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钉刑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钉刑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12:21:00阅读 本文有3001个文字,大小约为14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有一次在一家旅馆投宿,没想到居然发生了凶案,当时不知道,只晓得全楼的人都被叫起来,来了好一帮子警察把楼封了。然后一个个提审。后来才知道,一个旅客居然在地板里面发现...

有一次在一家旅馆投宿,没想到居然发生了凶案,当时不知道,只晓得全楼的人都被叫起来,来了好一帮子警察把楼封了。然后一个个提审。后来才知道,一个旅客居然在地板里面发现钉了一具女尸。

女尸被抬出来的时候好象还没腐烂,很年轻。但我看不大清楚,警察加住客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老板在我旁边,一个四十多的中年妇女,已经坐在地上了。如米奇林轮胎一样的肥胖身体一开是没看清楚还以为是海绵床。她号号大哭,说不关她的事。其实关不关她的事她这旅馆都要关了。

记得当时有个非常年轻的的警察,长的白白净净,颇有点像香港电影明星。他看着女孩尸体说了一句:“太惨了。”刚说完,他旁边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警官就把拉开,然后在旁边训斥他。

然后一些例行的公事,很巧,为我做笔录的就是那个年轻警察。我把自己当晚的事一字不漏的告诉他。他记录的很认真,很像还在校园里读书的学生。我看他应该刚参加工作没多久。不然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避讳都不知道。做完笔录他刚要走,我递了跟烟给他,他迟疑了下还是收下了。既然一起抽烟,自然两人就忙里偷闲聊了下。

“刚干这行吧?”我试探的问道。

“恩,真是的,我刚回家还没洗澡就接到命令了,不过这案子也忒惨了。”他还有点后怕。

推荐阅读:[奇闻逸事]店面门前种花影响风水吗?店面门前有树有柱子好不好

“对了,我看见有个警察把你拉过去和你说什么啊?”

年轻人有点尴尬,不过停顿了下还是说了,可想而知这个人不会说谎呢。

“他是我师傅,他几乎和我爸一样大了,不过老摆一副老爷子一样的派头,他有个儿子和我一般大,所以他老说要把我当儿子一样管。”他忿忿地说,“他说我不要命了,在现场居然说这种话,还说什么赶快回家烧香还佛,洗个热水澡之类的。真是小题大做。我不过说了句太惨了而已。”

我望着他,看来他是真不知道。在现场尤其是谋杀现场有不成文的规定。数都别说同情死者或是要帮你报仇之类的话,最好就是干好自己的工作。

“你叫什么名字?”我想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叶旭,旭日的旭。”他笔划给我看,“我是刑警队的,那,这我的手机号。”他随手给了我张纸条。我也回给了他一张。他看了我的名片,惊讶道:“是您啊,早知道您见多识广了。”其实我也大不了他多少,但总感觉我比他老很多似的。年轻人还是很好结交的,不过数年之后他是否还会如此爽快就天知道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是一名编辑,普通的编辑,每天像孙子一样约稿,审稿,校稿排版,一天接一天,似乎重复的工作永远没有尽头。

直到两年前的一天,那段时间新闻特别多,记者不够用了,老总在空调室里大笔一挥,让我去干几天兼职记者。注意,是没有任何附加酬劳的,美其名曰年轻人该多锻炼,多学东西。

于是劳累一天的我,还要抽空去采访新闻。不过也是好事,我终于可以不用在那该死的办公室里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了。

我接到的第一个事件就是一名小孩在戏水是溺死了。小孩才十二岁,他父母几乎精神失常了。不过在我们这个天然河离市区很近的城市,每年入夏都有大批小孩去游泳避暑,当然,每年也有一定数量的孩子永远和父母分开。

说老实话我不想去采访当事人的亲属,这无异与撑开伤口。我把重心放在出事的地方。

很普通的河岸,而且离报社没多少路,我经常骑车经过。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在游泳,还有比那出事小孩年纪更小的。我随便采访了几个人,教条似的问了几个关于落水防范的问题正准备收工。发现远处站了一个年轻人。身材修长,皮肤很白,看他的装束似乎是一个旅游者,因为他身上背着硕大的行囊。我看见他站那里一动不动,非常奇怪,显然,他不是来游泳的。

