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幽冥寝室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幽冥寝室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11:45:00阅读 本文有2794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最坚固的房子 打了一个哈欠之后,我伸了个懒腰,低头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半,又熬了一个通宵。 我已经不知道熬了多少个夜晚了,最近忙着做课题设计,每天画不完的楼房设计图...

最坚固的房子

打了一个哈欠之后,我伸了个懒腰,低头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半,又熬了一个通宵。

我已经不知道熬了多少个夜晚了,最近忙着做课题设计,每天画不完的楼房设计图实在让人崩溃。躺在床上,一股浓浓的倦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很快便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窗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而尖锐的警笛声,迷迷瞪瞪地睁开眼,打开手机一看,才五点多。

出什么事了?我一个激灵,忙翻下床,拉开窗户往外看去。只见楼下一阵骚动,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喊:“死人了……死人了!”

这时候,手机却突然“嗡嗡”地响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死党木头的电话。

推荐阅读:【奇闻趣事】历史上最尴尬的两帝同朝:嘉庆做事事事要汇报

“智文,出事了!”

“什么事?”

“鬼楼又死了一个人……”木头说道,电话那头一片嘈杂。

又死了一个?我心里“咯噔”一下,背后有些发冷。

“你快过来,我在寝室等你!”木头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穿好衣服,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我便关门下楼,朝着“鬼楼”跑去。

“鬼楼”是学校的D座寝室楼,五层楼高,灰白的外皮在风吹日晒中,早已经斑驳不堪。

刚来这所学校不久,D座寝室楼闹鬼的消息就传播得沸沸扬扬。很多住在里面的人都说,晚上经常能听到墙壁里“嘎啦嘎啦”的声响,像是骨头碎裂开来一样。

一些毕业的学长悄悄告诉我们,D座寝室楼很邪门,每年搬到里面住的新生,总有那么一两个人,会莫名其妙地从楼顶一跃而下,摔成一摊血肉模糊的肉泥。

木头的宿舍,就在鬼楼的二楼204。当我气喘吁吁地敲开204门的时候,他正坐在床上蒙着被子,浑身打哆嗦。

“你这是怎么啦?”我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问道。

木头缓缓地抬起头,两只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他紧紧地盯着我看了半晌,才嘴唇一抖,说道:“血……”

这时候,走廊里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带着一股冷飕飕的腥臭气息。我转身出门,瞧见正从走廊尽头走来几个警察,抬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大尼龙袋子,急匆匆地下了楼去。

走过门口的时候,一股浓厚的血腥味,从袋子里直窜出来。我筋了筋鼻子,手心已经出了汗,无意间一低头,却看见地上淅淅沥沥的一行血迹,一直延伸到走廊尽头。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吞苍蝇

李准总觉得有谁想让自己吃下一只苍蝇。上午的饭里,他挑出了一只苍蝇,刚买的咖啡粉里也有一只苍蝇。但幸好他都没有吃下去。可是刚才他和钱谦正说说笑笑时,一只苍蝇准确地飞进了他的喉咙里。

他开始变得奇怪了,原本爱干净的他开始邋遢、蓬头垢面,散发着浓烈的臭味。当围在他身边的苍蝇越来越多时,他伸出舌头,像青蛙一样捉苍蝇。

寝室里出现了很多苍蝇,每天都得花大量的时间在拍苍蝇上。但是,苍蝇的数量却有增无减。

钱谦越来越心烦了,女友姗姗近来很奇怪,他很久没见过她了,但最近却总收到她的信,打开后里面只有一只死苍蝇。在收到第四封信的那天,李准吞下了苍蝇,寝室也渐渐变得诡异。

今天早上,他收到的不再是信,而是一张苍蝇面具,当时李准的表情很奇怪。这天晚上,他睡后不久就被声音惊醒了。

李准正在打电话:“宋雅,你快走,苍蝇面具来了,它是来毁掉你的,你快走!”同寝室的周逸实在受不了他,跟他扭打在一起。

钱谦慌忙上去劝架。他知道宋雅是李准的女友,曾经他们的确是一对金童玉女,但如今谁都会觉得他俩不般配。

女友

最近,宋雅一直在调查是谁谋害了李准,今天有了一点儿进展,校外的一家奶茶店里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开店的是你们学校里的学生,一对情侣。起初生意很好,可是不知从哪天起,男生和女生开始吵架,男生还像疯了一样在店里打砸,女孩被打得受伤住了院。在女孩住院期间,男生却变得越来越古怪,他整天蓬头垢面,肮脏得如同乞丐。”

