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灵异鬼故事 > 恐怖灵异鬼故事>唇腐齿落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唇腐齿落_恐怖灵异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4-29 03:16:00阅读 本文有2539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腐烂的嘴唇 这夜,113寝室的人全都睡了,寝室里荡漾着微弱的鼾声。 咕噜 王强的肚子突然响了一声,然后他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蹑手蹑脚地爬下了床。他左右巡视了一下,确定不...

腐烂的嘴唇

这夜,113寝室的人全都睡了,寝室里荡漾着微弱的鼾声。

咕噜……

王强的肚子突然响了一声,然后他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蹑手蹑脚地爬下了床。他左右巡视了一下,确定不会有人醒来之后,偷偷地来到了庞海的桌子前。他拉开庞海的抽屉,偷偷拿出了一块月饼,迅速地啃了一半之后放在了庞海的桌子上。而后他又慢慢地爬回了,自己的床,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清晨的闹铃响了好几遍,113寝室的几个人才醒来。

“真该死!今天闹铃响了好几遍都没听到!”庞海一边骂一边说,“大家别洗脸了,马上就要迟到了。”

推荐阅读:小孩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异象

今天是校庆的日子,辅导员规定六点必须全部到达广场集合,否则取消一切评优资格。现在是五点五十,距离六点钟还有十分钟。

“我的闹铃今天居然没响。”李伟明穿好了衣服,对庞海和龚天祥说。

“王强还没有醒,我把他叫醒。”龚天祥说着,向着王强的床边走去。但他刚一走到王强的床边,便脚下一滑,倒在了地上。

龚天祥捂着被摔疼的腰站起身向脚下看去——白色的瓷砖地板上,一道长长的污渍痕迹像是一条恶心的水蛭趴在那里,污渍的顶部是一块被龚天祥踩得稀巴烂的东西。

龚天祥没有管那么多,踩着凳子摇晃着上铺的王强,但无论他用多大力气摇,王强就像一具死尸一样一动不动。

“快迟到了,赶紧起来。”庞海推开龚天祥,抓住王强的胳膊,一下把王强抓得坐了起来。但庞海还没来得及骂王强,突然怪叫一声,从凳子上踉跄着跌了下来。

龚天祥和李伟明赶紧扶住了庞海。

被庞海拉坐起来的王强没有了力的牵引,身体一歪,从上铺滚落下来。

滚落在地的王强脸部朝上,他的脸被在场的三个人看得一清二楚。尽管已经看过一次,但庞海还是发出了一声惊恐的惨叫。紧接着龚天祥和李伟明也加入了惨叫的行列。

只见王强双目圆睁,像是要看透三个人的灵魂;他的鼻孔张得很大,像是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他的嘴唇不见了,一圈腐烂的碎肉也挡不住他惨白的牙齿。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晓春半夜11点被推进产房。

就在产房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刘晓春努力地回过头,望了常霆一眼,这一眼,像求助,常霆的心里不是滋味,眼泪差一点儿出来。

这9个月不容易,常霆亲眼见证了老婆单薄的身体所承受的痛苦,他心疼,甚至敬畏,他暗自发誓,此生永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产房不允许男家属进入,隔着几道门,里边的情况看不到也听不到,只能在门外来来回回地踱步。

产房外面当我把这个重大发现讲给老公听时,他瞪大眼睛说:“这是真的吗?”摆着一排长椅,坐着几个和常霆一样的家属。左边是电梯门和楼梯,右边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深深的看不到尽头,仿佛通往遥远的未知世界。

3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疲惫的常霆在长椅上坐下。冬日的午夜,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楼里的灯光仿佛也不那么亮,等在长椅上的家属都不出声,一片寂静暗淡。

旁边一个老太太,扭头看看他说:“小伙子别着急,我儿媳妇比你家的进去还早呢,没事儿。”老太太抬头看看时钟,又说,“现在是2点40,这个时辰不好,过了3点就是好时辰啦,看样子咱们两家都能等到好时辰。”

