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午夜校铃声中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午夜校铃声中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8 03:24:00阅读 本文有2658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接 午 夜 校 铃 声上 午夜,无月。 铃铃 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 谭校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发现自己竟站在学校的操场上,面对着黑漆漆隐约透着一股邪气的教学楼。...

接 午 夜 校 铃 声上

午夜,无月。

铃铃 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 谭校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发现自己竟站在学校的操场上,面对着黑漆漆隐约透着一股邪气的教学楼。

谭校长心跳如鼓,脚不受控制的走进教学楼里,最后停在他办公室的外面。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里面透出一丝朦胧的光亮。谭校长轻轻一碰,门吱呀一声开了,呼 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谭校长打了一个冷颤,不禁后退一步,几乎跌坐在地上,接着他看见办公室里的窗户没关,这怪风应该是窜堂风丈夫说:“刚买的。今天我在单位跟大家表态了,从明天开始不再买烟,把家中现有的烟抽完就开始戒烟。刚才我一检查,存货不多了,所以,赶在十二时之前上点儿货。”在作祟。

他定了定心神大步走到窗边,正要关上窗户的瞬间,他看见了一个女人,横躺在他办公室里的一间小套间里,那是专门供他休息的地方。

谭校长相当吃惊,快步走过去,脚步放得很重,然而女人似乎睡得很沉,并没有被他的脚步声惊醒,就在谭校长走到与女子一臂之隔的时,他伸出了手,想要推醒女人。

却猛然发现墙里有个黑色的人影在蠕动,这个人影像是被困在墙里一样,张牙舞爪地挣扎着,发出凄惨无比的嚎叫

谭校长一激灵,猛然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脸冷汗。刚才竟是个恶梦,谭校长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床头的茶杯喝了几大口凉茶,才算定了神。又躺回床上,可睡意全无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回想昨夜的梦,仍又余悸。他傻傻地走到休息室里,用力地拍了拍床头那面墙,墙上当然什么也没有,更没有梦里的那个恐怖的黑人影,他不断告诫自己那不过是一个梦而已,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谭校长整理了一下衣服,沉声喝道。

教导主任推门走了进来,怪声怪气的说: 谭校长,三年六班班主任的王跃,好几天没来上班了,手机也不开,不知道她搞什么鬼?

谭校长不耐烦的看了这位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一眼;冷冷地说: 找人替她的班,然后派人去她家找她。

教导主任还想说什么,谭校长面无表情的摆了摆说: 去办吧!这点小事别来烦我。

教导主任嘟着嘴,一脸不高兴地走出了校长室。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铃铃 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

铃声过后,教学楼里响起了孩子们嬉笑奔跑的声音。

看校门的老王头拿着手电向黑漆漆的教学楼里晃了晃,这嬉笑奔跑的声音戛然而止。学校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老王头紧握着手电,大着胆子向前走了一步,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进了他的眼里,他忍不住用手揉了揉,恍惚间瞧见一个人影在楼道里一闪而过。

他惊叫 谁? 这喊声在空旷的楼道里显得十分渗人、毛骨悚然。

他似乎被自己的喊声吓坏了,转身撒腿就跑回自己打更的小屋里,紧锁上房门

清早,还没起床的刑警大队大队长刘强接到局里的电话,城西小学发生了命案,让他立刻赶往现场。

他不敢耽搁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没吃早饭就出了门。下楼时给助手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查一下城西小学的资料。又给法医部门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尽快派人到凶案现场。

两个电话打完,他的车已经行驶在了前往城西小学的路上。车速很快,没用十分钟他就赶到了西城小学。小学的门口挤满了围观的人群,维持秩序的民警见到他来,急忙迎上来道: 刘队,现场在这边。

刘强在他的指引下进了紧挨着校门口的一间小屋。小屋不大约有二十平方米,死者趴卧在地中间,后背没有任何伤痕,头颅处齐颈而断,不知去向。

刘强环视了一下屋子四周并没有打斗过了痕迹,离尸体不远处的墙上有一大片血迹,估计是死者头颅被砍断时喷射出的血迹。

刘强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人群问身边的民警: 死者叫什么?谁报的案?

民警指着窗外一位老师模样的人说: 是谭校长报的案。

刘强点点头,冲着窗外的谭校长招了招手,叫道: 谭校长你过来一下。

谭校长极不情愿地走到了窗下,惊恐地望了一眼屋里的死尸道: 您叫我?

刘强眯着眼睛,像是很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谭校长说: 是的!能告诉我发现尸体的经过吗?

谭校长紧张地用手擦着脸上的汗说: 今早,我开车到了校门口按车铃,平时我按一下,门就会开,可今天按了半天也不见门卫王老头,不、王明达给我开门,于是我拿出钥匙打开角门的锁,见门卫值班室的门开着,心想这个王明达准是喝多了酒睡着了,可是哪成想我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他躺在地上,脑袋不见了。我被吓坏了,一刻也没耽误急忙报了警。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谭校长目送教导主任出去之后。他打开了电脑。很奇怪电脑屏幕闪动了几下没有亮,他使劲的按了下开始键,电脑屏幕一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

谭校长看不清楚凑近了一些,电脑的黑屏里隐隐约约有个人影在挣扎,一如昨晚墙上出现的那个黑影。人影似乎发现了他在看突然停止挣扎,向他慢慢地抬起头,人影脸部的轮廓逐渐清晰,突然间人影伸出一只手来,恨恨地抓住了他的喉咙。

啊!谭校长慌乱的向后一闪,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

再看电脑,屏幕亮了,竟然开机了,谭校长吸了口气,这一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谭校长楞了几秒,伸手关了电脑,仔细看着漆黑的电脑屏幕,这一次他什么也没看见。一阵寒意从谭校长的背后蔓延而上,他恐惧的瞪大眼睛

清早,西城一角的居民楼里。

刘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女人,她叫杨敏城西小学的教导主任。两个小时前被家人发现死在自己的家里。头颅齐颈而断,被扔进了马桶里。眼球突出,像是死前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助手吴远看了看说: 嗬!这凶手够残忍的,不过大队,你看这伤口像是什么凶器造成的。

刘强看了看杨敏的脖子沉思, 看来像是被极锋利的刀瞬间割断的,不过人应该没有这种速度和力量。

吴远皱着眉问: 大队,你看像不像古代刽子手那把鬼头刀所致?

