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伏都娃娃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伏都娃娃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08:21:00阅读 本文有2752个文字,大小约为12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简介:引子 寂静的夜晚。一间低矮的房间里传来阵阵飘渺的声音。 借汝之力,以死神之名,赐与将死的人最大的祝福。戴着白色面纱的老妇喃喃不停地念着这句话。一对年约四十的夫妻相互握紧...

 引子

寂静的夜晚。一间低矮的房间里传来阵阵飘渺的声音。

“借汝之力,以死神之名,赐与将死的人最大的祝福。”戴着白色面纱的老妇喃喃不停地念着这句话。一对年约四十的夫妻相互握紧对方的手,一脸悲凄地站在一边。

忽然,老妇一挥手将手中的粉尘撒在面前的烛台里。顿时,冲天火光照亮了这烟雾缭绕的房间,也照亮了烛台底下,一个手掌大小的人偶。

人偶用灰色的布制成,黑色纽扣是它的双眼,红色颜料画出它的嘴唇,双手则是打着结的稻草。老妇将那对夫妻拿来的东西撕碎,然后放入那个娃娃头上尖尖的斗笠里。

在微弱的烛光下,娃娃用稻草做的四肢悄然抬了一下。

推荐阅读:[奇闻怪事]手指缝宽的人漏财都穷吗?漏财手的化解方法是怎样的

一切,就绪。

1.会说话的布偶

我是这所医院的实习护士,被分配到三号楼。值夜班是我的家常便饭。

三号楼住的全是在死亡线上徘徊的重症病人,他们大部分人都将最终步入死神的殿堂,即便现在还在人世间挣扎着,眼睛却都像是将灭的烛光一样暗淡。

我喜欢夜晚,因为夜晚总是带给人心灵的静寂。可是,我不喜欢医院的夜晚,它让我想到死亡。

直到那天晚上,我遇见了沈卓涛。

他是三号房三号床的病人,笑容灿烂,脸色苍白,双眼却像蓝天一样的清澈而宁静。很微妙,病人在死神面前越是从容,越是能引得我莫名地心疼。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这宁静的夜色仿佛是从沈卓涛那宁静的双眸中溢出的,因此,我喜欢上了这里的黑夜。我想,我爱上了这个男生。

“吴艾,快看,有萤火虫。”他站在窗前,招呼我过去。我的手里正拿着他的病历。稍微具备一点医学知识的人都能从其中记录的处方和各项数据看出,这个男生命不久矣。

我走到他身边。从三楼的窗户望出去,楼下正好是一片长势旺盛的绿化带。一片幽深的绿色中果然有点点萤光,飞来飞去。

唉,那么一点点微弱的光芒又能点亮谁的希望呢,还不是终究会没在这无边的黑暗里。我望着点点萤光,无端伤感起来。

忽然,微光下的草丛里现出一张人脸。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我确信,我没有看错。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们家在农村,以前那会科技还不发达,收的麦子不能立马处理,要在地里等着脱粒,所以收好的麦子就需要有人在地里看着。守夜的责任自然都落到男人身上。

吃过晚饭,爷爷带着一壶水,牵着我家大黄狗就去出去了。蹲在地头上抽着烟和隔壁地里的三大爷喊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到半夜三大爷说累了,要回家找儿子来替他,交代爷爷帮忙看一会麦子。

三大爷走后爷爷拿着手电筒在地里来回走了几圈,松开了大黄狗的链子,叫它到处跑跑。然后靠在麦秸上,无聊的抽着烟。

突然听见大黄狗一阵乱叫,爷爷慌忙起身,拿起手电筒朝黄狗叫唤的方向照去,横着扫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

大黄狗依旧叫个不停,爷爷怒了: 叫什么叫!老实点!

