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恐怖的木偶声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恐怖的木偶声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7 23:45:00阅读 本文有2560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这天晚上,欧文在外面和朋友喝酒,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才醉醺醺地回到自己位于公寓五楼的家。一进门,他就吃了一惊,只见妻子芭芭拉和一个帅哥正相依相偎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帅...

这天晚上,欧文在外面和朋友喝酒,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才醉醺醺地回到自己位于公寓五楼的家。一进门,他就吃了一惊,只见妻子芭芭拉和一个帅哥正相依相偎地坐在客厅沙发上。

帅哥看到欧文,居然抬起手,招呼道:“这么晚才回来,又喝酒去了吧!”

欧文趔趄地走过去,大声道:“你是谁?怎么到我家来了,我、我喝酒关你什么事?”

帅哥两手抱胸,一扭头说:“我是这个家的成员,你喝酒当然关我的事。以后再晚回,就不要进这个家门了。”

欧文觉得这话很耳熟,不由得去看帅哥旁边的妻子芭芭拉,只见她紧闭嘴唇,一脸冷漠。欧文一下子醒悟过来,都怪自己喝酒喝多了,芭芭拉是木偶剧团的演员,所谓帅哥,其实是个真人大小的木偶,芭芭拉此时正操纵着木偶,用腹语和自己说话呢!

“嘻嘻!”欧文讪笑道,“我、我搞错了……”芭芭拉鄙夷道:“喝那么多酒,能不搞错吗?我再说最后一次,以后再喝醉,就别进这个家了。”

推荐阅读:灵魂居住的地方

欧文争辩道:“我没醉……可突然质问我在干嘛?”

芭芭拉站起身说:“你都能和木偶说话了,还没醉?反正以后晚上超过9点我就反锁门。”

“你敢……”

“我就敢……”

两人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那一刻,欧文完全被酒精冲昏了头脑,以后发生的事他根本不记得了。等到他恢复意识,才发现自己正趴在芭芭拉身上,双手掐住了她的喉咙。他吓了一跳,赶紧松手,再看芭芭拉,眼睛圆睁,嘴巴大张着,已经没了气息。

欧文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自己在醉酒状态下掐死了妻子!一瞬间,他完全清醒过来,他惊慌地一边喊着妻子的名字,一边拍打她的脸颊,可芭芭拉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欧文猛一抬头,又吓了一跳,原来客厅的窗帘没拉上,对面公寓六楼有一个女人正探着头望向自家。女人看到欧文发现了自己,慌忙缩回了身子。

欧文赶紧走到窗边,“哗”的一声把窗帘拉上。他烦躁地在客厅里来回走动,他不知道对面的女人是不是看到了自己掐死妻子的一幕,会不会报警,如果报警,警察造访这间屋子只是时间问题。

在警察来之前,一定得想办法处理好尸体。此刻,欧文没有丝毫犯罪感,反而觉得自己是个不小心做错事的受害者。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今天是“世界睡眠日”,也是春季的第一天。天气很冷。

安锦瑟裹着一件雪白的旧风衣,风衣上血迹斑斑,污秽不堪,她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缩着身子往丛林深处跑去。她神色慌张,眼露恐惧,嘴里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还不时回过头去瞧瞧身后,似乎后面有人在尾随着她。

天色阴郁得很,呼啸的山风扑打在她身上,冷得她直打哆嗦。山上的树木刚开始萌生出嫩芽,但冬天残留下的枯叶却腐烂了一地,踩在上面,发出蟋蟀悲鸣般的声音,诡谲得让人感觉像无数条蛆虫爬在身上。

安锦瑟走到一棵参天大树下,停住了脚步。

“应该是这里了。”她看着眼前一堆垒成坟墓一样的枯叶,茫然地对自己说。接着,她蹲下身子,吸了一口凉气,然后鼓起勇气开始扒开那堆枯叶。

一下……两下……三下……终于,一张人脸渐渐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少女的脸。

那张脸半边腐烂,半边完好无缺,还带着泪痕。死者的眼睛似乎正狂躁不安地怒视着侵犯者。

安锦瑟认得这张脸,虽然事先有准备,但她还是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好久才爬起身来,压制着恐惧继续扒开覆盖尸身的枯叶。

