她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人放了血? 郭利是外科医生,直觉告诉他,妻子现在的样子,像是被抽干了身体里所有的血。
法医点点头。奇怪的是,血竟是从颈动脉被抽走的,看上去像是老练的变态杀手所为。
楼下有一群狗,好像在抢什么东西! 站在窗边的一个警察惊呼。
除了郭利父子,屋里其他人都跑了下去。楼下那几条野狗在争抢一个袋子,袋子突然被撕破了,鲜血猛喷。几条狗似乎被吓住了,四散奔逃。
袋子里的血应该是死者的,杀手为什么要这么做?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这应该代表了他对死者强烈的厌恶,把死者的生命当成了垃圾。
相比郭利,儿子阿冬的自控能力更强一些。他说,放学回家后,一进门就看到母亲坐在椅子上,跟她讲话也不回答,走近了才发现母亲死了。
警察问他,回家时碰到过什么人。阿冬想了想,说碰到过一个穿黑色皮衣皮裤的男人,他匆匆下楼,手里拎着个黑色塑料袋 这应该就是凶手了,黑色塑料袋里装的就是死者的血浆!
但是,现场如此干净,死者似乎没有挣扎过,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呢?警察在取证后就离开了,郭利带着儿子暂时住进了旅馆。
阿冬,最近***妈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躺在床上,郭利问儿子。他平时工作太忙了,常常值夜班。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清初年间,江南有个说书艺人,名叫萧树生。萧树生嗓子特别,说起书来,抑扬顿挫、张弛有度,时娓娓道来,时慷慨激昂;说人时听者如见其人,说境时听者如临其境。因此,当地人送了萧树生一个美誉:天下第一嗓。

萧树生说书还有一个特点,故事头一开,无论台下怎么喧哗吵闹,也不管台下人多人少,照样说下去,直说到下回分解,这才打住。

这天,萧树生受邀到一家新开张的酒馆内说书,清清嗓子唱开场白: 不说前朝往代的人,单说那南宋岳飞爷

萧树生说的是岳飞大破金兵的故事,一连数天,酒馆内天天爆满,听众听得如痴如醉。有个叫李之健的商人,听萧树生说过一回书后,生意也无心过问了,只是交给伙计打理,自己则每天前来酒馆捧场。萧树生说到激动处,他击掌叫好,说到悲伤处,他便掩面垂泪,十分投入。

这天,酒馆内萧树生正说到秦桧以 莫须有 的罪名,害死忠臣岳飞一段。萧树生说得泪光闪闪,声音悲切,闻者无不落泪。李之健听了一阵心酸,又禁不住咬牙切齿,痛骂大奸臣!

这时场内有一个尖嘴猴腮的人,似乎不忍听下去,捂着脸急急离去。这人名叫牛三,是当地一个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之辈。牛三来酒馆听书,无非是想浑水摸鱼。离开酒馆前,他已经从一个衣着华丽的客人怀中摸走了一件东西。

推荐阅读:鬼门关一游

牛三离开后不久,酒馆忽然大乱,一伙清兵把里面的人团团围住。原来台下有一个客人,是微服私访的满清王爷。刚才牛三摸走的东西,正是王爷的一面金牌。金牌乃是当朝皇上所赐,王爷发现金牌不见,十分震怒,立即暗调官兵前来,下令把在场听众围住,逐个搜身。

不多时,清兵把酒馆内的听众搜了个遍,男女老少,无一幸免,只剩下台上的萧树生了。一个清兵头目向王爷请示: 禀告王爷,台上的说书人还没有搜身,要不要搜他?

王爷阴着脸,点点头说: 那个说书人回过后台,有可能是帮盗贼转移赃物的同党,给我搜!

