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穿黑西装的天使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穿黑西装的天使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8 00:58:00阅读 本文有2619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今天,一如往常,我绝望地睁开双眼。 稍微转动眼珠,我瞄到旁边桌上有瓶矿泉水。我不自觉地想伸手去拿,但双手带给我的感觉正残忍地告诉我,我已经连从旁边拿瓶水来喝都做不到...

今天,一如往常,我绝望地睁开双眼。

稍微转动眼珠,我瞄到旁边桌上有瓶矿泉水。我不自觉地想伸手去拿,但双手带给我的感觉正残忍地告诉我,我已经连从旁边拿瓶水来喝都做不到了。

现在的我,全身上下只有眼珠能够转动。

我听不到,我无法说话,我不能动。

我的四肢仍健在,但无疑如同废物。我宁愿把四肢割除,这样家人或医护人员帮我翻身时还会比较轻松。

我有一个妻子,比我小几岁,长得清秀可人。

推荐阅读:【奇闻趣事】木乃伊曾被当做颜料和药材 西方认为其包治百病

不过现在,我已经逐渐遗忘妻子的面容。因为,在我住院一个月后,妻子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病床边。也就是说,我的妻子已经有五个月没来看过我了。

平常负责照料我的,是我的弟弟。我们的父母都已经去世多年了。

此时,弟弟正躺在病床边的躺椅上睡觉。我拼命地眨动眼皮,想告诉他我起床了,我要喝水。

但他依然熟睡,可能是太累了吧,一边上班一边照料我,的确相当吃力。

“你醒啦。”一旁有个声音冒了出来。

我不用转动眼珠,也知道说话的一定是“他”。

“你弟弟昨天很累呢,在你床边用笔记本电脑加班到很晚,一定又被上司压榨了。”声音说着。接着我看到“他”走到了弟弟的旁边,用手轻轻拍了拍弟弟的背。

他是一个全身穿着庄严黑西装的男子,剃着一个看似凶狠的平头。他看起来大概三十岁,五官的轮廓很深。

重点是,似乎只有我看得到他,并且我的耳朵竟能听到他的声音,而且我在心里所说的话,他也听得到。换言之,我们之间似乎能通过心灵来交谈。

他是在我出意外住院后三天出现的,当我看到他这样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我的病床前时,我吓了一跳,但他有礼的态度很快让我平静下来。他对我说,他并不是坏人,只是来这里执行任务的一个使者。

“你是死神吗?”我在心里问。

“本质上差不多,但并不是。”他斯文地回答我。

不管如何,我能确定他不是坏人,我甚至觉得他是天使。

同时,他也是我与外界沟通的桥梁。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出发

这还是我第一次到曼谷自助旅行,如果不是女友另觅新欢跟我提出分手,恐怕我也不会如此奢侈。

没有目的,只想散心,于是我上了辆计程车,往目的地出发。到达时又是好几个钟头以后的事了,在当地找了个导游,就开始了我的散心之旅。

他是个土生土长的泰国人,名叫阿达,中文讲得很流利,看起来年纪跟我差不多。

接下来的活动,吃吃喝喝是少不了的,晚上还叫阿达带我去酒吧。去酒吧当然是要喝酒,不过喝再多的酒还是不能让我忘记被背叛的感觉。

阿达见我心情沉重,说道:“老板,你心情好像不是很好。这样吧,我带你去见见特别的东西。你看完后也许会暂时忘记不愉快呢。我先安排一下,绝对让你大开眼界。”

我心想:看啥?人妖秀吗?还是大象秀?这有啥好看的?

不过我还是答应了阿达的要求。

第二天下午,我还在宿醉,阿达已经来敲我房门:“老板,昨晚跟你说的事联络好了,不过要先收你一百美金。”

我说:“连要看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收钱?到底是要看什么东西?不特别我可不去!”

阿达这时靠近了我,小声说:“降头。这个你应该没看过吧?”

哇!降头!这玩意我还真没见过。这果然引起我的高度兴趣,从皮包内抽了一张崭新的美钞给了阿达。

不过收了钱的阿达告诉我,他必须先去安排妥当才能出发。然后他就匆匆离开了。

我只得自己到处晃晃。当我回到酒店时,阿达已在大厅里了,看似等了我好一阵子。

阿达一见到我就说:“老板,安排好了,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我来接你。”

第二天清晨四点多,阿达就来敲门,告诉我可以出发了。他说,这趟要去的是偏远山区内的部落,所以一定得提早出门。我心想:钱都给了,不去行吗?

坐上了出租车,一路开往未知的领域。车子离开了马路多久,我不太记得了,只记得路越走越窄、越走越差,加上前一天睡眠也不好,我在车上时醒时睡。

阿达倒是精神很好,一脸期待:老公居然说:“打老婆时要把狗栓好!”

表演

总算到达一处丛林前,车停下来,接下来是步行。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有时,弟弟下班后会到我的床边诉苦,但我听不到,还好男子会一一帮我转达——

“你弟弟说,他跟上司反映过他现在要一边上班,还要一边照顾哥哥,业务方面可不可以请上司宽容一点儿,但上司似乎不答应,要他自己想办法。”

“你弟弟的女朋友快要跟他分手了,因为他的时间多半花在工作和照顾你上,没多少时间陪女朋友……”

男子转述弟弟所说的这些话时,似乎还融入了某种情绪,我感觉就像在听弟弟亲口说这些话一样。

“哥,我今天去找大嫂了,她那么久没来实在说不过去,但她似乎一从窗户看到我就没打算开门……”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可是,哥……大嫂她好像有其他男人了,我从房子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声音,她现在还住在你买的那栋房子里……”

“哥,再这样下去,我怕我工作不保,怎么办?”

