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真实故事,清明扫墓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真实故事,清明扫墓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4-29 13:07:00阅读 本文有2139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儿子不信地说:“我说梦话了?我说什么了?” 这是发生在我朋友阿豪身上的怪谈。 就是在他还读初中的时候与父亲回到久违的村落时,细数已经八年未回去了,农村的清新感都是比...

儿子不信地说:“我说梦话了?我说什么了?”

这是发生在我朋友阿豪身上的怪谈。

就是在他还读初中的时候与父亲回到久违的村落时,细数已经八年未回去了,农村的清新感都是比城市好得多。

一些左邻右舍的亲戚朋友们听闻父亲和阿豪回来了,各个都进来坐,喝茶,闲聊两句。

隔日,清明。

与父亲和一些不大认识的叔伯兄弟门坐着三轮车还有摩托车往另外一个山头开去。(那时候村里都是三轮车和摩托车代步的)车上有数箱饼干纸钱和香烛之类的东西,开到山头前,人人都要出力把物件搬上目的地。一眼望去都是男丁。

像在他们南方潮州这个地方,90年初重男轻女特别严重,清明扫墓祭山都必须要男丁来。

不仅要翻几个山头把几代祖宗墓都要上红字点香烛除野草,不管多么深密都要清扫一遍。

第一天活活把阿豪累死。但扫墓要扫上三天,阿豪八岁就随父亲来到大都市,哪里吃得了这些苦,心中便想好了一个计谋。

次日如同昨日一般,车子把人送到村头就没再送了,因为路面坡陡,必须要人代步,翻山越岭般终于在一个小山丘旁停了下来。趁人群忙碌着,阿豪就悄悄退出人群,往密林中走去。

哈哈,空气真新鲜,太舒服了 本来准备找个地方打个盹。日日鸡鸣响,天未亮就要起来,真折腾人。

却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很想往那阴森的山里走,一点也没有想到会不会遇到蛇蝎野兽之类的东西。不知道走了多久,阿豪便开始有了意识。

这是哪?怎么走到这里了。等下爸爸找不到我一定很着急。

便开始往回走,那最新款的黑白手机也突然开不起机,真邪门。喃喃的低声呵斥了一声。

却想起,真邪门?

是的,现在他发现怎么走都在原地。一直都没有前进。是一个类似叫做 鬼打墙 的东西。心里着急了,天越来越黑,没见过世面的他一下子吓住了,虽农村是比较迷信,但他在大都市生活什么时候有遇到这样子的事情。一直往前跑,不想面对现实的往前跑,大声呼救着,终于无力的蹲在树下。

呜呜~爸...

小豪,原来你在这,你“钱有,痛苦没有。”爸找你找得着急死了 一个慈爱的声响。 上一页123下一页一 夜市遇鬼记

夜,宜婷由写字楼里出来。适才忙于手头的工作未顾及五脏庙,这会子闹开了,咕咕地叫着。先去祭一下吧,宜婷想着对面街上有个夜市,里面有好多美味的小吃一路买点吃回去吧。她快步朝前走去。

夜市里好热闹啊,各个摊位都点着明亮的灯笼,摊主的吆喝声,煎锅里滚油地兹兹声,混合着各种食物地香味令宜婷不由得咽了口水。她挑了一个炸鸡翅膀吃下后觉得没那么饿了,便想买点带回家去。

宜婷一路走着,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那个摊位的灯笼不像别处得那么亮,幽幽地泛着暗红的光。摊主也不似人家那样热情地吆喝,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玻璃罩下齐齐地放着一排发糕 好可爱的粉红色呀 宜婷不由想买些带回家去。便问到: 老板,这糕多少钱一块啊? 这摊主好似没听见依旧低着头, 喂,老板糕怎么卖啊? 宜婷提高了声音。 哦 摊主发出了一声冷冷的声音,好像从很深的山洞里面传出来的,同时伸出了五个像竹枝一样的手指 五块钱一块,你要几块啊? 一时间,宜婷整个人像被钉住了一样,只见那个摊主的脸烂得露出了白骨,还有粉红色的液体流下来,那颜色分明和发糕的颜色一摸一样。

啊! 宜婷狂叫一声,回过神来调头没命地跑啊。她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了,不时撞在别人身上,有的人就骂到: 找死啊,不长眼睛的! 而有的人被她一撞竟然飞了出去,就像纸牌一样轻,这一路也不知被她撞飞了多少人。

宜婷一路狂奔到了家门口的巷子里,忽见路灯下站着一个人,低着头,那人见到宜婷便幽幽地说: 小姐,你要几块糕啊? 那张腐烂的脸在昏暗的路灯下更显得恐怖了, 嘿嘿,我今天还没做成生意呢!

