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宿舍停尸房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宿舍停尸房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4-29 06:26:00阅读 本文有2711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我叫范晨,不久前幸运地考入了这所医学院。新学期伊始,我便加入了学院的新闻社。 深夜,被电脑屏幕照得脸色发青的我正在网上搜索着各种有意思的新闻信息。 滴答 不知道是哪个...

我叫范晨,不久前幸运地考入了这所医学院。新学期伊始,我便加入了学院的新闻社。

深夜,被电脑屏幕照得脸色发青的我正在网上搜索着各种有意思的新闻信息。

滴答——

不知道是哪个应用程序突然在屏幕的右下角弹出了一个小窗口。我点开小窗口的链接,页面上赫然显示出五个血色扭曲的字迹——灵异档案馆。

“灵异档案馆”里面有着许多以人名命名的文件夹。赖志鹏?我很快就在众多的名字中发现了这个名字,他是我的舍友之一。我好奇地往下滑动滑轮,逐渐显现的照片跟文字让我不寒而栗!那是一具焦黑的尸体,除了焦炭般的皮肤就是一些外翻的血红烂肉。照片底下是一段说明:“赖志鹏,2011年8月14日于家中死于天然气泄漏引起的爆炸。”

“2011年?岂不是一年前?”我嘀咕着转身望向已经熟睡的赖志鹏,“难道我每天都跟一个鬼魂生活在一起吗?”我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便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恶作剧抛诸脑后了。

推荐阅读:再说几个灵异故事吧(宿舍灵异故事)

铃铃铃——

一大早,赖志鹏的手机就响个不停。

“赖志鹏,把你手机关掉!”被吵醒的我不耐烦地喊道。

“他一早就出去了,也没带手机。你去帮他关了吧。”同样睡眼朦胧的李睿掀开蒙在脑袋上的被子对我说道。我只好不情愿地离开被窝,去关掉这恼人的手机。

我拿起赖志鹏的手机,看到一条短信,发件人一栏显示的竟是“灵异档案馆”!我一惊,随后好奇地点开短信内容:“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清于本日8点43分在家中做好死亡准备——7月15日。”

丈夫说:“怕老婆是我国的优秀传统。古书上就有怕老婆的记载:初娶之时,宝相庄严如菩萨,夫菩萨者,焉能不怕!及生子后,泼辣剽悍如夜叉,夫夜叉者,焉能不怕!渐为老妇,鸠皮鹤发如鬼母,夫鬼母者,焉能不怕!所以,我怕!”7月15日?我看了看手机显示的日期,上面显示的分明是8月14日。正在我不解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打开手机日历:“是阴历的七月十五!”

“七月半,鬼乱窜。”我碎碎念着从我奶奶那里听来的顺口溜。想起昨晚在“灵异档案馆”里看到的图片,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我的手机与桌子震动摩擦,发出一股沉闷的声响。我翻开手机,是我订阅的新闻短信:“新闻早知道,本市唐茂花园小区于十分钟前发生天然气泄漏爆炸重大事故,现场状况惨烈,有关部门已介入营救与调查。”唐茂花园正是赖志鹏的家,十分钟前是8点43分,那网站跟短信的预言成真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
    深深的窄巷,曲曲折折,常年没有阳光,幽暗而潮湿。巷的尽头,突兀着一栋高大而漆黑的古宅,看上去像一座阴森而肃穆的碑陵。
    巷子终年阴惨惨的,都说这儿闹鬼,已经多年没有人居住。我痴迷研究城市的历史,胆子又大,就搬到古宅里居住。
    我在最大的一间房子里住下,这里有一张床、一张画、一张写字台,还有一部很古老的留声机。特别是那张油画,上面画着一个神情哀怨的女子,素白的旗袍,胸前绣着一朵莲花,长发低低垂着,看上去十分的无助。尤其这个女子的眼睛,大而亮,让我不敢逼视。我总隐隐地觉得,这双眼睛里,藏着某种东西。
    留声机,很古老,象上世纪30年代旧上海的产物,上面睡着一张大大的碟。
    一周后,我总是做一个奇怪的梦,听到一种特别奇怪的音乐。
    梦里,隐隐约约地看到一个女子,在那首奇怪音乐的伴奏下,起舞、起舞、不停地起舞。
    她,在那首音乐的感召下,踮起脚尖,旋转、旋转、再旋转,从慢到快,然后到极快;奇怪的音乐,从舒缓到急促、到高昂、到万马奔腾,再到戛然而止,随即一片死亡的宁静……
    这个场景,总反复的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常常一身冷汗后惊醒,四周晚上回来,我问他:“怎么样,今天好多人夸你帅吧?”却空空寂寂。
    有一天,我突然留意到那部古老的留声机,上面竟然没有灰尘。我从来没有打扫过,它一直静静地呆在这里,可上面却没有灰尘!这是怎么回事?
    搬起它,插上电源,把摇把转了转,里面躺着一张碟,一摁,有音乐淌出。留声机里,放出的竟然就是我每晚梦里会出现的奇怪音乐,节奏和旋律,与梦里一模一样!
    我恐怖不已,猛地冲过去,一把拔掉了留声机的插座。房间,一下子回到了寂静,寂静得可怕!
 
