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欲魂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欲魂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02:32:00阅读 本文有2879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简介:心里的影子 这个周末傍晚,学生会组织播放的是艾米最喜欢的电影。 身为男友的罗杰绝对不能错过这个表现的机会,早早弄到了两张最佳位置的票带着女友来到放映室。 其实放映室就...

心里的影子

这个周末傍晚,学生会组织播放的是艾米最喜欢的电影。

身为男友的罗杰绝对不能错过这个表现的机会,早早弄到了两张最佳位置的票带着女友来到放映室。

其实放映室就是学校里的一间小型的阶梯教室,放电影的工具就是投影仪。

电影有两场。第一场播放完有一个休息空挡,罗杰去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第二场电影已经开始放映。罗杰回座位时正好经过投影仪前方,投影仪的光照在他的身上并在墙上映出他的影子。

一声尖叫突然响起,是艾米。

推荐阅读:[奇闻怪事]门里的庙牙姐去世了!她是谁?生了哪些病?故事中的门先生照片

灯亮了,罗杰已经来到艾米身边,关切地问:“怎么了?”

艾米已经泪眼婆娑了:“刚刚投影仪把你的影子照在屏幕上,可是……那影子的身形却分明是江涛。”

罗杰的脸色变了。江涛是艾米的前男友,已经失踪多时,他也就是趁着江涛失踪的空挡才拿下艾米的。

仲夏的夜晚,阶梯教室人满为患,罗杰却觉得越来越冷。

“请大家安静,电影马上开始。”

艾米说:“我不想看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罗杰求之不得,拉着艾米的手飞一般离开。

其实罗杰一直瞒着艾米一件事,那就是:江涛早就死了。

时间退回两个月前——

即使从整个学校来看,艾米都可以算得上是个大美女,喜欢她的人那可不是一般的多。这些人中不乏一些结交社会上坏人的二流子,比如张磊。

张磊知道艾米和江涛在暗中交往后,就找了一帮小流氓教训江涛。他们本来想吓吓江涛让那小子和艾米断了就行,没想到他骨头挺硬就是不服软,结果下手一重,就把他打死了。

罗杰是张磊的室友,又同样是艾米的倾慕者。那天,张磊是看在一个寝室又关系不错的份上,拉他去受受教育,让他知难而退。谁知最后,罗杰却成了他杀人的目击证人。

张磊望着罗杰:“刚才你没动手是吧?”

罗杰点点头,又摇摇头,看着眼前冷眼旁观他的人,心里发毛。

张磊笑了笑:“你埋了他,咱们就是我们感觉非常好,认为那些食谱棒极了——我们从来不觉得饿。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不干,我们把你俩一起埋了。”

为了不被活埋,最后罗杰只能咬牙把死去的江涛埋了。而这个秘密,也被在场的几个当事人埋进心底。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坐在荡秋千上玩。和最好的三个朋友一起聊着上一周琐碎的事情,他们是我在这所技女神:“我喜欢成熟的人。”校认识的,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四人组。。说起来也可笑,当初和淑敏认识是找她要卫生巾,而钦宝和淑贞,我已经忘了是怎么相识的。。。

喂喂喂,你们听我说!! 我打断她们之间的谈话, 你们不是在玩QQ宝贝么? 在说话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刚刚从我面前走过的帅哥。。

嗯?怎么啦? 钦宝好奇的看着我。

你们知道吗?我的宝贝,是蓝色的帽子,蓝色的衣服,蓝色的手表!! 可想而知,这个帅哥上衣是蓝色的,淑敏马上大声的重复一遍。。。搞得那个帅哥连看都不敢看我们。。。哈哈哈哈。。。

她们三个是住校的,而我却是走读的,每天中午我都会留下来,坐在荡秋千上聊天、疯、顺便调戏下帅哥。。。

在这所学校里,我唯一的秘密就是我是一名占卜师,在家族中小有名气,家族遍临灭亡,我的占卜虽然可以算到,但是我不能阻止,母亲叫我离开家族,免遭其牵连,我便多到这所学校来了。。

当我算出这所学校鬼气太重,我便选择了住外面,有人说鬼气重不就是阴气中么,再说学校里那么多男生,阴气自然可以压下去!错!!大错特错!!鬼可以代表阴,但阴并不可以代表鬼!就像你们所说,鬼怕阳,那为什么鬼还要吸阳气一样。

我曾经几次的暗示她们,可是她们表面表现的恨害怕,但我知道,她们都不相信,这样,我只能祈求上天不要让鬼在学校作乱。。当我以为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时候。。。

思杨,我给你说。你知道 淑贞的话还没有说完。。

嘭 一声巨响!

