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古尸展上的小女孩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古尸展上的小女孩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03:25:00阅读 本文有2952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这天周末,黄大海闲得没事,一个人到青秀山公园瞎逛。这看那看,来到公园一角,意外发现这里新开了一个展厅,是明代古尸展。黄大海起了好奇之心,他只听说过埃及有木乃伊,可没听说过中...

这天周末,黄大海闲得没事,一个人到青秀山公园瞎逛。这看那看,来到公园一角,意外发现这里新开了一个展厅,是明代古尸展。黄大海起了好奇之心,他只听说过埃及有木乃伊,可没听说过中国也有木乃伊呀,看告示,说中国的木乃伊是天然形成的,而且是母子连体。好奇心一起,黄大海就花十块钱,从那个花白胡子的看门老头手中买了一张票,上了二楼的展厅。

进到展厅,四周的窗户都用厚厚的帷幕遮掩着,黄大海过了好大一会儿,才适应里面的幽暗光线。他看见,一具透明的玻璃棺材里,静静地躺着具女尸,皮肤完好,灰黑如铁,紧紧地贴在骨架上,看着就跟石膏雕像般。胎儿并没有取出来,只见女尸的肚皮微鼓,看情况,也就三四个月光景大。黄大海暗暗一声叹息,多可怜的孩子,还没能见上一天天日,就陪着母亲长眠地下,命运何其不公?

看罢古尸,黄大海正准备下楼,突然听见一声银铃般的欢笑,打破展厅里的静穆。循声看去,原来是个扎着蝴蝶结,约摸六七岁的小女孩,一个人在展厅里欢跑。

黄大海不由得皱起眉头,这是谁的孩子?展厅里展出的是古尸,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进来胡跑什么?正想着,小女孩斜刺刺跑了过来,经过黄大海身边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绊,眼看着就要摔倒,黄大海忙弯下腰,一把扶住她。小女孩抱住黄大海的脖子,仰起脸,看着黄大海,颔下一颗小痣露了出来,红豆似的,好不漂亮。小女孩娇声笑着说:“谢谢叔叔。妈妈来了,我要去找她,得走啦,叔叔拜拜……”说完话,她急匆匆挣脱黄大海的怀抱,连蹦带跳跑出展厅。

黄大海站起身,突然一激灵,脖子上感觉有点异样,伸手一摸,上面挂着的一块玉观音不见了!他猛地醒悟过来,小女孩摔倒是假,故意让自己扶她解玉观音是真,好奸诈的小鬼头。黄大海忙冲出展厅,小女孩刚刚下楼,黄大海忙冲着楼下的卖票老头喊道:“展厅有贼,快帮我截住那个小女孩!她偷走了我的玉观音!”

卖票老头听黄大海一说,也急了,跳起身:“谁?你说是谁偷走了你的玉观音?”

推荐阅读:[奇闻逸事]村支书雇凶撞死举报者获死刑后上诉 死者家属:望严惩

黄大海大叫:“就是刚下楼梯的那个扎着蝴蝶结的小女孩!”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生活本来就是乏味,但是,他突然的闯进我的生活,一切就变得乱七八糟,但是我却是快乐的。

我的名字很普通,我叫安萍萍,因为学习的无聊,便学了护士,其实我自己也不喜欢医院的味道,但是不想轻易放弃,医院的院长和爸爸认识,我便在这里实习,准备正式工作。大家都说护士是白衣天使,于是我便很努力,爸妈都不在家,偶尔会回来看我,我变成了孤独一人。

今天真是累死了,回到家中,我直接倒在床上,放松自己,工作中怕失误,一整天紧绷神经。 要死了要死了! 我无奈发了句牢骚。洗好澡,冲到床上; 周公,俄来啦 紧紧的抱着玩具熊,进入梦乡。【好大一片草地,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地方,我静静的坐在草地上看着天空,夕阳下的一切那么安详美好,格外美丽。 好看吗? 一个男生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我扭过头看他,可是为什么,我看不到他的样子。我笑了笑: 好看阿,多美丽的地方。 他突然笑了起来: 萍萍,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我惊讶,他是谁,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当我伸手想要触碰他,他却迅速的离开。 别走,你等一下,你别走。 我努力向他的方向跑去,突然被脚下的石头绊倒。。。。】

