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精神科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精神科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8【短篇鬼故事】试试听鬼故事吧

简介:陈家伊 精神科102病房。 我装作熟睡的样子,微微闭着眼。我能感觉这个护士走到我的床边,查看了一下病历,或许还换了一瓶吊瓶。她很敬业,或许还对我微微一笑。 我能感觉她转过...

陈家伊

精神科102病房。

我装作熟睡的样子,微微闭着眼。我能感觉这个护士走到我的床边,查看了一下病历,或许还换了一瓶吊瓶。她很敬业,或许还对我微微一笑。

我能感觉她转过了身。

我睁开眼,她的后背离我一步远。我猛地从床上爬起,她转过身,天真的眼光有一丝恐惧,或许是惊异。

没有片刻的犹豫,我抓住了她的手,顺势下了床,右手快速从枕头底下抽出一块镜子碎片,最后停在了离她脖子两厘米的地方。

“啊!救……”她吓得大叫起来。我只好捂住她的嘴。

“别叫!我不会伤害你!”我凑近她的耳朵,感觉到了她急促的呼吸。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逃出去!”

我押着她走到门边。人好多,就像田野里的花朵。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人了。

突然,走廊尽头的两个警察扔掉了烟头,大声吼着,并且快速朝这边跑了过来。

我拿着镜子碎片的右手紧张了起来,我只能快速推着她,向走廊另一边走去。

人们终于注意到了我的存在,赶紧让开,但是,就几十秒的工夫,两个警察跑了过来,一前一后堵住了去路。

“别过来,我会杀了她的!”他们先前还惺忪的眼,此刻却透露着前所未有的紧张,手中握着的电棍直直地对着我发抖。

“好!陈家伊,别伤害她!”

人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紧张,以至于并没有发现自己声音的颤抖:“我的衣服、手机!快!给我!”

不一会儿,一个警察拿来了我的衣物和手机。

“给她!”我示意他把手机交到这位护士的手上。

“让开!”我大声吼着。人群乖乖让出了一条路。

我押着她走出了走廊。

阳光、草香、空气中弥漫的自由。

我安静地享受了两秒。

“你们别过来!”

两名警察站在那里,还有一大群围观的人。

我在护士的耳边说:“快点儿走!马上就放了你。”她的呼吸经过了这几分钟,已经渐渐平稳。我看见她给了我一个乞求的眼神。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荒野间,一条笔直公路的尽头是风沙滚滚的山丘,另一头则是无穷无尽的黄土和断崖。我拖着一把铁铲,在平坦的土壤上留下了一条刮痕。几只棕色蜥蜴躲在周围石头的阴影里乘凉。

我绑着头巾,十分邋遢,脖子上的汗水是混浊的黄色。

我无奈地拉着绳索提起半桶水,喝了一口。剩下的是要卖的。

我的小屋位于一口井边。这里离最近的城镇有两小时的车程,很少有汽车经过。前天才交易过两壶水,至今尚未见过其他人。

嘎吱——

两扇裂开的木门被风吹得摇晃。

我走进家门,吧台上没有一瓶酒,桌上也没有食物。

左侧的布告栏上贴着许多过期的告示——小心吃人魔!

这是一张警长贴上去的警告标语。

“哼!”我不以为意地撕下它。毕竟它遮住了我的照片。共六张合照,有五张被我撕去一半。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拍照,尤其是和女友。所以现在惟一剩下的是我和初恋女友的照片。

“你根本不够完美,还敢说我。”我指着其他的半张照片,狠狠地说,“瞧,我第二任女友的眼睛比你大多了;第三任的腰身比你美;第四任的也……”

这时我听见远方传来汽车行驶的声响。我放低音量继续说:“我知道你看不到,因为我把她们和我的合照都撕烂了。你当初嫌我不够成熟和我分手,我便幼稚给你看……”

当晚,我睡倒在树边。风声萧萧,天上繁星点点。一根火把忽明忽暗,两条仅剩皮的蟒蛇缠在树根,是我晚餐的厨余。

闭上眼睛,我可以感受到它姣好的身材和淡淡的清香。我病了吗?不,我肯定它是个女人,最完美的女人,连警长也曾这样说过……

“这树……长得可真像女人。你是怎么种的?”警长不可置信地看着它。

“你从这角度看,她便是一位坐在路边的美人。”我满意地说道。

“对!对极了!”警长目瞪口呆地站在老婆:“吃饱了的时侯。”马路上,“上面的树叶、树干往后延伸,就像她随风飘逸的长发……我说老弟,你坦白告诉我,你是不是修剪过它?”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押着她快速向前跑着,跑出了医院大门。

马路上熙熙攘攘,有熟悉的汽油味道。

我卡着她的脖子,招了一辆出租车。我想,这个时候,那两个警察肯定正在追来。

我抢走了她手上的东西,往车内一扔,然后紧张地蹿上了车。

关上车门,就像与一个世纪的长眠隔绝。

我看见那位护士踉跄着往回跑,两个警察气喘吁吁地跑到她的跟前。再向上看看,大楼上方写着:德爱精神专科医院。

“小姐,去哪儿?”

“师傅,先上四环!”

出租车发动,窗外景物倒退,警鸣声越来越近,又越来越远。大小车辆吐着闷气,空调呼呼运转,司机打开的交通频道中,富有磁性的声音正在介绍着路况。

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我终于逃了出来!

我脱下病服,换上自己的衣物,借着手机屏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司机不时透过后视镜偷偷看我。

“看什么看!”

“不是!小姐,我看见你的手上有很多血印啊!”

