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死亡巫术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死亡巫术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05:04:00阅读 本文有2896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一)墓地幽灵 桑林斯特是德国南部一个山区小镇,从古老的中世纪开始,那里就是巫术盛行的地方。一天深夜,在通往小镇郊外公共墓地的山路上,柏林一家报社的记者赫布正驾着汽车小心地...

(一)墓地幽灵

桑林斯特是德国南部一个山区小镇,从古老的中世纪开始,那里就是巫术盛行的地方。一天深夜,在通往小镇郊外公共墓地的山路上,柏林一家报社的记者赫布正驾着汽车小心地行驶着。天空中飘起的细密雨丝不断地扑向挡风玻璃,将前方的视野模糊成一团。除了车灯照亮的十几米范围,四周都被如墨般浓重的黑暗包围着,使本就荒凉孤寂的山路更显得阴森诡秘。

赫布扭开收音机选了一段活泼的曲子,希望能借以转移压在心头的不安和焦躁。其实他也不愿选择在这样的时间和氛围下前往墓地,但今天是他母亲的忌日,他本来预计在白天就可到达墓地,但不承想半路上汽车出了毛病,修好它花了大半天工夫,这才不得不冒雨前往。因为按照当地习俗,祭祀亲人必须赶在当天为最好。

车子在雨雾中艰难地行驶着。突然,前方影影绰绰闪出一个白色的人影!赫布一惊,连忙用力踩下刹车,但湿滑的路面使车子还是向前滑出了一段距离。等车停稳后,人影却不见了,赫布的心不由突突跳起,难道真的撞到人了!

赫布慌忙跳下车,发现一个长发女孩倒在车灯的亮光中,被雨淋透的白色长袍紧紧裹在身上,和着泥水早已污浊不堪。

“是否撞到你了?感觉身体怎么样?”赫布颤声问。可是,地上的女孩似乎没有受伤,自己缓缓撑起身子爬了起来。赫布伸出手想去扶她一把,当目光正好落在那女孩慢慢抬起来的脸上时,他的手臂不由惊懵地僵在了那里。

推荐阅读:丁氏怪谈之三把火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苍白瘦削得像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鬼魂,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深陷在黑黑的眼眶中,茫然而空洞。虽然女孩的目光也停在了赫布的脸上,但视线却仿佛穿透了他的身体落在极远的地方,这令一股寒意霎时间袭上我冥思苦想了半天,终是百思不得其解,问他谜底是什么?赫布的心头。

“你不要紧吧?”赫布小心翼翼地问。白衣女孩缓缓站起来,嘴唇微微轻启艰难地吐出几个字。赫布没听清,又困惑地问他:“你说什么?”

“伊、图、美、尔!”女孩一字一顿喃喃说着,同时直直地从赫布身边走过,白色的身影很快就被无边的黑暗吞噬。

赫布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浑身都已快淋透了,才赶紧回到车上,可那张惨白凄怨的面孔和她吐出的几个奇怪音节却缠绕在头脑中挥之不去。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他抿着嘴巴没说话,迅速的关上了车窗,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不要担心。但是我感觉那些所谓的鬼咒冤魂都已经来了,我有一种感觉那些发生在我身边的种种诡事,从来没有因为他们的死亡而远离我。反而以一种幽灵的形态一直跟着我。躲在暗处老公看到衣柜里的衣服,对妻子说:“女人是喜新厌旧的动物。”窥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心里想到:他们也终于到达了这里。难道这就是借寿婆的目的,借助我们的力量或者是牺牲,拿走神殿里那个让赵老板心心念念的宝贝?六子在最后调试他的GPS定位器。并没有看到那些东西,我也不准备告诉他我前面看到的东西。到了玛沁,我们租了一辆越野性能非常好的越野车由玛沁沿东倾沟北上至雪山乡,一路颠簸这的差点把我的骨头也颠散了。我努力的咬着牙齿,生怕一下子把自己的牙齿给颠碎了。六子死死的抱着安全栏,大骂着让司机开稳当点,是不是想要颠死我们然后好谋财害命。等到了雪山下,六子已经差不多散架了,他哆嗦着让我扶着他下车,一下车就侧头狂吐。我抱怨道: 别吐了,你吐了,我看的恶心,连老子也想吐!