常霆点点头。

2点51分,常霆恍恍惚惚觉得走廊那边有人走动,扫了一眼,远远地看到一个人从走廊黑暗的尽头走出来,走得很慢,脚步有些拖沓,似乎腿有毛病。

常霆没在意,低下头继续熬时间。

脚步声越来越近,常霆能感觉到那人走过面前我:“那我算成熟吗?”,直奔产房。

常霆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儿,抬起头,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产房门口,衣服在肩头位置撕破,身上沾满尘土和血迹,肮脏狼狈。

突然,那男人扭过头,看向常霆,常霆顿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那男人的左脸血肉模糊,对着常霆咧嘴挤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嘴里是白森森的牙齿,左脸的烂肉因为笑容的牵动渗出紫红色黏稠的血。

常霆浑身僵硬,双眼因为恐惧瞪得大大的,嘴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常霆知道这个人是谁。

那人诡异一笑,如闪电击中常霆,记忆里那个最黑暗的角落被闪电惨白的光,照亮。

两年前,也是冬天。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王强死了,他的嘴唇失踪了。

他的嘴唇呢?

龚天祥向刚才害他滑倒的尔西看去,一声惨叫再次爆发出来——害他滑倒的正是两片腐烂的嘴唇。

这时,一个被啃了一半的月饼从庞海的桌子上掉了下来。龚天祥和李伟明看了看王强腐烂脱落的嘴唇,又看了看只剩一半的月饼,不可置信地看着庞海问:“月饼有毒?”

庞海看着王强的尸体,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王强没有偷吃他的月饼,那么死的就是他。

屋顶的怪物

梁敏把班长陈贺约到了学校前的废弃工厂。空荡的工厂里,灰尘在阳光下无处遁形。陈贺看着梁敏,身体一阵发抖。

梁敏把陈贺带到这里来,并不是想谈心,她的目的是教训陈贺一顿。梁敏平时是班级里的大姐大,没人敢招惹她。今天她在自习课上大声喧哗,被陈贺说了两句,于是就起了报复之心。陈贺本不想应约的,但是她害怕这个“女魔头”会做出什么更可怕的事来,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梁敏推了陈贺一把。陈贺踉跄了一下,差一点儿跌坐在地。梁敏脸上的肥肉一横:“你真是反了!”然后抡起胳膊扇了陈贺一巴掌,“给我道歉。”

陈贺抬起头,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梁敏,咬牙切齿地说:“我没错,凭什么要我道歉?”

“好一个厉害的丫头!”梁敏被气得七窍生烟,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顶撞她,“我不收拾你,你还真是皮痒了!看来我又得麻烦大海了!”梁敏一边说一边阴险地笑着。

大海是校外一个小混混的外号。这个小混混平时嚣张跋扈,跟梁敏关系不错。

看着梁敏那阴险的笑,陈贺立刻感到一阵难以抗拒的冰冷侵入了她的骨髓。

“哎哟——”一个东西突然从某个方向飞来,恰巧打在梁敏脸上,梁敏吃痛叫了一声,“敢打我?谁这么大胆?赶紧给我滚出来!”梁敏扫视了一圈,没看见任何人。她不停地大喊大叫起来。

“我在这儿。”一个声音说。然后又有一个东西砸在了梁敏的脸上,梁敏这才看清,打到她的根本不是小石子,而是一颗牙。

“少……少装神弄鬼!”梁敏心头骤然一紧,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说。虽然她不愿意相信用牙齿“袭击”她的人就在屋顶,但她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去。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个“人”正匍匐在屋顶上,全身呈现出一种难看的青紫色,有的地方的皮肤已经溃烂。那“人”瞪着茶杯大小的眼睛看着她,眼睛里白多黑少,远远看去像是两个陈旧的灯泡;嘴里的两排惨白的牙齿像是一台切割机,似乎快要切断梁敏的神经;而嘴唇早就不知所踪,裸露出来的牙齿失去了嘴唇的庇护,一颗接一颗地掉落着。

