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我与UFO的五次邂逅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我与UFO的五次邂逅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07 21:21:00阅读 本文有2885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我是一名日语教师,曾经在2000年和2002年五次目击UFO,之后,我再也没看到过UFO。直到2008年3月4日晚,当再次看到了我无法解释且跟之前四次不同的UFO时,才决定把这几次目击UFO的经历...

我是一名日语教师,曾经在2000年和2002年五次目击UFO,之后,我再也没看到过UFO。直到2008年3月4日晚,当再次看到了我无法解释且跟之前四次不同的UFO时,才决定把这几次目击UFO的经历一并写下来,与广大UFO爱好者一起分享。

第一次目击事件

第一次目击UFO还是在2000年,大约在四五月。

当时我在深圳理工学校任教。那天20:00左右,我与母亲一起在学校操场散步,当时鹏兴花园2期工程正在建设中,楼架子已经起来了。在在建的两栋楼之间的上空,有一个暗红色的小点正在做“之”字形运动,并很快消失。

因为距离远,不是近距离观测,所以除了当时兴奋了一小下,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后面也很少提及。

但之后的三次目击,让我真正相信了UFO的存在,并且逢人便说,以至于我的朋友、同事还有学生没有不知道的。

推荐阅读:身边的男人

第二次目击事件

第二次目击发生在2002年6月25日,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天中午,我在深南大道那个门诊部的血站献了400毫升的血,然后回家休息了一下。在19:05左右打的去火车站,要去接从山东老家来的母亲和外甥女。

出租车上了滨河路高架桥时,大约在文锦渡口岸大楼附近,两座楼中间有一个空隙。我无意间从前排右窗望出去,远处的一座大楼上空,悬停着一个东西,一动不动。从我这个角度看去,侧面是个倒扣的碟形,呈银灰色。虽然距离很远,但可看出,个头不小,(时间为19:20~19:25,因为是夏季,天还比较亮,能见度很好)。

我连忙对司机说:“快停车!那是什么东西?”可那条路是不许停车的,司机踩下了刹车,车稍微减了一下速,滑了过去,此时视线已经被旁边的楼挡住了,司机什么都没看到。我把看到的东西给他描绘了一下,并问他是不是飞碟?司机想了一下说:“大概是热气球吧!”我也从没想过自己会真的看到飞碟,虽然觉得热气球不会是那种形状,也不会停得那么稳,但也就哈哈一笑过去了。当时还问了司机一个很弱智的问题:“你们整天在外边跑,会不会经常看天?”司机的回答更有意思,“我们开车的哪敢看天,光看地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苏青叶是电台的DJ,主持一档午夜的鬼故事节目。平心而论,苏青叶并不喜欢这个栏目,但她喜欢播音,她觉得自己总会出人头地的。

这个工作惟一让苏青叶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薪水太低。她还没转正,以她的工资甚至不够晚上回家打车的钱。每到深夜,当她走出单位,整个城市已沉沉睡去。公交没有了,只剩下空荡的地铁。

佐治是酒吧歌手,每到深夜11点10分,他会出现在地铁的站台上,同苏青叶坐一班车回家。苏青叶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被那个瘦瘦高高的身影所感动,即使她来晚了,错过了那班车,那个背着吉他的男生依旧在等着她。

苏青叶承认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帅气的男生。她想起一年前他们第一次说话时的样子。那次除了他们,车上还有一个人。这在之前坐车时,是很少见的。可正因为这个人。佐治第一次跟她说起了话。

苏青叶正在低头摆弄手机,佐治一屁股坐在了旁边。其实他们之前,早已彼此熟悉,除了没说话,他们已经点过头。微笑过,甚至佐治还在一次苏青叶跌倒时,扶过她一把。所以。当佐治坐下来,苏青叶并没感觉很突兀。佐治说:“你看角落里那两个人,那女人真的很爱那男人,她从上车起,眼睛就没离开过那男人。”

苏青叶抬起头,望向那个角落,说:“什么两个人,明明只有一个男人嘛。”“怎么?你看不到那个女人吗?”佐治大惊失色道。

这一下把苏青叶吓了一跳,她扭过头,对佐治说,你别吓唬我啊,我可是做鬼故事的!

