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给溺水鬼当教母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给溺水鬼当教母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7【短篇鬼故事】试试听鬼故事吧

简介:维斯瓦河里,在斯可卓夫那一段住着溺水鬼。他们有一大群。有老溺水鬼,有年轻的溺水鬼,还有小溺水鬼。天气晴朗的时候,小溺水鬼在河里玩耍,翻跟头,竖蜻蜒、喷水、彼此溅水...

维斯瓦河里,在斯可卓夫那一段住着溺水鬼。他们有一大群。有老溺水鬼,有年轻的溺水鬼,还有小溺水鬼。天气晴朗的时候,小溺水鬼在河里玩耍,翻跟头,竖蜻蜒、喷水、彼此溅水。像小耗子一样叽叽叫,可笑极了。而那些老溺水鬼就笑着说:“哈,我们的小溺水鬼真调皮!”

他们彼此之间说的是西里西亚方言,把“调皮”说成“刁皮”。

他们不比小矮人大。猴子脑袋,翘鼻子,前肢的指头有膜连着,像鸭子的蹼,穿着红色的短上衣,短裤子,或者是红色的连衫裙。除此之外,所有的溺水鬼肚子都鼓得圆圆的,跟农民库热伊卡的卷毛狗卡鲁希一样。农民库热伊卡很富有,但很吝啬。只是对卡鲁希毫不吝啬。卡鲁希在一间漂亮的房间里,枕着绸子的小枕头,像老马一样呼呼大睡。

苏赞卡在库热伊卡家当女仆,她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孤孤独独,像篱笆上的一根桩。她母亲死后,她就什么亲人也没有了,这时一个农民对她说:“不要哭,跟我走!到我家里去牧鹅和牛!”于是苏赞卡就到了农民库热伊卡家里,给他放牧鹅和奶牛。

卡鲁希过的日子比苏赞卡强多了。卡鲁希吃的是带黄油的牛角小白面包,苏赞卡啃的干面包。卡鲁希喝奶油,苏赞卡吃面包时喝的是白开水。卡鲁希睡在漂亮的房子里枕着绸子的小枕头,苏赞卡睡在牛栏里的破草垫子上。库热伊卡没有良心,胸口只有个白菜头。苏赞卡的心里装满了蜂蜜。她总是期望世界上谁也不要受欺侮。即使是她自己受欺侮,也要让别人好!

溺水鬼们清楚这一切。他们也知道,苏赞卡在受人欺侮,还知道,主人每天夜里要数一遍倒进大箱子的金币,但总是数不清。然后,他就睡在那个大箱子上,生怕贼偷了他的金币。

溺水鬼们从哪里打听到了这一切?实在难以想象!显然,他们在有月亮的晚上从水里出来过,并且从窗口朝农民库热伊卡的房中偷看过。

当苏赞卡在维斯瓦河边放牛的时候,溺水鬼便钻出水面,好奇地望着她。因为他们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过心地善良、心里装满蜜糖的人了。他们点头磕脑,抓耳搔腮,在想怎样帮助苏赞卡。苏赞卡却没有见过溺水鬼,因为他们只要愿意,是可以变得让人看不见的。只要是在月夜,露水多的时候,溺水鬼们也会爬到牧场上来。那时,他们从这株花走到那株花,闻它的香味,往花萼里瞧,打着喷嚏。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从前有个矿工,好汉中的好汉,英雄中的英雄。他名叫哈内斯·布兰得拉。

辽阔的世界上,到处都在传颂他的勇敢精神。甚至国王格武治也知道了他的英名,希望他能在自己的军队里服务。布兰得拉却答复国王的使者说,他压根儿就不把他们的国王格武治放在眼里,要他把矿工的身份换成吃官粮的士兵,想都休想!

“你将只给我们的国王装烟丝,”使者们努力劝说他。

“让他老婆给他的烟斗装烟丝吧!我对你们国王嗤之以鼻!”

“国王会让你当将军!”

“我对你们的将军嗤之以鼻!”

“我们国王会让你跟他女儿,跟格武治公主结婚!”

“别把我当傻子!我对他那斜眼女儿嗤之以鼻!”

“要是我们的国王驾崩了,我们扶你登宝座!”使者诱惑他,“你会头戴王冠,一手拿着帝王权杖,一手拿着金苹果权标,你将统治我们……”

“见你们的鬼去吧!”生了气的布兰得拉怒吼道:“你们要是把我惹恼了,我要揭你们的皮!”

吓得魂不附体的使者们见鬼去了,因为他们清楚,只要布兰得拉开始骂:“我要揭你们的皮!”那同他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他要是举起镐头敲敲谁的骨头,那怎么办?

