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远房堂姐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远房堂姐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07 23:28:00阅读 本文有2619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我爸告诉我,她是我的一个远房堂姐,小时候父母双亡,挺可怜的。现在她有份不错的工作,算是苦尽甘来了。昨天,我第一次见到她。 她的容貌我很难描述。虽然我爸妈都夸她好看...

我爸告诉我,她是我的一个远房堂姐,小时候父母双亡,挺可怜的。现在她有份不错的工作,算是苦尽甘来了。昨天,我第一次见到她。

她的容貌我很难描述。虽然我爸妈都夸她好看 长发飘逸,皮肤白晳,鼻子高挺,但我认为难下定论,因为她的长发遮住了脸型,影响了我的判断。

妈妈觉得她长相上还不够完美的地方是眼睛,她的眼睛充满血丝。我妈就劝她: 来婶婶这里就好好休息,好好玩,其他的事就先别想了。

她笑着说: 习惯啦。 她笑时露出的牙是雪白的,跟她的皮肤一样。给她安排好房间之后,妈妈给她拿来了一把蒲扇,说: 听通知说明天7 点咱们这片停电。看着啊,我把扇子放在桌上,明天停电了就用这个。 她笑着摇摇头: 婶婶,不用麻烦了, 我从小就不怕热。

走出她的房间,我问妈: 堂姐是做什么工作的? 妈小声对我说: 别问,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少来打扰你姐姐就是了。 我都上初一了,他们还把我当小孩子!

晚上,我去盥洗室刷牙,看到她正站在水槽的镜子前,我正想打招呼,却被镜子里显现的图像吓住了。镜子里显现的是一张扭曲的鬼脸!

推荐阅读:我父亲亲身经历

我惊叫了一声。她转过头来,还是那张雪肤高鼻的脸,刚才只不过是她在对着镜子做鬼脸。她朝我一笑,露出白牙。我听不清她说了什么,之后她轻轻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像在飘。我闭着眼睛刷牙、洗脸,因为我不敢看镜子。我走回房间时,发现她的卧室已经熄了灯。奇怪,她睡得还挺早的呀。

我关了灯,躺在床上,莫名的恐惧立即袭来。我觉得风扇吹来的风都是凉飕飕的,听到的风扇转动声似乎比平时更嘈杂一些。走廊里也起风了,吹得门板轻微振动,锁舌在槽里发出很小、很密集的碰击声

我7 点半起了床,四周静极了,觉得有点燥热,一按风扇,没动,果然停电了。

弟弟,来吃早餐吧。 她在楼下叫我。

她从锅里端出一盘包子。她的动作都很轻盈,几乎听不到声响。尽管那么早就关灯休息,可是她的眼还是布满血丝。

我问: 姐姐,我爸妈呢? 她的眼睛没离开手里的包子,嘴里说: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单位有急事吧。你要乖乖地把包子吃掉哦。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今晚,老刘的心情特别激动,难得儿子小志还记得今天是他五十岁的生H,更请来亲友为他庆祝。他满心欢喜,儿子真是长人了,懂事了。

想到这里,他长出了一口气,不由拿起在他桌上摆了二十多年的全家福端详起来。

忽然,他一声惊叫,手巾的相片掉在地上,相框上的玻璃捧得粉碎。这张相片他再熟悉不过:照片最前面的是才几岁大的小志,后面坐在椅子上的是老刘夫妻。可刚才他忽然发现,照片上竞只有小志和他老婆两個人,他的位置竞只有一把空空的椅子。

老刘吓出一身冷汀。“难道自己眼花了?”又看了一眼,还是没有。他脑袋“嗡”的一声:“看来我的日子到头了,也许是在地下的老婆觉得孤单,想要我去陪她了。”想到这里,老刘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身子猛然一阵抽搐,最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门“吱呀”一声响,小志走了进来。他看看地上的老刘,脸上露出一丝诡笑:“一张照片就把老东西解决了,现在家里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

