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鸡与蛋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鸡与蛋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7 22:29:00阅读 本文有2758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真正成功的恐怖小说,会让读者一翻开封面就感到恐惧,连阅读第一行字的勇气都失去了,而我这本书做到了。 夜业 这是竣闵在刚买回来的新书封面上看到的一句话,也是因为这句话...

真正成功的恐怖小说,会让读者一翻开封面就感到恐惧,连阅读第一行字的勇气都失去了,而我这本书做到了。

——夜业

这是竣闵在刚买回来的新书封面上看到的一句话,也是因为这句话,竣闵才决定把这本恐怖小说买回来。

书名是《鸡与蛋》,乍看之下跟恐怖小说毫无关联,且作者的名字“夜业”完全没听说过。

竣闵抱着“我就是要看看有多恐怖”的心态,买回了这本书。

书是密封起来的,所以在书店里没有办法试阅。

推荐阅读:鸡蛋的10个民间误传

在拆开密封膜时,竣闵发现这本书有一个怪异之处——书的内页中好像夹了什么东西,使得封面微微鼓起。拆开封页一看,有个小巧的黑色密封袋被夹在内页中。

“这是什么?”竣闵从内页中拿出了那个黑色密封袋,用手捏了一下,软软的,触感很怪异。

竣闵在满脑袋问号的状态下打开了密封袋,开口朝下,直接倒出里面的东西。

一个物体“啪嗒”一声掉落到桌面上,带着一股刺鼻的腐臭味。

那是一块青黑的烂肉,但还是看得出来这块烂肉原本是长在某个人脑袋上的耳朵。

竣闵发出尖叫,但他不是今晚惟一因为这个原因而发出恐惧尖叫的人。

这晚,因为《鸡与蛋》这本今天刚上市的新书而发出尖叫向警方报案的人,总共有393位。

原因都一样——他们都在书中所附的黑色密封袋里发现了疑似人体残渣的物体。

先不管夜业这号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但妻子责骂老公说:“你一发动起车,坐在副驾驶座位的我跟你说话,你就没心思搭理了,当一个车夫就不是我的丈夫啦?”他确实使读者还未阅读他的文字,就恐惧地把书丢到了一边。

这本书果然造成了轰动。

当天午夜之前,警方下令将书店里所有的《鸡与蛋》全部下架。在调动了相当可观的警方人力后,证实在两千本《鸡与蛋》中都附有黑色密封袋,而且里面都有疑似人体残渣的肉块,有耳朵、眼珠,甚至舌头、皮肤及肌肉。这些残渣迅后来我一想不对,就问她:“你身上不是有钱的吗?怎么不做车回去。”速被统一管理。警方希望能迅速查出被害者的身份以及这些残渣是否属于同一人。

当然,警方不会漏掉出版社的相关人员跟作者。

负责《鸡与蛋》一书出版的编辑旭志在第一时间就接到了警方的通知。现在的他正坐在警局里,面对着两个面孔冷峻的刑警。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个小道士正襟危坐在床前,正给躺在床上之人搭脉。他这副样子倒更象是个郎中大夫,高金狗有点不自在地看着他,肚里还在寻思道: 这道士成不成?都说便宜没好货,唉,谁叫我这么个庄稼人没多少钱,只望他不要乱弄一气,小保才十三岁啊。 他对这儿子爱愈珍宝,前天小保回家说是肚子疼,原先也不当一回事,结果却是一场怪病,花了二两银子请镇上最有名的大夫出了个诊,说是气血两亏,非得用大补不可。他只是个寻常农户,哪能给儿子顿顿吃人参燕窝,惶急之下,正好碰见这个小道士,说是治不好不花钱,治好了得二两银子,才死马当活马医地将他带来试试。

小道士突然象察觉了什么,一把拉起了病人的手臂,五指象在弹琵琶一样从上至下按了一遍,突然又伸出两指在病人心口一弹,那病人身子猛地一弓,咳了两声,呕出一股黑水。这些黑水粘稠如胶,腥臭不堪,高金狗吃了一惊,叫道: 道长,我可只有这一个儿子