第二天大清早,人们在路灯下发现了宜婷的尸体,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塞着一块粉红色的发糕。

推荐阅读:静静灵异故事(静静的故事完整版)

二 地铁奇遇记

入夜时分,我终于把明天要交的报表写完了。没办法,我是刚进公司的新人,要想尽快出人头地只有先当孙子埋头苦干了!踏着月色,沐浴在都市夜的霓虹中我随着涌动的人流进了地铁站。

地铁站里熙熙攘攘的,不时有对对情侣相拥着坐着候车的长椅上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 呜。。。 地铁进站了,我挤进去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终点站才是我的目的地,我拿出一张晚报漫无目的地翻看着。当我看完了一版换一面时,忽然发现对面坐着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苍白的脸色冷漠的眼神,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貌,她是个很耐看的女子咋见之下并不惊艳,但越看越舒服的那种。 上一页123下一页

阿豪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最疼爱他的小姑婆,爷爷的小妹,一个人抚养着几个孙子已经很辛苦了,还从村里跑到这里找他,他激动的一拥而上,原本以为迎接他的是温暖的怀抱没想到多的是一丝冰冷。

或许小姑婆看到他的诧异,便拉着他的手往林子另一头走去。有小姑婆的牵引,16岁的他也不再害怕了。再也没有刚刚那样的事情发生了。

若隐若现的光源,是手电筒。还有阿爸的声音

阿爸,我在这.... 高兴之余甩开了小姑婆的手往人群钻去。而小姑婆一笑而过,宠溺般消失在黑夜之中。

死孩子,跑去哪了,担心死我们了。 面对阿爸的呵斥,阿豪也感到很温馨。

我迷路了,是.... 正准备说小姑婆,往身后一看,哪里还有那慈祥的面容的姑婆。

一声惊呼声带动了大家 不好啦,阿豪他爸,小姑她不行啦

阿豪也被整的莫名其妙,人人都匆匆往村里赶,在偌大的老屋中,大厅只有一个脸色苍白的人儿躺在正中间。

人人哭声响起,阿豪也想狡辩说姑婆没死,刚刚还看到她,但是面前的一些事情已经吓晕了他了。

小姑婆听说他在山头走丢了,吓得从楼上摔下来,所以去了,阿豪也惭愧了几年。再也不敢贪玩了。

昭君:往往在人死时,精神上未死时,人非常想做什么一定要做什么,不必等到头七回魂夜,精神上鬼会去完成才安心的闭目的。

上一页123下一页怪事一:按说人对小时候的事情都不会记的十分清楚,但我却能很清晰的记的,那是我3岁时。我希望说出3岁的字样时你们不要吃惊,更,更不要怀疑这些事的真实性,我敢打赌,一些太特别的事,是会烙在人心灵上一辈子的。我的奶奶,我从小和她住,她也一直记的在我很小时就对她提过我那天看过的。这足以证明,岁月并没有模糊并混淆我的记忆

现在说正题

记的很清楚那是个大白天,并不是一般鬼片里的夜晚。我姑姑当时还没嫁人,就像是我姐姐一样,天天和我蹦啊闹的。当时我很无心的打开了一下缝纫机的针线盒,你们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一只手,我记的很清楚,手心向着我,5指分开,看不见胳膊。针线盒下面不是有个逢吗?那个手就是从那个缝里伸出来的。
当时我姑姑就在我旁边,在自己唱着歌玩。我记的很清我当时啪的一下就把针线盒合上了。并没有像一般电影里那样大喊大叫。也许因为小?当时是有点害怕的,但似乎也没多想什么,当时脑子里也没鬼怪的概念,只本能的觉的这事有古怪,不能说。我姑姑就在我旁边,我什么都没提。我连对我爸妈都没提起过,小时候和奶奶最亲的。长这么大我只告诉过她。

现在大了,看的东西也多了。有时候再回想小时候的事,依然没有怕意(很奇怪吧?)只是常想:难道别人说小孩子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是真的??

怪事2:记的那是我上初一的时候。我奶奶是革命干部,我一直随她住在80年代分给她的100平米的房子里。我的几个姑姑,叔叔,各有各的家。我小时候他们没结婚时,奶奶家里还是很热闹的,天天好多人。随着岁月流逝,奶奶家里也就只剩下了我和她。我的妈妈“不,不,亲爱的,”她母亲回答,“他必须为他的错付出代价!我过来和你一起住。”,在我童年时代,并不是很关心我。我从小就被扔在了奶奶家,而我妈妈,我经常几个月看不见她来看我一次。爸爸那会常年在外地做事。

你们可以想象,一个老人,一个孩子,常年守在一座100平米的老房子里。奶奶睡的早,每个看书熬夜的深夜,都是回响在房子里滴答滴答的钟表声陪着我的。
那个时候我奶奶家的床,明明没有人,也经常会发声 支呀 几声。就像人在床上动了一下时,床发出的那种声音。当时我们也不在意,奶奶家是木头床嘛,谁知道是哪个木头块松动了发一声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真实故事,清明扫墓;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恐怖旅店

下一篇:梦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