尸体有的部分被埋在土里,有的部分露出土面来,上面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了,露出的部分都爬满了瘆人的蛆。

安锦瑟看着那具尸体,泪水不断地滑过苍白的脸颊,滴落在那枯叶上,最后渗进土里,去滋润那已死去的生灵。

突然,尸体仅存的一只眼睛猛地睁开……安锦瑟大汗淋漓地醒了过来。

公交车平稳地在路上飞驰,车厢里稀稀落落坐着十来个乘客,一个个都无精打采,昏昏欲睡。沉闷的气氛充斥着整个车厢,仿佛这是一辆灵车,正把车上的人拉去火葬场。

“Hey!Areyouokay?”

坐在安锦瑟旁边的是一个混血儿模样的女生,她叫黛茜,来自美国,穿着打扮就像FBI里的女探员一样威风。她还特别酷爱中国功夫,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留给了学校附近的一间武馆。

“看,这就是写恐怖小说的后遗症。哈哈……”一个身材苗条的俏皮女生肆无忌惮地笑起来,她叫秦筱悠。

安锦瑟看了一眼她,脑海里忽然闪过噩梦里面的情景,那张脸……坐在秦筱悠身旁的女生叫伊媚,她的眼睛一直注视着窗外,她的性格刚好跟秦筱悠相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静女生。再过去就是一个玲珑可爱的女生,她叫森兰美子,来自日本。 上一页123下一页

楼下不断有人走动,现在把尸体移到外面去是不现实的,唯有先把尸体藏起来,等到半夜一两点以后再想办法运出去。突然,欧文看到了放在沙发上的木偶,他感觉那个木偶好像在嘲笑自己,就走过去抓起木偶,掉了个头。

“把尸体藏到哪里呢?”欧文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最后把地点选在了卧室的阳台上。阳台一角放着一堆杂物,他整理出个空位来,把尸体扛到那里,再用杂物盖上,从外表完全看不出端倪。

欧文忙完这一切,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刚从卫生间出来,门铃响了。欧文打开门,门外站着两个警察。这两个警察经常在这一带巡逻,欧文都认识,年老的叫汉斯,年轻的叫汤姆。

汉斯冲欧文点点头,说:“晚上好,先生。刚才接到报警电话,说你家有人吵嘴打架,严重影响到邻居休息,有这回事吗?”

欧文装作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说:“不好意思,吵到别人了。”

汉斯往房里扫了一眼,问:“你妻子在家吗?我们进去看看。”

欧文露出不耐烦的样子,说:“没必要吧!吵完嘴,她就跑出门去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汉斯一步跨进门,说:“对不起,报警人说你打了妻子,家庭暴力可是违法的。”

欧文无奈地让开身子。两个警察走进客厅,汉斯一眼看到沙发上的木偶,问:“那是什么东西?”

“木偶。”

汉斯点点头,打量着客厅,问:“你妻子真跑了?”

欧文肯定地说:“真跑了,我也不知道她跑哪去了。”

汉斯摇头道:老婆:你昨晚呼噜了一夜,大清早发什么“春疯”呀!“是你把她打跑了吧!你这是典型的家庭暴力,你妻子可以到法庭告你。”

欧文装作内疚的样子低下头。忽然,屋子里传出了奇怪的“呜呜”声,好像在呻吟一般。

欧文傻了,虽然无法确定声音的位置,但声音确实在这个屋里。声音含混不清,就好像是喉咙被勒住一样,汉斯和汤姆也凝神静气听起来。欧文战战兢兢地说道:“是隔壁电视里的声音。”

“嘘,别出声。”汉斯制止道。

欧文闭口不语了。三人屏住呼吸,一言不发。很快,他们又断断续续听到了与刚才相同的呻吟声。汉斯和汤姆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始蹑手蹑脚地在客厅里走动,他们要查出声音的来源。上一页1234下一页

欧文好不容易才装出平静的样子,内心却翻江倒海。他满脑子都是藏在阳台上的尸体,感觉自己的脑袋要像气球一样炸开了。难道是芭芭拉发出的声音?可是,芭芭拉死了,她怎么能发出声音?难道她还没有死?