“不要欺负她。”那“人”两排残缺不全的牙齿一开一合,喉咙里发出了冰冷的声音。

齿落

“王强有半夜起来偷吃别人东西的坏毛病,他昨晚偷吃了你的月饼。”龚天祥后退了一步,跟庞海保持一定的距离。

“你怀疑月饼有毒?我没必要为了一个月饼弄死他吧?”庞海觉得龚天祥对他的怀疑很可笑。

“那我可说不准,上次那个女孩……”

“给我闭嘴!”没等龚天祥说下去,庞海便愤怒地打断了他,“我不是说过不许再提那件事了吗?你聋了吗?别忘了你也有份!”庞海面红耳赤地把龚天祥训斥了一顿,然后拿出手机,快速拨打了一个号码,“怀疑我是吧?让警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个人整个上午都是在警察局里度过的,中午回到学校之后又被学院领导叫去谈话。那些领导先说了一些关心的话来作铺垫,然后才说出和他们谈话的关键——因为学校宿舍紧缺,提供不出新的宿舍,所以三个人还要在死过人的寝室里继续住下去。

天不知不觉地黑了。

龚天祥和李伟明出去吃晚饭。餐桌上,龚天祥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问李伟明:“你觉得王强的死跟庞海有没有关系?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鬼吗?会不会是她回来了?我们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这是不是她对我们的惩罚啊?”龚天祥的手抑制不住地发着抖。

李伟明急速呼吸着:“我也不知道。不过王强的嘴唇腐烂了,这跟当时那个女孩不是一样吗?”

李伟明又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寝室里的四个人残暴地往女孩的嘴巴里塞了很多石头,然后用锤子把女孩的嘴唇打烂,把牙齿一颗颗敲落。尽管他们没有杀害那个女孩,但李伟明觉得女孩已经死了,并且变成了怨气冲天的厉鬼,报仇来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有一年暑假,我去一位乡下的同学家玩。
我邪魅一笑:“怎么说?”他家住在一个小山坡上,独门独户的,连电都没用上。
那天晚上非常闷热,我就和同学一家人坐在院坝里乘凉。
刚开始大家有说有笑的,纷纷争抢着摆玄龙门阵瞎聊,但没过多久大家就有些恹恹欲睡了,于是都闭上了嘴巴。
哪个,你要干啥子? 突然同学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一声怒喝把我们都吼醒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好诧异地看着她。
同学的奶奶哆嗦着说: 我刚才看见了一个穿白衣服的男人,他从我的身上跳了过去,我问他要干啥子,他一句不说就不见了。
我们吓了一大跳,赶忙睁大眼睛四处寻找。找了半天,别说是穿白衣服的男人,就连一样白色的东西都没见着,我们一致认为她肯定是看花眼了。
同学的奶奶被我们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好顺着我们说: 可能是我做噩梦了,要是有鬼的话黄二(同学家的狗)是不可能不叫的。
我从小就听大人说过,说狗长有阴阳眼,能看见鬼,只要看见了就会大声吠叫。
听老奶奶这么一说,我赶忙寻找黄二,一眼瞅见它正静静的睡在院坝旁边的地上,我紧张的心情立马烟消云散了,于是就笑着说: 这世上哪里有鬼?如果真有鬼我就把它吃了
可是,当我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感觉脖子一凉,竟有一股阴风袭来,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我耳旁问道: 你真的敢吃我吗?
我回头一看,一个全身雪白、身影模糊的男人正站在我身后,正用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神看着我,我 啊 的一声大叫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后来我因惊吓过度,生了一场大病。病好后,我再也没有到这位同学家里去过,也不敢在夜里去屋外乘凉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唇腐齿落;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恐怖灵异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要命的好友印象

下一篇:紫红色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