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不要随便点赞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不要随便点赞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09:01:00阅读 本文有2646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被赞的人死了 晚上八点半,男生寝室414。 刘明正在逛校园论坛,点开了其中一则比较火的帖子。发帖人叫“我是萧西”,帖子的内容是一个鬼故事。这则帖子是论坛里点击量最高的,...

被赞的人死了

晚上八点半,男生寝室414。

刘明正在逛校园论坛,点开了其中一则比较火的帖子。发帖人叫“我是萧西”,帖子的内容是一个鬼故事。这则帖子是论坛里点击量最高的,于是刘明津津有味地看起了帖子里的故事。

我叫萧西,性别男,爱好女,今年22岁,在X大读大二。我的女朋友叫李芳芳,和我一个班级。故事就从我的女朋友这里开始:

周六晚上,我和女友在约定好的地方见了面,准备去看电影。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愣住了,然后挂掉。女友问是谁,我说是一个朋友,不用管。不一会儿电话又打了过来,芳芳一把抢过手机,一看,眼神立马变了。

“原来是你前女友啊,是不是想和你旧情重燃?”芳芳说完转身就走,我怎么劝也劝不了。

推荐阅读:[天下奇闻]男人给谁才会发么么哒,么么哒能随便说吗?

男生和女生的宿舍楼挨着,到了宿舍楼下,我强行把她拉到了我的寝室。今天周末,室友们都不在。我把寝室门从里面反锁,然后苦口婆心地向芳芳解释起来。可是她根本就听不进去我的解释,还“出口成脏”,说一些难听的话。我忍不住,使劲儿推了她一下。她被推倒在地,不再叽叽喳喳了。我转过身去,也不搭理她。

过了一会儿,我听身后没有动静,感到纳闷儿,回头一看,芳芳竟然还躺在地上。我奇怪地走上前,推了她一下,没有反应。我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发现她已经停止了呼吸。

我吓得魂飞魄散,不知如何是好。

我杀了人,即使是误杀,也难逃牢狱之灾。我还年轻,我不想坐牢啊!想到这里,我决定毁尸灭迹。幸运的是,最近宿舍楼下的监控器坏掉了,没人知道我把李芳芳带到了寝室。

我把李芳芳的尸体肢解了,然后装进了一个麻丝袋子里。趁着夜深人静,我背着麻丝袋子离开了寝室。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有很多评论,都是催促楼主接着发后面故事的。刘明有些纳闷儿,因为这个故事很平淡,根本没有稀奇之处,不明白为什么能这么火!这时,他突然看到帖子的开头写着几个字:亲身经历,撒谎死全家。

刘明开始好奇起来,于是随手点了一下帖子下面的“赞”,并回帖表示希望看到后面的故事。

这时,刘明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凄厉的声音:“我都死了,你居然老公:“下大雨,刮大风,打大雷,可能还有强烈地震!”还赞?”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三月前的一天,我的妻子嚷嚷着要到北京去工作,之后变毫无音讯了。心事繁重的我踏上了往北京的路程,做了一天的火车我终于来到了北京这所大城市。由于小时候没上几年学,我只能在火车站附近徘徊。小兄弟你要上哪?一戴着墨镜的中年人说道!我是从乡下来的,我想找份工作!我说道!工作?你跟我来吧!

我跟着他来到了一巷子内,远远地就看见前方一大招牌! 小兄弟你以后就在这当服务生吧!我不会亏待你的。你可以叫我王经理!

我缓缓的推开玻璃门便走了进去,这所宾馆并不是太大,连上我也就3名工人在内。你是新来的? 额。 我是这里的主管。你可以叫我王姨!你负责将楼上的房间打扫干净,但

208房间不要进去。哦。我心中充满了疑问!

一月后的某一天,当我打扫到208房间的时候,隐隐约约的从里面传来女人的哭泣声。这间房不是已经空废很久了吗?咚!咚!咚!请问里面有人吗?我说道!此时此刻女人的哭声也消失了。我推开扶手便走进房间内,房间内摆放了许多货物,四周的墙壁都用墙纸贴了起来。从墙纸内传出阵阵血腥味,奇怪这屋子哪来的血腥味?我缓缓的将墙纸撕了下来,瞬间惊叫声响起。那墙壁后面居然是一个大洞,大洞内堆满了血肉,我被吓呆了。

我无意之中在那堆血肉中看到了一个戒指,那不是我老婆的戒指吗。怎么出现在这里?之后我便报了警。

死者正是我的老婆,原来我老婆一直跟王经理有私情,有一次被老板娘发现后。老板娘失手便将她杀害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现实与虚幻

刘明身子一震,僵硬着脖子回过头,发现身后并没有人。可是刚刚他听到的那个女声还在耳边回荡。

刘明问寝室里的其他人,刚刚有没有听到一个女生的声音,其余几人都是摇头,表示没有听到。刘明回头看着眼前的帖子,想着刚刚女生说的话,难道是帖子里的女生来找他了?想到这儿,他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这么诡异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再说点“赞”的不止他一个人,她为什么偏偏来找他?

刘明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室友马东。

“喂,马东,什么事?”

