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我和前女友不得不说的鬼故事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我和前女友不得不说的鬼故事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8【短篇鬼故事】试试听鬼故事吧

简介:事情要从半年前我跟前任女友分手开始说起。 实话实说,她确实是个有魅力的女人,长的漂亮,身材也好,而且很懂事。知道孝顺双方的父母。 但在我们相识一年零四个月的时候,我...

 事情要从半年前我跟前任女友分手开始说起。

实话实说,她确实是个有魅力的女人,长的漂亮,身材也好,而且很懂事。知道孝顺双方的父母。

但在我们相识一年零四个月的时候,我还是决定跟她分手了。

原因是她身上真的有太多太多我看不透的东西。是诡异。

下面我先跟大家说说她都有些什么地方跟别人不一样。

1:她从来不会跟我提她的家庭情况,她的朋友,她的社交,而且也从来没有见过她有其他的朋友,她手机的电话本里除了我的,一个号码也没有。更不要说有人给她打电话了。一年零四个月里,我从来没听到她的手机响过。

2:每隔一个月她都会失踪一天,直到第二天的早上8点准时给我打电话。

3:她的饭量非常的小,准确的说。是几乎不吃东西,我们交往的那么长时间里,从来没有一起吃过饭。如果我们在一起到吃饭的时候,我说吃饭去吧,她就说她不饿。我们不在一起,打电话约她吃饭,她会说她已经吃过了。除非我买了小零食,拿到她租住的地方,才能象征性的见到她吃一点。

4:她的皮肤非常的好,全身上下都是

白皙透亮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斑纹。但是她从来没有做过皮肤护理。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打烂了一瓶啤酒,碎玻璃溅到她的腿上,当时流了很多血。可她坚持没去医院,还说不要紧,只是擦伤而已,过几天就好了。结果后来她的腿上竟然没有留下任何伤疤。

5:她不工作,不上网,不娱乐,街都很少逛。每天都呆在家里。不知道都做些什么。有次晚上我去找她,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屋子里没有开灯,以为她不在家。于是打她的手机。结果她竟然在屋子里。我问为什么不开灯,她说她睡着了。可我根本没有发现她有睡意。

关于她的诡异还有很多很多,在这里我也不多说了。因为今天我写这个帖子的本意是发泄,而不是要吓人。

总之,因为她的诡异,我最后终于跟她分手了。她不愿意,但是我主意以决。

只记得最后她说了一句,你会后悔的。

如果知道分手后,我的生活会变成这样,我说什么也不会主动跟她分手。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生活被扰乱了是在分手后的第二个星期。

很清楚的记得那天是个好天气,万里无云。我早上去上班。到单位的时候,发现同事都捂着鼻子,然后理我远远的

。我往自己身上闻了闻,却没有闻的任何意味。但是同事却一直避着我。就连打扫卫生的阎大妈都绕着我走。就那样,我如坐针毡的在办公室呆了一上午。下了班就匆匆忙忙的往家里跑。

可一进门,我妈就赶紧捏紧了鼻子问我怎么回事,身上怎么那么臭?

 我又闻了闻还是没闻到什么异味。可我妈却很肯定的说味道就是从我身上传出来的。让我快点去洗澡。

我只能去卫生间仔仔细细的洗了一边,可我妈还是说臭。

就在我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她打来的,她在电话里说,是她弄的,让我回到她身边,不然就让我一直这样臭下去。

我当时真的很愤怒。但是我又没有办法,只能跟她讲道理,我说,既然你喜欢我,就别这样搞。

可她不听,她坚持如果我不回到她身边,她就一直这样,让我不能见人。

最后我只能说,让我考虑一段时间。考虑好了会答复她。

她说可以,但是这段时间里绝对不允许我接触其他的女性。不然就不止这么简单了。

挂了电话以后,我身上真的就不臭了。本以为这样可以安静下来,可没想到,

噩梦才刚刚开始。打破这样的安静,只是一件小事。

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那“嗯,我就知道你疼老婆的。”天老总交下来一个案子,让我去做,然后我就约了那个案子的客户。