“真是两个人,你看,那女人站起来了,她慢慢走过来了。”说完,佐治一下子站起来,跑到了后面的座位上。然后低着头。小声说,“你别动哦,她现在坐在你旁边了!”

苏青叶“嗽”地一下蹦起来。放声尖叫,把角落里那个男人也吓了一跳。苏青叶蹦跳了半天,一回头,发现佐治正在后座上捂着嘴狂笑,那副欠扁的德行差点把苏青叶气死。

那之后,他们之间熟悉起来。苏青叶知道佐治是酒吧歌手。而佐治也清楚苏青叶是个电台DJ,他们的工作彼此似乎没什么联系,但好像也能找出点共通。佐治是个怪异的家伙,他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鬼故事,给苏青叶的工作提供了很多可用的资料。为此,苏青叶很感激,嚷嚷着请佐治吃饭,可定好了,却因为佐治临时有事而取消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第二天上午,我带母亲和外甥女去吃饭,随手在报摊买了份《晶报》,上面一个头条新闻震惊了我:昨天19:40~21:30,宝安机场上空惊现不明飞行物,数百人目击!从发现的时间上看,应该就是我看到的东西!不同的是,他们看到的UFO发着红光——我想大概是因为那时天已经黑了。

当时,我还在深圳书城的某个大型培训中心授课,晚上上完课,推迟了一会儿下课,把我目击的过程给学生们讲了一下,还在黑板上画了行走路线和不明飞行物的图形。同学们也很兴奋,议论纷纷。后来好多学生说,打那儿之后,他们在路上有机会就会看看天,期待着能与外星来客来个近距离接触。

晚上回到家,我拿着那份报纸在屋里转来转去,心情无法平静。后来决定给那位叫林乐山的记者报料。当时,林记者还是用呼机,我就给他留言说:“有急事,请速回电!”半天没动静。于是又给他留言说:“我有飞碟的消息!”电话“噌”一下就打回来了!

我把目击经过跟他详细地说了一遍,他也很兴奋,告诉我,应该就是他们看到的。而且,还告诉我一个好消息,他们今天又去宝安机场蹲点,结果在19:30~21:30,宝安机场上空又出现了一大四小,共五个不明飞行物!

飞碟的消息在《晶报》上大概登了三天。

第三天的报纸,再一次印证了我的目击属实。有位张先生报料说,6月25日15:00左右,在深圳百花四路蓝天大厦车站附近,有数十名等巴士的乘客发现蓝天大厦上空悬停着一个圆盘状的不明飞行物,其底面中部有一个圆柱形物体不停旋转,整个飞行物却是不动的。更重要的是:该物体为银白色!苍天呀!大地呀!我看到的是银灰色啊!也许只是光线的误差吧!

激动了几天,终于平静下来了!可是就在7月7日那天,我又第三次目击到了UFO,而且真是近距离——太近了!

第三次目击事件

那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首先,7月7日是一个所有中国人都不能忘却的日子。我早上去书城上9:30的课。9:20左右,311大巴停在了地王大厦那个十字路口等红灯(往南山方向)。我坐在中部靠右侧车窗位置。

也是无意间看了一下地王,突然发现,有一个不明物体在地王大厦侧后方大约中部处旋转前进。该物体整体就像一个被放大了几十倍的大救生圈,又像一个放大了千百倍的大白金手镯,周边似乎有一圈凹槽,周围像镶嵌了许多钻石一样散发着美丽的光辉,但不刺眼,还散发着如同鸭绒般的淡淡的黄光。上一页1234下一页

它很大,成10°角(前低后高)缓慢地顺时针旋转前进。当时,大约有1/4已经隐到了地王大厦背后(南侧)。那个角度我至今都想不明白,因为看起来似乎马上就要在地王大厦后面的深圳电大楼顶降落一般。我只顾观察它,因为弄不清是什么,只剩下惊讶了,所以没有叫喊。

绿灯亮了,311驶进了站台。一下车,我就到处找,天上什么都没有(也许是位置问题)。我跑上通往书城的天桥,还是没有,而周围的人都很正常,没有一个人像我这样。当时,我甚至怀疑是不是看错了!可是,我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它太真实了,看得出,那是个分量不轻的大家伙(直到2007年7月的一天,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UFO视频录像,有一个跟它类似的东西在一栋大楼顶部旋转,然后突然加速消失,一瞬间的事,我才想到也许我看到的不明飞行物就是这样消失的)!

