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电台网 > 短篇鬼故事>奇怪的来电铃声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

奇怪的来电铃声_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电台网发布时间:2021-05-22 01:42:00阅读 本文有1947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简介:方杨很喜欢换来电铃声。只要听到他感兴趣的,他保准立马换上。要的就是新鲜感。平均下来一个铃声用不到五天。 而且方杨喜欢特别一点儿的,不能很大众,铃声一响,大家都拿起手...

方杨很喜欢换来电铃声。只要听到他感兴趣的,他保准立马换上。要的就是新鲜感。平均下来一个铃声用不到五天。

而且方杨喜欢特别一点儿的,不能很大众,铃声一响,大家都拿起手机看,那样就太没有意思了,而且容易搞混。

所以平常方杨的兴趣之一就是趴在电脑上寻找新的铃声。他一直有个丈夫:我都翻遍了也没看见。追求——找到属于他永久的铃声。

为此,他一直在不断地尝试着。虽然没有找到,但他这种频繁换手机铃声的行为却帮了他一次大忙。

那次方杨要出差两天,急急忙忙出门。上了车才发现手机忘带了。方杨慌了,他不知道是丢了,还是落在了家里。

他借了同伴的手机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一段忙音,一个机械的女声响了起来: “您拨的电话现在无人接听……”方杨激动不已。这说明他的手机是落在家里了,要是丢了,被人捡到,早关机了。

推荐阅读:【奇闻奇事】清朝皇帝列表及简介_清朝皇帝顺序表图_大清朝历代皇帝

出差回来,方杨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出自己的手机。一进门,却意外地发现他房间的地板上趴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

方杨紧张地走过去,用脚踢了踢他,却没有一点儿反应。他试探着把他翻过来,脸一下绿了。

男人已经死了,双眼惊恐地瞪着,脸色煞白。方杨从他身边的口袋里发现了自己的数码相机等贵重物品,手机正躺在旁边的床上。原来他是个小偷。方杨连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把尸体带走了,方杨也被带到警察局做笔录。尸检报告很快出来了,黑衣男人是心脏病突发死的,而且死亡时间是两天前。

方杨走出警察局的时候,还没弄明白那个小偷为什么会在他家里心脏病突发。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警察!举起手来……”听到自己的来电铃声和前两天打回家的那个电话,方杨终于找到了原因。小偷肯定在他打回电话的时候正在行窃,听到来电铃声,一紧张就心脏病发作了。

方杨笑了笑,从此更加喜欢换来电铃声了。

一次深夜,方杨的电话又响了: “归来吧……归来呦……”方杨接过电话,正迷迷糊糊地说着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对面坐着一个人。

他“啪”地一下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坐在他面前的正是那个黑衣小偷。方杨哆哆嗦嗦地说: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一页123下一页

 活着看到鬼,也不见得是坏事,到死都见到鬼是什么样子,真是一件憾事。
      我说有鬼,是没人信的。别人说有鬼,我也是将信将疑。见到鬼,而且是活见鬼的人是春富。说到这个春富,他命是很苦的,自打他出世没两年,就死了娘,兄妹五人,全靠父亲给地主扛活养着,清苦就不必说。春富一直是营养不良,瘦得皮包骨头。四岁时,父亲与哥哥们都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如果在这样下去生的希望十分渺茫。哥哥狠一狠心,对父亲说:“爹,把小四儿送个好人家吧!”老黄无语地点了点头。
      经人介绍,把春富送给一对无儿无女的老俩口,家住五十里外。主要是这对老人心地善良,当时的条件不错,可以保证春富吃饱穿暖。在家里真是:“衣不裹肤,食不饱腹。”没过几日,老头来领养春富。老头费尽心机,好话说尽,又是拿糖,又是给饼,可春富就是不跟他走。实在没法,老头只好硬把春富抱上马车,春富一边哭着,一边喊着“爹!我不走。爹!我不走,春富以后听您的话,再也不喊饿了,再也不喊饿了……”哥哥姐姐们自是难舍春富,一个个哭得跟泪人似的,老黄的心里更比刀割还要难受。就这样,春富来到了新家。
      春富刚到这个陌生的环境里,确实哭闹了一些时日。可在这儿,有老太无微不致的母爱温暖着,春富渐渐地适应了新环境。爹娘对他都非常好,刚一到这儿,老太就给他穿上新做的衣裳,而且每餐都有饱饭吃。睡觉之前老太都给他讲故事,春富过着很是幸福的生活,虽然他也常想爹爹和哥哥姐姐们,但他还是安顿了下来。老头姓于,会点木匠手艺,平日里给人家做点木件,闲时也不呆着,做些小木凳到集上去买,赚些零花钱。所以,小日子过得挺充裕。时光就这样流逝而过,转眼春富十三岁了。就在这一年,老头突然得了重病过逝了。剩下这一老一少,老的身体也不好,家务也做不了,春富还小也不能干什么重活挣钱,就给邻家富人放牛糊口。春富十分懂事,砍柴担水,洗衣做饭,事事干得得心应手,村里人都夸奖春富懂事孝顺,“老太真借着养子的力了!”老太卧床不起,春富侍候老太的吃喝拉撒,从不嫌弃。这一日天刚擦黑,春富去给老太倒便盆,刚回到外屋,就看到老头站在门口,老头只是看着春富,什么都没有说,眼睛很湿润,象刚流泪的样子,面容也十分慈祥。起初,春富有点怕,可看到老头面容和蔼,就没了怕意。刚想喊一声“爹”,老头就变成一束光球,渐渐地小了,小成一个豆粒大的点,后来就看不见了。春富进屋和老太说了,老太抚摸着春富的脸说:“儿孝顺,你爹 上一页123下一页