狗听见爷爷的训斥就不叫了,安静的趴在爷爷脚边。但是依旧警觉的竖着耳朵,眼睛直直的盯着一个方向看。

突然黑暗中一个白影晃过,大黄狗立马起身,嘴里发着呜呜呜呜呜的叫声。

爷爷又拿手电筒照了照,这次看清了,一只雪白的白兔,通红的双眼,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一蹦回头,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大黄狗嗖的一下子蹿了过去,紧接着立马哀嚎着跑回来。一头扎进麦秸里,不论爷爷怎么叫它都不肯出来。

爷爷更是觉得奇怪,区区一只兔子,怎么能把一只狗吓成这样。这就要前去看个究竟,刚抬腿,大黄狗又蹿了出来,使劲往后扯着爷爷裤腿。爷爷更加生气: 你这孬种,一个兔子就吓成这样,现在又干嘛。

这时三大爷的儿子海子来了,远远的在地头喊。

怎么了,叔?有偷麦子的? 海子喘着粗气,朝爷爷跑来。

老公拿着一个兰花碗, 非常郑重地对老婆说:“你以后不要再摔碗了,这碗是你妈留下的,现在只剩两只了,其他的都让你给摔了。” 啊,海子啊,没事,这狗今天邪门,被个兔子吓的不正常。 见海子过来,大黄狗松了口,又钻进麦秸里,不出声。

叔,你说兔子?什么兔子?是不是白兔子? 海子吃惊的问。

唉?你又没见,你怎么知道是白的?

这事说了邪门了。前些日子,听说西村李胖子守夜抓了一只白兔子,没过几天就疯了。

爷爷突然明白过来,从麦秸里抱出大黄狗,笑足颜开 你这孬孙,刚才可是救了我一命。

话说也巧,第二天一早就看见李胖子从田间经过,疯疯癫癫边走边唱。李胖子三四十岁的高大身材,唱出来的声音竟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细嫩声音,凡是看见的人,都远远的躲着看。后面跟着李胖子的妈,哭天抢地的拉他回去,她哪里拉的动。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下面好像有人,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沈卓涛也看见了。

“你在这儿等着,我下去看看。”我对他说完,便转身往楼下赶去。

等我到了楼下时,抬头还能见到站在窗前的沈卓涛。我冲他挥了挥手,朝那片草丛慢慢摸索过去。

然后,我听到了一个很悦耳的女声。

“你不知道吗?据说三号楼三号房三号床的病人,是受到死神眷顾的,永远逃脱不了死亡的宿命。”

我的心猛地颤抖起来。三号楼三号房三号床的病人正是沈卓涛。

“呵呵,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你说的话。”一个爽朗略带嘶哑的声音传来。我止住脚步,站在楼道边沿,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

我真不敢相信我所见到的一切。

说话的两个人站在草丛后,全身散发着淡蓝色的、萤火虫似的光。面对着我的方向的是个男人,脸庞削瘦无比,气色看上去很差。护士的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已经病入膏肓。但让我感到震惊的是背对着我的另一个“人”。

也许,我不能称它为“人”。它的头上,戴着尖尖的黑色的布做的斗笠,而身体竟然是用灰色的布缝制的,至于它兴高采烈地边说边挥起来的手,则是打了两个死结的枯稻草而已。

是的!我看到了一个布偶!活生生的布偶!

面对如此怪怪的一幕,我没有尖叫,没有逃跑。我当时想的竟然是,沈卓涛还在楼上看着我呢。

我拼命地告诉自己:镇静、冷静、我不怕。就在这时,那个布偶突然扭过头来。

我看见了它的脸。普通的灰色平板布面老婆:“这么说你对我的看法怎样呢?”,两颗黑色的纽扣,颜色鲜艳但画功拙劣的嘴唇。这个布偶仿佛邪灵附体一样,正透过那两颗纽扣,望着我。

我发誓,虽然我的想象力天马行空,却无法描述那两颗纽扣给我带来的震慑。我被盯得全身发麻、手脚酥软、心脏忘了跳动。

“艾丽,你在看什么?”布偶对面的男人也朝我望了过来。我终于因为听到属于人类的声音而暂时恢复了神智,转身拼了命地往回疾走。我不能跑,那会吓坏了沈卓涛。

我不知道自己走得有多快,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

当我再次清醒的时候,沈卓涛正关切地站在我的面前。

“吴艾,你找到萤火虫了?谁在那里,是小偷吗?”他微笑着。我的心跳在这样温和的微笑里慢慢安静下来。上一页1234下一页

“呃,对,我找到萤火虫了。”不过,是两只非同小可的“萤火虫”。我把手半句话藏在了心底,“不过,它们飞走了。”

我望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沈卓涛:“你得休息,BOY!”

