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午夜地铁里的爱情故事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午夜地铁里的爱情故事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07 20:34:00阅读 本文有2880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苏青叶是电台的DJ,主持一档午夜的鬼故事节目。平心而论,苏青叶并不喜欢这个栏目,但她喜欢播音,她觉得自己总会出人头地的。 这个工作惟一让苏青叶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薪水太低...

苏青叶是电台的DJ,主持一档午夜的鬼故事节目。平心而论,苏青叶并不喜欢这个栏目,但她喜欢播音,她觉得自己总会出人头地的。

这个工作惟一让苏青叶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薪水太低。她还没转正,以她的工资甚至不够晚上回家打车的钱。每到深夜,当她走出单位,整个城市已沉沉睡去。公交没有了,只剩下空荡的地铁。

佐治是酒吧歌手,每到深夜11点10分,他会出现在地铁的站台上,同苏青叶坐一班车回家。苏青叶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被那个瘦瘦高高的身影所感动,即使她来晚了,错过了那班车,那个背着吉他的男生依旧在等着她。

苏青叶承认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帅气的男生。她想起一年前他们第一次说话时的样子。那次除了他们,车上还有一个人。这在之前坐车时,是很少见的。可正因为这个人。佐治第一次跟她说起了话。

苏青叶正在低头摆弄手机,佐治一屁股坐在了旁边。其实他们之前,早已彼此熟悉,除了没说话,他们已经点过头。微笑过,甚至佐治还在一次苏青叶跌倒时,扶过她一把。所以。当佐治坐下来,苏青叶并没感觉很突兀。佐治说:“你看角落里那两个人,那女人真的很爱那男人,她从上车起,眼睛就没离开过那男人。”

苏青叶抬起头,望向那个角落,说:“什么两个人,明明只有一个男人嘛。”“怎么?你看不到那个女人吗?”佐治大惊失色道。

推荐阅读:[奇闻怪事]门里的庙牙姐去世了!她是谁?生了哪些病?故事中的门先生照片

这一下把苏青叶吓了一跳,她扭过头,对佐治说,你别吓唬我啊,我可是做鬼故事的!

“真是两个人,你看,那女人站起来了,她慢慢走过来了。”说完,佐治一下子站起来,跑到了后面的座位上。然后低着头。小声说,“你别动哦,她现在坐在你旁边了!”

苏青叶“嗽”地一下蹦起来。放声尖叫,把角落里那个男人也吓了一跳。苏青叶蹦跳了半天,一回头,发现佐治正在后座上捂着嘴狂笑,那副欠扁的德行差点把苏青叶气死。

那之后,他们之间熟悉起来。苏青叶知道佐治是酒吧歌手。而佐治也清楚苏青叶是个电台DJ,他们的工作彼此似乎没什么联系,但好像也能找出点共通。佐治是个怪异的家伙,他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鬼故事,给苏青叶的工作提供了很多可用的资料。为此,苏青叶很感激,嚷嚷着请佐治吃饭,可定好了,却因为佐治临时有事而取消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恶鬼常常化成鸟儿或编蛹的形状出现,或是化成四肢不全的人形。贪婪是恶鬼的本性。唱歌是一种蛊惑生灵的妖术,连鬼都会中邪。

有一位妇人,在园子里选了块地准备耕种,就在上面锄起草来。夜幕降临时,草锄光了,地也平了,妇人归家而去。

哎呀!飞来了一只小鸟,叽叽喳喳喳喳地唱开了:

“妇人除草忙,

鸟儿种草欢。”

第二天早晨,妇人带着种子来到地里,看见整个园子又变得杂草丛生,就吃了一惊。她急忙去找丈夫,把这事告诉他。男人怎么也不相信,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不过,妻子坚持这么说。他便决定帮她干一天活。

两入一起来到地里,干了整整一天,锄掉了所有的草,把地收拾得干干净净。为了弄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天黑之前,两人在地里放了几个捕鸟的罗网,第二天早晨,他们果然发现那只唱歌的鸟儿落了网。男人正要折断它的腿和翅膀,小鸟又唱了起来:

“我是一只小鸽子,驱邪又避灾;

别伤我,别害我,我会保佑你。”

