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鬼拆桥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鬼拆桥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05:59:00阅读 本文有3503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简介:村里人都知道王勇胆子大,也都知道王勇怕老婆,王勇才不怕人家笑话呢,老婆又精明长得又俊,怕这样的老婆他是心甘情愿! 这天,王勇到邻村给舅舅祝寿,临出门的时候,老婆给他...

村里人都知道王勇胆子大,也都知道王勇怕老婆,王勇才不怕人家笑话呢,老婆又精明长得又俊,怕这样的老婆他是心甘情愿!

这天,王勇到邻村给舅舅祝寿,临出门的时候,老婆给他念了一段顺口溜儿:“出门在外,老婆交代:少喝酒,多吃菜,够不着,站起来,晚上回家老婆有安排!”

老婆这样念有缘故:前几天晚上,王勇在外面喝醉了酒,东倒西歪地撞进了邻居潘寡妇家,一头倒在人家炕上便睡,吓得潘寡妇吱哇乱叫。周围有这么多邻居,王勇解释不清为啥偏偏闯进了小寡妇家,至今一直被老婆“制裁”,晚上只能睡沙发,现在一听老婆这话,知道有了转机,乐得他点头不迭。

舅舅的寿宴很丰盛,王勇起先倒还记得少喝酒多吃菜,可是后来跟表兄弟们划拳总是输,不知不觉又喝多了,喝到半夜才想起了老婆的交代,赶紧丢下酒杯往家跑。

本来走大路回村也不过五公里,可是王勇心急抄近路,又恰好赶上这天晚上没月亮,摸着黑跑了一阵子才发现,脚下那条细细的小路不见了,不知怎么就跑到了荒草地里。好在远远地看到了村子里的几点灯光,王勇干脆趟着荒草,对准了灯光接着往前跑。

磕磕绊绊地又跑了一阵,眼前出现了一条闪着微光的小河,王勇松了口气,只要找到桥就能找到直通村里的大路了。他估摸了一下方向,觉得桥应该在自己的西面,于是顺着河岸往西走,踉踉跄跄地走了十多分钟,就是不见桥的影子,离村里的灯光却像是越来越远,难道是走反了?王勇转过身来再向东走,又走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找到桥。这下,王勇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站在河边一动不动。

推荐阅读:民间鬼故事真实(民间真实鬼故事漫画)

刚才跑得浑身发热,站下来才觉得秋风萧瑟,吹得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四周的杂草也被吹得乱响乱晃,就像有好多东西在里面钻来钻去。王勇倒不怕什么野物儿,只是奇怪那座小桥怎么不见了。他听说过鬼搭墙,半夜里让人四处碰壁回不了家,可是没听说过“鬼拆桥”,难道今天就让自己给碰上了?