小道士将那个孩子扶起来,又在背上敲了两下,那孩子还在呕黑水,连鼻子里都有黑水流出。他道: 施主,令公子是中了邪,小道已将他体内邪气驱出,你采点菖蒲煎水,给他内服外沐数日,印堂无黑气即可。

高金狗听不懂这小道士文绉绉地说话,瞠目结舌地不知以对,小道士才省得自己说得太文了点,道: 你采点菖蒲来熬水,给你儿子喝下去,再用这水洗澡,一天一次,到他两太阳这儿没黑气,就成了。

高金狗连连点头,道: 菖蒲有,菖蒲有。 他见自己这儿子吐出黑水后,双眼已经睁开,人也精神得多了,不由大喜过望,一把搂在怀里,哭道: 小保,快给道长磕头。 心中却不住寻思道: 看不出这小道士的本事倒是不小。只是不知他会要多少钱。

小道士道: 头就不必磕了,这个银子么 高金狗一惊,忍痛道: 二两银是吧?道长,我是庄稼人,小保又没了娘,委实难过,能不能再 那个少一点? 原先说好是二两现银,足当他数月家用了,高金狗实在舍不得。

小道士脸一板道: 那可不行,说好的价钱,一文都不能少!

高金狗苦着脸,伸手到怀里摸索了半天,摸出一包碎银子。这包银子是他省吃俭用,准备给小保娶媳妇用的。高金狗平时掉了一粒米都要从鸡嘴里抢回来,要他一下子拿出二两白花花的现银,实在心疼的不得了。小道士拿了银子,掂了掂,想了想,从里面摸出一块三四钱的碎银子,咬了咬牙,把银包还给他道: 给你儿子买点吃的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次的事件影响范围遍布全市,凶手直接将尸块切碎,分成两千份装进密封袋里。

旭志面前的刑警一老一少,在自我介绍时,那个老刑警说他姓张,而年轻的刑警则姓林。

“法医的初步调查结果是,那些肉块残渣都属于四肢跟五官,被害者就算还没死,也是个废人了。现在正在比对DNA,证实被害者人数。”张刑警对旭志说道,“你真的从未见过作者?”

“是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夜业。一开始是他打电话过来毛遂自荐的,我们觉得他的文笔不错,所以采用了他的作品。”旭志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旁边的年轻刑警。林刑警的手上拿着一本《鸡与蛋》,正在低头阅读着。

“他的声音听起来怎样?”张刑警问。

“听起来是个很年轻的男人。”

“声音没有经过处理吗?”

“似乎没有,听起来很正常。”旭志紧张地问,“你们根据我的资料去联络夜业,结果怎样呢?找到他了吗?”

“没有,电话没人接,地址也是假的,完全找不到人,看来你们出版社找了一个幽灵作家。”张刑警严峻地皱起眉头,冷酷地问,“这些黑色密封袋是作者提供的吧?”

“是的,是夜业寄到出版社请我们附在书的内页给读者当赠品的,他还叮嘱我们不要随便打开。我们以为是什么小礼物,没想到是……”

“真搞不懂他到底想干什么。”张刑警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林刑警,拍了一下他的头,“喂,你看那本书看了那么久,看出什么东西没有?”

林刑警咕哝了一句:“有一点儿收获。”

“好,那我问你,为什么他的书名要叫《鸡与蛋》呢?”

“这跟书中的故事内容有关联,对吧?”林刑警的眼神对上了旭志,“在故事中,病态的主角随机掳获年轻少女,并把她们的四肢跟五官都割除,让这些少女变成了无手无脚也无法表达言语的肉块,然后把照片寄给这些少女的家人,给他们两个选择。”

“是的,”旭志说,“让这些少女的家人花一千万赎人,或是他直接杀掉这些少女。”

张刑警听到这里,张大了嘴巴:“但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书名要叫《鸡与蛋》?”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也问过夜业,结果他只问了我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你是鸡,知道你生出来的蛋最后会被人类吃掉,甚至你自己在没有利用价值后也会被吃掉,那你还会生蛋吗?”旭志道。

“这……”张刑警吐了吐舌头。

“这就是夜业在故事中想表达的——当你身为父母,知道你的女儿已经变成没手没脚无法言语的肉团,你还会花一千万把她赎回来吗?还是让凶手直接杀掉她?”

