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就是你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就是你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8 01:51:00阅读 本文有2211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火车摇摇晃晃,时不时发现巨大的声响。在这样的环境下睡觉,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不,一直到抵达目的地,我都没有睡着。 听到火车到站的广播,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

火车摇摇晃晃,时不时发现巨大的声响。在这样的环境下睡觉,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不,一直到抵达目的地,我都没有睡着。

听到火车到站的广播,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整节车厢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我想这应该是正常现象,深夜的列车即使一个人也没有也有可能。

走出车门,我打了个寒颤。天很冷,让刚刚还处在温暖车厢的我无法适应。车站很冷清,因为这一站只有我一个人下车。

一下车,我看到了一个车站工作人员。他就站在车门右前方,离我约四五米,是保证乘客上下车安全的人员吧?但在深夜,似乎没必要。

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我便看到了他身后的景象。

我看到了一幅诡异的画面:他的身后是另一个站台,没有列车,但却整齐地站着一排女人。她们背对着我,有的人穿着学生制服,有的人是上班族的打扮,还有的人是休闲打扮。我数了一下,有七个人。尽管无法看到她们的脸,我却感觉到她们不用转过身也能看到我。

推荐阅读:请小鬼

我看了一下时刻表,下一列火车还有一个小时才会来,这七个女人没有任何理由会出现在这里,除非……我马上知道了工作人员站在这里的理由。原来传说是真的,我浑身直冒冷汗,忍不住握紧行李。

“不要看了,快点儿走吧。”站务人员看到我的表情,说道。我默默点了点头,往车站出口走去。

在来这里之前,我在网上看过关于这个车站的传闻。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连环杀人案,受害者皆是年轻女性。凶手是从外地来的,杀了八个人后乘火车离开。后来那些受害女性就出现在站台,观察每一位旅客看到她们的反应。如果是真正的凶手,在下车后看到她们的背影,就会感到恐惧,而她们能感受到凶手的恐惧,这样她们就能找出凶手。

还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走出车站,运气很好,车站外还有一辆出租车。我上车之后,看到司机一边开车——边打着哈欠,我很担心他会把车开到沟里去。为了提神,我跟他聊起了车站的传闻,并且告诉他,我刚刚看到了那些女人。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阴风彻彻,黑夜中,一切似乎都不值一谈。

大自然的威力很大,但在某些东西面前实在很渺小。我说的不只是人类精神上的某种扭曲,还有些本身就超脱于自然的东西。

总之,漆黑的夜,天上没有月,没有星星。惟有的能够照明的便是年轻人出来时带着的火把和林中依稀的几点鬼火。

我并没有问年轻人为什么拿的是火把而不是其他,因为就如我曾经提到过的,有些职业的特殊性没必要真正地去追究为什么。我只是单纯地和年轻人跟着那个自称是年轻人的爷爷、我老友的族叔向深林中走着……

黑衣,黑袍,黑面具,一身的黑,在这黑暗之中,似乎只有黑才能给人更多的安全感。然而,我清楚地知道,这个黑衣人并非是想要寻找什么安全感,而是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我至今还记得老友当年的话:“……老天眷顾,族叔还是回来了。只是那身上……那身上……那叶子……那皮毛……回来的族叔,我甚至都不知道还该不该叫人了……达尔文的进化论知道吧?那时候在我们眼前上演的不是进化论,而是退化论啊!族叔身上长起了皮毛,就一点点地,向着猴子变去。那……那样子……一点点地,就那么退化了。表叔身上痒啊。狠狠地抓着自己,身上都血肉淋漓了,那长出的毛都翻卷着,族叔还是不停地抓着,直到完全变成了猴子的样子。而这……还没有结束。知道吗?还没结束啊……退化成猴子了,身上都血肉淋漓了,还是要变化啊……叶子,对,叶子,还有树皮,一点点地,就长出来了……族叔又开始疼,皮肤开始慢慢地固化,一点点地,固定了起来。变得和树皮一模一样,还长起了叶子。最后,族叔竟然就那么活活地疼死了……”

我们就这样,跟着这个已经“死”了的人向丛林更深处走着。一路无话,能听得到的,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对,两个人的脚步声……没有那个黑衣人的。

他的步伐,姑且称之为步伐,因为那完全是一种漂浮的状态。 上一页1234下一页幸福感还没来得及出现在脸上,他又接着说:“做有女人的男人是难上加上难!”

而司机则说:“那个故事啊,在我们这儿有很多版本,你要不要听听?”