进了书城电梯,遇到一个学生,我跟他笑着说了刚才看到的东西,他也将信将疑,笑着说难道老师又看到飞碟了?

因为不敢确定,所以上课时我没有提这件事。讲到一半时,正好有个表示“不可能”的句型,我就造了个句子:“不可能又让我看到UFO了。”于是,结果大家都猜到了吧!——我终于按捺不住,又把刚刚看到的情形给大家讲了一遍,又画了示意图。这时,有个女生说,怪不得她下巴士时看到老师在天桥上到处张望,原来在找UFO啊!

晚上,又给林记者报料。他听了我的叙述后,肯定地说,你看到的一定是不明飞行物。但遗憾的是,只有我一个人报料,无法证实!很郁闷啊!

第四次目击事件

第四次目击UFO,是在大梅沙海滩。

过了几天,我带着母亲和外甥女去大梅沙游泳。

当时天已经黑了,下着小雨。我从海里上岸,坐在沙滩上休息。旁边坐着一对蛇口来的夫妻,我们就一直聊天。我正对着大海,远处是乌云,黑乎乎的。

突然,从海天交接的乌云中飞出一个暗红色的小点,直直地从右侧向左侧飞去,速度很快,绝不是飞机能比的。我大叫起来,“快看!那是什么?”黑暗中的红点不易捕捉,而我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它。当那对夫妻转头看时,那个小红点已经隐入了左侧周末和老公去看电影。的乌云中,只有短短的几秒。他们什么都没看见,只是困惑地对我说,“什么都没有啊!”无语呀!郁闷呐!——这个红点,不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那种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很讨厌妹妹,从她出生的那一天起,仿佛她生来就是专门和我做对的。那天,因为她的出生,父母才没有去参加我的小学入学典礼。我一个人彷徨无助地站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那一刻,我深切意识到,我被遗弃了。

因为妹妹的出现,我再也不是父母心中最重要的人了。

我努力学习,争取各种我可以争取到的奖状,业余时间读书、写作文、画画、练习舞蹈,德智体全面发展,是我们学校里最优秀的小孩。即便是这样,我仍然得不到父母的认可和夸奖。

他们总是忽视我的优秀,皱着眉头望着我: 孩子,你不必这么努力。

不但如此,他们还总是严厉地对我说: 出去玩的时候带上妹妹!

似乎,我还留在这个家里的唯一意义,就是照顾妹妹,陪着那个缠人的、淘气的、爱哭的倒霉蛋儿玩耍,倘若有一天妹妹长大了,再也不需要我照顾了,那么,我是不是会被扫地出门呢?

老天有眼,妹妹变傻了,就在三年前的夏天。她本来明亮的眼睛变得昏暗而呆滞,本来爱哭的她再也没有掉过泪,本来很灵活的小嘴儿也似乎失去了动力,再也不肯开口说话。那个时候,我以为我的幸福时光终于来临了。

虽然当时我也半真半假地哭得惊天动地,但是我确定我是开心的。因为妹妹再也没有资格和我比了,从此以后,我才是父母唯一的,优秀的小孩。

可是,事与愿违,妹妹变傻以后,父母好像更喜欢她,更疼她了。她成了他们生活的中心,是他们的太阳,是他们的生命。

以至于,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要狠狠的掐掐自己的胳膊。

我必须,确认我还活着;我必须,确认我不是个透明人;我必须,确认我不是空气。

2。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妹妹的阴谋。

妹妹并没有变傻,她是装的,她故意的,为了让父母完全忽略我,为了夺走父母所有的爱,她故意的。

虽然她看起来好像很呆滞,好像失语了,但她城府很深。

我绝对不会相信,她是个傻子。

她总是偷偷把我的私人日记故意放到容易被父母发现的地方,或者把我写好的作业涂得乱七八糟,甚至偷偷在我的跳舞鞋里放进破碎的玻璃渣。她那鼓鼓的小肚子里,有无数的花花肠子,除了我,没有人能够看透。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我与UFO的五次邂逅;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