妇人只惦记着自己的地,一心要把这祸害无穷的东西弄死。可男人想,这鸟分明是一个神通广大的精灵,弄死它太愚蠢了,于是他把它放了。

过了几个星期,妇人回娘家去生第一个孩子,这是老规矩。到她该回家的时候,她的丈夫取出了一坛棕榈酒,到丈人家去接她。路上他碰上了一个无头、无臂、无腿、只有躯干的秃鬼。秃鬼挺有礼貌地问他去那儿,男人回答了他。秃鬼求他允许自己陪他一起去,还要替他拿洒坛子。

男人非常奇怪,说道:“可你没法拿呀。”那秃丈夫闻言说:“有些事不知道要比知道了好!”鬼非拿不可,男人只得把酒坛子搁在它的秃头上。一路上,秃鬼就顶着这酒坛子。

到了丈人家,他们被带到了一座茅棚里,家人拿来了丰盛的食物。男人吃了个痛快,秃鬼把汤匙、餐刀也吞进厂肚子。

第二天,早饭吃的是一只山羊。男人吃了个饱,秃鬼吃了山羊骨头、角和皮,连锅也一起吃了。吃完饭,男人带着老婆和刚出生的小宝宝一起回家,贪吃的秃鬼也跟着他们。

走到男人来时与秃鬼相遇的地方--秃鬼就是从这儿钻出来的,秃鬼站住了说道:“我们一道吃你的老婆,别小气!我们一道吃你的小孩,别小气!” 上一页123下一页

佐治的鬼故事并不非常恐怖。但却让苏青叶慢慢后怕。比如他告诉苏青叶,你见没见过一个婴儿会在无人看管的时候突然咯咯地笑起来?你想会是什么?婴儿的眼睛很纯洁,所以他们会看见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有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在逗他们!

苏青叶当时不害怕,但后来越想越怕。有一天她到姐姐家,盯着自己才满一岁的外甥女,足足看了一天。当外甥女突然放声痛哭的时候,她吓得抱头鼠窜。姐姐赶忙过来,检查了孩子,然后边换尿不湿边对她说:“你直接告诉我她尿了就好,不用这么夸张。”把苏青叶尴尬得想找地缝钻。

6月15日这天台庆,苏青叶录完节目从单位出来,比平时整整晚了一个小时。当最后一辆能看见的出租车从她身边驶过,这条漫长的街,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高跟鞋一下下敲打着街面,声音传出很远,还带着回响。以至于苏青叶总忍不住想回头看看是否有人跟在身后。太晚了,佐治还会等她吗?如果他不在,自己该怎么回家?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她要一个人面对。想到这里,苏青叶有些后悔放走了刚才那辆出租车。她边走,边祈祷,忍不住在心中念叨,佐治呀佐治,你可别让我失望哦!

走到地铁口,佐治从里面迎了出来。苏青叶的心里暖暖的,佐治看上去却有些焦急。他几步迎上来,张口便问:“没出什么事吧?还以为你不来了!”

有人关心,总是让人幸福。苏青叶笑了,她突然觉得这个男生或许是爱上自己了,不然为何如此在乎自己呢?于是,她打趣道:“我也不是你女朋友,你干吗这么关心我?”“废话!”佐治骂了一句,可接下去却不知道如何说,他低下头默默地陪着苏青叶走进了车站。

让苏青叶意外的是,这么晚了,车厢里居然还有别人。三个男人正坐在角落,面无表情地看着苏青叶和佐治走上车。他们的装束看起来很平常,但眼神却让苏青叶不舒服,苏青叶突然有点害怕。

车关门。启动,呼呼的风顺着窗口吹进来。苏青叶一眼就看见了其中一个男人手里的刀子。她的心一紧,连忙向佐治示意。可佐治这个傻瓜不但没注意她,反而把吉他从背上摘下来,对着苏青叶吹嘘起来: “你知道吗?我这把琴是挪威1961年出品的,全手工制作,是收藏经典,现在拿出去拍卖怎么也值三五十万美元……”上一页1234下一页

苏青叶气疯了,这时候这家伙还有心情说这个。可她突然发现,佐治的手在琴板上写着字。仔细看,只有六个字,下一站你下车!佐治的眼神不允许苏青叶拒绝,似乎如果苏青叶不听话,他会把她活吃了。

当车进站,佐治把苏青叶送下了车。苏青叶再回头看时,三个男人谁都没有动弹,只有眼睛在紧紧盯着那把琴。

苏青叶整整担心了一天,几次把电话拿起来想要报警,可最后还是放下了。她不放心。白天就去佐治工作的那条酒吧街,可那里的酒吧太多了,苏青叶根本没找到。到了晚上,刚录完节目,她就冲出了单位。不管佐治怎么坏,怎么戏弄她,这个陪了她整整一年半的男生,如今已经占据了她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这么一想,苏青叶就忍不住想骂人,骂佐治这个混蛋。这家伙居然不用手机,以至于现在苏青叶如此担心。却不知道答案。