    2
    找,我一定要找出真相。
    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日出晚归,泡在所有的图书馆里,寻找这首曲子的源头。它到底出自谁之手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把还在熟睡的李睿跟邓尚松喊醒,把事情的始末都告诉了他们。我们感到惊奇的同时还抱有一丝怀疑,于是我们决定赶往唐茂花园小区,看看新闻的真假。

正当我们在太明湖站转车时,身后传来一位老奶奶在这几个月里,她一直坚守在他床边,没有缺过一天。的呼救声。她喘着粗气,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她一把拉起李睿就往湖边跑。清早的太明湖没有什么人烟,周围一片死寂。老奶奶指着湖中央的一团波纹喊道:“孙……孙子……”我们马上反应过来,她的孙子落水了!

水性最好的李睿立即脱下了全身衣服,纵身跃入水中,朝水中央的波纹游去。此时,李睿留在岸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发件人又是“灵异档案馆”!

“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请于本日10点54分在太明湖做好死亡准备

7月15日。”接着传来老奶奶清晰的声音:“是时候走了。”

我紧张地一回头,却没发现老奶奶的身影。而李睿一声呼救后在湖面上留下了最后一片水花。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我们都被诅咒了,我们必须按它的指令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受到惊吓的邓尚松看着沉入湖底的李睿默默地念叨着。

“不是!我们一定有办法阻止它!这是什么狗屁档案馆?”

“我们没有办法阻止命运!我们死定了!”邓尚松把他的手机屏幕对着我。

“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请于本日14点32分在市体育馆天台做好死亡准备——7月15日。”我无力地望着邓尚松手机里的短信,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和他辩解的理由。这条昨晚还被他当成恶作剧的短信,现在却成了他的催命符。

这一切都是因“灵异档案馆”而起,“灵异档案馆”的背后到底是谁?为什么会选中我们?一团疑问纠结在我的脑子里始终找不到解答。“你先回学校,我一定会弄清楚的!”说完我便独自一人离开了太明湖。

我随意在附近找了一家网吧,再次登陆了“灵异档案馆”。依然是那五个血色扭曲的文字,仿佛一团鬼火,看一眼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我在网页上仔细寻找着,发现又多了一些文件夹,“李睿”、“邓尚松”都在其中。我依次点开了文件夹,里面都是一些触目惊心的图片和简短的解说。上一页1234下一页

“李睿,于太明湖死于溺水。”

“邓尚松,于市体育馆死于失足坠楼。”

铃铃铃——

手机突兀地响起,把此刻精神紧绷的我吓了一跳。我接起电话,只听到邓尚松冰冷的告别:“范晨,我死定了。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死去,我受够了等待死亡的恐惧,现在我要自己结束它。”我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只剩下了“嘟嘟”的忙音。

正当我把手机挂掉时,“灵异档案馆”又更新出了一个新的文件夹。“范晨”,没错,正是我的名字!我点开文件夹:“范晨,于瑞希网吧死于火灾浓烟引起的窒息。”

我会死于这家网吧?不!我会活下去的!我起身马上往外走,直到安全地走出了网吧的大门。这个诅咒就这样被消除了吗?当我回头望向那个黑暗又深邃的网吧入口的时候,我的手机又一次突兀地响了起来:“灵异档案馆温馨提示:请于本日16点13分在瑞希网吧做好死亡准备——7月15日。”

我不会理会任何人给我安排好的死亡!我要远离这个网吧!

