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迷失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迷失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13:14:00阅读 本文有2623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周一 厚厚的窗帘,使整个屋子十分阴霾,没有一丝光透进来。写字台上点着台灯,陈开正在灯下看着一摞照片,上面一片血红,是一个女人惨死的景象。 这时,门开了,从外面滑进一...

周一

厚厚的窗帘,使整个屋子十分阴霾,没有一丝光透进来。写字台上点着台灯,陈开正在灯下看着一摞照片,上面一片血红,是一个女人惨死的景象。

这时,门开了,从外面滑进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年纪,长着一副堪比女人的俏模样,脸白如玉,还有两个小酒窝。“你好,你是谁?”

陈开笑着说:“李闵是吧?我是陈开医生。”

李闵满脸疑惑:“医生?这里是医院?我为什么会到这里?”

陈开顺手从桌子上握起一个糖豆,走到李闵面前,晃晃手说:“我习惯用一个小游戏开场。你刚才看到我用左手拿的糖豆吧。现在我要……”

李闵笑道:“你要把它变没?”

陈开张开手,糖豆果然没有了。“热身结束。说说你的工作和家庭吧。”

李闵吃完之后俩人又拿出一大袋瓜子开始嗑,说实话烦得我恨不得骂街。松松衣扣说道:“我是仓库保管员。每日朝九晚五,平时也没什么业余生活,就偶尔和朋友喝喝酒什么的。最多的还是一个人在家看书看动漫,呵呵,朋友都管我叫宅男。尽管我的工作很不如意,可以说浑浑噩噩,但他们都羡慕我有个女朋友,她叫盈盈……”他脸上露出笑容,舔舔嘴唇说道:“对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我订了一份蛋糕还有一个神秘礼物,打算给她个惊喜。”

陈开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似乎想在里面发现什么。

李闵被看的十分难受,恼怒道:“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在撒谎?”

陈开笑着摇摇头:“不,你说的都是实话。能说说你和盈盈是怎么认识的吗?”

李闵冷笑:“跟你有什么关系?!”

陈开走出心理诊所时,看见警察王德正在等自己。王德是个高大的汉子,十分客气:“陈医生,这个李闵的情况怎么样?”

陈开叹口气:“目前进展很慢。他的这个病十分罕见而奇特,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有了一整套计划,完全可以撬开他的嘴,得到证据,把他绳之以法。”

王德目光忧郁:“这个案子影响太大。我们的时间也极为有限,最多只有一个礼拜时间。”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今天真是个黄道吉日,小偷希尔来到这个小城,一上午作案5起,无一失手,也没有见到什么人报案。

希尔兴奋极了,也有些后悔,早知道这个小城的人比猪愚蠢,钱包这么好盗,他就不应该待在伦敦,还被抓入监狱蹲了几年……

傍晚时分,希尔走进广场附近的酒吧,准备饱尝一顿丰盛的美餐。忽然,他发现有个小偷在行窃。连盗了几个顾客屁股兜里的钱包,老板和服务员却装着没看见,放走了这个小偷。希尔有些忍不住了,故意问走来“说吧,又看中什么了?”的老板:“那家伙是个扒手,你们为什么不抓起来?”

“先生是外来的吧?”老板笑容可掬地问道,并把目光投向窗外,“我想你一定看到广场的那尊铜像了,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应该是个英雄。”

“不不。”老板摇起头,“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偷,但是,小城的人永远忘不了他……”

原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这座偏僻小城被德军占领了,只等司令官下令血腥屠城。不料司令官的手令被这个无名小偷窃取了,化装成司令部送信的通信兵,并将手令篡改成“撤退”。小城因此得救了,所有的人也逃过一劫。为了纪念这位无名小偷,后来,人们就在广场为他竖了这尊铜像,而且也一直把每年的今天定为小城的感恩日。

“我明白了,今天小偷在小城偷东西,不算犯法也不会受到惩罚?”