我暂时把这事放了下来,但没过多久,那个河岸居然又有小孩出事了,不过很万幸,小孩被救了,而且当时我就在旁边。

我也是偶然路过,就听见一个中年妇女头发凌乱向人大喊着救命,我把自行车一扔连忙跑过去。河边围了几个人,但都水性不好,小孩落在深水区,刚才好象还露了个头,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看来凶多吉少。

我正准备打电话,这个时候就感觉身后一阵风,我一看竟然是昨天的那个怪人,不过他迅速拖去了外套冲向水面,我似乎看到他在入水的时候在手腕上绑了什么东西,好象是一跟红绳。

过了会,这个人抱着孩子上来了,孩子的母亲像疯了一样赶紧跑过去接过来,连谢谢也忘了说。

出事的孩子大概也就十一二岁,脸上青紫青紫的,一动不动,不知道还有没有揪。

他也累的够呛,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好勇敢,我是丈夫:真不明白你们女人为什么喜欢逛街,逛了几个小时,也不觉得累,进厨房才几分钟,就说浑身上下不舒服。XX报社的记者,我能采访下你么?”第一手资料不能防过。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旅馆是不能在住了,我只好另找了一家,刚才的谋杀案搞的我对木扳房都有阴影了。之后我在这所城市又多呆了几天,因为叶旭说让我在四十八小时之内最好别走太远,方便问下话。

第一天相安无事,可第二天早上,我就接到了叶旭的电话,是那种几乎带着哭音的电话。

“是您么?我是叶旭啊。”

“怎么了,你哭什么啊,前天不还好好的么。”其实叶旭一打电话过来,我就有不好的预感了。

“我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求您了,我知道您一定能帮我,也只有您能帮我了。”他哭声越来越大。我二话没说,赶紧收拾东西,往叶旭告诉我的见面地址赶去。

那是当地的一间咖啡厅,前些日子我刚好去过,所以还算熟悉。一进门我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叶旭。他双手握着杯子。惊恐的望来望去。

我快步走了过去,他看见我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一下抓住我的手,抓的我很疼,我好不容易才掰开。

“你先放松点,这里很安全,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我见他状态很不稳定,鼻尖都滴着汗。脸是刷白。全然没了前些日子的样子。

“出事了,先是黎队,马上会轮到我了。”他抱着头低声说,“和你分开后,我和黎队,也就是我师傅。我们把案子处理完后打算开车回局里吃点夜宵,然后继续查案子。那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案发的旅馆离局里大概有一刻钟的车程。黎队开的车,虽然我们都有点困,但毕竟熬夜对刑警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所以当时我们绝对是非常清醒的!不过我到宁愿我睡着了反而好点。”说到这,叶旭用颤抖的手端起杯子,咕咚一下喝了一大口咖啡。然后似乎平静了些。他沉默了一下又接着说。

“黎队和我边开开玩笑边开着车子。大概十分钟后,车胎莫名其妙的破了。你要知道车胎可是我当天早上刚换的。没办法。我只好又下去看看。那时公路上已经没什么车子了,而且我们走的路比较冷。我走下去的时候一阵凉,钻心的凉。

我马上发现是后胎破了。接着我居然发现在轮胎上清楚的钉着一颗钉子,足有三寸多长,而且钉子看上去都已经生锈了。我好不容易拔出钉子,准备换备胎。

这个时候黎队还跟我说过话,无非是询问怎么了,我说有颗钉子把车胎扎爆了。他哦了一声就不说话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在换胎时感觉越来越冷。心想不应该啊,你也知道,这才什么月份。而且警服的质地还是很好的。不过也没多想,赶紧换完就又回去了。

上车我才发现黎队居然不见了。钥匙还插在上面,人却如同蒸汽一样消失了。我四处喊着黎队的名字但都不见回答。我以为他去小解了,可等了一个小时也没见人。我开始害怕了,拨他的手机,结果提示不在服务区。没办法,我把车开回局,在局里睡了一宿。”