好痛啊,你别走啊,在等我一下啊。 我摸着头睁开眼,原来是个梦啊,捏了下自己,看了一下表,懒懒的起床,煮了点粥,吃了点点心,急匆匆飞奔到医院。。。。 哎,今晚要加班啊! 我坐在椅子上,满脸郁闷,不是不愿意,只是医院这种地方并不干净,而且每天有可能都会死人。前段时间听说这里又死了个人,死前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要杀死所有人的那种。。。。我揉揉头,不去想这些,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看着同事一个个全都走掉,小媛临走前跟我说要小心一点,她不说还好,一说,我这心里就咯噔一下。待她们走后,心里莫名其妙的害怕起来, 护士啊,我感冒了,帮我挂吊瓶。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哦哦,好的好的,额。。。。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那就是,我记得,我刚才锁门的说。。。 我惊恐的看着他,他一脸无奈 你没锁门,真是的,糊涂虫,我也不想这么晚打扰你,但是我又不想明天严重了,所以才来麻烦你的。 他的声音让我越发熟悉,但是却想不起。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卖票老头看了看楼梯,却一脸茫然:“哪有什么小女孩?我怎么没有看见?”黄大海急了,指着那个小女孩说:“看,那不是?她已经来到你的面前了!”

卖票老头依旧茫然四顾,说:“我的面前空无一人呀,哪有什么小女孩?”黄大海急得直跳脚,小女孩明明就在卖票老头面前走过,他怎么看不见?

黄大海忙噔噔噔噔下了楼,但已经来不及了,等他来到卖票老头面前,小女孩已经跑得没了踪影。

这个玉观音虽说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但却是黄大海和妻子吕凤缘初结识时,吕凤缘送他的定情之物,现在让小女孩给偷走了,黄大海好不心疼。他责怪卖票老头是不是和小女孩串通好了的,要不怎么故意放走了小女孩?

卖票老头对天发誓,说真的不认识这么一个小女孩,“我今天一直都在现在的人很多都势利眼,看见出入豪车,戴名表,就以为这人多么多么的有钱,殊不知真正的有钱人其实非常低调,就拿我说吧,我平时虽然骑个破自行车,但是谁又能想到我还有一辆电动车呢!这里卖票,没有看见你说的这样一个小女孩上楼呀。”看卖票老头的神情,也不像说谎,黄大海糊涂了,依卖票老头说的,这小女孩还会障眼法不成?可他在心里一想,也就明白了,定是老头人老眼花,视力有问题了,而小女孩身体小,跑得又快,所以看不见小女孩。

不见了玉观音,黄大海也没了游览的心情,老公竟说:“涂了灰指甲,一个传染俩!”四处找了一遭,不见小女孩的身影,只好悻悻回了家。

刚进家门,黄大海的心不由得又是一惊,他家的门居然大开着!难道还真是祸不单行,自己在公园不见了玉观音,家里又城池失守,遭了贼?屋里隐约还传出响声,黄大海折回身,从楼梯角拿起根木棒,再蹑手蹑脚上了楼,冲进屋,愣住了,哪是什么贼?分明是吕凤缘在家里搞着卫生。

吕凤缘在另一个城市的一家公司任高管,薪水丰厚,就为这个,婚后她还不想辞掉工作回到黄大海所在的城市,想多干两年再回来。这种新版的牛郎织女生活,带给黄大海的影响就是两个月才能见上一次吕凤缘的面,然后又匆匆分离,期待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可是半个月前吕凤缘刚回过家呀,怎么现在又回来了?

吕凤缘小鸟依人地扑进黄大海的怀抱,告诉他说,由于业绩出色,公司这个月安排她和其他老员工到马来西亚旅游度假,她舍不得去,推掉了,而为了给黄大海一个惊喜,她也没有提前通知,而是自己回了家。

黄大海满怀歉意地告诉吕凤缘今天不见了玉观音的事情,吕凤缘听了,轻轻一笑,说:“玉观音只是个信物,只要你时时刻刻把我放在心里,有没有这个信物又有什么关系呢?”黄大海激动地给了吕凤缘一个吻。上一页1234下一页

吕凤缘的假期匆匆结束,一晃一个多月过去,这天黄大海接到吕凤缘的电话,说她有了。黄大海一怔,有什么?很快反应过来,吕凤缘是说有喜了!电话那头,吕凤缘嗔怪着说:“都是你,是你故意让我怀上的吧?”

黄大海忙辩解:“我没有!”

吕凤缘轻笑一声,道:“你紧张什么?我又没有向你兴师问罪。我已经想通了,钱挣得再多,也不比两个人在一起,为了我们的孩子,我这就辞了职,回到你身边去……”

撂下电话,黄大海激动万分,他早就过腻了这种牛郎织女式的生活了。吕凤缘不肯回来,也不想过早要孩子,他们一起的时候,都逼着自己采取措施,一直也没有什么意外,这次回来同样不例外,黄大海采取了措施,想不到却出了问题。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怀上孩子后,她居然肯改变主意,提前回来,怎么不叫他欣喜若狂?