“不错。”老板看看露出惊喜神色的希尔,点了下头,“不过,聪明的人是不会当小偷的,也不会来小城作案,因为广场上的这尊铜像会让他们无地自容,只有一些比猪还愚蠢的家伙,才会窜到小城来做坏事。”

希尔变得狼狈起来,含糊和支吾地说:“不错,只有没长眼睛的家伙才会来……”

“不过,来了也没关系。”老板显得一脸轻松,“最后也只能是空喜欢一场。‘'

”为什么?“

”因为小城还有个规定,每年的今天,人们上街必须带两个钱包,而装在屁股兜里钱包的只是几张假币而已。“老板哈哈笑了起来,笑声中也充满了出默,”小城人好客,总不能让远道而来的扒手兄弟空手回去……“ 上一页123下一页

陈开点点头。诊所外已经入夜,天气转凉,两人都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周三

门开了,李闵滑着轮椅进了屋子。他看到一个男人正在朝自己笑。李闵疑惑道:“我们见过?”

男人说道:“我叫陈开,是一名心理医生。”

李闵大惊:“心理医生?我还以为是做个简单的身体检查,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不是走错门了?”

陈开说:“你没走错门。我一直在等你。”

李闵大怒:“我没得精神病,我只不过是腿坏了。我不和你谈。我要找你们这儿的负责人。”

陈开随口问道:“你的腿是怎么坏的?”

李闵顿时哑口无言,眨眨眼睛,像是猛然看见一件极为可怕的事。他不禁汗如雨下:“我的、腿是怎么坏的?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我记得今天早上,我穿上盈盈给我买的衣服,洗漱打扮,准备到银行取了钱,然后到花店把花给买了,今天是盈盈的生日,我要请她吃饭,给她一个惊喜。我出门的时候,腿还好好的,我家住七层楼,我蹦蹦跳跳地下了楼……”

陈开双手朝下压压:“好,好,你看这问题马上就来了。我们这样,从头开始追忆,你是怎么认识盈盈的?”

李闵长舒一口气,慢慢闭上眼睛,嘴角浮现笑容,显然进入了甜蜜的回忆之中。“那天下班,已经很晚了。我干了一天活,脑袋迷糊,有点低血糖。便想到超市买点方便面和一包糖豆。谁知离门口不远时,突然从后面驶过一辆摩托车把我撞倒。也不知是谁开的,一溜烟就跑了。我当时受了重创,昏迷不醒,没了知觉,如果没人发现,很可能就死在大街上了。是超市售货员发现的我,叫来了车把我送到医院,还帮我垫了医药费。苏醒后,我才知道救我的女孩就是盈盈。这就是我和她认识的开始。”

陈开问道:“当时你昏迷躺倒的地方,在街道拐角处,那里靠近一条黑黑的胡同,是街灯的死角。而盈盈,哦,你的女朋友吧,正在超市里工作,她怎么会无缘无故走出大门,然后又拐到胡同,最后在黑暗中摸到你了?怎么这一系列事件居然会如此巧合?”

李闵大怒:“你什么意思?是我捏造的谎话?”上一页1234下一页

陈开拿起桌子上一个粉红色的笔记本,念道:“3月18日。今天晚上轮到我当值,正在收拾货架呢,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气喘吁吁的男人。他拉着我的手,脸上表情十分惊慌,小姐,外面有人被车撞了,受了重伤,赶紧救人。我跟着他就跑了出来,果然在街道拐角处发现了一个躺在血泊里的男人,他脸朝下,一动不动。我吓坏了,急忙打急救电话。”

李闵问道:“你念的是什么?”

陈开晃晃笔记本:“盈盈的日记。”李闵张大了嘴,怒喊:“你怎么会有她的日记?你和她什么关系?”说着就想要从轮椅上扑过来。陈开扶住他:“你不要激动。这本日记是公安局的证物,要不然也到不了我的手里。你可能不知道吧,盈盈已经死了!”

李闵喉头咯咯直响:“她……死了?怎么死的?”