她心里狂喜,知道找对了方向,打算在奶茶店里喝杯奶茶再走。吸管在奶茶杯里搅拌着,她忽然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是只苍蝇。她想把那只苍蝇挑出来,可吸管才碰到它,就看到那只死苍蝇慢慢地变大,杯子被撑破了。当苍蝇大得如同人头一般时,它的肚子破开了我劝他:“你擦点润肤乳呗,天天掉皮子,不觉得恶心啊。”,一颗人头从里面滚了出来。那颗人头她分外熟悉——是姗姗。

警察来查了很久,对宋雅的话半信半疑,钱谦抱着姗姗的头痛哭。之后的尸检又出了怪事:解剖时,有无数只苍蝇飞了进来,它们疯狂地撞击着人的眼睛,使法医不能视物。最后,它们托起姗姗的人头飞走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那里是二楼的一间厕所。

学校的几座寝室楼格局都差不多,每层都有一条长长的走廊,靠近两端尽头的第二个房间,便是厕所。

据我所知,出事的那间厕所,因为冲水坏了,已经好久没人用了。

“智文,你……知道死在厕所的那人是谁吗?”木头坐在床上,缓缓道。

“谁?”我回过神来。

“贾思明。”

“他?!”

贾思明是建筑系的高材生,从来少言寡语,对于他我不是很了解,只是隐约知道,他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父亲在十几年前的一场意外中去世了。

我依稀还记得在新生欢迎会上,贾思明说过的话:“我要造世界上最坚固的房子!”

这时,木头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按了几个键,递到我面前。

“看看吧……”

你也来了

血!全是血!手机上的那张照片,略微有些模糊,可是那片血肉模糊的红,却触目惊心!

一个浑身赤裸的人,正瞪大了双眼躺在地上,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就在他半边身上,上上下下布满了指头大小的血窟窿!而另半边身子,却像长在墙里面一样!

“贾……呕……”

我看着那张照片,刚喊出一个字,嗓子里便突然一酸,再也忍耐不住胃里的翻腾,蹲在门口吐起来。那天晚上,我没有回自己的寝室,而是住在了木头那里。

整栋D座寝室楼,因为当初的闹鬼传闻,已经很少有人住在这里了。原本木头也要搬出去,可谁知又偏偏碰上了这起死亡事件,学校暂时封了楼,不准任何人进出。

“智文,你说贾思明,是怎么死的?”躺在床上,木头突然问我道。

我摇摇头,脑海里又出现了照片上贾思明惨死在厕所里的样子。

“会不会是……鬼?”

我心里不由得一紧,“腾”地从床上坐起来,直愣愣地盯着他。木头被我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打了个哆嗦,结巴道:“你、你做什么?”

“嘘,你听……”我指了指他身边,一面贴满海报的墙。

“嘎啦……嘎啦……”

突然,一阵尖锐的响声从墙壁里传出来,就好像有一双长着长指甲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抓挠着骨头。木头扑通一声从床上跳下来,爬到我身边,浑身抖得像筛子。上一页1234下一页

“你没听人说过嘛,这种声音,是冤死鬼招魂,等他找到替死的人,就会从墙里出来!”我悄悄地在木头的耳朵边吓唬他道。

他浑身一激灵,回头恶狠狠地瞪着我,嘴上反驳道:“你敢吓我?学建筑的谁不知道,这声音是钢筋承重不均匀发出来的……”

“那你还怕?”

“我才不……怕……”木头梗着脖子,惊疑地盯着对面的墙,生怕真有什么会从那里面钻出来一样。

这时候,那些怪声,却又消失了。窗外清冷的夜色映照进来,整个屋子里一片灰暗。我和木头背对背靠在一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依稀间,我似乎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略显低沉的声音:“你也来了?”那声音忽近忽远,像极了一个人。

“贾思明!”我猛地清醒过来,喊出了声。

木头满眼惺忪地爬起身来,愣道:“你喊啥?见鬼!”