“那小说中的结局是什么?”

“没有结局。”旭志说,“夜业说,等书出版后,大家自然会知道答案。”

“我大概懂了。”林刑警点点头,“这两千块零碎的尸块,很有可能是属于同一个人的。夜业把小说变成了事实——某个人的四肢跟五官被他割下来,装在密封袋里随着他的书分送出去。你的作家本身就是书里的病态杀手。”

第二天上午,法医方面的结果出来了,那两千块人体残渣都属于同一个人。目前只知道被害者为女性,其余方面的情报皆为零。

让警方没有想到的是,夜业主动联络了媒体。

旭志在家中看到了各媒体轮播着这条消息——夜业把一个网址用电子邮件传给了各媒体,还在邮件中写道:看看网址里的东西,再配合我的小说,就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各媒体明目张胆地把网址公布在新闻画面上,还在网址下方注了一行小字:内有血腥内容,不建议未满……

旭志没把那行小字看完就赶紧抄下网址,打开电脑上网。

看网址的IP,应该是从国外的代理网站连过来的,警方应该无法从这条线索抓人。

这个网站中有着全黑的背景,正中央摆着一个血肉模糊的肉团,乍看之下让人以为是刚从屠宰场分割出来的肉猪,但仔细一看,会发现那其实是个人体,只不过四肢都被割除了,五官也是血肉模糊的一片,想必已遭到了挖眼割舌的对待。

那张图片下方,还有一段文字,应该是夜业写的:“不要担心,照片中的少女还活着,我正用我的方式让她好好活着……到了现在,应该有很多人看过我的新书《鸡与蛋》了吧?在我的书中,没有结局。而结局就在这个网站上,我已经联络了这位少女的父母亲,请他们花一千万来赎回女儿,或是由我直接杀了她。我请他们在晚上八点打电话联络我,公布他们的选择结果。请放心,我选择的家庭相当富有,社会大众一定听说过他们,甚至曾经憎恨过他们,一千万对他们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下方的媒体播放器到时会进行电话直播,请大家准时收听。”上一页1234下一页

晨日初升,薄薄白雾已遮不去缕缕新晖,屋内却是阴暗如昔。不时几声刺耳的鸟鸣,恰又逢窗隙中袭入一股凉风,却也多了一分意味。

从心坦言,虽然经历繁多,但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会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人。

身居密林,与鸟兽为伍;貌若潘安,身却遍布琼羽;目光深邃,仿佛看透了一切。然而,终只是弱冠之龄,许久,却又露出一丝苦笑。

“你是我这十几年来见过的第一个人,或者说,第一个活人。&rdqu和一个女性朋友吃麦当劳,她吃了一个板烧鸡腿堡、一对辣翅、一份薯条、一杯可乐、一个玉米杯。o;年轻人看了看我,“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很久很久了,我都记不清了。”

“你还很年轻。”我接了一句。

年轻人沉思了一下,却是声音沙哑:“是啊,年轻,可有些东西,却是注定要背负的。”

“比如……”

年轻人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而是反问了我一句:“知道鹦鹉吗?”

我刚要回话,年轻人却自顾自续了一句:“我说的不是市场上作为玩物的鹦鹉,而是一种异兽……也对,好像在你们的理解中,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年轻人这么一说,我倒是反应了过来:“黄山之鹦?”

“你倒是知道?”年轻人颇为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声音十分之刺耳。

“嗯,确是知道些”我想了想,最初了解,似乎是在一本古朴的《山海经》上,“‘黄山,无草木,多竹箭……有鸟焉,其状如鹗,青剁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鹉……’是这个吧?”

“嗯,不过,你知道这个‘异兽’和人们饲养的玩物有什么区别吗?”

年轻人的声音低沉了下去,沙哑的音色中似乎有着无数的情触。我一时有些愕然。

四周突然间陷入了沉默,风声过耳。

我看着年轻人,年轻人看着我,沉寂间有着另一种难以言明的恐怖。我决定打破这让人尴尬的恐怖,冥冥之中的默契却又让我和年轻人一同开口,又一同闭上。

“如果说区别……”

“其实……”

最终,还是年轻人说了出来:“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鸡与蛋;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都市传说

下一篇:给溺水鬼当教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