眼看过了半夜,王勇急眼了:他娘的,就是真有鬼老子也不怕,你敢拆桥我就敢跳河!他知道小河也不过五六米宽,虽然跳不过去也能勉强趟到对岸,最多是湿了裤脚粘了泥,反正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河边困上一夜!要知道,他老婆还在家等着他呢。 上一页1234下一页朱珠觉得自己的心在跳,而且,她的心,在快速地跳动。她是语文老师,她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而且,她以前也从来没有看到过鬼。但是不相信鬼,可是今晚上,却不得不相信了。那根人骨头,她明明一开始是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的,可是到了半夜,居然跑进了自己的卧室里了。跑进卧室里,也就算了,居然还跑到了自己的床上,到了自己的脚跟那儿。切!一根人骨头,居然也想到人的床上,睡大觉,这真是太好玩了,但是也太恐怖了。说出去,一定没人相信,不但没人相信,人家还一定会嘲笑自己,说自己一定脑袋坏了。朱珠感觉自己的手掌心,都冒出了汗珠子。她现在害怕极了,所以她手掌心冒出的汗珠,是冷汗,不是热烫烫的汗珠。她再一次看了一眼那根人骨头,然后,颤抖着双手,将那根人骨头拿了起来,走出房门,又将那根人骨头,放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做好了这一切,朱珠便再一次地回到了房间,锁好卧室的房门,然后,蒙上头,睡了起来。可是,朱珠终究是睡不着觉,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呐,女人天生就没有男人的胆子大。这个是不用怀疑的。朱珠将头埋进被窝里,可是她的心,却一直在跳,她多么希望自己的老公现在就在自己的身边啊,像一只小猫似的,蜷缩在老公的怀抱里,这是她最幸福的时光,也是最幸福的事。可是,现在老公毕竟不在家啊。睡了一会,朱珠居然还没有睡着,于是,她想了一个法子,她在心中默默地数数,以前,她失眠的时候,也是这么办的。她数啊数啊,还没有数到100,便睡着了。可是这一觉睡的并不好,当她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才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她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时间才是凌晨的2点。她拉起被子,又准备睡觉。谁知,她再一次被吓住了。她卧室的门,再一次开了,奇迹般地被打开了。一股微弱的风,从客厅传来,飘进卧室,吹到了朱珠的脸上。朱珠赶紧坐了起来,她再一次看了看床的那边,看了看自己的脚那头。没事,那头居然没有人骨头了。朱珠慢慢地喘了一口气,可是气还没有喘完,她便再一次地被吓住了。原来,那根人骨头,居然又跑到了枕头的左边。朱珠吓得尖叫了一声,抓起那根人骨头,冲出卧室,将它丢进了客厅里的垃圾桶里面。然后,朱珠才回到自己的卧室里面。还没有关门,朱珠再一次出了卧室,从那个垃圾桶里面,又将那根人骨头,给拿了出来。她在自己的书柜里面,翻了好几分钟,翻出了几张黄色的纸张。朱珠不相信鬼,但是她却看过鬼片子,那些鬼片子中,法师都是用这些黄色的符,镇住鬼的。朱珠决定尝试一下,她用这些黄色的纸张,将那根人骨头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做完了这一切,朱珠才回了房间,锁上房门,埋头睡觉了。这一觉,一直睡到大天亮,而且她卧室的房门,再也没有被打开了。天亮了,那根人骨头,还在客厅的沙发上,依旧是被那些黄色纸张紧紧地裹着。早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朱珠的脸上。朱珠推开窗子,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觉得有些舒服。她心里面,已经做好了决定,她要把这根人骨头,带到学校,还给王大虎。她觉得这根人骨头,好像与鬼有关系。说的更明白一点,就是鬼附在了这个人骨头上。匆匆地吃过早饭,朱珠便去上学了。今天,早自习不是语文,不是朱珠的课,所以朱珠并不着急。朱珠的家,距离学校并不是很远,她骑电动自行车,只要五分钟的时间。到了学校,朱珠把王大虎叫出了教室,然后,在教室的外面,把那根人骨头还给了王大虎。回到教室之前,王大虎哈哈大笑,对着朱珠说: 朱老师,这根人骨头怎么样啊?有没有带给你刺激啊? 朱珠瞪了王大虎一眼,说: 不好好学习,你整天想什么呢?你回教室吧! 王大虎大摇大摆地走回了教室。上午的第三节课,是朱珠的语文课。由于九月份的天气很热,所以今天朱珠也是穿了一件吊带裙,裙子的裙摆很长,所以朱珠并不担心会走光。朱珠今天25岁,虽然已经嫁为人妻了,但是她还是很注意自己形象的。不能走光,这是最低的标准。朱珠知道,班里面很多的男生,都很色,尤其是王大虎那些男生。他们有的时候,都敢公然调戏女老师。只不过,近些日子以来,稍微要好一点。今天的语文课,上的不是很顺利。因为什么呢?因为朱珠的裙子,老是会往上去。给朱珠的感觉,好像有一个人,这个人是透明的,或者说是隐身的。这个透明的人,站在朱珠的身旁,老是将朱珠的裙子,往上掀。朱珠好几次弄了弄裙子。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朱珠终于逃离了这个可怕的教室。最后一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贺娟,同样遇到了这一件可怕的事情,而且最糟糕的事情,却是,贺娟的裙子很底,所以贺娟居然都走光了。王大虎那些大色狼,再一次看到了贺娟的裙底风光。时间过的真快,上午终于过去了。朱珠骑着电动自行车,回到了家里。她刚要掏钥匙,开门,忽然发现门的缝隙里,插着一封信。她拿来一看,原来是老公写给自己的。老公莫非还有一段时间才回来?朱珠这样想。朱珠的老公是当官的,在大牛镇政府里,做官。朱珠的老公,叫朱纯。说来,也是凑巧啊。朱珠居然和她老公一个姓。朱珠打开门,进了屋子,躺到了沙发上,看着那封信。她慢慢地开始拆信封。朱珠想:老公这是怎么啦?外出办差,怎么写信回来啦?老公身上有手机,干嘛要写信呢?想着,想着,朱珠便将信封拆了,信封里面,装的是一张相片!当看到相片的时候,朱珠 啊 的一声,尖叫起来。照片上,有一个人,那个人拿着一根人骨头,脸上露着坏坏的笑容,正坐在一个坟墓的墓碑前面。而那个人,正是王大虎!上一页12下一页