“谋杀。”陈开冷冷地说道,“被人吊死在树上,后来绳子断了,尸体又落入河里。尸体随着河水,从上游流到下游,其时正好有省里领导来本市视察,站在桥头,就看见了尸体。这件事影响极为恶劣,必须要在规定时间内找到凶手。”

“盈盈是吊在树上的,为什么说她是被谋杀的呢?完全有可能自杀上吊。”李闵说道。

陈开说:“你说的对。可是稍有常识的人就会知道勒死和吊死由于作用力不同,死者颈部会留下不同的痕迹特征。勒死者呈环形索沟印,吊死者呈马蹄形索沟。而盈盈脖子上的勒痕正是呈索沟印。根据法医解剖尸体后诊断,死者是先被人勒死,然后挂在树上,妄图做出上吊状,以掩盖自己的罪行。”

李闵紧紧抓住他的手:“那是谁杀了她?我要知道是谁杀了她!”

陈开直言不讳:“根据很多现象表明,杀她的人就是你!”

“哈哈。”李闵怒极反笑。“你凭什么说是我。我爱极了盈盈。你知道我要在她今天生日的时候给她什么礼物吗?钻戒!我要向她求婚的。你撒谎,你撒谎。你说盈盈死了,那她是什么时候死的?”

“九月十五日下午二点。”

“什么?你是说今天下午死的?你是不是神经病?”李闵盯着陈开,感觉浑身冒凉气:“现在才刚刚早上九点,我要去银行取钱,然后上花店买花……”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杀器流云弩

明嘉靖年间,涿州府出了一个大盗,大盗的名字叫 血无痕 。血无痕飞檐走壁,来去无踪,更兼之他胆大妄为,在几天前的夜里,竟盗了涿州府的银库。涿州府的捕头卢天麟接到张府台缉捕的命令,哪敢怠慢,立即领着手下的捕快,几乎将涿州府翻了个底朝天,可是连大盗血无痕的影子都没找到。

卢天麟的家就在府衙的旁边。这天午夜,卢天麟研究完案情,刚刚和衣睡下,就听州府的院内响起了 当当 的锣声,守夜的捕快大呼: 血无痕来盗张府台的官印了,不要放跑他!

卢天麟 嗖 的一声,从床上跳起,右手抄起朴刀,左手拿起了自己的成名暗器 流云弩,推门冲了出去。

外面寒风凛冽,月光冰冷。就在府衙的房脊上,一身玄衣、黑纱蒙面的血无痕正和捕快们厮杀。

眼看围堵血无痕的捕快就要顶不住了,卢天麟将流云弩举了起来。他的流云弩非比寻常,那是工部的巧匠花了六个月的时间,为他精心打造的,只要一按流云弩后面的机关,一次便可发出九支喂毒的小弩箭来。

卢天麟将弩孔对准血无痕的后背,然后对着缉盗的捕快们大喝一声 闪开 。围攻血无痕的捕快们就好像潮水般 哗 一下急退,卢天麟则一按机括, 嗖嗖嗖 九支小弩箭就好像疾飞的燕子,直向血无痕的后心射了过去。血尤痕精明异常,他一边运用轻功躲避,一边挥动兵刃护住身体,转瞬间,七支弩箭被击落射空,可还是有两支弩箭射中了他的肩头和后背。

血无痕身中弩箭,惨叫一声,仍然亲爱的,请放心,在咱家,没有武则天,也没有慈禧太后,我俩永远都是平等的:家务事是你的,电视遥控器是我的;贷款卡是你的,工资卡是要交给我的…… ” 背着装有官印的包袱,箭似的蹿过了州府的院墙,直向城外逃去。

卢天麟的弩箭可都是用冰蚕沙、雪蛤散以及百年的僵枯草浸泡过,这三种寒毒一旦行人血无痕的身体,半个时辰之后,血无痕必定血凝髓冻,四肢僵硬,彻底失去行动能力。

卢天麟率领众捕快一路追赶,天亮的时候,他们沿着地上的血迹一直来到银盔山下。银盔山可是涿州第一大山,山顶终年冰雪覆盖。

看血无痕逃进了银盔山,卢天麟兴奋得呵呵大笑。现在正值冬季,银盔山遍地都是厚厚的白雪,血无痕轻功再高,他在雪地上行走,都得留下脚印,顺着脚印,血无痕真的是难逃如来佛的手心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迷失;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钉刑

下一篇:亲吻我的墓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