有人跳楼了!!

呀~死像怎么这么难看。。。

咦?这不是电器班的刘悦么?

哎,我晚上都不敢睡觉了。 这句话一出来,有很多人笑,还有的竟说 我陪你啊

我最怕的事始终是发生了,这个跳楼的女生打开了学校原来的结界,回魂夜当晚少不了血流成河。。。一滴怜悯的泪水流出,这所学校原本被封印的恶灵怎么会甘心?所有的咒怨会在七天后爆发!

本来,我不想管的,可是这次如果我帮了他们,我说不定可以帮家族极点德,说不定家族就可以不灭亡呢。。向学校申请了住校,对待这里的鬼,我并不怕,自从我来到这所学校,我在坟墓旁找了房子,天天与他们相处,早就忘了什么叫害怕。。。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现在这件事以如此诡异的方式被勾起,让做过亏心事的罗杰心里直打鼓,江涛回来了?

同病相连

把艾米送到寝室后,罗杰去找了张磊。

张磊和几个打扮得不像学生的年轻人在校门外的大排档吃烤串,桌上的东西一点儿没动,几人面色凝重,看来是出事了。

看见罗杰过来,张磊反手拉过一张椅子放在自己身边:“你是不是也遇见什么事了?”

罗杰点头,将自己在阶梯教室的遭遇说给张磊。

张磊听完开始发抖,他竭力控制自己抓住桌子上的酒杯猛灌一通后,总算好了点。他舔舔嘴唇,说:“你看看他们。”

几个小混混各自将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朝向罗杰,那些部位上都长着一个相同东西:包。与其说是包,倒不如说是蛋,因为它们无论形状还是大小都像极了鸡蛋。

张磊说:“一开始我们觉得是巧合,大家只是得了同一种病,一直到今天,又有一哥们儿也长了。到目前为止,我找来参与那件事的人,除了咱俩,全都长了这个东西。”他看向罗杰,“依照现有的情况,下个很有可能就是你。”

罗杰想反驳却找不到借口:“为什么我们都要长这个,而身为组织者元凶的你却排到最后?”

张磊苦笑:“以我的判断,你们可能只是长这个,我……”

“啪!”一声脆响打断张磊的回答,一个啤酒瓶在他脑袋上碎开。

“可找到你们了,给我打!”一帮曾经和张磊这伙人结怨的人出现了,不由分说就再次开打。可是他们没打几下就结束了,因为这个烤串摊子的主人是刑警队长的姐夫,而这位小舅子今天正好没事来帮姐夫忙。

这群人都是老油条,一听见人家亮身份,立马四散逃开。

罗杰拉着张磊一口气跑出老远才停下。

罗杰喘着粗气问张磊:“你没事吧?”

张磊擦擦汗:“没事,就是起了个包。”他掏出手机开始给跑散的兄弟一个一个打电话。

罗杰偷看张磊的脑后,发现他也长出一个和其他人一模一样的鸡蛋一样的包。

不一会儿,人就又聚齐了,他们并没有商量怎么回去报仇,而是在讨论另一件事:挖开江涛的坟后,是烧掉还是锉骨扬灰。

这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刚刚不是在商量如何消除那个蛋,而是早就想好了要反抗。这相同的鸡蛋一样的包已经将他们的命运紧紧连在了一起。上一页1234下一页

爆炸的坟蛋

天空中已经开始飘起细雨,林间的空气异常清新,罗杰一行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又湿又黏。不一会儿,雨就停了,湿气夹杂着再次升起的高温让他们感觉十分烦躁。

这是学校东面一处未开发的荒地,枝繁叶茂的密林中长满了齐腰深的杂草,他们当初打架和出事后埋尸地就在密林的深处。

几个月没过来,这里的一切已经被杂草掩盖,他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对地方。几个人也不废话,三下五除二把杂草拔光,露出一个小坟包。

罗杰问:“挖吗?”

张磊一咬牙:“挖!”