汉斯和汤姆慢慢走到了卧室门口。欧文急了,如果他俩去阳台,保不准就会发现尸体。这时,他一眼看到了沙发上的木偶,连忙走过去抓起木偶,说:“别找了,是木偶发出的声音,这个木偶是表演用的,能简单发声。”

汉斯和汤姆狐疑地走了过来。欧文脑子里回想着以前妻子操纵木偶的手势,一边摆弄木偶一边用腹语说道:“晚上好!晚上好!”

欧文曾经跟妻子学过一阵子腹语,虽然并不在行,但此时没必要表演得那么专业,只要能混过去就行。汤姆走近说:“是木偶发出的声音?那你让它再发出刚才的呻吟声,快呀!”

话音刚落,“呜呜”声再次响了起来。欧文赶紧把自己的声音和“呜呜”声重叠在一起,一张一合地操纵着木偶的嘴,使那个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木偶发出来的。

汉斯和汤姆似乎相信了,这时,“呜呜”声突然变了,变成了“救我,快救我……”欧文脸色发白,难道芭芭拉真的没死?他赶紧操纵木偶的嘴巴,一张一合,仿佛是木偶在说话一样。

没承想汉斯问道:“你在哪里?”汉斯没有问欧文,而是直接向木偶发问。

“我在卫生间……”这次是欧文用腹语发出的假声假气的声音,他想转移两个警察的视线,因此随口这么说。

汤姆立马奔向卫生间,很快又跑了出来,冲汉斯摇了摇头。

汉斯两眼瞪着木偶,再次发问:“你在哪里?”欧文再次假声假气地冒充木偶说道:“我在厨房壁柜里……”

汤姆又跑进了厨房,一阵壁柜门开合声之后,他跑了出来,再次摇了摇头。

此时,欧文产生了戏弄这两个警察的念头,汉斯每次发问,他就假装木偶回答:“我在书房里……”

“我在餐厅桌子底下……”

“我在垃圾桶里……”

“算了,别忙了。”汉斯冲跑出跑进的汤姆摇摇手,“他在捉弄我们。”

欧文放声大笑,木偶也一样在笑。欧文通过操纵木偶戏弄警察,把压抑在心中的一切一股脑地倾泄而出,他的紧张感消除了,轻松多了。这时,汉斯再次发问:“你到底在哪里?”上一页1234下一页

《古今怪异集成》:魇媚之术,其法不一。或者投羹为诱饵,骗人来食,使之迷惘,相跟着走去。这种骗拐术,山东最多,俗名为 “打絮巴”。小孩无知,常受其害。又有变人为畜的,名为 “造畜”。这种惑众术,江北不多,而黄河以南则很为常见。

清顺治、康熙年间的一天,扬州某旅店来了位客人。

他牵着五进办公室,一同事呆滞地盯着未登录的电脑蓝屏,我问“怎么了?”头毛驴,进院后,便把它们拴在马槽上,并对店主说:“我出去一下,过会儿就回来,千万别给它们喝水吃草料。”他说完,就离开了。毛驴暴晒在日头底下,又踢又叫,店主不忍心,便把它们牵到阴凉处。毛驴见了水,就奔跑过去,大口大口地喝了一顿。

然后,在地上一滚,竟变成了妇人。店主觉得很奇怪,问她们这是怎么回事,可妇人们舌头僵硬,回答不出。店主便把五位妇人藏在屋子里。过了一会儿,驴主人回来了,他又驱赶来五只羊。他一见马槽上拴的驴不见了,很吃惊,忙问店主他的驴哪里去了。

店主把他拽到屋里坐下,给他摆上了饭菜,并安慰他说: “别着急,慢慢喝,驴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喝了一会儿,店主找个机会出去,给那五只羊都喝了水,五只羊都变成了小孩。店主见此情形,忙暗中让人到郡衙门报案。郡守派衙役前来拘捕了驴主,遂把他处死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恐怖的木偶声;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给溺水鬼当教母

下一篇:教室里的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