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凶宅出售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凶宅出售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7【短篇鬼故事】试试听鬼故事吧

简介:1.有间凶宅 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后,我和女友都很满意。我对领我们看房的中介说:“卫生间阴森森的,感觉不太好;而且价格也太高了。” 中介老陈三十来岁,一脸诚恳。“价钱还能再...

1.有间凶宅

各个房间转了一圈后,我和女友都很满意。我对领我们看房的中介说:“卫生间阴森森的,感觉不太好;而且价格也太高了。”

中介老陈三十来岁,一脸诚恳。“价钱还能再商量。”他凑到我跟前附耳说,“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房子其实是凶宅。”我陡然一惊,拽着他来到阳台。“到底怎么回事?”我一脸不高兴地问。

“这房子里死过一个姑娘。”老陈坦白道,“我们一般忌讳说这些,不过你用这个跟房主杀价,应该能便宜10万。”

“那姑娘怎么死的?”

“听说是割腕。”老陈招呼我进了卫生间,里面被一根塑料横杆分成了前后两部分,前面靠门是洗手池和马桶,后面靠墙有一个淋浴喷头,镀铬的表面已然发灰,看来有些日子没用过了。塑料横杆串着一排空荡荡的挂钩,想必之前应该有一副浴帘。卫生间的灯坏了,老陈点亮手机,马桶正对的墙壁瓷砖上布着一道细细的裂纹,裂纹里渗着隐约的红色。“渗进去的血,刷不掉。”老陈说,“其实凶宅我们见多了,只是大家都不说罢了。”

“我可是买来当婚房的。”我踌躇着说。

“10万块钱重要还是封建迷信重要?”老陈一语击中要害。

我犹疑地点点头:“那你明天把房主约出来吧,我们见个面。”

出了这间凶宅,女朋友问我和中介神神秘秘聊了些什么。我支支吾吾地说中介让我明天直接和房主砍价。“运他:“老婆就是天大的事。”气好说不定能砍下几万……”听我这么说,女朋友大喜过望。我强颜欢笑,心里却暗暗有一丝说不出的不安。

第二天一早,我和老陈又来到这栋没有电梯的旧楼。我爬到五楼,刚刚直起脖子,就看到眼前有个黑影晃动,头上还有两点白光倏忽一闪,形同鬼魅。我瞬间想起割腕的女子,不由后退两步,却不想一脚踏空了。手忙脚乱之际,正在楼梯上的老陈伸手将我揽住。他清亮地咳嗽一声,头顶的声控灯泡伴随着“嗞嗞”的电流声应声亮起。昏黄的光斑里,一个瘦弱的中年人正透过厚厚的眼镜片看着我们。

“这位就是房主许先生。”老陈给我介绍。许先生似乎不愿一个人呆在房内,宁可在漆黑的楼道里等我们。进屋之后我便开门见山:“房价您看能不能再降一些。” 上一页1234下一页

19岁的时候,我一个人跑到电影院里看电影,我清楚地记得男主角对一个女孩子说:如果你相信神,所有的偶然都是巧合;如果你不相信神,所有的巧合也只不过是偶然。

我是第三次在电梯里遇到何麟的时候,想起了这句话,并且开始相信神的。

从那以后,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我总是会比同事晚十分钟走,因为这个时间段最容易在电梯里碰到何麟。

我期待见到何麟,也害怕见到他,每次电梯打开时看到他在里面帅得一塌糊涂的样子,我都紧张得快要石化,这样碰面有近两个月了,我都不知道他是从几楼下来的,直到有一天我下了电梯后守在门口,看到电梯停到了28楼,是顶楼。

终于有一天,我鼓足勇气上到了28楼,把网上随便打印的传单插到每个公司的门把上,透过每间屋子狭小的玻璃窗寻找他的身影。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你不是在楼下的杂志社么?怎么还发餐饮广告?”我大叫出声,所有的传单撒在脚下,我惊慌着去捡,肩上的包滑下来,里面的水杯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天哪,我当时的样子一定狼狈极了!