使者回去复王命,他们说,哈内斯·布兰得拉对公主、对将军头衔、对王冠统统嗤之以鼻!他们还说,说布兰得拉说过,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弄到一顶比格武治王头上戴的王冠漂亮一百倍的王冠。国王格武治头上的王冠是硬板纸做的,外面糊了一层金纸,而他,布兰得拉,只要对矿上的老铁匠说一个字,铁匠就会给他打一顶赤金王冠……

“布兰得拉有那么多金子吗?”惊诧不迭的格武治国王问,同时用权杖搔脑袋。

“没有,可他能得到!”

“从哪儿?”

“从魔鬼罗基特卡那儿!”

“唉呀!”格武治国王呻吟一声,用权杖搔了两次脑袋。然后他把王冠戴到头上,用细绳子捆紧,让它不要歪到左边或右边的耳朵上。他跑到凉亭上去着急,同时舔罐子里的甜果酱。因为他非常喜欢甜果酱。

布兰得拉此刻叼着烟斗,很优雅地从牙缝里喷出烟来,他骂道:“我要揭你们的皮!”

格武治国王要招他当驸马的诺言倒是对他有那么一点诱惑力。因为他正缺个人洗衣、烧饭、剪羊毛,公主做这些活儿正好。只是她是个斜眼、缺牙、右腿瘸,所以他就想,我对她嗤之以鼻,也就完了。当国王格武治由于布兰得拉的拒绝而痛心疾首的时候,布兰得拉正在挖煤,他谁也不怕。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有一次,在这么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溺水鬼中的王自己跑到牧场上散步。他长得像个大癞蛤蟆,拄着权杖,摇摇摆摆地走着,一边按着头上的王冠,生怕它掉下来。每碰到一朵花他都要闻闻,然后打着喷嚏,抚摸着大肚皮。因为他已经很老了,很快就累了,于是坐在牛蒡叶子下,睡着了。

溺水鬼王睡着了,他不知道,太阳已经高高升上天空,牧场上的露水都干了。蜜蜂飞来,在他的耳边嗡嗡叫,老王惊醒了。埋怨说:“唉呀,唉呀!我现在怎么办呢?我这可怜的,现在可怎么办?”

苏赞卡在他附近放牛。她听见牛蒡叶子下的青草上有唠叨声,便走了过去,弯下腰,看见一只长得很丑的癞蛤蟆在哭,一边还在擦化了脓的眼睛。

“你为什么这样伤心,癞蛤蟆?”她问,“你肚子疼吗?”

“我肚子一点也不疼!唉呀!唉呀!”

“你头疼吗,癞蛤蟆?”

“我头不疼,只是我的露水干啦!”

“露水干了有什么要紧?在夜里又有新露水!”

“因为我不是癞蛤蟆,而是溺水鬼们的王,现在我走不到维断瓦河里了。”

“你为什么走不到?维斯瓦河又不远!”

“唉,你不知道,苏赞卡,我们溺水鬼,只有在月明的夜晚,在有很多露水的时候,才会在牧场上行走。要是没有露水,我们就完了!唉呀,唉呀!……”他又唠唠叨叨地哭起来。

心地善良的苏赞卡对他说,叫他别哭,因为他的心碎了。把他送到河里去不是再简单不过了吗?

“你送吗?”

“我送,为什么不?”

“你不嫌我丑陋?”

“我为什么要嫌你?”

“因为我像只丑恶的癞蛤蟆!”

苏赞卡笑了,她小心地把溺水鬼的王托在手上,送到了维斯瓦河里。而这鬼王却是只非常丑陋的癞蛤蟆。她弯腰站在水边,小心翼翼地把他送进河水中。那时,维斯瓦河里乱成了一团,河水在打旋,担心害怕的溺水鬼们纷纷钻出水面。他们都以为他们的王被在牧场上觅食的鹤吃掉了。溺水鬼们整个水国一片哭声,水下的宫殿上挂出了黑旗表示深深的哀悼。他们还想把一个最老的溺水鬼选为新王。现在他们兴高采烈,因为鹤没有吃掉他们的国王,孤儿苏赞卡把他捧在手上送回来了。老王一触及河水,便立刻变成了真正的溺水鬼之王了,他头戴金王冠,手拿权杖,穿着红老公循循善诱:“如果我们吵架了,你希望收到你弟弟发什么样的短信给你呢?”色的国王外套、缝得很精致的红色短裤,黄金的皮鞋,挺着个圆圆的大肚子。上一页1234下一页

“安静!”他朝大小溺水鬼们吱吱叫道。因为由于他的归来,水国里吵得比大集市上还热闹。所有的溺水鬼一起叽叽喳喳,简直像池塘里的蛙鸣。

“安静!”他非常威严地说,用权杖在水上拍了一下。

一片寂静,如同有谁在播下罂粟籽。

这时,国王低下他戴着金王冠的头,向丈夫问妻子:“如果我先去世了,你怎么办呢?”苏赞卡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说:“苏赞卡,最高尚的姑娘!请告诉我拿什么来酬谢你救命之恩!”