“别这么无情。你知道,睡觉是一件浪费生命的事情。”

我不由叹了一口气。他的生命如今只能以小时,甚至分秒来计算。

他只是想将夜晚的一切都铭记于心而已。我除了安静地陪伴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2.死神眷顾的数字

当白天到来的时候,你会觉得夜晚的事都是一场幻觉。

我又像往常一样,推着备药的车具往沈卓涛的病房走去。在经过一间敞开着门的病房时,我看见了一个瘦得如同骨架一样的男人。一刹那,我居然下意识地想起了那具名叫艾丽的布偶。

我决定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然后,比往常稍快地推车走去。

“艾丽,你知道吗?我叫朋友帮我查到了三号楼三号房三号床的故事,你想听吗?”那个男人的话像定身符一般将我定在那里,让我再也迈不出一步。

为了沈卓涛,我要听这个故事。男人的眼睛虽然望着我,目光却涣散得像是晃动的水波。

“在西非,有一支曾遭受过多次屠杀镇压,但依然信仰坚定的教派。他们信奉精灵、死神、大地。而精灵在当地的土语里,拟音叫伏都,所以,他们的教派又叫伏都教。伏都教是流传下来的惟一一个用活人生祭的教会。”男人微笑着说道。

我看着他,突然想起了沈卓涛。 对,他们都有着傲立生死之间的勇敢与从容。

“三在伏都教里是最让人敬畏的数字。在伏都教教义里,三个三代表死神。所以人们都说三号楼三号房三号床是受死神眷顾的。当然,在这张病床上躺过的人确实也都让死神带走了。”

我捂住嘴,担心自己会哭出声来。就算没有听到这个故事,我也不得不接受沈卓涛将离我而去的事实。但是现在,这个故事却让我有了祈求奇迹的理由。如果,沈卓涛不住在死神眷顾的床位,是不是就能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就算只有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过。但就在我抬头准备离开时,我才发现面前有个人正死死地盯着我。

是艾丽!那个布偶!它正立在我的车前,捧着一盘食物,直直注视着我。上一页1234下一页

相传,在西方日落之国,有一个“撒旦的恶魔”。他曾是上帝座前的六翼天使,负责在人间放置诱惑,后来却堕落成了魔鬼,被看作与光明力量相对的邪恶、黑暗之源。

每日日落,黑暗到来之际,便是撒旦与他的手下开始杀戮之际……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这里的人们信仰最传统的信仰;维持最传统的生活习俗;崇尚最传统的祭祀活动。这里没有贪婪、污秽、悲哀、战乱,这是一个理想的世外桃源。

今天,我们怀着满心的疑问,将走向这所谓的“世外桃源”,去探索它的奇妙。

天,正下着零星小雨。我们总共五人结成的考察队,已经进入了山林里。一天下我当时正忙,也没注意。来,我们没有任何发现,除了有些从未见过的奇特动植物以外,其他真的没什么了。

夜晚悄然来临,我们趁着天还没黑,找了个山洞,搭起帐篷,生火开始准备晚饭。

夜深,黑色越来越稠密。我们身上裹着毛毯,围着火堆谈论着这次的考察。

黑暗中的山林并不像城市般的静,猫头鹰的叫、狼的嚎,给人带来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不知为何,自从进入这座山林里,我的后背时刻都在冒冷汗,我总感觉,这次的考察,不一般。

翌日,按照习惯,我们依旧起得很早。收好了行李,我们又上路了。等等,是否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一连六天,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是第七天的夜晚。今晚的月出奇明亮,而且圆,四周也回到了往日的宁静。

沉重的思虑压得我喘不过气,只有当看到这绝无仅有的月色,我才会稍稍感觉一些安心。

“这是第七天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同行的一个叫墨的女孩不知何时已坐在了我身旁。

对于她的话,我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很有教养地应答着,微微点了一下头。

“走吧,我们去看传说中的伊甸园。”墨注视着前方,直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泥土。

我顺着她的目光将视线延伸至我的正前方。我看见一点灯火迷离,一片碧瓦飞甍。

“那是……”我惊奇不已。

“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世外桃源’。”墨满脸的喜悦,嘴角轻轻上扬着。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伏都娃娃;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潜规则

下一篇:不要随便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