但是何麟说,我当时可爱得像一只偷食的松鼠,在他眼里,我似乎怎样都是完美的,可是,论长相、论气质、论能力,我都比他手下的那些女员工差太多了。我不敢相信,他已经注意我很久了,而且还喜欢上了我。我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有家室,我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三姐吧?我把自己这种担忧毫不掩饰地跟何麟说了,他笑得快背过气了。他说,瑶瑶,你哪里都好,就是太不自信了。

我下班晚了,何麟会在楼上等我,给我买晚饭,送我回家。何麟带我参加他的周末派对,大大方方地介绍我给他的朋友认识。他给我买漂亮的衣服,却不让我用化妆品。他说,我素颜的样子美若天仙。但是,除了接吻,他从来没有更深层的举动,我终于知道,当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的时候,他是会很谨慎地跨越最后那道防线的。

与何麟在一起后,我变得越来越自信了。我再也不是含胸驼背、低头不语、唯唯诺诺的小姑娘了。但是在心底,还是有自卑在作怪,我不敢带何麟出现在同事面前,于是中午我拒绝和他手牵手去吃饭,我也不敢把何麟介绍给我的家人和朋友。我还是害怕,这么优秀的何麟有一天会离开我,那时我如何收场?这一点我不敢对何麟说,但他好像也讳莫如深,从来不逼我,我知道他正在暗暗地帮助我变成强人。 上一页123下一页

许先生嗫嚅道:“我着急卖,价格本就不高……”说完求助地看向老陈,老陈假装盯着手机。

看来4万块的中介费不会白交。“而且户型也不好,尤其卫生间。”我话音刚落,许先生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双手紧张地搓来搓去。我乘胜追击:“我一进去就觉得后背发凉,还有一股腥味。”

“啊!”许先生突然大叫一声,惊恐的眼睛瞪得极大。老陈见状给我递个眼色,示意效果已经达到了。自此,许先生的情绪低至谷底,基本不再言语。老陈佯装替他说话,和我唱着双簧一步一步把总价压低了10万。

最终许先生无奈地摆摆手:“我认了,咱们尽快交易吧。”老陈长出一口气,对我说:“没问题的话就先交两万定金。”我点头站起身来,正对着黑洞洞的卫生间,心中电光石火般闪过一个念头,昨天困扰我的莫名忧惧顿时清晰起来,我明白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我还要回去跟女友商量一下。”我苦笑一声,“她才是当家的。”许先生已无力争辩,算是默许了。我和老陈出来,许先生跟在我们后面匆匆锁了门。

2.红衣女鬼

告别他俩,我到市场买了一台便携式验钞机。吃完午饭我把验钞机藏进衣兜,再次来到中介公司。公司和那栋楼隔路相望,老陈是老板之一。我对老陈说因为房子比较旧,我女朋友很关心厨房的煤气管道,让我确认一下是否安全。老陈已经得到许先生的委托,有一把房门钥匙,可以直接带我进去。我在厨房装模作样把各个阀门开开关关,折腾了好一会儿,然后捂着肚子说要去上个厕所。

我进了黑乎乎的卫生间,反手把门锁上,掏出验钞机打开,紫幽幽的光芒如同鬼火一般跳跃出来。我上午突然想到,割腕是很温和的自杀方式,血怎会渗进一米多高的瓷砖裂缝里?我把紫外灯贴近,只见平素看起来干净的瓷砖接缝被紫光映出了暗棕色,随着灯光的游走,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整面墙上几乎所有的接缝处都反射着妖异的光芒,纵横交错,仿佛一面来自地狱的围棋盘。

肉眼看不到的细微血渍在紫外线下会呈现土棕色,这是我从侦探电影里学到的小技巧。釉面上的血可以被擦掉,但接缝处却很难清理干净;也就是说,这面墙曾被鲜血布满!这是货真价实的凶宅啊,老陈也被骗了,割腕怎么会溅得满墙都是?应该是很残忍的凶杀,难怪房主许先生如此神经质。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强忍呕吐开门冲出来,差点和老陈撞个满怀。他正好站在门外,忧心忡忡地盯着我:“没事吧?我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出来,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没事没事,肚子不舒服。”我含糊回答,蓦然发现验钞机她发誓再也不喝酒了!还攥在手上,忙塞进兜里,“明天帮我约一下许先生吧,煤气管道虽然没问题,但自来水管堵了。”

隔天,我又见到了许先生。我注意到他手指颀长,食指轻微痉挛,手心总是汗津津的。我脑补他拿刀的样子,把一个女子劈死在卫生间里,动脉血在心脏高压之下喷薄而出,如同崩裂的水管,很快淹没了一面墙。“卫生间水管好像老化了,我担心哪天爆掉,水全喷到墙上。”我鼓起勇气暗示他。