将这条该死的短信删除后,我便搭车回了学校。

我到达学校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空荡荡的校舍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当我经过解剖实验室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长相恐怖的人在玻璃窗后面盯着我。他没有头发,皮肤干瘪,头骨轮廓分明,与其说是人,不如说他更像一具干尸!我吓得夺路而逃,他穷追不舍。我每经过一个教室,他都会在玻璃门后面盯着我!

铃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响彻整个过道,空洞的回音让人头皮发麻。来电人显示的是“灵异档案馆”,还是找上门来了吗?我接起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像客服一样温柔的声音:“范先生您好,您没有准时在我们指定的地点做好死亡准备。如果您有什么不方便,我们可以帮助您就地死亡,请问您需要死亡服务吗?”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什么狗屁死亡服务!”我歇斯底里地对她呐喊。

“您确定吗?”她却是疑惑的口气。

“确定!我不要!”

“好的,范先生,系统将自动解除您的死亡服务需求。祝您生活愉快,再见。”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住进池武生家的当晚,睡得迷迷糊糊的梅丽便被一阵“哗哗啦啦”的麻将声吵醒了。池武生住的是类似于四合院的平房,动静正是从东厢房里传出的。

在几个小时前,梅丽并不认识池武生。夜色降临,街头相遇,池武生主动凑上前,询问她是不是无处可去?也难怪,梅丽衣衫单薄,头发散乱,样子非常可怜。看到她满眼的警觉、狐疑,想走又没迈步,池武生笑了,说他的家就在附近,空房子多,不用花钱。进门时,梅丽多留了份心,除了她和池武生,确实没发现有第三个人。安排妥当,池武生说单位忙,需要加夜班,嘱咐她早点休息后急匆匆地走了。

既然没人,又怎有打麻将声?梅丽不由得心生嘀咕,蹑手蹑脚地靠近了东厢房。门板反锁,密不透风,四周也没有窗户,压根看不到里面,但从叽叽喳喳的说笑声中,隐约能听出是几个女人在打牌。

“喂,谁在里面?”梅丽壮胆敲了敲门。谁料,房内很快安静下来,声息全无。

仅仅过了几分钟,码牌声又起。这绝不是幻觉。借着黯淡月光的映照,梅丽透过缝隙望进去,顿时呆住了——房间里没有开灯,四个女人正在摸黑打麻将!梅丽推门进屋,定定神,问:“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

四个长相都很漂亮的女人谁也没应声,继续全神贯注地打牌。梅丽又问了一遍,正对着她的那个看上去有二十六七岁、嘴角长着颗美人痣的年轻女人终于抬头瞥了她一眼,“啪”地推倒了牌:“又和了,清一色!小倩,没钱了吧?”

“你们三个合伙糊弄我,这局不能算。”叫小倩的女子嘟着小嘴回道。

她的岁数也不大,丰乳细腰瓜子脸,活脱脱的美人胚子。见她耍赖,美人痣撇嘴冷哼:“做人要有人品,赌牌要有赌品。既然输不起,那就别来凑局。”

“谁输不起了?接着玩,谁先走谁是狐狸精!”小倩边嚷边做出了一个近乎疯狂的举动——解开短衫,探手入怀,硬生生扯下高耸饱满的双乳掼在了赌桌上!

一时间,梅丽惊愕万分。

僵立之中,四个女人又打了一圈。美人痣的牌运真是好到了家,想要什么抓什么,甚至还有两把天和。输得最惨的当属小倩,被她押为赌注的细腰、脸皮、丰臀全被美人痣赢了去,到最后只剩下一具一丝不挂的白骨。而且,两条腿还不一般长!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宿舍停尸房;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增寿

下一篇:邪恶木乃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