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秘密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秘密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07:12:00阅读 本文有2339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简介:啪啪啦啪啦! 鞭炮声响起,一家新的汉堡店今天正式举行开张仪式,门外有两位穿着大布偶的人正发着传单,送免费的气球。其中一位穿着带着厨师帽的肥猪布偶装;另一位则是穿着服...

啪……啪啦啪啦!

鞭炮声响起,一家新的汉堡店今天正式举行开张仪式,门外有两位穿着大布偶的人正发着传单,送免费的气球。其中一位穿着带着厨师帽的肥猪布偶装;另一位则是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公鸡装。

好奇的人全都蜂拥而至。

“我是阿肥!”那只“猪”说。

“我是鸡哥!”那只“鸡”道。

“欢迎来‘汉堡王’品尝人间美味。”两个人一搭一唱,模样十分逗趣,很受大朋友与小朋友的喜爱。

推荐阅读:[奇闻怪谈]震惊国人:慈禧陵墓暗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来份猪排堡好了……”阿德看着那些令人胃口大开的汉堡菜单说。

“需要什么饮料呢?”服务生问。

“一杯冰的少糖红茶……”阿德迷迷糊糊道。

就这样,阿德点了一份套餐上了楼,吃完后则回到自己的店面继续上班。

那家店,也是卖汉堡的,外观并不怎么起眼,而我,就是那里的老板。其实是老爸开的店,只不过要放暑假的我帮忙看店,并全权负责店内的大小事务。但是,自从我接手以来,从来没有听过我的客人在我面前说我们的汉堡好吃,但今天,我却听到许多人对那家店的美食赞不绝口。于是,我派了员工阿德去那里试试味道如何,是不是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好吃。

“味道怎么样……”我问阿德。

阿德的表情看起来还沉醉在美味中,一直吸吮着手指。被我的话打断后,他突然表现出疑惑的样子:“老板,虽然怕你生气,但我必须要说那真的是美味,不过……”

“怎样?”

“虽然当初我点的是猪排堡,但我却觉得那肉质是我从没有吃过的,不像猪妈妈:傻孩子,是蹭了隔壁叔叔家的WIFI。肉,口感很特别……就算是我这个尝过大江南北美食的高手,也尝不出来。”

我笑了出来:“每家店都有他们的独门秘方,你没吃过这是当然的。”

“不……真的不太一样。”

这短短的一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为了挽回自己的生意,我必须进一步行动。我决定亲自去探个究竟。

于是,这个夜晚,我要潜入那家店。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民国初年,洋风渐进,古老的分州镇却仍然是一派旧貌,只是兴办了几所所谓的新学,还有女人们的打扮新潮些了,小脚放了,裤腰高了,胸口挺了。而男人们虽然不留辫子,除此外看不出什么变化。喝酒的烂酒,嫖娼的淫妓。各行各业感受不了多少“革命”的味道。

吃过晚饭后,吉祥裁缝店的祈师傅,正一手捧了桌子上的小铜边烛台,埋头找抽屉里一卷草绿绣线。吉祥裁缝店是分州镇最出名的裁缝店,店里做出的旗袍做工好、花样多,颇受分州人的欢迎。方圆几十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都喜欢带了老妈子,来这里做旗袍。祈师傅是分州镇最出名的裁缝,他特别能绣花,绣得比女人还强。尤其是他绣的蝴蝶,跟真的差不多,一副要飞起来的样子。

这时,祈师傅闻到一股淡淡清香。他直起腰,抬头,扶正了鼻梁上的老花眼镜,看清客人是位白皙高挑的婀娜少女,正款款地站在店门口。

她独身一人,看似孤独落寞。没有老妈子相陪,看来不是大户人家。齐刘海下的鹅蛋脸苍白无妆,眉毛上嵌着颗朱砂痣,大辫子歪在胸前,她挽只小巧的黑底紫罗兰银包,穿一身白底银花的收腰短旗袍,显得有些弱不禁风,脚上套了双玫瑰红色的高跟鞋,是最新的洋款。

女子浅浅地一笑,问祈师傅:“我要做一件旗袍和一套新郎穿的袍子,三天后来取,可以么?”

祈师傅略为思忖,才答:“三天是匆忙了些,如果姑娘是要办喜事,我只好赶一赶了。这可是不能耽搁的大事哟,人生就那么一回。”

女子红着脸点了点头,一副娇羞的样子。

祈师傅拉开货架的帘子,那里有各色花布。同时热心地介绍:“姑娘请选一选款色,喏,昨天新到了几样花款。这是粉蝶牡丹,这是蝴蝶绣,这是大团圆……桃花绣的也不错。”

女子指了指那红色绣着金丝绒的道:“就这种,你还要给我绣上蝴蝶!”

“姑娘好眼光,这款料子,如今最好销了,但凡有办喜事的,都喜欢这个,图个喜庆!袍子选什么料?”

“那种藏青色的,很端庄。”

之后她微笑不语,但仍看得出眉目里有些哀愁。整个人,素净得如同一枝含苞待放的百合。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打了阿德的手机,但却没人接;打他家电话,他的家人告诉我他好像去找什么资料了。奇怪,他到底在做什么?

我只好独自前往。

那家店昏黄的灯光令人觉得莫名的诡异,打烊后的店更显得冷清,里面只有那个穿着鸡布偶的人在扫地。那个穿着猪布偶的人大概下班了吧?

等等!客人都走了,那个人怎么还不把布偶衣脱下来7他不嫌闷热吗?