地铁站是空的。苏青叶围着几根柱子来回转圈,依旧没找到那熟悉的身影。她开始担心,眼睛里的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这时地铁进站了,冷冷的风扑上站台,吹得苏青叶满心冰冷。

突然,她看到佐治正慢慢走下车。还是那懒洋洋的样子,晃晃的身体看不出有什么损伤。苏青叶心里一热,几步就跑了上去,一头扎进他怀里。佐治倒是先愣住了,抱着苏青叶,半天才缓缓地说:“你怎么来这么早?”

苏青叶哭得很投入,把佐治的衣服都润湿了。她看着眼前缓缓开走的地铁,突然恍然大悟,松开佐治问:“怎么你每天都坐车到这里接我吗?”佐治笑了,笑完又一把将苏青叶拉进怀里,坏坏地说:“你身体真暖,像暖炉!&rdquo妻:“当然是先让它踩一个200度的电熨斗了!”;

苏青叶终于转正了。转正后的她已经有足够的钱打车回家,可她还是喜欢深夜里,踩着一路高跟鞋的声音去乘那班地铁。苏青叶觉得自己应该是恋爱了,否则为什么每天从起床就开始盼望着深夜来临呢?

5月5日是苏青叶的生日。白天她去商场买了一部漂亮大气的手机,她觉得有些话总该说了,即使佐治不说,自己也要说。为此,她嘲笑自己太可怜,生日不但没礼物,还要送别人礼物。

下午跟导播谈稿子时,导播给了苏青叶一个故事,是写一个发生在地铁里的抢劫案。三个准备在深夜地铁里抢劫的罪犯,被一个诡异的男子袭击了。那男子用他的琴吸引了劫匪的注意,放走了自己的女朋友。在黑暗的地铁中,三个劫匪似乎见鬼般,惊吓过度,全部莫名其妙地死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是一名日语教师,曾经在2000年和2002年五次目击UFO,之后,我再也没看到过UFO。直到2008年3月4日晚,当再次看到了我无法解释且跟之前四次不同的UFO时,才决定把这几次目击UFO的经历一并写下来,与广大UFO爱好者一起分享。

第一次目击事件

第一次目击UFO还是在2000年,大约在四五月。

当时我在深圳理工学校任教。那天20:00左右,我与母亲一起在学校操场散步,当时鹏兴花园2期工程正在建设中,楼架子已经起来了。在在建的两栋楼之间的上空,有一个暗红色的小点正在做“之”字形运动,并很快消失。

因为距离远,不是近距离观测,所以除了当时兴奋了一小下,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后面也很少提及。

但之后的三次目击,让我真正相信了UFO的存在,并且逢人便说,以至于我的朋友、同事还有学生没有不知道的。

第二次目击事件

第二次目击发生在2002年6月2我邪魅一笑:“怎么说?”5日,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天中午,我在深南大道那个门诊部的血站献了400毫升的血,然后回家休息了一下。在19:05左右打的去火车站,要去接从山东老家来的母亲和外甥女。

出租车上了滨河路高架桥时,大约在文锦渡口岸大楼附近,两座楼中间有一个空隙。我无意间从前排右窗望出去,远处的一座大楼上空,悬停着一个东西,一动不动。从我这个角度看去,侧面是个倒扣的碟形,呈银灰色。虽然距离很远,但可看出,个头不小,(时间为19:20~19:25,因为是夏季,天还比较亮,能见度很好)。

我连忙对司机说:“快停车!那是什么东西?”可那条路是不许停车的,司机踩下了刹车,车稍微减了一下速,滑了过去,此时视线已经被旁边的楼挡住了,司机什么都没看到。我把看到的东西给他描绘了一下,并问他是不是飞碟?司机想了一下说:“大概是热气球吧!”我也从没想过自己会真的看到飞碟,虽然觉得热气球不会是那种形状,也不会停得那么稳,但也就哈哈一笑过去了。当时还问了司机一个很弱智的问题:“你们整天在外边跑,会不会经常看天?”司机的回答更有意思,“我们开车的哪敢看天,光看地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午夜地铁里的爱情故事;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