白翌摆了摆手让我不要说话,我抬头看天,发现居然天上开始响起了滚雷,天气看样子真的不是很好。这个时候进山可能会遇到大雨或者冰雹。当地的藏民说这样的滚雷是山里面的神灵感应到了有恶魔来到了圣山,所作出的警告。他要我们现在不要上山。老藏民抽着当地的土烟,看也不看我们这些登山者。我们这里来的一共有十一个人。除了我们三个外还有一个登山俱乐部的成员。老藏民说不利索普通话,有的时候还夹杂这一些藏语,还好登山队里的有一个懂点藏语,就解释给我们听,他说: 这个天气本来不该这样的,现在居然有这种情况说明我们之中有人身上藏有恶鬼的死气,是不洁之人。进了山也是把大家都害死。除非找出这个不洁之人,把他留下,然后我们才能够进入阿尼玛卿山。否则他不会租借给我们牦牛和马匹。

话一说完,我就发现那些登山队的有些人的眼色变得十分的心虚。就听到一个很年轻的声音喊道: 搞什么,现在还玩迷信,不就是要多一些钱么,给就是了。

在他们之中又有几个应和着,老藏民看了他们一眼,嘴里念叨了一句藏语。最后把目光注意到了我们三个人身上更,他的眼珠子十分的黑,盯着我的时候仿佛可以把我的灵魂也给抠出来。他看了看我们三个人,就用蹩脚的汉语说: 你们三个人身上有着大山里的气息,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上一页1234下一页

车子来到墓地后,赫布冒雨将准备好的祭祀之物摆放在母亲墓前。由于雨越下越大,赫布不得不提前结束了祭祀活动。约摸半小时后,他准备离开墓地时,一道骤然亮起的闪电将黑夜照亮,赫布的眼睛被一瞬间看到的东西刺痛了!他怀着惊诧的心情,战战兢兢地将手电光晃在左侧一座新立的墓碑上,然后手一抖,电筒差一点掉落到地上!

崭新的墓碑下方放大的照片上,一个大眼睛的纤弱女孩正冲着赫布静静地微笑,这不正是刚才在道路上遇到的那个白衣女孩吗?石碑上赫然刻着她的名字:贝蒂·苏杰塔。赫布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他不敢再看下去,惊惶不安地驾车逃离了墓地。

第二天,赫布给柏林的报社主编打了个长途电话,诉说了自己昨晚遇到鬼魂的经过。这件事立即引起了主编的兴趣,他让赫布留在小镇查清事情的真相。

赫布很快打听到了有关贝蒂的一些情况。她在当地孤儿院中长大,半年前受聘于小镇郊区一家私人博物馆,因为没有其他亲人,所以一直在博物馆中居住。几天前,据说她在打扫卫生时不慎从三楼阳台上坠下身亡。

通过走访,赫布得到了这家博物馆的资料。博物馆的主人叫戈里恩·索朗,是索朗家族庞大财产的继承者。他对土著文化中的神奇巫术颇感兴趣,为此他曾多次去非洲拜访土著部落,搜集到大量这方面的物品。如今这种兴趣已演变成了狂热的痴迷。两年前他特意将自己在小镇郊区的这栋古老三层住宅改建成博物馆,并且把收藏的物品拿出来展览。因为接待的参观者人数并不是很多,所以只雇了一名接待员,其他事务则由他的儿子哈尔西协助料理。

赫布整理着资料,一个小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在贝蒂之前,受雇于戈里恩的另一个女孩露丝也是死于一场意外的事故!赫布的大脑中不禁闪出一连串问号:她们的死有关联吗?墓地上遇到的白衣女孩果真是贝蒂的鬼魂吗?

(二)神秘巫术

索朗家族的古老宅院位于小镇东南角,四周人烟稀少,三层楼的建筑掩映在一片浓绿的密林之中,看上去阴森而冷峻。赫布刚迈进大门,左侧小屋内就迎出一个女孩,圆圆的脸上挂着微笑,没想到戈里恩这么快就找到了贝蒂的接替者。赫布友好地打完招呼后,主动发问:“你叫什么名字?”“尤娜。”女孩大方地回答。上一页1234下一页

赫布缓步走进一楼展厅,尤娜因为正在忙其它事情暂时没有跟进来。展厅里除了几个承重的立柱外,整个被打通分割成一块块的展区,里面陈列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赫布颇有兴趣地一件件注目欣赏着。