弟弟所说的这些话,我都借由男子的转达听到了,我也有许多话想跟弟弟说,但光凭眼睛是无法表达的。

至于我的妻子,怎么说呢?对于她现在的表现,我并没有多意外。

妻子会跟我结婚,钱的因素还是占了大多数吧?

男子拍了拍弟弟的背以后,又走回了他原来的位置。他平常都是站在床头边的位置,虽然有时会消失不见,但大部分都会出现在那里。

突然,男子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喃喃道:“哎呀,麻烦了。你妻子来了。”

果然,妻子打开病房的门,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高跟鞋的声音把弟弟吵醒了,弟弟翻身一看到妻子,整个人从躺椅上跳了起来。

弟弟大声跟妻子说着什么,但妻子完全不理睬他,而是从提包内拿出了一个纸袋,上面的几个字映入了我的眼帘。

黑西装男子紧抿着嘴唇,神情凝重,不发一语,好像听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我转动眼球,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的身影在门口徘徊,似乎想进来,又不敢进来。

弟弟仍大声跟妻子争执,但妻子只是把纸袋往桌上一扔,嘴唇冷冷地动了几下,便转身离开了病房,跟那个陌生男人并肩离开。

我看到弟弟用力地捶着桌子,并把那个纸袋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不需要黑西装男子的转达,也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星期一,弟弟去上班了,除了偶尔会出现的护士小姐外,病房里没有其他人。

不,我说错了,病房里还有那个黑西装男子,不过他今天的态度不太对劲,从我一醒来开始,他就一直看着窗外。

“是时候了。”男子没有转头,“许先生,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虽然我早就知道男子的身份应该是鬼魂或是死神之类的,但我从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问我这个问题。

“你从没跟我说过,我不知道。”

“事实上,我活着时,是个帮派分子,整天打打杀杀……”男子说,“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被自己的小弟暗算了。我身上被砍了五刀,眼看活不了了,当我躺在地上喘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有个穿黑西装的人出现了。你知道那是谁吗?”

“谁?”

“那是恶魔啊,许先生。”男子说,“那个人走到我身边,问我想不想报仇,我马上回答说想,他说可以,不过代价是我的灵魂……”

“然后呢?你……”

“接着,我发现我的身上突然不再疼痛了,伤口虽然还在,但疼痛感消失了。那个穿黑西装的人跟我说,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找我想报仇的人。还好,那群背叛我的小弟没有走太远,当他们看到我全身浴血地出现时,全都吓得屁滚尿流,而我则把他们瞬间全都砍得稀巴烂。”

男子继续说着:“我报了仇,但却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我只能替恶魔做事了,你懂吗?”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

&ldqu老公回来了,看了我一下,淡定地说:坚持一下,等变成蝴蝶就好了。o;我不是死神,也不是天使,我是代表恶魔来跟你谈判的。现在,我觉得时机成熟了……我们谈个交易吧,许先生。你把灵魂交给我们,而我,会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一个小时你的身体可以自由活动,你可以回家,把你的妻子跟她的情夫干掉,如何?”

“听起来不错。”

“你可以选择,选择继续在病床上苟活,试着重新站起来,或是加入我们。”

我说:“我只要十分钟就够了。”

男子的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十分钟?那连赶到你妻子身边都不够。”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还是决定回家。

放下手头上的一切事情,安安心心地回家。

不得不说,老友的意外身亡让我彻底乏了,从身到心。老人们都没有错,错的,终究是我们。旅经各地,奔波于种种之间,却唯独忘记了是谁给了我们这血肉之躯。

想想,真的是太久没有见到过父母了。

火车上没有想象中的喧嚣,身边的人都或疲倦或乏地倚靠在座位上。车厢里并没有坐满,没有多少人还愿意坐这种已经落伍了的绿皮车。

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中年人,有些邋遢,胡茬参差不齐,脸色略微发白,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不那么好闻。他紧紧握着一个很陈旧的蛇皮袋,很是怪异。对面则是两个空座。这样的时节,当然不会期盼着对面来个美女什么的。倒是中年人有些闲不住地打趣了一句:“对面要是来个美女就好了。”

人在中年,说出这样一句话难免有些个不正经。但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接话。中年人似乎是个闲不住的人,丝毫不在意身边人的感受,完完全全打破了周围的沉寂。一惊一乍地叫了出来:“你看!你看窗外!”

车上大多数人都从小憩中惊醒,先看看窗外,然后又颇为不满地看着中年人。我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窗外什么都没有。这是他们看到的,他们当然会这样认为。但我想说的是,在高速运行的火车之外,有些东西真的是转眼即逝。

不过没人会在意这一点,他们只是不满地看着中年人。中年人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配上那邋遢的外表,有些滑稽可笑。中年人一手依旧抓着蛇皮袋,另一只手却勾住我的肩膀,脸凑近了我,嘴里喷出了一股春的气息——这是鱼腥味,鲜着呢。

“小伙子,你知道我刚才看到什么了吗?”

“什么?”我并不想搭话,但为了能让他不对我这么亲密,只能搭着话把他的手从我的肩上移开。

“我看到了牧枪人……”

牧枪人我是知道的,同样是有些特殊的职业之一,牧枪人的职业寿命异乎寻常的短。我说的并不是平常意义上的生命,而是更广泛的职业的东西。牧枪人,顾名思义,牧之枪者。有了枪,才有牧枪人。当然如果单单只是枪,那么这就不是什么特殊职业了,而是猎人、士兵,或者其他。牧枪人的特殊在于,他们的枪口对准的,不是人,而是灵。但毕竟是枪,枪的历史才多久?何况在近代对枪支的各种管制后,这个职业几乎只是存在于传说中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穿黑西装的天使;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教室里的幽灵

下一篇: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