那客户是个女的。

因为这个案子比较大,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跟这个女客户接触的也比较多。

可是没想到,就这样,麻烦来了那天晚上,陪女客户吃饭后刚刚到家,电话就响了。

我看到是她的号码,本不想接,可是手机却不停的响。无奈之下,只能按了下接收键。

上一页12下一页

在这个城市的老城区有一条老街,是专门买卖古董的地方,老街上有较大的古董店,也有街边的小摊档,有真古董,也有很多假货。好多人经常去这条街捡漏,卫辉就是其中之一。卫辉是一家大医院的医生,他个性比较内向,至今还过着单身生活,没有什么朋友,只有一个张亚明,是他大学时的同学,在本市另一家医院工作。卫辉也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只是喜欢古董。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卫辉和往常一样又来到古董街闲逛,逛了半天,没有看上眼的东西,于是信步走入街尾的一家古董店,想着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好看就回家。这个古董店里光线不太好,有点黑咕隆咚的,这也是有些古董店的特色,一来是制造气氛,二来是易卖假货。卫辉正看得索然无味,突然觉得背后好像有道目光正盯着他,回过头去,却又不见有人。就在这时,卫辉发现墙角处挂着一幅古画,画上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少女,卫辉看着她的时候,觉得她的眼睛神采奕奕的,好像她也在看着他,而且要看到他的心里去。

卫辉一下子喜欢上了这幅画,他的居室里正好缺了这么一幅古画。卫辉走近那幅画,在暗淡的光线下仔细欣赏了起来:那少女看不出是什么时代的人,只是

穿着一条粉红色的长裙,长发披肩,好像刚沐浴完;少女的背后也没有什么背景,画布是绢质的。卫辉确定这是一件有价值的真货,他问了价钱,老板的开价太便宜了,便宜得像是街边卖的那些印刷拙劣的明星画,即使这幅不是古画,都完全不止这个价格,于是卫辉连想都没有想就买下了。

卫辉回到家,立即把这幅画挂在卧室睡床对面的墙面上,挂好了,他再一次仔细地欣赏了起来:白色的绢质画布已有些发黄了,但是那黄色很淡,对整幅画的效果没有什么影响。他看不懂画布的织法,这种织法是卫辉以往收藏的古画中从未见过的。画上的少女极度的美丽,神情极为逼真,无论卫辉站在什么位置上,都觉得画上的少女好像也在盯着他看,那眼光里流露出极度的温柔和诱惑,像是情人看着你的感觉。看着这少女,卫辉禁不住有点心猿意马。

卫辉定了定心神,再一次地仔细欣赏着,忽然,他有了新的发现,原来这幅画并不是没有背景的,只是背景极淡,只有走到很近很近,细细看才能看清楚,就在卫辉走到近处仔细看那背景的时候,他不由呆住了:画上的背景是一群人,而且是一群男人,一群不同时代的男人!从这群男人的衣着和装饰来看,

最古老的是隋唐时候的人,还有宋朝、元朝、明朝、清朝的人,最怪的是三个人:一个长袍马褂,金丝眼镜,显然是民国时期的衣饰;还有一个人是一身中山装,上衣口袋里还插着一支笔,这种服饰也是民国时期到解放初期时新潮的人士穿的;第三个人更怪,竟穿着一身草绿色的军装,戴着军帽,腰扎着宽皮带,但军装上却没有肩章和帽徽,其实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应该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

那么,这幅画最早也应该是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画的了?想到这里,卫辉并不是很失望,虽然年代不久,但是画得好呀,卫辉心里只是疑惑:是哪个画家有如此的神来之笔?他又为什么要画这么幅古怪的画呢?这种不知是何织法的画绢又是怎么织出来的呢?他怎么能让才几十年的东西像上千年的古董一般?这人一定是造假中的超级高手了,可这画的售价为什么却又这么便宜呢?

卫辉数了数画上的男人,一共是二十一个。他带着疑问细细看着画,却忽然一下呆住了:画中少女那原来浅浅的笑容,这时候却变得诡异而神秘起来,好像是看透了卫辉的心事一样。卫辉发了一会儿呆,再回过神来看画上的少女,却又是原先淡淡的笑容了!

第二天早上,卫辉一觉醒来就向画上的少女望去,少女仍然带着淡淡的笑容,眼光里流露出极度的温柔和诱惑,卫辉拍拍自己的头,昨晚的梦太荒唐了:他梦见了画上的少女,而少女在他的梦中是那么柔情似水,他拜倒在少女的长裙之下……此后一连好多天,卫辉都在梦中和少女缠缠绵绵的。

上一页12下一页

上两个月,她如常上班下班。自信箱取出一沓信,在电梯中快速浏览。都是些广告、帐单、收据……越来越少值得看的信,人与人之间,越来越疏离。生活也越来越刻板。

一大打无聊的信件中,有一封,厚厚的、鲜红色,又不象结婚请柬——上面写:你今年最大的意外惊喜!