王勇倒退了几步,冲到岸边纵身一跃,不料喝酒太多,两腿发软,根本就使不上劲儿,“咕咚”一声落在了河中央。好在他会几下狗刨,扑腾扑腾地就往对岸刨,刨了几下又不知被啥东西扯住了腿,怎么蹬腿也甩不掉。王勇有些害怕了,难道碰上了淹死鬼抓替身?人一急就豁出去了,他使出全身力气拼命扑腾,终于抓到了对岸的杂草,水淋淋地爬上岸来,朝着村里的灯光撒丫子就跑。

村子在山坳里,刚才在高处还能看到几点灯光,跑到近前却只见一片黑糊糊的房子。村里的房子没什么格局可言,路也都是些横七竖八的小道,每家房子包括周围的地形都差不多,不仔细看还真就分辨不出来谁是谁家。王勇心里估摸了一下家的方向,顺着房屋之间狭窄的小道摸了进去。小道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走不多远就碰了壁,王勇只好退了回来,另找了一条小道再摸进去,谁知走不多远又碰了壁。这次王勇真害怕了,碰上鬼搭墙了!

王勇差点儿叫喊起来,刚要张嘴又咽了回去,大伙儿都知道自己的胆子大,这么叫喊不是丢人现眼吗!他缓了缓神儿,摸摸眼前的墙也不过一人多高,管他娘的什么鬼搭墙,你敢搭墙我就敢跳墙!提了口气向上一蹿,抓住墙头爬了上去。他正要看看墙里是啥地方,不料墙头上的砖松动了,只听“咕咚”一声,连人带砖一起跌了下去,“咔嚓”砸翻了墙边的酸菜缸。这下可好,缸里的汤汤水水一点没浪费,都在他身上呢。等他水淋淋地爬起来,对面房里的灯亮了,原来是跌进了人家的院子里,一个女人尖叫起来:“来人呀!抓贼呀!”

王勇听出来了,这女人正是潘寡妇!这不是碰上了倒霉鬼吗!吓得他酒也醒了,赶紧压低了嗓子招呼:“别叫别叫,俺是王勇!”寡妇门前是非多,潘寡妇怕啥来啥,放开嗓子叫得更响了。左邻右舍的人们拿着棍子铁锨冲了过来,王勇只好跑出院子,冲着人们直摆手:“没有贼,没有贼,俺是王勇呀,黑灯瞎火走错路了!”

人群里冲出王勇老婆:“你倒会走错!俺带你认认家!”一伸手拧住王勇的耳朵,疼得他嗷嗷直叫,被老婆牵狗似的拖回了家……上一页1234下一页

邻居们都知道王勇要挨收拾了,都跟着王勇两口子回了家,有的来解劝有的看热闹。老婆在家开庭审问,王勇老实供述,大家听了有人相信有人怀疑,七嘴八舌地争论起来,老婆知道审不出结果,干脆宣布休庭:“别吵了,等天亮了俺亲自去考察!”