一行人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工具,开始行动。可是没挖几下就停了:有东西。

这群人当时都在场,都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们挖了将近两米才埋的尸体,可是现在,连坟包还没清理干净就挖着东西了,怎么会这样?

罗杰弯腰蹲下,开始用手去清理,但没清几下就被张磊制止。

张磊说:“我来。”

张磊蹲下来并让罗杰站起来去一边,然后他开始做着和罗杰一样的动作。看形状那应该是一块木板,好像刚被埋下不久,靠近点还能闻到一股刚割下来的树皮的味道。

木板大概有半米长,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可是张磊将一头握在手里之后,还在不停地打扫上面的泥土:原来上面有字。

字迹渐渐清晰,是用红色的毛笔写的正楷字:坟蛋们,我回来了。

“坟蛋们?什么意思?”张磊看不明白,“是不是想说,混蛋们?哈哈,连字都写错,还想回来复仇?来,你们继续挖吧,我休息一下。”

其余的人又开始继续挖,不一会儿就挖到江涛的尸体。

一见尸体所有人都呆住了:隔了两个月,尸体竟然没有腐烂,还保持生前的样子。不仅如此,在尸体的太阳穴上竟然长着一颗除罗杰之外的所有人都有的鸡蛋一般的包。

这时,江涛忽地睁开眼。同一时间,张磊和那几个混混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齐齐转向罗杰,双目开始变得赤红,就像一群饿狼看见一块鲜肉。

突然,张磊甩手把刚刚捡起的那块木板扔向罗杰:“快用这个砸碎江涛额头的包!”

罗杰接到后稍微一愣神,那些怪物已经来到身前,他就地一滚,也来不及细想,在站定之后,一使劲用那块木板插向江涛额头上的包。上一页1234下一页

埋丸祛X

星期一的晚上,江宥文感到肚子有点儿饿,就走出校门准备吃一碗面条充充饥。在学校门口,江宥文发现了一家新开张的店面,店面没名称,只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埋丸祛X”。江宥文抓了抓后脑勺,猜了半天,也猜不出X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认定这是一家做美容的店面。

江宥文在旁边一家面摊刚坐下,就见室友郭毅面无表情地走出学校大门,急匆匆朝旁边那家店走去。“郭毅!”江宥文喊了一声。然而,诡异的是,郭毅连望都没望江宥文,推开那家店的大门,一脚跨了进去。

江宥文皱紧了眉头,他喊郭毅时的声音很大,郭毅应该能听到,可郭毅为什么不理他呢?还有,郭毅长着一张白净的脸,是学校男女生公认长得最帅的男生,他根本就没必要美什么容啊?

江宥文非常好奇,就离开面摊,推门走进了这家店。一股阴冷的感觉,顿时扑面而来,江宥文观察了一下,发现美容店不大,就里外两间房,外间坐着好几个人,有男有女。这些人都是双眼茫然,面无表情,一种旁若无人的样子。

江宥文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在外间只呆一会儿,就来到了里间。门从里面反锁着,窗子被一块厚厚的窗帘遮住,不过,在窗子的拐角,有一条缝儿没遮住。透过这条缝儿,江宥文看到郭毅双眼紧闭,躺在一张床上。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托着一个盘子出现在江宥文的视野里。盘子里放着几个又白又肥的肉丸,江宥文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肉丸是什么东西。白大褂男子来到郭毅面前,拿起镊子,夹住了那个肉丸。匪夷所思的是,那个肉丸竟然动了起来,越伸越长,头和尾开始摆动起来。

江宥文感到一阵恶心,原来肉丸是蜷缩的蛆虫。

白大褂男子夹着这个蛆虫放在郭毅的脸上。蛆虫看上去非常兴奋,头昂着如同一个钻头一样,就一会儿工夫,整个蛆虫就钻进了郭毅脸上的皮肤里。

就这样,白大褂男子把盘子里几个肉丸蛆虫全部植进了郭毅脸上的皮肤里。诡异的是,郭毅脸上的皮肤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还是一如当初白白净净的样子。

江宥文直看得心惊肉跳。

难道这是什么新式美容疗法?江宥文正在疑惑不解之时,里间的门忽然打开了,江宥文吓得一愣,和穿白大褂男子眼对上了眼。 上一页1234下一页推辞之间,老婆转身从厨房拎出垃圾说:“我们下楼送垃圾,正好。”

本故事的标题是欲魂;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