许先生很不愿意听到卫生间三个字,随口答应:“让物业来维修一下,费用我来出。”我又零零散散挑了一些小毛病,许先生一一答应解决。“许先生真敞亮,我去筹钱,明天来交定金。”我起身和他握手,他的手冰冷潮湿。我松开手,他错愕地盯着我,好像见了鬼。

我们出来后,许先生并没有像上次那样紧跟出来,老陈嘲笑说:“他怎么突然胆子大起来了?”我假装不会意,其实已经知道此刻许先生的反应——他摊开手掌,右手心多了一个小纸条,上面是一个电话号码和一行让他如遭雷击的字:卫生间里的事我已知道了。

果不其然,天刚擦黑我就接到许先生的电话,他约我去附近的一个茶馆坐坐。和影视剧里心狠手辣的杀人犯不同,许先生居然毫无城府,见到我就迫切地问:“卫生间里究竟有没有鬼?”他这么一说我反倒糊涂起来,难道他杀了人心中不安,竟然产生了见鬼的幻觉?

“卫生间里死过人你知道吧?”我试探着问。

“知道,一个割腕的红衣姑娘。”他口气显然是说这个死去的姑娘并非他的熟人。事情似乎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我索性直接问:“不是你杀的?”许先生满脸无辜:“我连个鸡都不敢杀。我是个小学老师,眼睛还高度近视。”

“那你怎么知道卫生间里死过人?”

“去年买房子时老陈告诉我的,是上一家的事。我买的就是凶宅,也是图便宜。”

我恍然大悟,仔细回忆一下,老陈的确没告诉我卫生间里的姑娘是死于许先生居住期间,是我想象力太丰富了。一边喝茶,许先生一边向我讲述发生在他身上的怪事。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个故事是可以考证的。2005年底,我在一家部队医院实习。我们医院院子里有一座老教堂,历史悠久。我们来实习的时候宿舍实在紧张,就把我们都安排住进了老教堂的三楼。房间是几十年前翻新过的,我们住的时候已经很破烂了,地板踩上去嘎吱嘎吱的声音,有时候穿高跟鞋不小心还能踩出来个窟窿。我们军校的18个人住一个大房间,三楼有两个这样的大房间,另外一间是地方卫校的实习护士。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教堂里住,一年四季都要开灯,否则什么也看不到,而且总是很冷的感觉,夏天我们睡觉还要盖军被,要不冷。

我们在那个教堂住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那时我就总听我上铺的女孩说,她晚上总做梦梦到一个外国人被关在水牢里,水在他腰以上,他都快不行了,还经常被拉出水牢挨打。这样的话说了几次,我们都笑她以为自己拍电影哪。后来有一天晚上,我上完前半夜,晚上不想睡在医院,就一个人回来了。教堂座落在半山腰,远远看过去很多树挡着那座教堂,只露出教堂上面的一个十字架,而且都歪斜了,很破旧的样子。我一路从教堂一楼上到三楼我的宿舍也没觉得害怕,就在我拿出钥匙要开宿舍门的时候,突然听见“哇”地一声惨叫,当时吓得我脑子“嗡”的一响,回过神来,好像是水房发出来的声音。我马上跑过去,这时候我们宿舍也有几个人出来了,我们一起去到水房,看见一个地方卫校的女孩坐在水房地上哭。我问她怎么了。半天她才说,她起来去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照了一下镜子,突然看见镜子里有一个满脸是血的外国人,吓得她叫起来了。

我们大家什么都没说,安慰了一通,都心照不宣地回宿舍了。我们把这件事向实习的领导汇报了,领导没反应。过了一个多月,又是一起相同的事件发生,我们继续反映,过了一个多月,我们搬家了,那个教堂被封了,理由是:危楼。

直到我2007年离开那个医院,教堂都还被封着,然后有一次和原来的领导聊天,领导说:那个教堂要拆,可是考虑到也许有文物价值,前段时间清理了一下地下室也没什么发现。我问怎么还有地下室?我们怎么不知道?领导说,这个很爸爸: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啊……多人不知道,但是老一辈都清楚的,那个地下室是原来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法国人盖了教堂,地下室就是水牢,他们关法国间谍的地方,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哪。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凶宅出售;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