在车上也没事情,我就听司机说了起来。以下就是司机大哥说的版本。

这个故事的主角也是个出租车司机,也是在深夜时刻独自一人在火车站外面等乘客。虽然是深夜,旅客不是很多,但他仍想试试看。

突然,一个女人从车站走了出来,司机正想问她要不要坐车,但突然发觉不太对劲儿,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毫无征兆。刚刚并没有火车进站,上一列火车到站是一小时前的事,下一列火车还有二十分钟才会进站。这个女人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女人面色苍白,什么东西也没有拿,看起来也不像旅客,那么她到底是谁?司机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有问题,但他还是不受控制地问:“要坐车吗?”

女人只是冷冷地瞄了司机一眼,吐出三个字:“不是你。”然后,女人转身走回车站。

司机害怕得无法动弹,他一直思考着女人那三个字的意思,直到天亮,他也没有再看到那个女人从车站内走出来。

“那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好奇地问。

司机说:“大概是说那个司机不是凶手吧,因为听说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不是旅客,而是出租车司机。那个女孩的魂魄应该是在找杀她的司机。”

“哦,那你见过吗?”

“没有,我不信这些。”司机透过后视镜对我投来一个怪异的眼神,“喂,小兄弟,我有一个问题。”

“嗯?”我答应着,脑子里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传闻中有八个死者,为什么我刚刚在站台上只看到了七个,还有一个呢?

这时,司机的问题传到我的耳中:“我们谈的是不是太恐怖了啊?你看,你女朋友吓得都不敢说话了。”

“呃?”我有些迟钝,“你……你说什么?”

司机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他透过后照镜看着坐在我旁边的“女朋友”,说道:“小姐,不用那么害怕,头不用那么低啦,你又没做错事……”之后司机的声音突然像紧急刹车一样停住了,我感觉司机仿佛看到了那个“女朋友”抬起了头,而他认得那张脸。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个悲怨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就是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9岁的时候,我一个人跑到电影院里看电影,我清楚地记得男主角对一个女孩子说:如果你相信神,所有的偶然都是巧合;如果你洗澡的时候发现浴室里有只虫子,于是直接拿喷头淋它,结果发现小东西在水里洗的很滋润,于是把水温调到最高档,直接烫死。不相信神,所有的巧合也只不过是偶然。

我是第三次在电梯里遇到何麟的时候,想起了这句话,并且开始相信神的。

从那以后,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总是会比同事晚十分钟走,因为这个时间段最容易在电梯里碰到何麟。

我期待见到何麟,也害怕见到他,每次电梯打开时看到他在里面帅得一塌糊涂的样子,我都紧张得快要石化,这样碰面有近两个月了,我都不知道他是从几楼下来的,直到有一天我下了电梯后守在门口,看到电梯停到了28楼,是顶楼。

终于有一天,我鼓足勇气上到了28楼,把网上随便打印的传单插到每个公司的门把上,透过每间屋子狭小的玻璃窗寻找他的身影。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不是在楼下的杂志社么?怎么还发餐饮广告?”我大叫出声,所有的传单撒在脚下,我惊慌着去捡,肩上的包滑下来,里面的水杯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天哪,我当时的样子一定狼狈极了!

但是何麟说,我当时可爱得像一只偷食的松鼠,在他眼里,我似乎怎样都是完美的,可是,论长相、论气质、论能力,这天吃过早饭,我趁老婆上卫生间,就悄悄地把主机插头拔掉,给老婆造成一个电脑无法启动的假象,看她还怎么上网?我都比他手下的那些女员工差太多了。我不敢相信,他已经注意我很久了,而且还喜欢上了我。我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有家室,我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三姐吧?我把自己这种担忧毫不掩饰地跟何麟说了,他笑得快背过气了。他说,瑶瑶,你哪里都好,就是太不自信了。

我下班晚了,何麟会在楼上等我,给我买晚饭,送我回家。何麟带我参加他的周末派对,大大方方地介绍我给他的朋友认识。他给我买漂亮的衣服,却不让我用化妆品。他说,我素颜的样子美若天仙。但是,除了接吻,他从来没有更深层的举动,我终于知道,当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的时候,他是会很谨慎地跨越最后那道防线的。

与何麟在一起后,我变得越来越自信了。我再也不是含胸驼背、低头不语、唯唯诺诺的小姑娘了。但是在心底,还是有自卑在作怪,我不敢带何麟出现在同事面前,于是中午我拒绝和他手牵手去吃饭,我也不敢把何麟介绍给我的家人和朋友。我还是害怕,这么优秀的何麟有一天会离开我,那时我如何收场?这一点我不敢对何麟说,但他好像也讳莫如深,从来不逼我,我知道他正在暗暗地帮助我变成强人。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就是你;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穿黑西装的天使

下一篇:愚蠢的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