苏赞卡高兴地笑了,她说:“非常感谢你,可爱的溺水鬼王,不过,我不要任何奖励。”

溺水鬼们对苏赞卡的回答惊佩不已。最惊诧的还是国王,他困惑地用权杖搔起了后脖子。

“你想要钱还是珍宝,还是珍珠?”他问。

“非常感谢,”苏赞卡说,“我不要。”

“那么你想得怎样的奖励?”焦虑不安的溺水鬼王问。

“我想参观你们的水下王国。”

“同意!”国王叽叽叫着说,“既然你愿意进入我的水下王国,那就请你再赏个脸,给我昨天刚刚出生的溺水鬼王子当教母!”

“我很乐意!”苏赞卡说,“我只有一件事不放心。”

“什么事?”

“我到你的王国去的这段时间,谁照看我的鹅和母牛?它们要是有点闪失,我的主人就会打我,不给我饭吃。”

溺水鬼王用权杖搔搔后脖子,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不要担心,苏赞卡!我这国王脑袋不是当摆设的!”

因为他的国王脑袋不是为了当摆设,所以就派出溺水鬼去照看奶牛,不让它们下河,让它们在路边的牧场上吃草。又派出一批溺水鬼去照看鹅,不让鹅下河,以免河水把它们冲走。一切都安排停当了。溺水鬼有的去放奶牛,有的去放鹅,而苏赞卡就跟着国王进入最深的水里。她一点也不害怕会碰到什么不幸。在河水深处,就是溺水鬼的王国,那儿有一座溺水鬼国王的宫殿。

宫里有许多房间,装满了黄金、白银、大理石、雪花石膏、钻石、珍珠和地毯。宝座是用黄金和钻石镶嵌而成的。从四面八方传来优美、甜蜜的乐曲,随着音乐声起,射进了明亮的月光。代替飞鸟的是周围有许多小金鱼游来游去,一些像太阳光那样闪着金光,另一些是深红色的,所有的鱼都有个宽阔的金尾巴,带着透明的毛边。那些小金鱼像是最漂亮的鲜花,宛如金色和深红色的菊花,看到这情景苏赞卡心花怒放。溺水鬼王坐在宝座上,宝座旁边,在一他:“老婆就是天大的事。”个用蚕豆大的珍珠镶嵌的金摇篮里,躺着个小溺水鬼。这个大肚子婴儿,包在红色襁褓之中。婴儿手上玩着一只大贝壳,它发出音乐一般的声响。虽然一切都是这般华贵,但那婴儿还是像所有的溺水鬼一样丑陋。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在报社做记者,所负责的栏目几乎都跟怪力乱神有关。这一次按主编要求来乡下收集素材。收集素材这种事情不是一天就能解决的,因此我打算在这个村子住上一个星期左右。

我刚到这里时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村子如此冷清,大街上一个路人都没有。这里简直就像一个死城,不,这个地方是村,应该称为“死村”更为恰当。

“接下来,到旅馆报到吧。”我也没多想,自言自语地往旅馆的方向走去。

在这种杳无人烟的村落中穿梭,我感觉很奇怪。这里不但没有路人,甚至一点儿风吹草动、狗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

走了约莫十分钟,我终于看见了旅馆。说是旅馆,也不过是与其他民居一样的平房罢了。

“不好意思,有人吗?我是今天预约的刘先生。”站在玄关处,我大声地喊着。

这时我瞥见走廊最里头的房间有个人慌张地打开房门,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似乎是老板娘。

“不好意思,我刚刚在里头看电视,以为您会晚点儿到,没想到您来得这么早。”老板娘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我现在可以进房间吗?”

“当然可以,这边请。”

跟在老板娘的身后走着,我开始对这个村子产生了兴趣。

来到一个房间门前,她微笑着对我说:“刘先生,这是您的房间,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好的,谢谢。”我打开房门,走进房间。

我放好行李,拿起我的随身小包、录音笔、照相机,外出开始工作。

不过这村子连一个路人都没有,怎么做采访?走了一段路,我发现前方有座学校,觉得去那边也许会有些收获,便走了过去。

“叔叔,你在这里做什么?”没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小孩子的声音。我转过头一看,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女生。

我摸着她的头说:“小妹妹,你突然出现在我的后面,把我吓了一跳,你要去上课吗?”

小女孩只是点点头,也没有多做回应,眼睛有些无神。

“怎么了?不舒服吗?爸爸妈妈呢?”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给溺水鬼当教母;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鸡与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