他笑了笑: “不是你呼唤我回来吗?”

说完,他的双手伸向了方杨……方杨死了。他拿过方杨的手机,录了一段话。然后放下手机走了出去。

天亮了,又有人给方杨打电话了:“主人已死,有事烧纸!”这段冷冷的话成了方杨永久的来电铃声。

上一页123下一页

1、蒿草屯

白城子在东北,却没有东北常见的黑土地。这里的城区很小,围绕着城区的是人片的盐碱地。

蒿草屯就在无边的盐碱地的最深处,孤零零的,好像与世隔绝。

蒿草屯是老名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叫的。九十年代末,县里重新规划,把蒿草屯的名字改成了幸福村,这是官名,但在老百姓口中流传的还是老名字。

蒿草屯里现在住着的人都是老人孩子妇女,青壮年都出去到城里打工了,只有过年时才回来一趟。在城里待惯了的人,会觉得那个人烟稀少的小屯子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和凄凉,只有过年时的热闹气氛才能冲淡一点。极少有外人到这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来,但“极少”不是没有,这“极少”的事情就让老陈头碰上了。

2、“围子王”

老陈头每天晚上起两次夜,时间基本是固定的,十一点多一次,后半夜两点多一次。

老陈头六十多岁,年轻时是铁匠,身体壮然后过了一会儿中间那个冲马桶走了,最右边那个喊我:“兄弟,你还有纸么?”,胆子也壮。

蒿草屯的黑夜不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而是一种掺杂着盐碱地那种花白的混沌的黑。

第一次起夜时很正常,老陈头回到床上在睡梦中等待第二次。

第二次是凌晨两点半左右了,睡眼惺忪的老陈头站在篱笆墙边上,只穿着棉布短裤,眼望着看不清的黑夜。

突然,他发现黑夜在动,微微地动。慢慢的,一个人影从黑夜中凸显出来,同样是黑乎乎的。

这的人睡觉都早,小偷也不会偷到这里来,是谁呢

老陈头仔细看着,确实是个人,晃晃悠悠的。

“谁?”他喊了一句,给自己壮胆。

那人不说话,朝他过来了,越来越清晰,是个生人。

老陈头赶紧提上裤子,顺手抄起边上的铁锹:“谁?干啥的?”他又喊了一句。

“老陈?”黑影应了一句,嗓音沙哑。

“你谁呀?”老陈头眯起眼睛看着,没认出来。

“我是王贵牛啊!”黑影紧走几步,到了老陈头跟前。

“王贵生?”老陈头惊了一下,“呦!你是‘田子王’?”

在旧时的东北,土匪的据点就叫“围子”。

“围子王”是王贵生的外号,这个人在蒿草屯那些老人的记忆里,已经是个死人了。在七十年代,王贵生可是蒿草屯的一代风云人物,跺一脚,地上颤三颤。东北的土要农作物是大苞米,当时王贵生垄断了蒿草屯一带的粮食女神:“我喜欢成熟的人。”市场,形成了一个固定的黑市,附近的人必须把粮食卖给他才行。后来,他又在县城弄了两个地下赌庄,主要是供附近的混混赌牌九。蒿草屯的人都怕他,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围子王”。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故事的标题是奇怪的来电铃声;来自鬼故事_恐怖短篇鬼故事大全在线收听_鬼故事电台网的短篇鬼故事栏目,关键词有:;大家要是喜欢本故事的可以收藏网址,下次就可以打开继续看了!

上一篇:名碑刘老头(三)归逝

下一篇:欲魂