刘强愣了几秒说: 你小子太有想象了了,如今上那还能弄那种刀去?

吴远愣了愣,没有再说话。

刘强突然站起身来说: 现在,我们应该去拜访一个人。 说完他转身就走。吴远追在身后问: 大队,我们去拜访谁?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刘强边说边打开车门。

刘强开车来到城北幸福小区楼下,带着吴远走进B座上了五楼,刘强敲响了一户居民的门。

门开了,谭校长在门里露出了头,见刘强和杨吴远,显得有些惊慌,结结巴巴地说: 你,你们

我们向你了解点杨敏的情况,今早,她死在了自己家中。 刘强冷冷地说道。

啊?杨敏死了 怎么会这样? 谭校长惊讶地张大了嘴,一副吃惊的样子,倒不像是装出来的。紧接着他像是才缓过神了来把门打开,说: 请进,这个消息太令我惊讶了,一时间之间走了神,失礼失礼 快请进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刘强点了点头,也不客气大步走进屋里说: 你最后见到杨敏是什么时候?

谭校长指指沙发示意他们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说: 昨天早上吧!她来向我汇报有位教师擅离职守,我让她自己处理,接着一整天也没再看见她。

噢?哪位老师擅离职守? 刘强追问道。

她说三年六班班主任的王跃,好几天没来上班了,问我怎么处理,我说让她自己处理就行。 略微停顿,他又急急的说了一句: 她的死和王跃没关系 说完谭校长浑身一震,哆嗦了一下,突然闭上了嘴。

刘强严厉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她的死和王跃没有关系?

谭校长慌慌张张的答: 我 我只是猜测,别的情况我真的是不知道的。

那好吧!能把王跃的联系电话给我吗? 刘强看了看吴远后站了起来。

谭校长点点头,因此可见他半秃的脑门上都是冷汗。

在回去的路上,吴远问刘强, 大队,你不觉得这个谭校长有问题吗?

刘强道: 有什么问题?

吴远想了想说: 他好像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呵!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 刘强说完,拉开了副驾驶的位置,让吴远开车。自己则紧紧地闭上双眼,吴远知道他在考虑案情没敢打扰,开车扬尘而去。

延伸阅读 午 夜 校 铃 声 下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从前有个矿工,好汉中的好汉,英雄中的英雄。他名叫哈内斯·布兰得拉。

辽阔的世界上,到处都在传颂他的勇敢精神。甚至国王格武治也知道了他的英名,希望他能在自己的军队里服务。布兰得拉却答复国王的使者说,他压根儿就不把他们的国王格武治放在眼里,要他把矿工的身份换成吃官粮的士兵,想都休想!

“你将只给我们的国王装烟丝,”使者们努力劝说他。

“让他老婆给他的烟斗装烟丝吧!我对你们国王嗤之以鼻!”

“国王会让你当将军!”

推荐阅读:妻子在等我

“我对你们的将军嗤之以鼻!”

“我们国王会让你跟他女儿,跟格武治公主结婚!”

“别把我当傻子!我对他那斜眼女儿嗤之以鼻!”

“要是我们的国王驾崩了,我们扶你登宝座!”使者诱惑他,“你会头戴王冠,一手拿着帝王权杖,一手拿着金苹果权标,你将统治我们……”

“见你们的鬼去吧!”生了气的布兰得拉怒吼道:“你们要是把我惹恼了,我要揭你们的皮!”

吓得魂不附体的使者们见鬼去了,因为他们清楚,只要布兰得拉开始骂:“我要揭你们的皮!”那同他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他要是举起镐头敲敲谁的骨头,那怎么办?

使者回去复王命,他们说,哈内斯·布兰得拉对公主、对将军头衔、对王冠统统嗤之以鼻!他们还说,说布兰得拉说过,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弄到一顶比格武治王头上戴的王冠漂亮一百倍的王冠。国王格武治头上的王冠是硬板纸做的,外面糊了一层金纸,而他,布兰得拉,只要对矿上的老铁匠说一个字,铁匠就会给他打一顶赤金王冠……

“布兰得拉有那么多金子吗?”惊诧不迭的格武治国王问,同时用权杖搔脑袋。

“没有,可他能得到!”

“从哪儿?”

“从魔鬼罗基特卡那儿!”

“唉呀!”格武治国王呻吟一声,用权杖搔了两次脑袋。然后他把王冠戴到头上,用细绳子捆紧,让它不要歪到左边或右边的耳朵上。他跑到凉亭上去着急,同时舔罐子里的甜果酱。因为他非常喜欢甜果酱。

布兰得拉此刻叼着烟斗,很优雅地从牙缝里喷出烟来,他骂道:“我要揭你们的皮!”

格武治国王要招他当驸马的诺言倒是对他有那么一点诱惑力。因为他正缺个人洗衣、烧饭、剪羊毛,公主做这些活儿正好。只是她是个斜眼、缺牙、右腿瘸,所以他就想,我对她嗤之以鼻,也就完了。当国王格武治由于布兰得拉的拒绝而痛心疾首的时候,布兰得拉正在挖煤,他谁也不怕。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午夜校铃声中;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愚蠢的小鬼

下一篇:贞子和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