“刘明,我喝多了,来接我,南苑马路。”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刘明皱了皱眉头,叹了一口气,穿上衣服离开了寝室。南苑马路与X大隔着一条路,要穿过一条小巷子才能到。

刘明离开校园,穿过马路,刚要走进巷子,不经意间听到身后有动静,一回头,发现校园里又出来一个人。此时已经接近午夜,校门口的路灯坏掉了,最近的一个路灯在三十米开外的地方。刘明看到那个后出来的人有些奇怪,似乎贼头贼脑的。正巧他在的地方比较阴暗,对方应该不会看到他。

这时,刘明看到那个人向马路的东边走去,可能是为了避开马路西边的路灯吧。他走得很慢,走走停停,背上似乎背着什么东西。

刘明仔细一看,终于看清了,那个人背着的是一个麻丝袋子。

刘明想起了论坛贴吧里的故事,难道故事成真了?也就是说,那个人背着的袋子里,装的是一个女生的尸体?想到这里,他屏住呼吸,悄悄地跟了过去。

学校东边是一座荒山,上面星罗棋布地布满了孤坟野冢。

那个人背着麻丝袋子,走走停停,上了荒山。一路上,那个人总是东张西望,明显心里有鬼。

天越来越黑,刘明离那个人大概十几米的距离,心“怦怦”地乱跳着,他感觉遇到的这事儿和故事里的情节越来越像。

那个人停了下来,把麻丝袋子放在了地上,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半米多长的东西,然后开始在地上挖了起来。刘明看出来了,那是一把小铁锹。

就在刘明慢慢靠近,想要看得更仔细些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静得没有一丝声音的夜里,手机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刺耳。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尸体不见了

手机响的那一刻,刘明的心差点吓得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他没有多想,转身飞奔而逃,一直逃到校门口,才敢停下脚步。手机还在响,他拿出来一看,是马东打来的。

刘明把马东接回了寝室,在回寝室的过程中,他时刻注意着周围。因为他发现了那个人的秘密,他怕那个人突然出现,杀自己灭口。

回到寝室,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刘明想要关掉电脑睡觉,可是发现校园论坛上那则帖子更新了内容,于是点开,看了起来。

我打算把芳芳的尸体埋到学校东面的荒山上。离开校园,我就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人跟着我。我感到了害怕,但是回头看却没有看到人。可能是自己做了亏心事,有点心虚吧,我这样想着。

我背着装尸体的麻丝袋子来到荒山,找了一个地方,从袋子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小铁锹,准备挖坑。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手机铃声,回头一看,看到一个黑影转身就跑。我追了一会儿,发现那家伙跑得飞快,于是不再追,回来继续挖坑。还好,出来的时候我带了口罩,那个人应该不会认出我。

我挖好坑,打算把袋子连同芳芳的尸体一起扔进去,可是我的手刚碰到袋子的一刹那,如同电击了一般缩了回来——袋子里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怎么可能?我出来的时候已经确定芳芳死了,并且把她的尸体肢解成了大小不一的肉块,怎么可能不见了呢?难道是刚刚我去追黑影的那段时间有人来带走了那些尸块?可是,我并没有跑出多远,即使有人来,把袋子里所有的尸块都拿走,也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呀!这时我又有了一个恐怖的想法:难道,李芳芳的尸体诈尸了?

我下了荒山,打算回寝室,可是刚走到校园大门附近,就看到有两个人从旁边的巷子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搀着另一个。

我看出其中一个人有些可疑,总是有意无意地向荒山这边望,于是,我悄悄地跟了上去……

刘明心里一惊,感到事情变得诡异起来了。这个帖子到底是谁发的,为什么帖子里的内容和自己的经历一模一样?

帖子中的故事是以第一人称来叙述的,楼主“我是萧西”说是他的亲身经历,如果是他的亲身经历,那么他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把经过都写下来呢?上一页1234下一页

阿拉尔是中东某国一个偏远小城的名人。奇怪的是,在这个盗匪多如牛毛的地方,几十年来他都安然无恙。

阿拉尔的老仆人心里明白,这事儿一点儿也不奇怪。阿拉尔是一个三流的小说家,更是一个慈善家。他把自己为数不多的稿酬,全部捐给了苦难的人们。在这个战争不断、极度贫苦的地方,像阿拉尔这样的人实在不多,人们拥戴还都来不及哩,谁还忍心对他下手?

老仆人就是怀着极度的崇拜之情,自愿作了阿拉尔的仆人。当然,他也因此免于挨饿受冻。

但是,几乎是一夜之间,阿拉尔成了盗匪关注的目标。

原来阿拉尔喜欢买体育彩票,每周去邻国一次,每次只买一张。每次他都渴望真主保佑,中个大奖,以便救助更多的穷人。工夫不负有心人,在他坚持了二十年之后,昨天终于中了一次奖。虽然不是百万大奖,但那十万元美金,也足以轰动小城了。

最先盯上阿拉尔的是他的邻居赛义德。赛义德是个贼,这是人所共知的。只是这里的贼太多,人们已经熟视无睹,各自看好自己的门户就是了。

这一次,赛义德下手前颇费踌躇。阿拉尔写作时需要绝对的安静,因此那房子建得就如同碉堡,四周没有窗子,只有一道窄窄的门。而守门的老仆人像一条忠实的狗,如果没有得到主人吩咐,任何人休想跨进那个碉堡。

不过,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住赛义德的。他眨了下眼睛,也就想出了主意。冒充阿拉尔,骗过仆人昏花的老眼,闯入碉堡!

其实,模仿阿拉尔并不难。在这个男人普遍留须、缠厚重的头帕、穿宽大半袍的国度里,唯独阿拉尔是个例外。他虽然也蓄了满脸胡须,却不包头帕,而是戴一顶宽檐礼帽;不穿半袍,而是披一件黑色的斗篷。赛义德很快把这两件东西弄到了手,并披挂起来。对着镜子一照,活脱脱就是阿拉尔!

夜幕降临以后,赛义德来到阿拉尔的门前,梆梆敲响了门。老仆人打开窥视孔看了一下,一边开门一边问: 先生,你不是出去喝酒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居然一举骗过了看门人!赛义德一阵狂喜,忙学着阿拉尔说话的口吻,说: 瞧我这记性,出去才发现忘了带钱!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不要随便点赞;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伏都娃娃

下一篇:迷雾中的那盏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