我观察那只“鸡”有数十分钟之久,只觉得他的行为有点儿奇怪。他不时四处张望,好像怕有人进来似的。我想,他是担心有人发现他们的商业机密吧?

过了一会儿,他趴在墙上,鬼鬼祟祟地摸着墙壁,竟被他摸出了一道暗门。

“靠!有必要搞得那么神秘吗?”我心里暗骂着,额前冒出了许多冷汗,尽量把脚步声弄得无声无息。

暗门的内部是一条很长的过道,水滴顺着水管外缘顺流而下,滴滴答答的。

我跟踪了那个人许久,突然间,走到了一间灯光极为明亮的大秘室。

从黑暗突然转为光明,我一时不适,便用手遮住了双眼。

而这时,我看到了一幅令人永生难忘的画面——里面有一头猪。它是猪,却又不是猪,应该说是一头恐怖的怪物。我从没看过这么巨大、这么恐怖的猪,体型跟一辆砂石车差不多。它的双眼露着青筋,一副很饥饿的样子,张着血盆大口,不时滴着口水,四肢被粗重的铁链铐住,慵懒地摊在地上。

我实在很怀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恐怖的生物存在,这种畸形猪应该可以上新闻了吧?还有,它到底是吃什么才长那么大的?

但下一秒,我就知道了。因为我看到了他的腹部明显地浮现出了许多人的面孔。地面上尽是破碎的衣服和血淋淋的残肢。

原来……它的饲料就是人肉!

“嗯……还没消化完啊。”穿鸡布偶的人拍拍它的肚子笑着说。

而这时,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不是阿德吗?我的心剧烈地一跳。

正当我的内心充满了惶恐时,一个不明物体压在了我的左肩上。那冰冷的物体幽幽地对我说,“很有趣哟……”

我缓缓地转过头来,没想到是那个穿猪布偶的人。他正将他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顿时,我吓得心脏快要爆炸,但他为什么要做这种诡异的举动?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们早发现你了……”那穿鸡布偶的人说着,摸摸怪猪的肚子,拿起一把刀,割下了一块肉,作为明天的食材。

那只猪没有发出痛苦的哀号,反而很享受的样子。真是只变态的猪。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你们也干得出来……”我压着心中的恐惧和愤怒,冷冷地对他们说道。

“丧尽天良?为什么?”穿着猪布偶的人问道。

“你们杀了人……”

“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们还把他们的尸体弄来给怪物当饲料!我知道我大概也活不了了,但你们一定会遭天谴的!”我鼓起勇气道。

穿猪布偶和鸡布偶的人互相对望了一下,突然“呵呵”地怪笑起来。

“人可以吃猪,猪却不能吃人?”那穿猪布偶的人笑道。

“你闭嘴!你身为人就不能做这种事!”

“人杀人不可以,那不是人的生物杀人呢?应该不需要受到法律束缚吧……”穿猪布偶的人说。

我听不出他这句话有什么含义。

而那穿鸡布偶的人拿着手中的菜刀,向我走了过来……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蔚蓝的天空,稀薄的光线掠过翅膀的影子。
一个女生坐在楼顶边缘,风将她浅蓝色的校裙吹成零碎的残像,从此停留在遥远的晴空下。
她摇摆着双脚,似乎会随时被风吹落。
她喃喃自语: 我坐在以前有人自杀的座位上,我交了一个好朋友, 她 没有名字, 她 的学号是44, 她 考试总是得第一。但是,这个班根本就没有学号44。 她 说过,今天晚上就会来找我。
她微笑起来,用最凄艳的色彩,锁住自己的哀怨。
楼顶上还有一大群人。校长,老师,以及那些表情冷漠的同学。她仿佛听得到两种声音
别跳下去,这样会给学校领导惹麻烦的!
跳下去呀!这样我们就少一个竞争对手了!
冰冷的话来自内心冰冷的人。
女生站了起来,张开双臂,眼看着就要飞翔出去。
有些人笑了,有些人慌了。
路雪,不要! 从人群中跑出来一个女生,冲她喊道, 路雪,别跳下去,没有学号44,这都是你的幻想而已!你快从那边走回来!
路雪回头看着自己的好朋友。
真的?没有学号44?
真的!真的!路雪,你想想,我什么时妻子对丈夫说:“我妈打电话让我寄一张近照,她想看看结婚这半年,你把我养胖了还是养瘦了。”候骗过你了?
你从来没有骗过我。庄眠。
路雪似乎相信了朋友的话,从楼顶边缘慢慢地走了回来,庄眠向她伸出手,她也伸出了手。眼看两只手就要抓在一起,可是
路雪好像看到了什么,满脸惊恐,双颊抖动着大喊: 不!不!庄眠,你骗我!学号44就在你的身后! 她连连后退,忘记了身后就是天空。她一脚踩空,直直地从五楼楼顶坠了下去
庄眠惊叫着从床上醒了过来。她冷汗淋漓地坐在床上,喘着气,她感到一阵头昏脑涨,应该是做了噩梦的缘故。三年多了,这个梦魇依旧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又做噩梦了?
一个女生坐在镜子前慢条斯理地化着妆,从镜子里瞥着她问道。女生长得很美,黛眉皓齿,紧身的裙子衬出丰满的胸部,若隐若现的乳沟必定会迷倒不少男生。庄眠转过头看着她,像男生一样欣赏着镜子里她的美貌。
萧唯,真的长得很不错。
还是那个梦吗? 萧唯头也不回地问。但庄眠却摇了摇头。
不是那个梦。那个三年来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的同一个梦,昨天晚上却奇迹般地没有出现。那个梦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秘密;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抓水猴

下一篇: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