她打开,是“擦中即奖“的礼物卡。有三个银色大圆点。通常这些圆点下面覆盖的图案都不会相同。这只是一般招揽的花招。

她擦了第一个,是个红色的圆点。第二个也是。她失笑……

接电话,那头是女声:

“恭喜你,你是幸运儿。”

“我从没中过奖。”她自嘲:“不信那么幸运。”

“礼物三天后到,请告我地址。”

她在银行工作,有五年工作经验,可也有贪小便宜的天性。纵不会贸然中计,亦带点不舍。

对方笑:

“小姐,我们在推广期间,只把礼物卡投进丰盛大厦的住户信箱,因那里是一栋独立建筑物,住客较高级。”

“这样吧,因为我要上班,我把卡片交给管理处,你送礼物来他们会代收。”

“好,”对方道:“小姐如满意,请代为宣传。”

三天后她收到礼物。

是一架鲜红色的小型吸尘器。机身浑圆,款式新颖,颜色特别亮丽。

她把男友召来安装。

“机身小,嘴巴却这么大。”他按下一个擎,过滤器盖弹开。安放纸袋:“什么都能吃。”

她凑过脸来,朝机身内部看去:“瞧瞧胃口有多大?”

那吸尘器的盖忽地阖过来。她忙缩手。

“哗!几乎把我的手指夹断。”

又拉出电线来,拖曳一地,然后呼地一按回卷的按纽,电线嗖地弹回。

男友笑:“那么用力,把它弹坏了。”

“哼!谁叫它咬我?非要弄疼它,报仇!”

还想拉出来再玩。

“我小时,见大人吸尘,总觉得它像粤语陈片中‘收妖的葫芦’”。

他把一切安装妥当,去洗手,说:

&ld那天早上,我特意转到屋后靠窗处,只见老婆在墙上写着八个红色大字:“此处撒尿,手臭点炮!”quo;一百年前的吸尘器是手摇的。是美国人给装上了涡轮式电机,才快捷方便。”

“靠手摇?不如扫地。”她笑:“我是机器白痴

。莲姐应会用。正好把旧的换了。”

又道:“她煮了粉葛赤小豆猪腩汤,我热了给你喝。”

男友将调到上海去工作,当广告部经理,这阵子很忙,吃过饭要回去开会。

莲姐是星期二四六下午来做家务的钟点女佣,本是工厂车衣女工,失业了,便当上佣人。隔天煲汤。家电难不倒她。

一晚,上司赵太生日,正准备穿好些去赴宴,她化妆桌抽屉的珍珠耳环不见了,遍寻不获。——她不是怀疑谁,不过,还是把房门上锁。

近日经济不景气,每个同事都特别友善微笑,应酬的很起劲,没一位敢缺席。宾主尽欢。她新买了一双白色圆波波的方头搭带皮鞋,很瞩目,成了半晚话题。回家后把鞋一脱,累到不得了。———最累是身高才五尺二的赵太要她改天陪着去买一双。

她记起失踪的耳环。不忿,跳起来又在房中每个角落找。东西全翻乱了。她启动吸尘器,清理一下。

一充电,机器发出怪声,原来相当强劲,很饥渴地,把灰尘杂碎都吞噬。她吓得拔掉电源。

近来,不知如何,总是失窃,昨天脱下来放在浴室的白金指环,今天早上又找不着了。

她想:“除了男友、妈妈,也只有莲姐是外人。——但一向也老实……这又很难说,她也极爱漂亮,还涂粉红色指甲油……不过当佣人也可装扮整洁啊。”

思前想后,起了戒心。

男友已六天没同她一起了,只通过两次电话。银行今年没有双粮,明年也冻结加薪。在假期前,来人特别多,提存都忙乱,这天她一时大意,出了漏子,明明客人提款三千五,它给了五千三,——那差额一千八,她得负责。下班时心烦意乱,还扭伤了足踝,一拐一拐的回来。

做人真烦恼!难过得淌下急泪。

她把身子重重抛在床上,床是QUEEN SIZE,但她蜷在一边。房子太大,床太宽,人如一粒空虚的轻尘……

第二天醒来,呼吸干热,鼻子闭塞,喉咙沙哑。患了重感冒。噩梦中许多怪手强力来抢她身上的东西。——谁知惊醒一看,枕上,掉了许多头发!

上一页12下一页 周末,我和老婆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回来时,老婆说看到马路上有一个一毛钱的硬币,非要我下车子去捡,看到车筐里的菜塞得满满的,来往车辆又很多,我便不同意。

本故事的标题是我和前女友不得不说的鬼故事;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千万不要再收意外的礼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