此时的萧树生对台下发生的一切,完全视若无睹,全然沉浸在说书中。几名清兵领命冲上来搜身,萧树生奋力反抗,说什么也不肯脱下长袍。他这节书还没有说完,断然不肯就此打住。可清兵哪管这些,就有两个人抓住他, 啪啪 地左右开弓,赏了他几巴掌,然后把他按在地上,扯掉了长袍。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没有。 阿冬闷闷地回答。
小区没有监控摄像头,居住的人也比较杂乱,警方连续排查了多日,都没有找到关于黑色皮衣人的蛛丝马迹。不过,法医解剖得知,死者是被人注射麻醉剂后才放血的,所以现场没有挣扎过的痕迹。至于麻醉剂是从何而来,警方正在调查。
郭利急忙赶到警局反映情况:他所在的医院曾丢失过一盒麻醉剂,一直没有下落。
警察问郭利:
麻醉品不是要求严格管理的吗?
应该是的。不过,那天32中失火,两名教师被烧伤,几十个孩子轻度灼伤,全都送到了医院里来,现场一片混乱。 郭利清晰记得那天的事,因为阿冬就在32中。他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哪个病人被推进来后,竟是自己的儿子。要知道,阿冬十分优秀,从小学到高中,学习成绩一直排第一,还拿了国际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明年可以免试进清华。儿子是他和妻子的全部希望。
于是,警方调整方向,开始调查麻醉剂失窃的案件。
每隔两天,郭利都要打电话向警察询问破案的进展。他得知,十几年前,另一个城市曾发生过五起麻醉被害者,然后放血的案件。凶手叫白启明,后来自我了结身亡。在自我了结前,他交代了那几起案子,在他家也找到了死者们的东西。而且,白启明最喜欢的装扮就是一身皮衣皮裤,莫非有人模仿他犯罪?
一个月过去,郭利再也坐不住了。既然警方找不到线索,他就自己去寻找!接连几天,郭利几乎将小区的住户都走访了一遍。在认识的人眼里,他妻子性情温良,没有不良嗜好,甚至没跟人吵过架。这样的人,怎么会被残忍地杀害呢?只有一种可能,那个变态杀人狂是随机杀人!
入夜,郭利筋疲力尽地回家。吃过饭,他想了想,打开电脑上网,找找十几年前的那些案件,看有没有线索。
输入关键词后,屏幕上出现了数十条信息。郭利很快就找到了十几年前的凶杀案:当时,白启明在4年里杀了5个人,警方却一筹莫展。后来,白启明因患癌症自我了结,临死前交代了自己的罪行。他杀人时没有固定目标,完全是随机的五个人,不过,全是女人。他先麻醉被害人,然后这天,他想出去转转,便找出那件很少穿的名贵礼服,对镜打扮好了,手伸进口袋,希望发现些零钱坐车,却发现有一纸条,上书:打扮这么整齐,想去哪儿啊?放血,随手把血浆扔进垃圾箱里。后来,有精神病专家推断,白启明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极度厌恶女人。白启明拥有化工、医学双博士学位,心思缜密,每桩凶杀案都设计得天衣无缝。如果不是他自我了结,恐怕那些案子将永远成为悬案。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郭利的手微微颤抖:现在白启明死了,却出现了效仿者。如果这个效仿者有足够高的智商,会不会和白启明一样,永远不会被抓获呢?
隔壁传来了阿冬的咳嗽声,郭利起身去敲儿子的房门。阿冬患哮喘,偶尔会发作。郭利隔着门问: 是不是把治疗仪摘下来了? 去年,郭利为阿冬买了个治哮喘的电子治疗仪戴在手上,但儿子说,戴着就像是女人戴手镯,他常常偷偷摘下来。
过了一阵,阿冬的房间又平静了,他一定是又戴上了 手镯 。电子治疗仪的临床验证效果很好,它还有定位系统,只要患者戴着,随时可以知道他的具体方位。
回房后,郭利重新坐到电脑前,一页页翻下去,一个博客链接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男人记录了两年前他妻子被杀的经过,也是先被人麻醉,然后从颈部抽干身体里的血液,至今仍未破案。
郭利的心怦怦直跳:他妻子的死,和自己的妻子如出一辙!而且,只相距两年,会不会是同一个凶手呢?
郭利仔细阅读博客信息,发现那男人就住在邻省,坐火车去不过3小时。于是,郭利抄下邮箱地址,给他发了个邮件,不仅说了自己妻子死亡的详情,还附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二、夜变
想不到,十分钟后,郭利的手机响了,竟是写博客的那个男人 刘立德打来的。
刘立德说,两年前的深夜,他睡得正沉,天微明时,却突然发现妻子不在床上。他进到客厅,发现妻子坐在阳台上,一动不动。他走上前,这才发现妻子死了,脸色白得吓人,嘴巴大张,眼睛上翻。当时,儿子正从房间出来,吓得哭了起来。
两个男人不禁唏嘘,他们的经历何女友:“你喝完酒红红的脸,超像煮熟的猪头。”其相似!不过,刘立德更悲惨,儿子因为惊吓过度,精神出了问题。后来送进医院,由于医院管理不善,儿子竟然走失了,至今下落不明。
正说着电话,郭利突然听到门外有动静。这么晚了,会是谁呢?他合上手机,悄悄走到门边,猛地拉开门,只见阿冬瑟缩在墙角里,恐惧地说: 刚才、刚才窗口好像有个黑衣人。
郭利忙走到窗边,窗外昏黄的路灯下黑乎1乎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阿冬似乎吓坏了: 我房里有股怪怪的味道。我听到有人喊我,就马上跑出来,看到窗口有人影一闪,我就蹲到了地上。 儿子虽然是半大小伙子了,可天性胆小。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他盯上了火车站候车人厅里,那个用竹筐背着一个小女孩的女人。他要趁机偷走那个女孩。他

相信凭他的技术,能够趁这个女人不注意的时候,很轻易地得手,然后很快地转手卖

掉。

“你好,背后的是你女儿?”他假装友好地问道。

“不。”女人冷淡地回答道。但慢慢的,女人打开了话匣子,开始讲起自己的家乡、父母,但是一直不提背后的女孩。

他心不在焉地附和着,偷偷看了一眼女人背后的小孩,小姑娘止在竹筐里甜甜地睡着,似乎没感觉到即将降临的危险。

因为他的亲切随和,女人放松了警惕,终于,她说得累了,慢慢打起了瞌睡。

他知道机不可失,这时候抱走孩子,别人会认为他是孩子的爸爸。于是他站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女人背后,双手抱住小女孩,要将她从竹筐里抱出来。

那一瞬问,他惊奇地发现,他怎么抱那个女孩也抱不起来,女孩好像没有双腿,就只有上半身。再仔细一看,他几乎吓个半死,原来女孩就长在女人的背上。

女人当然也被拉了起来,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样的连体姐妹,你头一次见吧?”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恶灵归来;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