最近小志的手气不好,几天下来欠了几十万。他知道,虽然老爸有钱,可一定不会给他去还赌债。他一发狠,才生出这邪恶的念头。他知道老刘迷信、胆小,而且有心脏病,于是偷偷将他经常看的那张全家福换掉,果然,老刘就这么活活吓死了。

小志越想越得意,弯腰捡起那张照片。忽然,他也“啊”的一声惊叫,把照片丢在地上,接着身子老婆指着胸罩说:你看都破了!一阵抽搐,最后像老刘一样倒在了地上。

此时,那张照片就在小志与老刘之间。只见照片上老刘夫妻并排而坐,却根本没有小志的影子……

上一页12下一页

她的衣襟上有两个红黑回到家,我和老婆累倒在沙发上。色的渍点。我的心脏急剧地跳动,壮着胆子试探她: 姐姐, 你的衣服脏了。 她连忙低头,不自然地笑了: 哎呀!大概是酱油吧。

一股寒意从脊柱直入我头顶。我说: 我家从来不用酱油,因为我爸不喜欢。

她拍了拍自己的头,做出恍然大悟之状: 哦, 瞧我这脑子! 对对,今天的早餐根本就没用到酱油啊,是包子的馅汁滴上去了。来, 快吃吧。

我说我还是很困,先回去睡一会儿。她没有勉强我,便把包子放回锅里。我等她走进了卧室,就偷偷揭开锅盖,掰开包子,没发现有什么特别,只觉得气味有点腥。

我蹑手蹑脚地走近她的房间。里面传来恐怖的音乐声 我毛骨悚然,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往里看

她竟然在看电视!

我急忙跑回房间,按下了电风扇的按钮,扇叶纹丝不动。我想按另一挡,因为紧张,手不听使唤,像棍子一样把电风扇捅得轰然倒地。我又手忙脚乱地按了下台灯,也没有亮。汗水啪啪地滴在桌面上,我听到自己拉锯般的喘气声。 吱 门开了。她幽幽地朝我走来: 哎呀,风扇怎么倒了?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问: 你

你怎么能看电视? 说话时,我的右手在身后偷偷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锤子。正要去扶起风扇的她停下手,抬起头,用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 你说什么?

我的心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我大声说: 停电了,你怎么还能看电视?

她那双眼睛比原来大了一倍。 停电?没有停电啊,那个通知今天早晨取消了啊。

可是我的风扇和台灯都开不了!

她把风扇扶起来,指着定时按钮说: 你看,昨晚肯定开了定时。半夜的时候按钮就转到 O F F 了,当然开不了啦, 傻瓜。 她把按钮从 OFF 转到 ON ,风扇就转了起来。这股风真是我这辈子最沁人心脾的风!

可是,当我的目光瞟到台灯,疑云重新笼罩了我的心头。

它刚才为什么不亮?

她叹了口气: 弟弟,你这是怎么了?插头根本就没插上啊。

我低头一看,明白了,风扇倒地时把台灯的插头碰掉了。

那一刻的感觉,好似劫后余生,美妙得简直无法形容。世界上的一切突然变得光明而美好。整个白天,我都在愉悦中度过,平常看起来面目可憎的数学练习也变得可爱起来,我一口气做了平常一周时间都做不了的习题,心里非常充实。上一页1234下一页

午饭和晚饭都是堂姐为我做的,卤肉和骨头汤的味道异常鲜美。

饭后,我凭窗远望了很久,对着远山奇形怪状的剪影浮想联翩。想想自己两天以来的疑神疑鬼,忍不住笑了起来。天已经完全黑了,爸妈还没有回家。我转身想去开灯,猛然发现一个人影站在我面前!我吓了一大跳。

是堂姐。

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样子,她的声音变得极为阴冷: 不用等了,他们不会回来的。

你 说什么?

我是说,你原先的怀疑是对的。

我张口结舌: 那些包子

她阴测测地笑着,白森森的牙在黑暗中闪烁: 所以才叫你不用等了。 她伸出白生生的双手搭上了我的双肩。

我浑身乱抖: 白 白天 你 为什么不 不动手?