一晃八个多月过去,这天是吕凤缘乡下父亲的六十岁生日,吕凤缘说六十一花甲,乡下人家最重视六十岁生日,坚持要回去给父亲祝寿。黄大海拗不过她,只能开着车,陪着一起出了门。

车子跑过一段高速,再转上一条省道,前面是条大河,黄大海正要上桥,吕凤缘突然一声惊呼,大叫道:“小心,前面有人!”黄大海一惊,一看,果然,前面突然冲出一个人影,窜上公路,他急忙刹车,但还是来不及了,砰的一声响,车子结结实实地撞了上去。

黄大海战战兢兢下了车,吕凤缘也下来了,可是他们走到车头一看,都呆住了,车前空荡荡的,居然什么也没有!

刚才明明撞了人的呀,怎么下了车,这人就不见了?道路两边都是平坦坦的沙地,不见人也不见尸,而路面同样看不见血迹,就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可是回看车头,凹了一大块下去,分明是撞击过的痕迹,而且车标也不见了。

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黄大海也懒得去想了,招呼吕凤缘上了车,启动车子,刚要上桥,突然山崩地裂般的一声响,眼前的桥整个坍塌了下去,激起冲天的水花。黄大海和吕凤缘都惊出一身冷汗,多亏刚才这起蹊跷的车祸,要不然,他们两人刚好走在桥上,连人带车的这一摔下河,要想再活着回来,可就难了。

绕道回到吕凤缘的家,吕凤缘的肚子剧烈疼痛了起来,黄大海慌了神,定是刚才一路的惊险,让她动了胎气,早产了。这时候送医院已经来不及,吕凤缘的父亲赶忙找来村里的接生婆。焦急等待中,房间里传出吕凤缘撕心裂肺的一声喊叫,然后是清脆洪亮的婴儿啼哭声,孩子终于平平安安地生了下来,黄大海总算松了口气。上一页1234下一页

他们木讷的回过头看着我,这一刹那我仿佛真的以为被自己猜对了,顿时心中一沉,觉得有一种坠入深渊的冰冷。大家沉默不语,脸上神情都各色各异。最后六子叹了一口气,用一种你是不是吓傻了的眼神看着我。这让我开始有些动摇,因为这眼神和样子依然是六子过去常有的那种顽劣不恭的表情,但是那种阴冷的绝望和厚重的气息却丝毫没有减弱。我颤抖的用手去摸自己的脖子,但是我的双手实在抖得太厉害了,根本感觉不出脉搏。总之我已经完全的处在了崩溃的边缘,我甚至害怕到感觉自己有些好笑,觉得这一切太过疯狂了。几小时前我还以为自己真的连死也不怕了,然而现在我却像是一个精神病人,我心里悲叹道:原来所谓的生死模糊是这样的恐惧。一切的事情从头到尾不停的在我的大脑里翻滚,仿佛是一个永远不会停止旋转的螺旋桨。但是没有一件事是可以被确定的。六子他们疑惑的看着我,曹阳甚至以为我真的疯了,拿着枪指着我的胸口。我摇着头,一把按住六子的肩膀瞪了半天,可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传达我的惊慌失措了。我无奈的推开了他,捂着额头我居然笑了起来,这种荒唐又无助的恐惧转换为一种彻底的绝望,而这种绝望的笑声在这空洞的甬道之中显得格外的怪异疯狂。

我痛苦的喃喃道: 死了,其实全都死了。我们也是鬼,死了的鬼

白翌一把楸住了我的肩膀,我歇斯底里的推开了他,抱着自己的头不停地念叨着。六子也想要来拦着我,但是也被我一把推开,曹阳见我这样都已经往后退去。我算是彻彻底底的崩溃了,和疯子没有什么区别。或者说我宁可自己下一秒就疯了。也许那样倒好了,至少我不会感觉到这样的狂躁和恐惧。

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我疯狂的摇着头,身体被硬是转了过去。然后我的面门直接被人猛的揍了一拳,这一拳打的十分之狠,我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差一点就翻了个跟头。我怃然的抬头看,发现原来打我的不是别人正是是白翌。但是此时我丝毫没有往常的那种火气和嚣张,他打了我,我只是用颤抖的手微微擦了擦嘴角,发现自己居然还在流血。此时我问了一句也许是我这辈子最傻冒的问题,我呆问道: 死,死人 会流血么?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古尸展上的小女孩;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欲魂

下一篇:会说话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