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民间鬼故事 > 古代民间鬼故事>狴犴罐子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狴犴罐子_古代民间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4-11【古代民间鬼故事】试试听鬼故事吧

简介:她厉声问道,“你刚才上哪儿去了?都已经10点了。” 石渔村,就像它名字带的渔字一样,是一个以捕鱼为主的小村庄。处于长江下游的它,有着丰富的淡水鱼资源,有时还能出海捕捞...

她厉声问道,“你刚才上哪儿去了?都已经10点了。”

石渔村,就像它名字带的渔字一样,是一个以捕鱼为主的小村庄。处于长江下游的它,有着丰富的淡水鱼资源,有时还能出海捕捞咸水鱼。而老李则是石渔村的捕鱼好手,他有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凭此,他总是能发现水上那些鱼游动所泛起的波纹,一把网总是能捞到好多鱼。

那天,亦如往常一样,只是在那海天连接之处,黑压压的一片,不时还有银色的闪电划过。老李心想:暴风雨要来了,再下最后一网,然后回家。想完,他眼睛便紧紧的盯着水面,寻找那一丝痕迹。突然,不远处的江面,泛起一个漩涡,老李心里一动,有东西。

江面有漩涡,老话说是江底有龙,龙游动所致。龙那么大,动起来当然有漩涡。可现在都破四旧了,老李哪里相信有龙,估摸着就是条大鱼,便也不管那么多,直接一网罩了下去。待到拉起,才发现是一个罐子,上面刻着不知道老虎还是什么东西的奇怪兽纹。老李叫了声晦气,便拿起罐子,往船里随手一扔,就悻悻然地摇着船回去了。却没发现在角落的罐子泛着淡淡的灰气。

回到岸上,已是傍晚。老李正要回家,就远远看到赖皮阿四走来,暗道一声晦气,急忙想躲,怎奈码头边无处可藏,便硬着头皮迎了上去。赖皮阿四是这里的一个痞子,他父亲生前曾是医生,大家都受过其恩惠,也就不愿多和阿四计较,小偷小摸什么的都当丈夫:有什么好怕的!我和你这只母老虎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是白混的!没看见,而他却愈演愈烈。

赖皮阿四倒还客气,远远的叫着:“哟,李大爷,打渔回来了,怎么两手空空的啊?我还想问你借点鱼,打打牙祭呢。”“借,我看是要吧,你借了那么多东西,哪次还过。”老李双眉一抖,恨恨道。“嘿,大爷,这什么话,我这不是穷苦人家吗,你也不接济点。”说完眼睛一瞟渔船道:“呀,有个罐子,看着挺喜人,送我吧。”老李回头一看,是那个不知道什么纹的罐子,心想,破钱免灾吧,这罐子也不一定是财。就说道:“你要就拿去吧,我就回去了,你大妈还等着我呢。”说完也不待阿四回答,急忙走了。

阿四听到老李答应,也懒得和他说客套话,跳进船里,拿起罐子,往怀里一塞,就赶回家。一到家,阿四就兴奋地把罐子摆在桌子上仔仔细细地瞧了个遍,发现封口没打开,感叹道:“这怎么看也像是古董啊,老李你痞子不懂,我陈大爷难道也不懂么,哼。来,让大爷瞧瞧里面是金条还是银条呢?”说完,在旁边翻出了把镰刀,就动手敲掉封漆,撬出了盖子。

打开一看,阿四大失所望,是大大小小的类似椭圆的骨片。一脸懊丧的把骨片扔回去,阿四突然想到罐子可能也是个宝贝啊,便高高兴兴地把盖子塞好,保持原样。然后欣喜地放在枕边,出去蹭饭吃了。

半夜,台风也终于到了,电闪雷鸣。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阿四也终于回到家中,喝了点小酒的他,摸到床边倒头就睡。

朦朦胧胧中,阿四梦到许多人,都不是同一个人,他们被割掉了脑袋,然后敲掉了头盖骨。白色的脑浆混合着鲜血,让阿四的胃在抽搐。“哇”阿四一个翻身,吐了出来。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阿四突然觉得好冷,抬头一看,发现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刷”一个闪电,借着这道光,阿四突然发现床边围了许多人,还没等他看清,四周又暗了下去。

阿四恨恨道:“这闪电真不得劲,再来几道吧。”仿佛为了满足阿四的心愿,天空接连闪了好几下闪电,阿四定睛一瞧,顿时吓得汗毛直立。那些人的头完全不似人的脑袋,浑圆的头的上部竟然是扁平的,就像没有东西支撑一样。脖子处的皮肤已经翻开了出来,甚至能看到喉管。这些都是阿四生前最后的画面。

阿四的死是好几天之后才知道的,原因是大家发现阿四好几天没出现了,常被蹭饭的几家也没看到阿四,然后一帮人去找他。他是死在床上的,头顶塌了进去,脖子处的皮肤和肉翻开在外面,喉管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手里紧紧拿着个罐子。

那个罐子,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普普通通的东西,最多是个古物。后来村里最年长的一位长者看过后说是至凶之物。这形似虎的图纹是狴犴(bì àn),专门镇压穷凶极恶之人。这罐子是头骨罐,头盖骨又名天灵盖,是灵魂的住处。将恶人的头盖骨掀开,装入罐子中,再以狴犴镇压,不得转世,就如同打入十八层地狱,不得轮回一般。

本故事的标题是狴犴罐子;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古代民间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黑色星期五

下一篇:一颗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