太阳下山之后,才是我的工作时间。 她张开嘴,那些白牙朝我的脸俯冲下来。

我放声惨叫!

时间凝固了。

她突然咯咯咯地笑了: 逗你玩呢。瞧你,还男孩子呢,脸都白啦!谁让你疑神疑鬼了。好啦好啦,是姐姐不对,不该吓唬你。哎哟,等会儿叔叔、婶婶回来该骂我了。

夜深了。她打开笔记本电脑,点开了一个名为 恐怖小说约稿 的word 文档。《悚族》的编辑已经催了她五天了。这几天她殚精竭虑,无论吃饭睡觉都在构思,今天终于有了思路。叔叔、婶婶不在家,要照看堂弟真有点麻烦,不过一个神经质的堂弟真是写手的财富啊!她在电脑上写下了故事的题目 远房堂姐。

她思如泉涌,丝毫没有注意到她那患有夜游症的堂弟拿着锤子站在她的身后,他的牙齿白白的,有两颗像象牙一般突出在外,而他拿的锤柄上有两个红黑色的渍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郑勤丰小的时候特别淘气,有一回,他在外边疯玩够了回家,当时正值晚班,刚一进院子,恍恍惚惚见角落里有一个白乎乎的影子,他便上去追打,结果那白影儿一晃就不见了。这时就听见正在屋里炕上坐着的老祖母说: 小孩子,真淘气,不能对你大爷这么没有礼貌!快回屋! 那时郑勤丰的祖父已经去世,祖母也已将近百岁的高龄。

郑勤丰挺纳闷: 祖母明明在屋子里,她咋知道外面发生的事儿呢?再说祖父是独生子,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一位大爷! 带着疑问郑勤丰进了屋子。

他是你祖父的结义大哥,论起辈分来,我还要管他叫声 哥 呢,你这孩子对你大爷真没有礼数! 老祖母接着嗔怪郑勤丰道。

郑勤丰听得似懂非懂,云里雾里一般摸不着头脚。

郑勤丰的祖父名叫郑益田,是远近闻名的名医,大伙儿都尊他为 郑先生 。他医术高超,秉性善良,脾气也好,遇到家里困难付不起诊金的病人,也都竭尽全力去救治,并不在意有没有诊金,十里八村的人们没有不知道他的名气的。

这天半夜,郑先生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急忙起来,打开院门,见外面的来人比自己年长几岁,看样子非常焦急。来人说他叫胡启文,家在邻村的韩家营,说是他的老母亲得了急症。

郑先生一听是邻村韩家营的人,忙说: 别着急,咱这就去。 立即带了药箱,备上几味常用的中药,坐上来人赶来接他的布棚子车。不大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郑先生赶紧下车,进屋来给病人诊治。见患病的是一位老太太,双眼紧闭,气息微弱。郑先生赶忙给病人把了把脉,然后从药箱中取出银针,找好穴位,扎了下去。一盏茶的工夫,老太太慢慢睁开了眼睛,只是还不能言语。接着,他又提笔开了一个药方,从药箱中取出几味药来,匀好药量,包好。然后指着药方中的一味中药对胡启文说: 这味药,这儿没有,你赶紧到镇上的药铺去抓药!把药抓来凑齐后煎好,按药方服用。

先生,这药钱和诊金一共是多少? 胡启文忙问郑先生。

这药是我自己采来的,诊金你也不用急着给,如今最紧急的是赶快去抓药,救命要紧,千万别再耽搁了时间!你也不用急着用车子送我了,二三里路,我一会儿就到家了。 说着。他便告辞走出来。结果一出院子,只见外面黑乎乎的一片,他竟迷了方向,跌跌撞撞走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自己村庄的影子。正在这时,忽听得远处鸡叫了头遍,天渐渐放亮。他环顾四周,只见身边一片坟茔,自己竟然在村东的韩家坟堆里转悠了半宿,立时惊出一身冷汗。回到家中,他还心有余悸,半晌才缓过神来。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远房堂姐;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鬼故事之恶鬼收错人

下一篇:梳妆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