忽然,一个展柜上的标签映入了赫布的眼中,“伊图美尔!”他努力回想起昨晚白衣女孩说的好像正是这几个音节,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藏的秘密吗?赫布俯下身子仔细端详展品:这是个一尺来高,雕琢精细的木制小人,五官和衣着明显是非洲人的模样,后背上隐约可见一些奇怪的文字,从陈旧程度看应该经历过漫长岁月的磨砺,它的眼神诡异而邪恶。

“这是非洲一个古老土著部落的巫师用来实施招魂术的法器。”猛然响起的洪亮声音吓了赫布一跳,他忙扭过头,一个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我并不相信法术之类的东西。”赫布淡淡地回答,并判断出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博物馆的主人戈里恩。

“那是因为你没有亲眼见识到。”戈里恩亢奋地挥着手,继续自信地说,“这种古老的非洲巫术极其灵验,可以将沉睡的灵魂唤醒,我已成功地招回过几个灵魂。”

外界的传言一点也不假,戈里恩对他的博物馆到了相当痴迷的地步。赫布按事先想好的说辞,拿出记者证告诉戈里恩,报社正准备做一期有关他的博物馆的稿子。戈里恩听了似乎很高兴,他热情地邀请赫布在这里小住几天,然后兴致勃勃地向他讲起了巫术。

戈里恩说,伊图美尔是古代南非一位伟大的招魂师的名字,也是这尊木像的原型,他背后的奇怪文字就是咒语。这件宝贝是不久前他出高价买到的,同时也学到了这项法术,两天前还曾为死去的贝蒂招过魂。

凭着心正说着,短信又来了:“对不起,发错人了,赶紧删掉,免得让你爱人看到。”里的直觉,赫布在戈里恩豪爽热情的表象下似乎看到了另一张脸谱,他暗暗多加了几分小心。

外面响起了沉闷的雷声,估计再没有其他来参观的人,戈里恩答应今晚就为赫布表演招魂术,然后一脸神秘地离开了。尤娜也不知躲到了什么地方,偌大的展厅里只剩下赫布一个人,一股莫名的冷风从外面袭进来,他不由自主地哆嗦了几下。

这时,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男人出其不意地在赫布眼前冒了出来,他游移的神情让赫布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诡异博物馆

我是一名业余记者,一次有幸被派到**博物馆采集信息。在进行参观拍照的时候,我不小心闯进了博物馆的地下暗道,迷失了方向。

暗道里光线很暗,我只好打开摄像灯,帮助指引我找到出路。

不知不觉地,我走进了一条很长的通道,通道的四周挂满了橱窗,里面都是一些动物的标本。我仔细端详着这些标本,有猫头鹰,蛇,羚羊,老虎,狮子 种类很多,形态各异,我一个个地仔细观察并拍照,然而,当我将灯光靠近我左手边的一个标本时,却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一具肚子被掏空,皮肤干瘪,略见骨头,眼睛却炯炯有神的尸体摆在我的眼前!这是一个男性人体标本!

我下意识地后退几步,虽然这里有人体标本并不足为奇,也许很多人都见过,但我确实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东西,所以心里面多少有些畏惧。

匆忙拍下几张照片(这是职业病),就快速往前走了。希望能早点找到出口,赶紧离开这种地方。

然而前面却没路了,我只好又往回走。

这一次,我在我的左手边又看到了刚才那个标本,那个在我眼里看似无比诡异的人体标本!

后来我发现,我竟逃不出去了!

(二)拍灵异照片

我和朋友从事摄影工作已经有十多年了,曾经拍过的照片,种类繁多,风格各异,应有尽有。平常的事物早已不能引起我们的拍摄兴趣,于是不断地探讨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事物。

前些天向别人打听到,附近的一栋房子在几年前闹过鬼,房子的主人离奇死亡,从此之后,一直废弃没人入住。

我和朋友经过商量后,决定涉险踏入那栋房子进行拍摄灵异照片。(相机可以拍到我们眼睛看不见的东西,这实在是太刺激啦)

经过允许,我们进了那栋房子,客厅,厨房,洗手间,楼梯,卧室 每一处地方都用相机拍了下来,直到最后,我们没有放过房子里的任何一个角落。

我们满意地走出了房子,来到一家照片冲洗店冲洗照片。

当我拍的照片被一张张地冲洗出来,我不禁有些失望,因为我并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灵异照片,它们都只是一张张普普通通的照片而已,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死亡巫术;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会说话的腿

下一篇:鬼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