“那应该是昨天啊,但你为什么昨天没来找我?”我奇怪道。

“的确,因为早上黎队又如常上班了啊,我问他,他只说有急事自己先走了,我还有点怪他把我一个人晾那里。不过见他没事到也安心了。两人继续查昨天的案子。

那个死者很年轻,面容娇好。不过应该是从事暗娼一类的职业。法医检查到她有性病,而且死前也发生过性行为我怕老婆唠叨个没完,于是先自我检讨:“老婆,都怪我没本事,才让你舍脸剐腮去求人。”。不过最称奇的是她的死法。她是被人用钉子活活钉死的。在她嘴边又勒过的痕迹,可能是怕高声叫喊。双手,双脚,。凶手很残忍,最致命的是眉心一跟。也是那跟让她送了命。然后尸体被翻过来又铺回到地板上。”

“你不觉得这样杀人太累赘了么,杀一个妓女用的找这样烦琐么,还把地板拆了下来。”我忍不住问道,因为你要谋杀一个人搞的事越多破绽就越大啊,搞那么多密室啊,不在场证据啊最后总会有漏洞的。什么案子最难破?你在街上随意杀一个人最难破!

“是啊,我们也奇怪,结果一致认定凶手是个变态。”叶旭也说道。

“事情本来没什么意外,但关键是中午出事了。”他的声音又有些颤了。我耐心的听下去。

“午饭是我去买的,那时就我和黎队在值班了。买东西打杂一类的小事都我们新手去干了,再说他年纪也大了。当我买回盒饭的时候去发现黎队捧着自己的手心大叫。我马上冲过。发现他疼的头上都冒汗了。我翻过他捂着的右手但上面横看竖看一点伤痕都没有啊。

但黎队只喊疼,并形容跟针扎一样。我知道他是条硬汉,若是普通小伤他绝不放在眼里,我只好把他扶到医院去。但检查结果也一无所获。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黎队喊疼。”

在泰国观看大象给游客做按摩的表演时,夫妻俩开始了对话。

“你是说手心?而且是针扎一样?”我当是隐约觉得很熟悉,但却没想起来。上一页1234下一页

这个事情发生在80年代初,当时卖点东西都是靠人一脚一步挑着扁担去集镇,我隔壁家的老王一天挑着一扁担香去集镇卖,路过镇上的许愿树时,他听说许愿树很灵验,只要有求几乎都会实现。

于是老王半信半疑的走到许愿树前, 只要今天能把香卖完,我回来后给你留一把香。 老王对着许愿树许个愿望,到了集镇后果然很快就把香卖完了,他很高兴。

于是在镇上逗留到晚上,眼看天马上就要黑了,挑着扁担急忙往回敢,那时没有路灯,老王凭着多年的经验摸黑找准路,他走着走着,忽然就来到许愿树跟前,这才想起来许愿的事,他并没有预留一把香,因为今天太高兴把这事忘了。

在乡下听老人们常说鬼的事情,有很多人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知道现在是很少有人见过鬼,我猜测可能是人多了,聚集着大量的阳气,鬼不敢靠近我们,老王就是一个半神主义者,鬼神存在老王只相信一半, 我这上哪去找香呢?算了,说不准是我今天运气好,别疑神疑鬼了。

老王转身离开了许愿树,顺着小路往前走,在走到一个村口时,看到一个批发的女人在他前面伤心的哭着,老王只是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后,又急忙的赶路,可是当他又在另外一个村口看到了她,老王心惊了,他琢磨着可能遇到鬼了,老王是村里有名的胆大,他想只要自己回到家,她就会走了,于是加快步伐,终于深夜时分赶到了家门口,老王松了一口气。

这时身后传来女人的哭声,老王惊恐的转过头,看到女人阴冷的眼光,老王慌了,打小听村里老人讲,如果把鬼领回了家,家里三天必有人亡。老王怀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宁可自己出事也不能连累家人,这时也不在害怕拿起扁担朝着女人头上狠狠的拍打了三下,女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化作一团火球朝南边方向飞去。这时老王口中不断的吆喝 打鬼了,打鬼了。

正是老王的吆喝声惊动了全村人,当老王的家人出来后,看到老王躺在家门口昏迷不醒,家里赶紧把他送进了附近的小医院,可是医生检查出老王什么病都没有。

他家里人慌了,在不知道怎么办时,村里的老人告诉他家里人,老王昏迷前不是喊着 打鬼 打鬼 ,他是遇到鬼了,只要把恶鬼除去老王自然会醒来,于是他家里人请了一个道士,果然当晚老王醒来了,口中不断重复着 打鬼 ,家里人详细询问他才知道老王真的遇到鬼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钉刑;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幽冥寝室

下一篇: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