于是我举起左手手腕,不由吃了一惊,上面果然有一条一条脱了痂的血印。“没事,没事的!”我对他说。

上了四环,我便让他把车开到了学校。

几个月不见,有一种久违的感动。

11月的南方。

微风、微凉、滚热的泪珠。

我朝宿舍区走去,终于来到了璐山南路,可是,眼前却只有一个湖。

变得阴郁的天空,虽然没有太阳,但我可以判断,已经接近中午。

我随便找了个饭馆,点了一份面,问了一下老板,才知道,以前的公寓已经变成了学校新建的人工湖。

站在湖边,绿色的湖水中,隐约有一群小鱼,还有一个人影。

我拨打了父亲的电话,是空号。

我顺着手机联系人的顺序,一个挨一个地打了下去,但是,不是关机就是不接。

我不知道世界是怎么了,为什么让我这样无助。我围着这个人工湖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夜色压了下来。

我站在桥上,璐山南路的灯光一点点地展开,小吃摊前升起了烟雾,一丝风贴着湖面吹了过来。

十一月南方的夜,有点儿冷。

我紧了紧外套,如果现在从这里跳下去,肯定没人注意我。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双手握着栏杆,望着黑色的有着模糊倒影的湖面。我想,我一使劲,或许就能轻松地跨过去。

突然,一只温暖的手把我拉了回来。

湖边

“那么,如果我不拉你回来,你真的会跳下去?”他白皙的脸蛋被风吹得微微泛红。我喜欢他用他的大眼睛看着我。

“或许会吧。”我这样说着,看着眼前虚无飘渺的湖面,不由得心头一紧。再看看他,有着轮廓分明的脸颊,浓重的眉融进了夜色。我感觉脸有些发烫。

“哦,那我真是救了你一命哦。这个鬼天气,跳进这冷水中,怕是活不了的。”

他严肃的表情很是好笑。我故意挪动着位置,慢慢靠近他,最后,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那真是谢谢啦!”

他一动不动,只是看着湖面。

冰冷静寂的湖水,不时泛起丝丝我说:凭什么你就老坐沙发上看电视,我就得擦地啊!涟漪,对面是喧哗的璐山南路。

就这样安静地过了几分钟。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呢。”我抬起头,隐约看见了自己呼出的白气。

“哦,我叫贺俊,也是这个学校的。”

“哦,我叫陈家伊。”我发觉自己的脸颊越发滚烫了。

“那么,他们怎么会把你关起来呢?”

“你不知道,他们都说我有病!可是,我到底有什么病呢?”说着,我起身,在草坪上来了个芭蕾旋转,“我能有什么病呢?”

“好了好了,来,我给你拍张照。”

我立刻摆出了自认为最美的姿势,闪光灯咔嚓一声,我感觉少许的晕眩,然后跑到了他的跟前。

“不!重新来一张,这张这么丑!”我说。

“好了好了,已经很漂亮了。”他一边说,一边在我的照片下打出我的名字:陈家伊。

“你这是干什么哦?”

“为了记下班回家时,发现妻子情绪不佳,结果便是短兵相接和令人不快的争吵,我的所作所为没有一样是对的。住你啊,我怕不久之后就会忘记你!”

“不会的,不会的。”

“会的,我有病!”我看见他的眸子里突然显现出一种阴郁。

贺俊

我叫贺俊。

是的,我有病。

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像是一出生就在这桥头上,等着某个人;又像是,某个人,硬生生把我拉了过来。

但是,我竟然还有那么多的记忆,整整20年。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次回家,我一直都觉得父亲处于一种异常的怪异状态中。 “异常”和“怪异”,这并不重复。事实上,我从未看透过父亲。在我的心中。父亲一直都处于一种神秘的状态,或许称之为神圣也不算什么。但你要清楚,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儿子。姑且这样说,父亲一直都处于一种怪异的状态,但这次回家,他的怪异明显有些异常了——他的屋子里贴满了符箓。

我很好奇,父亲从哪里搞来这么多的东西?但是,对于父亲的过去,儿子是很难去过问的。

清晨的光还算明媚,但卧室里我却丝毫感受不到,我没有拉开窗帘的习惯。我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父亲用牛皮纸死死地把窗子封住了。整个屋子的墙上再没有一丁点儿的空隙。符箓和牛牛皮纸在父亲的组合下竟然产生了一种怪异的美感。

我摇摇头,去掉那些怪异的想法,疑惑地看着父亲。从四叔那里回米,我觉得父亲突然间就老了,可现在父亲给我的房间贴符箓的时候却分外的活跃。疑惑的目光并不能阻止父亲的行为,我只好作罢,转而问父亲一直没见到的母亲的去向。

“女人家的,阴气重,让她来这里做什么,我已经让她去你小姨家了,大概会待上几天。”

父亲没有更多的解释,转身向屋外走去:“对了,我可能也要离开几天,这几天你就先一个人在家吧。回来了,也该在家歇一歇。”父亲走到门口时又顿了顿,转身看着我,很严肃地对我说了一句,“你就在这屋坐着吧,这屋子阳气重,对你有好处。”

我猛地抬起头看着父亲,父亲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然后转身离开。

这是父亲外出前的最后一句话。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只能在屋子中发呆,想着父亲的用意。我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父亲是知道的。父亲知道,而且很赞成,这一点和母亲有极大的差异。母亲持明确的反对态度,“儿是娘的心头肉”,母亲总是担心我会出这样或者那样的意外,但家中终归还是父亲做主,父亲说“男孩子,总是要出去闯的”。

在外面如何,父亲不会管我,我是男孩子,是要独立的,但父亲离开前的这一句话却让我心头一颤,原来在父亲内心也有着这样的关怀。我回来的目的父亲是知道的,可是父亲却故意把母亲支到了小姨家。阳气重虽然对我有好处,可世间万物讲的是自然而然,最纯真的,是阳光,但父亲却把窗子封了起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精神科;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女友树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