第二天一早,王勇带着老婆一起来到小河边,走到小桥西面十多米的地方,发现了脚踩手扒的痕迹。老婆问王勇:“你就是在这儿跳的河?”王勇点点头,老婆向左右看了看:“你找桥的时候先往西走了十多分钟?”王勇又点点头,老婆沉吟了一下又问:“返回来又往东找了十多分钟?”王勇挠着头皮说:“是呀,可是……”老婆笑了起来:“缺心眼儿的东西!这不是又回到老地方了吗?你往东再走十多米就是桥了!”

还是老婆精明呀,王勇也笑了:“俺还以为是鬼拆桥了!”

老婆嗔道:“什么鬼拆桥,你是醉糊涂了!”

王勇又想了起来:“是谁在河里扯俺的腿呢?”

老婆指指河面上浮着的一片水草:“就是它!”

王勇拍拍脑袋:“俺还以为是淹死鬼呢!”

老婆又笑起来:“什么淹死鬼,你是吓糊涂了!”

王勇顺坡下驴:“是呀,俺还以为是鬼搭墙呢,那知道就跳到潘寡妇院里了!”

老婆一下子板起了脸:“什么鬼搭墙,你这就是装糊涂了!”

完了,哪样都是糊涂,就碰上倒霉鬼才是真的,这一回又解释不清了,他呀,还是接着挨制裁吧!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小时候的我,经历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所以胆子变得异常的小,特别是在农村里面那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更是叫人不寒而栗,哪怕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来,可是越怕越诡异的事情也就随之而来。下面讲讲一个真实的鬼事:

小时候的一天夜里,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我家的小黑猫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犹如万箭穿心,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彻底的打破了静得可怕的黑夜,这声音让我清醒了不少,睡意全无,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小猫好像被人从空中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巨大 砰砰 的响声,我壮着胆子,摸出放在枕头边上的手电,蹑手蹑脚的带着心脏发出 咚咚 的害怕声,准备出去一探究竟。我打开门,摁下开关,一股亮光照过去,可是小猫根本没有在乎这束光,我注意到小猫那两只眼睛里发出让人窒息的两道绿而带红的诡异的光芒,只见他龇牙咧嘴的,好像用牙齿咬住一个什么东西一样,使劲的拖拽,那头像拨浪鼓一样甩来甩去,那爪子在地上东抓西刨,爪子与地发出的摩擦声让人感觉心都要炸了一样难受。嘴里发出不再是平时我惊讶地说:“啊,真没想到,他五十多岁了啊……”温顺的 喵喵 声,而是发出让人听而生畏的怒吼声,声声直插着我的每一根毛细血管。我再也受不了了,跑上去,大声吼道 滚,干啥!死猫。 猫听到突如其来的吆喝声,望了我一眼,突然一溜烟不见了踪影,我正纳闷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来,还朝着那才跑去的那个方向狂叫了几声,我拽着它的脖子带着它向卧室走去,我把它放到地上,可能由于刚才的发疯已至于现在精疲力尽了,它圈在地上,仅仅几秒钟就打起了呼噜。

娃子,邻居家的张大爷昨天晚上死了,人请我去帮忙,快起来了,饭放锅里的,妈走了。 我妈走过来把我叫醒对我说。
我一看墙上的挂钟,一觉睡到10点了。我想跟着妈过去看看,可是我不敢,因为我从来没见过死人。我一下床就看到了小猫匍匐在地上,怪了,我看到小猫的头上、脚上,几乎没毛了,光秃秃的,弯下腰仔细看,猫头的秃顶上好像被什么咬过一样,还留下了几个血红血红的齿印,我把猫爪子翻过来看,里面渗有像肉丝一样的白皑皑的还带着一点腥味的东西,死死地卡在每个爪齿之间的缝隙里,我拍了拍小猫的脑袋,思索了良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鬼拆桥;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死亡巫术

下一篇:抓水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