“没、没什么。”他看了我一眼,翻身下床,趿拉着拖鞋往门外走去。

“你做什么去?”我忙问道。

“肚子不舒服,上厕所。”木头头也不回,一脑袋扎进了门外的黑暗中。

报纸

半个小时过去了,却仍不见木头回来。我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没一会儿,就见他回复说:“吓我一跳!再等会儿,我拉肚子呢。”

看着短信,我心里突发奇想,想要捉弄他一下。于是便下了床,蹑手蹑脚地往厕所摸去。走廊的声控灯年久失修,忽明忽暗,勉强能看得清楚脚下。这一侧的厕所离204寝室并不远,没走几步,便到了门边。

厕所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坏掉,里面一片漆黑。

我站在门外,悄悄地探头看去,里面一排排隔断空空如也,只在最靠近窗户的位置,有一片淡淡的荧光,像是有人在看手机。

我正准备偷偷进去,里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来啦?”

冷不丁地被吓了一激灵,难道被发现了?

“嗯……”我下意识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不过来?你过来陪我说说话啊……”听他这么一说,我肚子竟也不争气,隐隐地有些疼。也罢,干脆过去吧,也有个人陪着。

走进去,在他旁边的隔断蹲下。他好像已经把手机收起来了,黑咕隆咚的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在东部非洲有一个叫坦布尔的小城,这里风光迷人,吸引了众多的外国游客来观光旅游,同时,也招引了一些小偷前来 淘金 。

一天,一个小偷从别处来到了这里,他叫彼得,二十岁的样子。往常,他在公交车上行窃屡屡得手,所以到了小城,他就上了一辆开往国际大酒店和飞机场的公交车,准备下手,因为他觉得在这辆公交车上的乘客会比较有钱。

彼得一上车,就看准了一个中年男子,他觉得这个人像个大老板,一定会有钱。他挨着中年人坐下,中年人拿着个皮包,趁人家不注意,彼得用锋利的刀片轻轻地把皮包划开一个口子,然后用手指把皮包里的钱夹了出来,放进口袋里,但彼得没有发现,同时被夹出来的还有一张机票。

得手后,车到了一个小站,车停了,彼得准备下车,然后溜之大吉,就在这时,车上的小广播响了,是早录好音了的,每站一播,一个女声温柔地说: 下车的乘客,您好!在您下车之前,请您看一看自己的钱物有没有在车上丢失或者遗忘,以便我们在规定程序之内帮您寻找,如果您是到坦布尔小城来的游客,我们更希望您坦布尔之旅愉快!

彼得的心慌了起来,这是他往常在别的城市没有遇到过的,广播里的话说得也太有艺术了:一般得手后是小偷先下车的,而被偷了钱物的人还在车上,还蒙在鼓里,这话虽然是在问下车的乘客有没有丢东西,其实是在提醒车上的人 有人下车了,你有没有被偷掉东西?

果然,那个被彼得偷了钱的中年人站了起来,叫道: 哎呀,不好!我的皮包被划破了,我的钱和机票不见了!

妻子生气地说:“别一次说那么多好不好?先教会我开车,其它的以后再慢慢教!”那中年人刚说完这话,又指着正要下车的彼得喊了起来: 是他,刚才是他在我身边的! 这时候,如果车上的人一哄而上,对着彼得或是骂或是打,这彼得倒不怕,因为他有一把特制的伸缩刀,眼下正挂在他的腰上,看上去像一件精美的饰品,但如果彼得一抽出来一摁开关,那就是一件凶器了,他会挥着凶器死拼,以求脱身。

但是,车上的乘客没人出声,也用不着出声,因为出现这样的情况,司机会按照程序来处理的。这时,司机对着那个被偷了钱的中年人说: 这位先生,在没有证据之前,您可不能这样说,您不能乱冤枉人。 司机没有打开车门,他只是摁了一下方向盘下边的一个按钮,车又徐徐地往前开了。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幽冥寝室;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拼客

下一篇:钉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